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98.老公太凶猛796
    热烈期盼着辛小紫快些来,她古灵精怪的,她们两个合伙一定能斗得过他。

    司徒清重新买了一遍礼品改开低调的奥迪去拜见未来的岳父岳母,白迟迟在他走后给辛小紫打电话,她说会来一起吃晚饭。

    在白迟迟家的地下道里,司徒清见到了白迟迟的父母,他们一个依然在拉二胡,另一个唱歌附和着。

    他走到他们面前蹲下来,开口说话:“叔叔阿姨,我是司徒清,上次说好了来吃饭临时家里人病了,没来,实在对不起。”

    “别客气没事,没事。”白母忙起身应道,倒是白父,没有那么快起来,脸上也没有很客气热情的笑容。

    “我现在想到你们家打扰一下,喝口水,不知道行不行?”

    “好啊好啊,欢迎。”白母的态度很热情。

    “迟迟不在,要不司徒先生改天?”白父的态度并没有白母热情,他从内心里是不希望女儿嫁给军人的,更何况上次他还失约了。

    但是现在他也发现了白迟迟喜欢这个姓司徒的,弄的他心里非常复杂。

    “她还在我家里,我是想单独跟叔叔阿姨谈一下。”

    白父想了想,还是点点头,弯身要收讨钱的碗。

    “叔叔,我来。”司徒清伸手拿起来,端在手上。

    对他这个细小的动作,白母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秦雪松是很少到他们家的,更不可能帮他们拿讨钱的碗。要知道,就是跟他们走在一起,也是会有人注视的。

    即使他们眼睛看不见,还是能感受到别人的鄙视。

    白父用一个竹棍子探着地面一点点地走,白母的手则搭在他肩膀上,摸索着跟着。

    “我来扶着您吧。”司徒清说着,走到白父身边。

    “不用,我们这样习惯了。”

    两个人这样慢慢地往前走,很艰难,司徒清心里真不是滋味。

    白迟迟每天看着他们行动这样不便,得多心疼,她是那么心软善良的女人啊。

    仔细看他们的双目,几乎萎缩的没有了,恐怕是治不了了。

    可怜的她立志学医就是为了父母的眼睛,估计她自己也明白父母都盲了那么多年是没什么希望了。

    到了白迟迟家,司徒清把礼物轻放在一个角落。

    白母张罗着:“你坐,我去给你泡杯茶。”

    “我来,伯母,我自己来就好。叔叔阿姨喝什么?”

    “我们都喝清水。”白母还想客气一下,白父老实不客气地说了声。

    司徒清于是去厨房洗了几个杯子,在凉水壶里倒了三杯水端过来。

    “叔叔阿姨,喝水。”司徒清把水直接放到白父白母两个人的手上,怕他们弄洒了,没倒的太慢。

    “想娶我女儿?”白父端着水问道。

    “是,叔叔,我想娶她。她是个好女人,我会好好照顾她,并且孝顺您二老的。我和迟迟的意思是想让二老搬出去住在舒适一些的环境里,安享晚年。”他虽然没有问白迟迟,但是相信白迟迟一定是这样的愿望。

    他将来作为她的丈夫,当然要安顿好她的家人,她的父母也是他的父母啊。

    这话听着还不错,白父又何尝不知道,他比秦雪松强上千倍百倍。

    不过有些人有些话只是听着好,实际做起来,谁也不知道怎么样。

    白父的脸始终板着,很冷硬地回绝了他的好意。

    “不需要,我们这样很好。任何人如果觉得我们这样丢人的话,都不需要来娶我女儿。”

    “叔叔,您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真的觉得二老辛苦一辈子了。送迟迟进了大学就已经完成了您二老的使命,你们老了,作为女儿女婿也是应该孝敬养老的。”司徒清忙解释道。

    “什么女儿女婿?她答应过你了吗?她现在有男朋友了,难道没跟你说吗?”白父听到女儿女婿两个字,态度更差了。

    白母脚踢了一下白父的腿,他正色道:“我说的是实话,你踢我干什么?迟迟已经答应了雪松,难道我们家的人能说话不算数?不管秦雪松怎么样,那是咱们女儿的想法,咱们得支持她。”

    司徒清并不介意白父的冷淡,他想,作为一个关心子女的父亲,他对待女儿的婚事上比这更为严厉的态度,他也是能够理解的。

    平静地等他把话说完了,他才恭恭敬敬地接口。

    “叔叔阿姨,白迟迟和秦雪松的事已经跟我说过了。她已经承认她喜欢的是我,只是因为秦雪松威胁她,如果不答应跟他复合,他就自杀。白迟是个很心软的人,叔叔阿姨是知道的。这样的人实在没有办法给她幸福,叔叔的心思我能理解,可我还是希望二位能从她的幸福出发,答应我的请求。只有跟我在一起了,她才能不受秦雪松骚扰。”

