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00.老公太凶猛798
    “都亲了这么多次了,还害羞什么?今天难得大家都来了,我们两个人应该好好招待,你没听贤都有意见了吗?”司徒清笑着,大手揽住白迟迟的腰,在她耳边低语。

    “你要是再否认我们的关系,我就当着他们的面把你给办了,你看我敢不敢。”

    白迟迟的脸涨的发紫,恨恨地盯着他,在蒋婷婷看来,她就是在發骚,她都要崩溃了。

    他都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亲她了,她估计他什么事都干的出来,顿时白迟迟也不敢再多说。

    “我去给婷婷他们拿杯子。”她慌乱地说完,趁机从他的大手中脱离出来。

    司徒清也不再为难她,自去把酒拿来打开。

    “你这样做太过分了,我不会原谅你的,太过分了。”白迟迟一边洗杯子,一边咬牙切齿地说。

    只是让她无奈的是,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样才能从他身边逃走。

    原本以为辛小紫来了,她就安全了,没想到他根本就不在乎有没有人在场。

    从前的他看起来就是一个很死板的男人,怎么她横看竖看也看不出来他会这样欺负人呢。

    “唉,秦雪松,我真是没脸跟你在一起了。我求求你,不要自杀好吗?我们别在一起了,我对不起你,我既管不住他,有时候也管不住我自己。”

    她重重地叹息了一声,秀眉拧的紧紧的,背后的司徒清听到她提那个名字,眉头也跟着皱紧。

    “别想那么复杂的问题了,你这么简单的大脑不适合想那些。”

    “你也觉得这问题复杂吗?唉!”又是一声叹息后,才意识到站在她背后的人是司徒清。

    登时转过身拿起杯子指着他,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

    “都是你,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有男朋友,你为什么还要亲我。你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亲我,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怎么说的清?”

    “说不清就不说。”他甩了一句,把杯子从她手上拿过来,转身出去。

    “可不可以不要再这样了?你都听到我刚刚的话了,我不想对不起秦雪松,我也没有办法改变他的想法,你这么做,我真生气了。”

    “不可以。”他转回头,郑重地看着她。

    “白迟迟,我很认真地再告诉你一次,我说过的话做了的决定,没有人能够改变。我亲了你,摸了你,就不许任何人动你。跟我去招待客人,拿出女主人的样子来。”

    “那你也要考虑一下我愿意不愿意,这个女主人是你硬塞给我的,我不要!我和秦……”在他的怒目注视下,白迟迟把雪松两个字给憋了回去。

    她为什么要觉得心虚啊,是他强迫她呀,她这样真的是很没出息。

    “你再提,提一次我亲一次,你看着办。”

    他就不信,还收服不了她一个小丫头片子。

    她要是对他没感觉也就算了,他每次亲她,她都晕晕乎乎的。她每次偷偷自言自语,都说喜欢他,他作为一个男人,在女人喜欢他,他又喜欢的情况下,不强行着点儿,那还算男人吗?

    他手中拿着那两个杯子,往她面前靠近了一步,他的气势成功压住了她,她小心肝乱跳个不停。

    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吻她的,她知道的。

    “好好,不说,我们先吃饭吧,先吃饭。”再亲她更解释不清了,还是要用点策略,从他身边逃开才是硬道理。

    司徒清给了她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傲然离开了厨房,白迟迟在后面像个小媳妇一样跟着。

    “哎呀,清嫂子,你们想让人家嫉妒死啊,拿个杯子都要亲热那么久。”蒋婷婷嚷嚷着,在司徒清开始坐过的座位上坐下来。

    她早暗暗观察过了,司徒清摆放筷子是很有规律的,每一次角度都不会变。

    看着他的酒,只有大半杯,辛小紫面前的酒杯反而很满,这应该说明清哥哥喝了一些。

    “婷婷,你坐那边去吧。”司徒清不动声色地指了指另一个座椅。

    “我就坐这里,这里对着空调风口,凉快些。口干舌燥的,我先喝一口,你们别介意。”她说完,拿起司徒清的杯子,喝了一大口,然后看似很不经意的,又拿起他用的筷子,夹了一口菜吃。

    辛小紫想要拦住她都来不及了,酒她已经喝了一口,显然司徒清不会再喝了。

    她这样的动作,白迟迟可能看不出什么,她辛小紫可是久经江湖的人,这小把戏能瞒过她的眼吗?

