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02.老公太凶猛800
    这一刻,什么理智啊,什么秦雪松啊,完全起不了作用了。

    他的舌勾动着她的丁香小舌,不断地吸着,允着,好像她的小舌头是让小孩子百吃不厌的糖果。

    司徒清含着酒香气的味道也让白迟迟特别的沉迷,她像是被催眠了,迫切地渴望他再狠一点儿吻她。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司徒清不想囫囵吞枣地把她给吃掉。

    虽然他忍了这么多次,有时候即使是看她一眼,他都会受不了地想要挤進她身体里去。

    真到了这种时候,他还是不想让她痛苦。

    女孩子的第一次应该会疼的吧,她是他要娶的女人,他应该珍惜,应该疼惜。

    在他面前,她是那么小,小的可怜,他这个大块头要全压在她身上,她都会有些吃不消的。

    他脱离开她的唇,白迟迟有些失落,砸吧砸吧唇,又闭上眼睛了。

    她感觉又晕又累,被他亲的缺了氧,好像只有喘息的力气了。

    司徒清下了床,弯身帮她把鞋子脱了,放在地上,自己的鞋子也脱掉放好,才重新爬上了床。

    等他上了床,却发现那白痴睡着了。

    他真是很受打击,他亲完了她,自己旗帜鲜明高高举起,雄纠纠气昂昂地想要大干一场,她倒好,竟然给他睡着了。

    她不该是很有感觉,热 血 沸 腾的吗?

    凝视着她睡的香甜的小脸,他又是气又是疼惜,在她身侧躺下来,静静地看她。

    看着看着,内心竟生出一声叹息。

    这小东西,她不知道怎么的就跳进了他的心里,还在里面生了根。

    虽说他对她还没有到像疼惜文若一样的心疼,但是他对她也已经是非常放不下了。

    尤其是对她的占 有欲和文若的完全不同,她哪怕是被别的男人看一眼,他都觉得受不了,更别说是被人亲吻什么的,要是她那样,他非拆了那男的骨头。

    睡着了,她睡的却并不安稳,眉头紧紧皱着,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他凑近她嘴边,耳朵贴近她,仔细地听她在说什么。

    一个人在喝多了酒的时候往往就会说实话了,上次白迟迟喝多了酒就说了很多。

    “雪松,你别自杀了,我求求你。我喜欢上司徒清了,我想跟他在一起,可我又放心不下你。你说我该怎么办?他好霸道,好讨厌。老是亲我,也不管我愿意不愿意。”

    原来是说这个,还是说这个,可见这件事在她心里真的是非常纠结的。

    要是别的女人,在他和秦雪松面前完全不会考虑,一定会直接选他司徒清。

    就只有她这个单纯的傻子,还为那个不值得的男人如此的痛苦。

    “睡吧,什么都别想了,这些事不用你操心,我不需要你做决定。”既然是喜欢我,我单方面决定,单方面强行把你留在身边就好了。

    他伸出手轻抚她的眉心,试图让她舒展开来。

    迷糊中的白迟迟被这样轻柔的动作弄的很舒服,眉头真的一点点的松开,没多久还轻弯起唇角。

    抱着她是一种折磨,不抱他又舍不得。

    本来已经下定决心要把她给办了,谁想到她睡着了。

    总不能第一次在人家睡着的时候给人家弄没了,她到时候不怨恨他才怪。

    正想着呢,她在他怀中蹭了蹭,再蹭了蹭,他以为她是长发把脸弄痒了。

    伸出手帮她理了理,却听她小声说道:“你讨厌,别摸了,好……好难受啊。”

    这是怎么回事?他没摸她啊。

    “清同学……嗯……别……不要这样……”她哼哼唧唧地推着他,腿不老实地搭上他大腿。

    这么说,这家伙是在做春夢!?

    他以为只有他会梦见自己跟她亲热,没想到她也会做这种梦。

    让他无比自豪的是,她做这种梦明确地喊他的名字。她要是敢喊别人,他就不管她愿意不愿意,直接强上了她。

    她的小手还在他身上胡乱摸索,竟然钻进了他的T恤里,司徒清倒抽了一口凉气,再也受不了了。

    他把她小手给抓了出来,嘴贴上她的嘴,撬开牙关挺入,和她的小舌纠缠。

    她这才觉得没有那么空虚了,很舒服,满足地回吻着他。

    这可是她自找的了,要是她敢跟他说他强行夺走她第一次,他会告诉她,是她誘惑的。

    女人,你今晚就是我的了。成了我司徒清的人,你以后再别想跑,别想逃,我连你看其他男人一眼,都不许!

    白迟迟被他重压,再加上酒劲儿过了一些,悠悠地醒来。

    他的面孔在她眼中无限的放大,她一直盯着他,半天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啊!疼!好疼!”