    “是啊,老白,你看他说的多好啊。姓秦的赌钱,他爸他妈都赌,迟迟跟了他,一辈子都受罪啊。”白母急着接话,白父脸上还是冷淡的。

    “不管是你还是秦雪松,我只听我女儿的意思。司徒先生,您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们就不多留了。”白父说完,站起身,送客的意思很明显了。

    这样直接冷淡的态度倒真的是司徒清从未碰到的,他的脸上不禁有些尴尬,不过因为他们是让他尊重的白迟迟的父母,他还是保持着微笑。

    “好,那我会争取她本人的同意,再来请求叔叔阿姨把她嫁给我。”

    司徒清站起身,都要走到门口了,白父又开口。

    “把你带来的东西带走。”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叔叔不要客气,这只是一个普通晚辈应该做的。”

    “带走,我们还没答应你。虽然我们家穷,也不会随便收人的东西。”

    白父的话说的很重,司徒清只得把东西带着,不想惹的两位老人不高兴。

    “好。”

    他走后,白母不停地责怪白父。

    “我看你是老糊涂了。你看看,他那么好的条件,都不介意我们两个人是残疾,要不是喜欢咱们迟迟,人家能上门来提亲吗?你还端什么架子,真想让咱迟迟嫁给姓秦的?你看不出来咱迟迟喜欢的人是司徒清吗?”

    “你能看出来的,我还看不出来?你懂什么?”

    “我再不懂,也不会像你这么糊涂,咱们迟迟嫁给这样的人,我就是放心。”

    “你呀,你呀,你个瞎老太婆,你急什么?你还担心我对他语气差一点儿他就不来了?他要是真有心,不会碰上这么点儿事就不要她了。他要真放弃了,对迟儿也是好事。你想想他是干什么的,他在部队,结婚那就是军婚,是受法律保护的。万一以后对咱迟儿不好,离婚可不容易。不好好考察考察就答应了,他以后会觉得咱迟儿不值钱,懂不懂?”

    白母沉默下来,觉得还是自己丈夫想的周到,她是太心急了。

    司徒清没有回司徒枫家,而是去了公司。

    中午白迟迟自己煮了一点面糊弄了一餐,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拿了两张司徒清放在桌子上的伙食费。

    她在自己的小笔记本上记下来,算做是她借的,到时候在她的家教工资里面扣除。

    夏日午后的大街上有些热,白迟迟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着,丝毫没有注意到马路边停着一辆黑色宾利。

    宾利轿车的牌子很霸气,洛X,这种车牌不是谁都能用的,任何人看了此车和车牌也都会不由自主地瞟一眼,好奇一下里面坐着怎样的人。

    白迟迟却只看到她前面有个男人丢了一个烟头,烟头还在燃着,她几步赶上前,默默地把烟踩灭,然后弯身把烟头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随后拍了拍手。

    即使是和那辆车擦身而过,她都没有看一眼。

    直到她的身影都要消失了,宾利车内的一名男子还在怔怔地看着。

    “凡哥,她真的没看,要不要我把她查出来?”

    “她也许只是眼神不好,走吧。”

    走?一连三天,凡哥命他把车开到这里,然后一动不动地坐在后座往车外看,每天都要到夜幕西沉才回去,甚至连午饭都不吃。

    今天看完这个女人,他就说走,他要查出来,凡哥又不让,真是奇怪。

    何劲在后视镜里打量了一眼自己的少主,连他这个大男人都忍不住觉得他长的实在是太出众了,更别说是女人,哪个女人看到这个长相不芳心暗动的?

    凡哥,全名费世凡,他的祖父是让人闻风丧胆的费爷,在洛城黑白通吃,即使是市长见了,也要退避三分。

    他是费爷的独孙,走到哪里,人人都尊称一声凡哥,其实他还只有二十六岁。

    凡哥的母亲是英国人,与他父亲结婚后因文化差异生活习惯不同而离婚。

    他遗传了母亲的一部分血统,鼻梁高挺,眼神深邃,眼珠呈现出浅浅的蓝色,看起来神秘而又有几分忧郁。

    “凡哥,今天老爷子可能又会催了。”何劲忍不住再次提醒。

    “没关系,走吧。”他淡淡地说,车徐徐前行,路过白迟迟身边,她依然目视前方,没有注意到黑色轿车内一个绝美的男子审视的目光。

    白迟迟买了菜回去,在厨房里忙活起来。

    没多久辛小紫打电话过来问了地址,黄昏时分,她就到了。

    司徒清在白迟迟做饭的时候也打电话来询问她的朋友什么时候来,在辛小紫来了没多久,他就赶回来帮忙招呼客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