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05.老公太凶猛803
    “何必呢?雪松,放手好不好。我们还会是最亲的人,我会把你当成我哥哥。”

    “我不当哥哥,我就是要做你男人。别说了,走,吃饭去!”他强势地拉起她的手,白迟迟还想再说一句让他放手,他却抛出一句。

    “你要是不怕我想不开,你就别理我,跟我分手。”

    她没有办法,只得顺着他的意,跟他去吃饭。

    秦雪松得知她跟司徒清分开了,已经不在那里做家教,也就不像以前那样急着把她占为己有。

    后来的几天,白迟迟天天发传单,秦雪松照常打麻将,玩游戏。

    晚上他们会一起吃顿饭,吃完他送她回家,随便聊些什么。

    一晃十多天过去了,在部队里的司徒清一直忍着没有跟白迟迟联系。

    这次他是做的太过分了,越是想见她,他就越是惩罚自己不找她,给她空间和自由。

    白迟迟在梦里见到过司徒清,白天的时候她努力压抑着那种想法,她觉得想他是不道德的。

    每当想起,她会强迫自己想那天晚上的事,想象着自己真失贞了以后会有多悲惨。

    她也许也会像母亲一样,被他抛弃,或者是嫁给他,然后看着他们家人的脸色生活。那样的生活是她不想要的,她要平静,要简简单单的日子。

    好不容易脱离了他,她是绝对不会再回去了。

    即使她会想念小樱小桃,也不可以现在回到他们家,时间也许会淡忘一切。

    小樱小桃这么可爱的孩子,她们也会喜欢下一位,甚至是下下位家教老师的。

    “远,你快点回部队,你再不回去我就生气了!”文若终于发了脾气,司徒远无奈,只好让司徒清回公司,自己回了部队。

    司徒清回来的当天司徒百川也带着小樱小桃回来了,一下飞机就询问他婚事办的怎么样。

    “爸,再给我一些时间。”

    “千军万马都能带,一个女人都搞不定?再给你一个月时间,搞不定以后就别说是我的儿子!”司徒百川的态度相当强硬,小樱小桃也跟着附和。

    “就是啊,舅舅,舅妈好喜欢你的,你要抓紧时间,别让别人把她抢走喽。”

    给那白痴的时间也够了,看来他应该去把她给接回来了。

    “舅舅,舅妈在哪里啊?”

    “回家了!”

    “我们要见舅妈,现在就想见。每当想起舅妈那白痴的样子,我们都忍不住想笑呢。她真是又漂亮又单纯,又善良,又可爱呀。小桃,你说是不是?”小樱出国的这些日子,虽然跟她妈妈在一起,可她妈妈是个女强人,一点都不好玩。还是跟白老师在一起,让她们觉得开心。

    “我先送外公回家,再去接她,好吗?”好些天没看到两个丫头了,他也想念的厉害,今天的态度都比以往好了很多。

    “谁要你送?我会带她们回去的,你现在就给我把白迟迟接回来,晚上到家里吃饭!”

    “哦,太好了,终于可以看到白姐姐了,想死我了。”小桃也叫嚣着,推舅舅。

    “快去吧快去吧,我们不用你担心。”

    “还磨蹭什么?快去!”司徒百川比司徒清还没耐心,皱了皱眉,再次喝令一声。

    司徒清只得跟父亲和小樱小桃挥挥手,大踏步地离开机场,开着他的悍马往市区飞驰。

    路上还遇上了堵车,司徒清心里有些急,没想到自己要见到她的想法是如此的迫切。

    到了她家楼下,停好车上楼,敲了半天的门又是没人应。

    这时正好看见她家对面的邻居出来扔垃圾,大妈一看司徒清,有些眼熟。

    “小伙子,你是找白迟吗?她在前面的永顺街口发传单呢。那孩子,可真能干,哎呀,就是可怜,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

    什么?她在发传单?这女人,不知道做这个很辛苦吗?

    “知道了阿姨,太感谢您了,我现在就去找她。”

    他飞奔下楼,按照大妈的指示,一路跑到了永顺街口,真的看到白迟迟在发传单。

    “您好!欢迎您去乐乐甜品屋!”她每发一张传单,都会微微鞠躬,带着微笑把传单送到人家手中。

    “您好!欢迎您去乐乐甜品屋!”司徒清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也微笑鞠躬,看着他的衬衫,把宣传单递到他手上。

    她黑了,瘦了,每次带她跑步,跑一点点就吃不消的单薄女人,怎么能做得了这么辛苦的工作?