    明明就是想要喝司徒清的酒宣战,嘿嘿,这下可是搬起石头砸你自己的脚。

    “那我坐这里吧,我怎么着也应该发挥点儿绅士风度照顾一下婷婷。”李秀贤说完,在开始白迟迟坐过的地方坐下来,这下可正中了辛小紫下怀。

    看眼神大概也能看出李秀贤对蒋婷婷有意,小子,这妞姐帮忙送给你了。

    把她搞定了,咱小白的幸福就跑不了了。

    司徒清又倒了一杯酒,这次是直接满上了,放在自己面前。

    “贤不能喝酒,就少喝一点吧。”司徒清在另一个杯子里少许倒了点酒,就刚刚盖过了杯底,倒完后就打算把李秀贤面前的酒给换了。

    辛小紫一看事不妙,要是蒋婷婷和司徒清同时喝了药,那麻烦可就大了呀。

    “你们这些男人怎么都婆婆妈妈的,连点酒都不能喝还算爷们儿吗?还得让我这个做客人的操心这个,好意思吗?”她几乎是冲过来,拿起李秀贤面前的杯子,硬塞到他手中。

    在蒋婷婷面前,李秀贤当然不愿意让人觉得他不够男人,于是端起杯子豪迈地说:“我能喝,清,这点酒不算什么,小意思。”

    司徒清真觉得辛小紫有些奇怪,毕竟是第一次在一起吃饭,她这表现是不是太过于热情豪迈了?

    不过想想白迟迟,她就是这么神经大条的,可算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也就没有太在意。

    “能喝多少喝多少,别勉强了,喝不完给我。”司徒清又嘱咐了一声,在刚刚的杯子里又加了少许递给白迟迟。

    辛小紫一看,倒的太少了,药都被她用完了,这两个人的好事可怎么成全呢?

    必须得让他们喝酒,尤其是白迟迟,她酒量不行,只要稍微多喝一点儿就摸不着北了。

    “白迟,我今天可是到你们家做客来了,你要是不多喝一些我是不会高兴的。杯子得倒满,这样一点点也太没诚意了。你家的清同学心疼你,不舍得给你倒,我来。”说着,又把司徒清已经放到桌上的酒瓶拿起来,咕咚咚给白迟迟倒满了。

    司徒清还想拦一下,白迟迟自己倒豪爽地把酒杯拿起来了。

    “好,我就陪你们喝个够,今天大家都要喝尽兴。”

    “这就对了,我们这些年轻人聚在一起多难得,必须得不醉不归。就算真醉了,大不了都不走,我看这里客房还是很多的。”辛小紫也把酒杯拿起来,晃了晃。

    真正的主人司徒清只好顺着大家的意了,反正他酒量好,这些人都由他来照顾也没什么问题。

    蒋婷婷终于有机会释放自己心中的怒气了,大家举杯之时,她利索地把酒全部干了。

    “干了干了全干了。”辛小紫嚷嚷一声,所有人的杯子都见了底。

    红酒瓶已经空了,辛小紫故意拿起空酒瓶往杯子里倒。

    “怎么这么快就没了?还没喝够呢。”

    司徒清总不想落个待客不周的罪名,还是起身说去买,直接买了十瓶回来,这下子让这丫头喝个够。

    李秀贤和蒋婷婷药已经下去了,这药需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发生作用,辛小紫就不劝他们多喝,静观其变。

    她的火力都集中在白迟迟身上,白迟迟没有她能说,又心软,经不住她左劝右劝,就一杯接一杯的喝。

    司徒清几次想拦,都被辛小紫拉开。

    白迟迟趁着喝酒,正好发泄对司徒清的不满,知道他要拦着,她就不想让他管自己。

    桌上的几位,除了司徒清,很快都面红耳赤了。

    由于有辛小紫和白迟迟做陪衬,反而看不出蒋婷婷和李秀贤有何不同。

    他们自己心里却觉得有些异样,蒋婷婷在私人聚会里,也是很能喝酒的,从来都没有发现一两杯红酒就这么大的反应。

    她感觉自己越来越热,心里还很躁动,看向清哥哥,越看越觉得性 感。

    他充满正气的眼神,他高挺的鼻梁,他的薄唇,还有他的肤色,无不让她痴迷。

    “清哥哥,你真帅啊,真帅。”她迷糊糊地说道,觉得自己舌头都有点大了。

    李秀贤的反应更大,因为他平时几乎没有喝过酒,此时全身都火烧火燎的。

    他从没有像今晚这样大胆盯着蒋婷婷看过,所谓酒壮英雄胆,他甚至很想要粗暴地把她按倒亲吻撫摸了。

    当看到她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痴痴地望着司徒清时,他嫉妒极了,再也不想看到她在司徒清面前把喜欢表现的那么明显了。

    他又不喜欢她,她这么做不是自取其辱吗?

    “婷婷,你好像是喝多了,我送你回家吧。”李秀贤站起身,搂上了蒋婷婷的肩膀。

    这双男人的手一挨上蒋婷婷的身体,虽然只是挨上肩膀,她竟觉得无比舒畅。

    看了一眼李秀贤,他的脸平时都是苍白的,今天看起来红红的,更多了几分男人味。

    而且他的眉眼看起来也比平时好看多了,这是怎么回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