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06.老公太凶猛804
    “傻站着干什么?快去坐一下!”司徒清不耐地说道,眉头微皱。

    这种责备全是关心,她是懂的。

    她发现那天晚上他对她做的事她竟然原谅了,她不该原谅,可她就是生不起他的气。

    他轻启唇角,说着宣传词的样子竟让她觉得性 感极了。

    她渴望他亲她,渴望他再抱抱她,甚至他要对她做上次那样的事,好像她都不会太反对。

    她这样是疯了,是在意识里面就背叛了秦雪松。

    不行!她不可以这样。

    越是心动她就越要阻止自己,不是她的温暖不可贪。

    真不想亲口说出拒绝他的话,在她心里,他是那么好的清同学,他是她的恩人,她怎么才能做到黑着脸赶他走呢?

    尤其他的行动都是好意,全是为她着想,她这么做简直是忘恩负义。

    一张脸纠结极了,她却还是开了口。

    “司徒清,不用你帮我的忙,我自己能发。我也不累,上次我已经说过了不会去你们家了,我说话要算数的。所以,即使是你帮我发了传单,我也不会去的。快把这些还给我吧!”

    司徒清不理她的话,雷打不动地发他的。

    她伸手来抢,他只稍微转了个身,轻飘飘地闪开她,继续微笑着说那句“乐乐甜品屋欢迎您。”

    “别这样了行吗?”你知道不知道,我要赶你走,是多痛苦的事,你这么执着,不是在为难我吗?

    “这些传单,你是不是要跟人家交差的?再拦我,我直接扔湖里去了。那边凉快着去,别在这里妨碍我!”他的眉揪的很紧,她还想说的话,被他硬气的眼神给逼的闭了嘴。

    这不是她的东西,她每天接来传单的时候都承诺过,一定每一张都要到消费者的手上。

    她不会像有些发单员,偷偷的把传单扔了,或者拿回家当废品卖。

    他的威胁成功奏效,她沮丧地到他指定的石墩上坐下来,心里还在想着拒绝他的理由。

    石墩靠着一根电线杆,白迟迟坐下来,靠在电线杆旁边,开始还在认真地思考如何对抗司徒清,没想到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等他把传单发完了,回头一看,见她靠在那儿,竟打起了鼾。

    唉!她怎么累成这样?

    可怜的小东西,为什么要这么倔,跟他在一起不好吗?

    弯身轻轻把她抱起来,想要一直抱到停车的地方,再放到后座上让她好好睡,估计等到了司徒家的时候她就睡醒了。

    一路抱着,一直凝视着她的睡颜,她好像很依赖他,头朝他怀里蹭了蹭,睡的很香甜。

    在大马路上就能睡着,被人抱起来都不知道的人估计也只有她了。

    他心里满是柔情,又有点不放心。这丫头,是他还好,要是别人,她也让人这么抱走吗?

    以后他得要好好教导她,这世界上还是有坏人的,让她在外面不许睡觉。

    “放开她!放她下来!”他走着走着,面前忽然被人挡住了路,定睛一看,竟是喝的醉醺醺的秦雪松站在他们正前方。

    白迟迟被这一声怒吼也惊醒了,迷迷糊糊地搞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醉鬼!女人辛辛苦苦的在这里发传单,他倒有心思去喝酒,还好意思当人家的男朋友。

    他完全当他不存在,闪身从他身边走过去。

    “你放开我女朋友!她是我女朋友!你不要这么不要脸!”秦雪松骂骂咧咧的在他身后叫嚣。

    今天他忽然发现自己没那么怕他了,也许是因为喝了酒,他就想,他不能总这么窝囊。

    自己的女人都被别人抱走了,他还能当乌龟王八不说话,他也太不男人了。

    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开始停下脚步,远处的也往这边张望,这下子白迟迟彻底醒了。

    “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啊,雪松来了,他生气了!”白迟迟在他怀里挣扎,却被他紧紧搂抱住。

    “生气就让他生气。”他冷淡地说。

    “这是怎么回事啊?好像是这男的抢了那个男的女朋友。”

    “是啊是啊,好像是这回事。”

    “……”

    围观的人开始议论纷纷,有说司徒清看起来就比秦雪松优秀的,也有说白迟迟朝三暮四不要脸的。

    “司徒清,你以为你有钱有势,你就能抢人家女朋友吗?我把你拍下来传到网上去,我就请大家评评理是不是军官就能随便霸占人家女朋友。”

    他这样一说,身边好事的人纷纷掏手机出来。

    军官啊,有钱有势啊,他们脑海里已经把整个剧情构思了一番,开始声讨司徒清。

    “看起来一脸正气的,原来是个西门庆。”

