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08.老公太凶猛806
    “这样吧,我想请这位大姐帮个忙,我把这张卡放在这里,每个月帮我给他们家送一笔钱。每个月两千,我会按时打过来的。也希望你们能帮我做做他们的工作,让他们别长时间在地下道里坐着了,又潮又湿,对身体不好。”他另外还给了工作人员一些好处费,对方是热心人又有利益,自然是愿意效劳了。

    “麻烦你,就说是国家的新政策,别告诉她家人是谁帮助的。你知道的,他们自尊心很强。”

    “明白了明白了,真是太感谢您了!”

    “不用客气。”他说完,出了社区的门,远远地又看了一眼白迟迟。

    家教的钱足够她交学费了,一个月两千块再加上他爸爸妈妈的补助,她多少还能赚一些,生活费应该也够了。

    白迟迟,我能为你做的也就是这么多了,以后的路靠你自己走,但愿你不用孤苦一辈子。

    这天晚上白迟迟回到家,爸妈兴奋地告诉她,国家出了新政策,以后他们两个人每个月的补助增加到了两千六了。

    “这么多?不可能吧?怎么一下子这么多啊?”白迟迟也好高兴,这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

    “社区的小王说,是因为我们两人都是残疾,你又是大学生,所以钱就多了。”

    “真的吗?太好了,以后可就不用担心生活费了。”

    白迟迟也没多想,有一瞬间觉得好像没有这么离谱的事,不过也不可能有人白给他们钱吧,肯定还是国家补助了他们。

    几个人高兴了一会儿,白父才说司徒先生给她送了一本书来。

    即使是听到司徒两个字,她心里都会乱,甚至脸会有些红。

    “他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没给我打点话呢?”她口中念叨着,发现自己真的真的好想见到他。

    白迟迟拿过袋子,把书从袋子中拿出来,书鼓鼓的,翻开一看,一大摞的钱。

    她以为他是想见她,是来找她的,原来是给她送钱来了。

    这意思,是他要跟她绝交了吧?

    “爸妈,我到房间休息一会儿,好累。”她疲惫地说完,把钱拿回房间,仔细地数了数,他多给了她很多。

    她拿出手机,打司徒清的电话,还没等接通,心就无比的紧张。

    司徒清凝视着那个号码,上面写着白痴两个字,是满含着疼惜和宠爱的一个称呼,如今看来是多么讽刺。

    她一定是说钱给多了,然后客气地跟他算应该是多少多少,他不想听这些。

    也不想听到她的声音,他再不想控制不住的要去找她,那种下贱的事做一次就够了,不能再热脸去贴冷屁股。

    他一直都不接电话,白迟迟只好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你给的钱太多了,多出来的明天我会送过去。”

    “小樱小桃很喜欢你,你在品行上给她们的教育值这么多钱,不用退了。家里没有人,送来也没用。”清同学竟然回信息了,看着那条信息,就像看到他硬邦邦的脸,她想念的都想要流眼泪了。

    反复读着信息,想着是他黝黑的手发出来的,猜着他的表情,她感觉自己心都在痛。

    “砰砰砰!”房门被敲的震天响,白迟迟心一惊,赶忙把钱放好,出去开门。

    “这是谁啊,敲门敲的怎么这么吓人?”白母被吓的心惊肉跳的。

    “妈,别担心,我来开门。”

    “谁?”白迟迟也有些害怕,自从秦雪松借过高利贷他们被追杀过以后,她听到这种敲门声总是充满了恐惧。

    “我,秦雪松!”她忙打开门,秦雪松满头的汗水都在往下滴,脸上呈现一层土灰色,看起来很吓人。

    “这是怎么了?”

    “有没有钱?快点告诉我,你有没有钱?”

    “你怎么了?要多少啊?”白迟迟一听他问钱的事头皮都发了麻。

    “我输了钱,要十万!”

    “十万?”白迟迟吓的差点跳了起来,白父白母也被她吓了一跳。

    “迟儿,什么十万?”两个老人从房里摸索着出来,急切地问。

    “没有没有,你们听错了。他跟我说火龙果现在一斤要十元,我说这也太贵了。没事没事,你们快点回房吧,我还有点事要跟雪松商量一下。”

    “你等我一下。”白迟迟回到房间,把司徒清给她的钱一股脑地拿出来塞到小包里才又出门。

    把门关好下了楼,才又继续跟他说:“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这么多?”