    都是他不好,总想着要给她自由,没有及时关心她,才让她这么劳累。

    “别做了,做这个太辛苦了!跟我回家,我永远都不让你为了生活操心的。”司徒清心疼地张开双臂,温柔地说着,带着十分的不舍,带着二十分的想念,紧紧地紧紧地把她搂入结实宽厚的怀中……

    突来的拥抱吓了白迟迟一跳,紧接着熟悉的味道唤醒了她的神经。

    意识到是司徒清,她的心跳克制不住地加快,就连头也有点晕晕的。他的话让任何一个女人听了也会有安全感,也会心动,他结实的怀抱充满了力量,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沉迷。

    他的味道,他的气息,他的一切在这一瞬间都让她陶醉的无法自拔。

    有那么一会儿,她根本就不记得他曾经对她做过什么事,好像那些都是微不足道的。

    怔愣地呆在他怀抱中有十秒钟,她才想起来秦雪松,她应该推开他。

    她以为她每天故意不去想他,就真的不再喜欢他了。当他把她紧紧的搂在怀中,听着他铿锵有力的心跳,她才发现,她是想念他的,甚至想念的让她发慌。

    但是她还有理智,理智告诉她,已经一次又一次地背叛过秦雪松了,不能再错下去。

    “放开我!你这人怎么莫名其妙的,放开我!”

    “我就莫名其妙,我不放!”我舍不得你这样,你知道不知道?

    这么酸的话,司徒清可说不出口,他只想把疼惜化成拥抱,让她感觉到有个依靠。

    她的心动了又动,鼻头酸了又酸,多日的劳累总算有个人知道,总算有个人心疼。

    即使他不多说什么,她也明白这个拥抱的含义是什么。他没有急着吻她,没有摸她,如果只是单纯的想要玩弄一个女

    性,他不会有这么深情的拥抱。

    她内心也希望这个拥抱永不结束,这个男人能陪伴在自己身边,可她还是清醒的,她不能贪恋。

    “放开我,不放我生气了!”她用力推他,力量在他胸前化为无形。

    “不放!”他把手臂又收紧了一些,闻着她头上清新的香味,他闭着眼,感觉无比的喜悦。

    “跟我回家吧,小樱小桃回来了。”他轻声说道,语气就像是一个丈夫惹了妻子生气,要从娘家把她接回去一样。

    “真回来了?她们有没有说想我?”她仰起小脸问他,高兴之情溢于言表。

    怎么听到她们回来了,比见到他还喜悦呢,这不是赤果裸的打击他吗?

    “说想你了,马上要见你,走吧,跟我去见她们。”他温和地说着,伸出大手摸了摸她的脸,亲昵的很自然。

    她心内流过一股暖流,傻傻地回看着他的脸。

    他刚硬的五官,他黝黑的皮肤,每一丝细节都和梦中一样。

    可这不是梦,这是现实,现实是她不能跟他走。

    趁着他有一只手在摸她的脸,她从他怀抱中挣脱出来,垂下眼眸看地面。

    “我还在上班,我传单还没发完,还有那么一大摞。”

    “我帮你发。”

    “不用,我不会跟你去的。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不会原谅你吗?你这人记性真不好,还要我反复提醒。”她想冷淡些跟他说话,奈何这人是她心里所想,想冷也冷不起来。

    要是气他不肯原谅他,还会让他抱那么久吗?

    这白痴,也就只有她做思想斗争能做的这么明显。

    “坐那里歇着,我来发。”他指了指不远处路边的一个石墩,对白迟迟说。

    他想都不用想,也知道这白痴发一天传单腿得有多累。

    他抢下她手中的传单,连同地上的一起,一只胳膊托着,腾出一只手给过往的路人发。

    “您好!乐乐甜品屋欢迎您!”台词和她说的一模一样,甚至表情上他做的也很到位。

    白迟迟简直是傻眼了,他这是在干什么?

    他在部队里,那是走到哪里都威风凛凛的首长,听小樱小桃说过,那些小当兵的对他是又敬又怕,她们每次去都觉得好过瘾呢。

    在公司里,外公早把公司交给他们兄弟两个人打理,他同样是高高在上的一把手,由于他说话办事雷厉风行,没有人不对他竖起大拇指的。

    就是这样一个人,竟为了她在大街上发传单。

    他不考虑自己的面子,也不怕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

    这不是喜欢,又是什么?

    想起这些天来,秦雪松没有一次体谅她辛苦。要是她发的晚了,他还吵着好饿,埋怨她太过认真。她就觉得,他真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谁要是嫁给他,实在是太幸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