    “快放我下来啊,他生气了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白迟迟别提多着急了。

    司徒清却轻蔑地看了一眼秦雪松,冷冷开口。

    “你配当她男朋友吗?你看看她刚才辛辛苦苦在这里发宣传单的时候,你去干了什么?你去喝酒!你也算个男人?你要拍就拍,要传就传,随你的便!”说他抢吗?他还就抢了。

    不行啊,网上的报道都是只言片语,司徒清的为人别人不会写的。

    到时候所有人看到的也都只是他抢人家女朋友的卑劣,谁会知道实情。

    白迟迟不想让人家乱写他,她一定要阻止这样的事情。

    “雪松,你别乱拍,别乱来。我跟你回去!你快放开我啊!”

    “不放!”

    “看到了吧?你们都看到了吧?他就仗着他有钱有权身手好,硬要抢我女人。我女人都说了要跟我回家,他还厚着脸皮不放手。”秦雪松借着酒劲大声嚷嚷着,让大家都来看他。

    几步又跑到他面前,两只手一齐拉他的胳膊。

    “我已经警告过你,敢动她一根汗毛,我捏碎了你,你闪一边儿去!”他泼妇骂街似的态度终于有些激怒了司徒清,他脸一黑,气势上就压倒了秦雪松一大截。

    手机的闪光此起彼伏地亮着,白迟迟都要急死了。

    秦雪松喝了酒的时候谁都拉不动他,看这意思再僵持下去,他们非要打起来不可。

    大庭广众的,要是司徒清打了秦雪松,这件事的影响就更坏了。

    不行,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得阻止。

    恩人,对不起了,你要知道,我只是不想你受到攻击,不想你的名誉受更大的损伤。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觉得他对我不够好,其实他对我不错的,不像你想象中那样。快放开我!我是他女朋友,我跟他在一起天经地义的。你这样,我很不高兴,快放手。”

    “你很不高兴?我看你高兴死了吧?白迟迟,我今天才发现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你跟他一样不要脸。”白迟迟一着急,一直在用眼神示意司徒清放开他,这在秦雪松眼睛里就看成了他们两个眉目传情。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生气,扑上前揪住白迟迟的裙子疯了似的要把她扯下来。

    司徒清黑着脸把白迟迟稳稳地放在地上,只轻轻一扫,秦雪松就晃了一晃。

    “你一边站着,姓秦的,你有胆把刚刚的话再给我说一次!”

    “说怎么了?你们两个就是不要脸,当街打情骂俏,一对奸 夫淫 妇!”

    “砰!”司徒清一拳挥了出去,虽是在怒气中,到底还保留了七分力,即使是这样,秦雪松的脸上也立即挂了彩。

    “啊!雪松!你怎么样?”一看到血,白迟迟吓的不知所措了,上前一下扑到他身上。

    “你为什么打人?他说的有什么错?我本来就是他女朋友,不是你女朋友,本来就是你抢人。你抢人你还有道理了?不准你打他!你走!你走!”她一边吼着,一边伸出手给秦雪松擦血。

    温热的血液从他鼻腔里嘴角处不断地流出,白迟迟越擦越害怕。

    “雪松,你觉得怎么样?头有没有晕啊?走,前面就有医院,我带你去医院。”白迟迟已经完全不理司徒清了,满眼都是秦雪松受伤的脸。

    “他骂你,难道不该打吗?我只是轻轻打了一下,没什么事,跟我走!他要再敢骂你,碰你一根汗毛,我就不是这么轻轻打他一下了。”司徒清伸出手来拉白迟迟,这一刻白迟迟觉得他好冷漠。

    他对她也许是不错,对秦雪松太冷漠了,她不能允许任何人对另一个人冷漠。

    “他骂我关你什么事?”白迟迟倔强而气愤地仰起脸,冷冷看着他,他从来没见过她如此凶悍的模样。

    “你不觉得你很好笑吗?我说过不喜欢你了吧,我说过让你别找我吧?你为什么要自作多情,总是来骚扰我,打扰我?我不想见到你!我跟他怎么样是我自己的事,就算他骂我也好,打我也好,我跟他吃苦受罪,是我自己的事,我愿意!你管的着吗?”

    司徒清真不敢相信,这是白迟迟说的话,是那个傻乎乎的,总是喊他清同学的白迟迟亲口说出来的。

    她完全不记得他们一起度过了那么多美好的时光吗?她不记得跟他亲吻,和他拥抱的事了?

    就差一点点他们就成了最亲密无间的人,他以为他们的关系真的很亲近。

    没想到,他打了秦雪松一下,她就这么大的反应。

    秦雪松在这么多人面前侮辱她,侮辱他司徒清她都无所谓啊。

    他可不是可笑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