    “你不是让我做生意吗?我没有资金啊,我就想,赢点儿钱就有资本了。开始都可顺了,赢了不少,我就想多赢点儿,你的学费也有了。谁知道我一直赢一直赢,到最后那一盘,我一贪心,一把就输了十万。当时我就傻眼了,哪里有那么多钱?我想赖账,结果窜出好几个人,把我按在那儿,用刀抵着我脖子。你看,我脖子都被划出血了,幸亏有个借高利贷的,把钱借给我,把赌债付了。这个高利贷的比黄毛还狠,借完了他跟我说明天天亮之前不还,就砍掉我一只手。我吓死了,迟迟,你有多少钱赶紧都给我。我先还一点儿是一点儿,不能不要手啊。”

    秦雪松说着,竟呜呜哭起来,而此时蒋婷婷却躲在暗地里在笑。

    “哼,没用的东西,真***傻,一下子就中了我的圈套。白迟迟,我现在不敢收拾你,我就从你身边的人开始收拾,一个一个的收拾。”

    “他们说到做到的,迟迟,我求求你了,你要不然去跟司徒清帮我借一些钱?我看他像是很有钱,可能十万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要不,你就借十五万,十五万,我还了债还有点资本,我再把钱赢回来,还他。你说行不行?我求你了,你总不能看着我断手断脚吧?我告诉你,我来的时候就有人跟着,不会有机会像当时欠黄毛钱的时候那样跑了。你要是这次帮了我,要我干什么都行,你也不用担心我自杀,我不会再自杀了。我求你了,你就帮帮我,帮了我你就自由了,你可以跟姓司徒的成双成对了。他就出十万,能得到你,他肯定愿意的!”

    “雪松你说什么呢?我们怎么能因为欠赌债四处借钱?我早跟你说过不要赌不要赌,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把这个戒了?”白迟迟听到他说的经过,气的全身颤抖,十万块,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啊。

    虽然她很担心他现在的处境,可她也明白,一旦她帮了他,他会没完没了的赌下去。

    “最后一次,我保证是最后一次。你快帮我想想办法,你到底有没有钱啊?你不是说在他家做家教很赚钱的吗?有多少快给我拿来,我要保住我的手!”秦雪松看白迟迟特意背着包出来的,想必里面有钱,一把扯过她的包。

    “我自己来看!”他扯开她的包,一看里面果然是有一叠钱。

    看到那些钱他长长舒了一口气,有这么多,即使是不够还债,手肯定是保住了,伸手把钱掏出来,一张也不剩。

    “我都拿走了,你快点再帮我想想办法,我也让我爸妈给我想办法。辛小紫家好像也有钱,你帮我借借看,实在不行你就去找司徒清,他那么喜欢你,肯定会帮你的。我求你了,我先走了!”

    说完,他就慌里慌张的跑了,白迟迟看他仓皇失措的样子,又气又急。

    “雪松,雪松,你跟他们说别让他们伤害你,钱的事我会想办法的,但是你要答应是最后一次。我就在楼下等你,你快去快回。”她冲他叫道,她知道帮他不对,可万一不帮,那些高利贷的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一定要是最后一次,要是最后一次啊,她默默地祈祷着。

    也不敢多想,不敢耽误时间,赶忙给辛小紫打电话,关机了。

    打她家里的座机,是保姆接的,说辛小紫出去旅游了,走了好多天,谁也联系不上她。

    这可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去找司徒清吗?

    不行,她欠他的已经够多了的,而且她总还记着他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他说有一天你被他害死也是活该,他还真是预言对了,他简直就要害死她了。

    秦雪松拿了白迟迟的钱给借高利贷的送到一个酒店包房,为首的数了数钱,冷哼了一声。

    “这么少?看来你这手是真不想要了,你们几个过来,刀拿过来。”

    “求求你,别动我,我会尽快还的。我妹妹已经答应我了,会跟我妹夫借,我妹夫可有钱了,是公司老板,钱多的是,这点钱不算什么,先宽容我一天,就一天。”秦雪松被吓的立时跪在地上,面如死灰,一个劲儿地拽住为首的人裤脚,祈求。

    “等一下,我给老大打个电话,你别吵!”那人一脚把秦雪松给踢开,走到窗子口,拨通了蒋婷婷的电话,态度毕恭毕敬。

    “他送钱来了,送了一万过来。您说,这件事还要怎么办?”

    “你没吓唬吓唬他?”

    “吓唬了,他说他妹妹会跟他妹夫借,说他妹夫开公司很有钱,让我宽限他一天,您看……”蒋婷婷一想不对,他妹妹,他根本没有妹妹啊。

    这混蛋,他口中说的妹妹该不会是白迟迟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