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03.老公太凶猛801
    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不过这不代表他就此放弃这个女人,她喜欢他,不会轻易地改变,他要娶她,也不会轻易地改变。

    除非有一天,他觉得这女人不值得他娶,他才可能会放手。

    现在他要做的,应该是给她一点时间和自由。让她想清楚,看清楚自己的心,这叫做欲擒故纵。

    “好吧,我送你回去。”

    “不要,我自己回去,不需要你送!”

    “这么晚了不能一个人走,要么我送你走,要么你留到天亮,你自己选一个。”

    他没有强留她了,白迟迟的心重新安定了一些,他强硬的态度让她害怕再次把他惹毛了,真的强暴了她,也就不再跟他争。

    “我去拿包和手机。”她轻声说完,几步回了自己住的客房,把手机放进小挎包里,背在身上。把放在他家里的她自己的衣物也都收拾好,包括专业书籍,都装进了大号塑料袋里一齐带走。

    一路上,她始终不发一言,不用再跟他纠葛了,她应该是轻松的,不知道为什么却感觉到更加的沉重。

    发生这样的事,她不该只怪司徒清一个人。

    要是她自己足够自重,要是她原来没有那么傻,把他当成同 性恋,想要拯救他跟他有了太多的身体接触,也许他就不会总想要侵犯她了。

    说来说去,她自己还是有错的。

    司徒清时而用眼睛余光扫视她一眼,她的表情始终没有变,很少看她这么严肃着一张脸。

    “还在生气?”他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她轻轻摇了摇头。

    “也是我不好,是我太傻了。我还跟你一起看那种视频,你是正常的男人,对我有想法也是正常的,还是我不好。我不怪你,我只怪我自己。”

    “怪自己干什么?傻里傻气的,这有什么好怪的?别想那些了,该笑就笑,该怎么样还怎么样。”他不知道要怎么样哄她一下,虽然心里满含着愧疚,说出来的话还只是硬邦邦的。

    假如没有秦雪松,她也许不会这么难受,可一想到自己做这些对不起他,她就觉得心里像有块大石头压的喘不过气来。

    她真的要好好想一想,到底是要跟秦雪松谈个彻底,还是慢慢地疏远他,让他觉得跟她在一起没意思呢?

    直接谈,怕他激动的想不开,慢慢疏远他,他心里肯定也非常难受。

    司徒清一边开着悍马,一边扭头看了她一眼,她想些什么,一眼就能看透。

    “别傻了。你已经不喜欢他了,其实你以前也没喜欢过他。那都是一种亲情和习惯,你以为你真的勉强自己跟他在一起,他会高兴吗?时间长了,他能感觉得到,这种事不可能勉强一辈子的。”

    “谁说的?我跟他在一起一点都不勉强,我很高兴,我很愿意。”想到自己赤果裸的差点被他彻底冲破那道阻碍,她就气,明知道他说的是对的,她也要跟他唱反调。

    就是怨他,即使自己也有错,还是怨他。

    “行,那你就在脑海中想象一下,像刚才我们做的那种事,跟他做,你能不能受得了。”

    想象着秦雪松这样,她胃部忽然有些难受,翻江倒海的,混蛋司徒清,他竟然把她看的这么透。

    “受得了,这有什么受不了的!”她满不在乎地说道,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她的想法。

    知道她还在气头上,司徒清没接她这句话。

    要放手一段日子,他要给她打好预防针。

    “你要是真不愿意被他给强暴了,就别单独跟他在一起,你未必每次都那么幸运,记住了吗?”

    她没说话,就是不想认同他的说法,虽然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她对跟秦雪松独处,可是比单独跟司徒清独处害怕多了,和他亲密接触比跟司徒清也痛苦的多,那种恐惧是发自内心的。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再说话,两个人又都希望时间能够倒回,回到他们曾经像朋友一样相处的日子。

    “到了,你回去吧。”在白迟迟家的巷口,车停了,白迟迟跳下车,冷淡地跟司徒清说了句。

    他只是把车停好,默默跟在她身后。

    “不用你送!”

    “你怎么这么吵?大半夜的一个女人上楼,你知道楼梯间有没有抢劫犯,强暴犯?”