    他的动作被迫停了。

    “你在干什么?你!司徒清,你给我起来!”痛感让她一下子无比的清醒,她愤怒地瞪视着他,声音也因为激动而颤抖着。

    “今晚我就要了你,我会给你负责!”他皱着眉,挺着腰杆,刚要强行進入,忽然听到一阵剧烈的敲门声。

    声音很大,像要把门都给拆开了,同时门铃声也响了起来。

    “等我!”司徒清迅速地起身,以极快的速度穿戴好,飞奔出门。

    白迟迟顾不得羞愤,只想着第一时间脱离危险,在他离开的时候,她也从床上爬起来,哆嗦着手把自己给穿好。

    司徒清来到门口,低沉地问了一声:“谁?”

    “清,是我。”李秀贤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他赶忙把门开了。

    他的表情有疲惫,还有不安,看起来一张脸纠结的奇怪。

    “出什么事了?你没走?快进来!”

    “清,给我拿一条白迟迟的裙子,我急着用。婷婷的……我刚才趁酒劲强 暴了她。”

    “你说什么?”司徒清皱着眉,揪住了他衣领。

    “你怎么能这么干?她还只有二十岁,你怎么喝了一点酒就干出这种事来?”真想要揍他一顿,蒋婷婷再不济,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到大的。要是别人敢这么欺负她,他这个做大哥的,不一拳揍死对方才怪。

    可他是李秀贤,他对李秀贤的感情要比对蒋婷婷还深的多。

    而且他身子骨不行,经不起他打。

    “我也不知道,你快拿裙子给我吧。她裙子都撕碎了,见不了人了。”

    “一定要给她负责任!我去给你拿裙子。”司徒清转回身到白迟迟客房的衣橱里随便抽了一条裙子,交给李秀贤。

    “看住了她,别让她想不开。”司徒清真的很想下去看看,可也知道蒋婷婷在这样的时候一定不愿意见任何人,尤其是他。

    她心中估计还存在着一线希望,想跟他在一起,现在她几乎是绝望了,他的出现就只会刺激她。

    “我知道了,清,我不会让她做傻事,我也会跟她结婚,一辈子对她好。她刚刚使劲儿往车窗上撞,要一死了之,我拼命拦她。她扇了我一巴掌,她说永远都不原谅我,她会永远恨我。我真后悔刚才太冲动了,我不应该在她喝多酒了的时候对她那样。你不知道她刚才清醒以后的样子,哭的很绝望。我恨不得时间能够倒回去,那样我一定不会这么冲动。我哄了她很久她才平静了些,平静也让我害怕,我是把车门锁了下来的,我要赶紧下去了。我现在想跟她结婚,就是结婚,她也不高兴。唉!我走了,你也别太担心,把她送回家我就给你打电话。”李秀贤语无伦次地说完,拿起裙子,垂头丧气地下楼。

    他充满悔意的话让司徒清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真的和他一样。

    不管是出于什么,是想要给白迟迟一辈子幸福,还是怕她被别人抢走,他都不该在她喝醉酒的情况下试图得到她。

    要是真的得逞了,她估计会像蒋婷婷一样难受,他不该让与她共度一生的女人为了这种事耿耿于怀一辈子。

    他不想给自己找借口,说自己忍的太久了,需要爆发,这是男人的本 性什么的。

    带着沉重的心情往回走,还没等走到门口,就见白迟迟穿戴整齐的冲出来了。

    “司徒清,我恨你!我不会原谅你!我现在就走,以后都不会再来这里。”她怒目注视着他,咬牙切齿地声讨他。

    “别走了,我以后不碰你,会等着结婚再碰你行吗?”这已经是他最后的让步了,让他给她道歉,他是做不到的。

    他只会默默的用实际行动来对她表示抱歉,可白迟迟却倔强地摇了摇头。

    “不行!我不相信你了。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我不会跟你结婚,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从来不把我这句话当成一回事。司徒清,你真的以为结婚是能强迫的吗?我再说一遍,我不会这么早就和你结婚,我还年轻。即使是没有雪松,我也不会那么早结婚。今晚你这样做,真的是碰到了我的底线,我没有办法接受。现在就算你告我,我倾家荡产赔违约金,我斗不过你,但是我绝对不是那种你想要霸占就霸占的女人。”

    她的话让司徒清觉得震撼,他真的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在他心里,她是那样单纯甚至傻气,她似乎根本就想不清楚自己该要什么,不该要什么。

    现在她却明确地说出了这些,这让他一时之间心里真的不是滋味。

    难道他用了些计谋想要留住她,在她眼里变成了他用权势欺负她吗?

    他一厢情愿地想要她离那个人渣远一些,差点把她给强了,他又和那个人渣有什么区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