    “这世上哪儿有那么多坏人?”她嘟囔了一声,心里还是为着他的关心动容了。

    她今晚算是骂了他吧,他不光没生气,还坚持送她回家上楼。

    其实除了这件事,清同学并没有那么讨厌。他仗义,善良,对她也好……停!又在不争气地想他的好处,就差那么一点点,要是他真把你怎么着了,你现在哭都没地方哭去。

    重新板起脸,上楼,不理在后面跟着的他。

    看她从小包里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去,他才放心地转身下楼,往回行驶,停好了车回家,走到单元楼下看见李秀贤的车停在楼下。

    原来李秀贤把连衣裙给蒋婷婷拿去,想要帮她穿上,她还是哭个不停,骂个不停,并且死活不肯让他碰触。

    他哄了她很久,被她气的左右开弓扇了他好几个耳光。

    好像还不解气似的,把他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遍,才恶狠狠地要他送她回军区大院。

    到了大院门口,李秀贤提出要上楼跟她母亲和他姑父谢罪,请他们允许他娶她。

    “你永远都别指望着娶我,我才不会嫁给你这种小人!你滚!以后我都不想见到你!”蒋婷婷气呼呼地骂完,硬是把他给推走了。

    “婷婷,你不要想不开。是嫁给我还是不嫁给我,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不要想不开。”他冲她叫道。

    “呸,为你这种人想不开?你做梦吧你,滚!”

    她再气,不会想不开就好,李秀贤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来找司徒清商量对策。

    从小到大,他只要遇到什么大事,是必然要来问司徒清的主意的。

    蒋婷婷回到家的时候眼睛都哭肿了,蒋美莲一看女儿这样,真是吓的不轻。

    好在司徒百川今晚不在家,女儿这副模样猜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她只是有些奇怪,如果是她跟司徒清上了床,她应该高兴啊,怎么会这么伤心呢?

    “这是怎么了?快点儿跟妈说说。”

    蒋婷婷还没等说话,就先哭了,扑倒在母亲的怀里差点没哭背过气。

    哭了很久后,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了。

    “妈,你说我怎么办?我完了,我第一次给了他这么个没用的男人,我以后永远都没机会嫁给清哥哥了。”

    “好了,别哭了,这也不一定是坏事。”蒋婷婷眼睛瞪的铜铃似的看着自己妈,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的女儿被强暴了,难道还成了好事?她怎么看不出来这是好事呢?

    “什么意思啊?女人的第一次多重要啊。我就是纯洁的,清哥哥都看不上我,现在不纯洁了,他更不会搭理我的。”

    “你听妈说,李秀贤不是要娶你吗?你就说你年纪小,还在读书,只答应给他做女朋友。你想想,他跟清关系那么好,你做了他女朋友后,跟清见面的机会不是更多吗?再说清也就不会防范着你了,这是一举两得。至于有没有第一次,拿都不重要。少

    妇永远比少女更让男人动心,你看我都生了你,还不是嫁给司徒百川了?别担心,等到时机成熟,你就把李秀贤踹了,再制造个机会跟清上了床,他的性格,会为你负责的。”

    蒋美莲分析的头头是道,蒋婷婷揪紧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

    “还是妈厉害。”蒋婷婷擦干了泪,破涕为笑。

    也是,都说少 妇是最迷人的,她反正已经给了李秀贤,也不介意多跟他上几次床。

    还别说,其实那种事还是很爽的,她现在即可以满足自己的身体需要,又有机会接近清哥哥,何乐而不为呢?最主要的是清哥哥不会防范她了,她以后做起坏事来才更方便。

    “傻丫头,妈要是连这点事都不能帮你想好,还能当你的妈吗?好了,给贤打个电话,好声好气地哄着。你要记着,表面上对他一定要好,到时候就算分开了,也得让别人觉得是他对你不好。你退一万步想,他们家的条件也是一顶一的,万一和清不成,他还能做为一个备选的人,不也很好吗?何况你第一次给了他,他那样的人会对你俯首帖耳,言听计从的。女人一旦追不到自己喜欢的,就嫁给喜欢自己的,一辈子当个女王,也不错。”

    “是是是,还是我妈妈厉害,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司徒清在房门口见到了正在敲门的李秀贤,把他带到房间里,帮他出谋划策。

    他是觉得,既然人家的第一次给了他,负责是必须的。

    两人正商量着让双方父母出面把亲事给说定了的时候,李秀贤的手机响了。

    看到是蒋婷婷的电话,他满面的愁容总算是拨云见日了。

    “我刚才是太激动了,贤,我骂了你,你有没有生气?实在是我一下子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我心里难受。回来以后我把这件事也跟我妈妈说了,我还说我骂你打你,我妈都骂了我一顿。她说女人的第一次太重要了,我既然给了你就应该要从一而终的。可我怕你生我的气了,你别生气好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