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11.老公太凶猛809
    这么好的机会让蒋婷婷有些忘乎所以,甚至都没有发现她的话被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李秀贤听了个清清楚楚……

    夜十二点半,白迟迟才回到家,洗了个澡睡下后,已经没有任何力气思考任何事情。

    她现在只想要保持体力,努力赚钱。

    第二天一早,她还是早早地起床给父母准备好早餐,又带着一大摞宣传单出门。

    卖酒的确很赚钱,可那是有风险的事情,她不会因为能够把酒卖出去,就放弃踏踏实实的发传单的工作,这两千她一定要拿到手。

    上午趁着发传单的间隙,她给米朗斯的经理打电话,说好了晚上正式开始做。

    把所有传单发完,回到家爸爸妈妈已经做好了晚饭,看着热气腾腾的饭菜,白迟迟对父母涌起了强烈的愧疚感。

    “迟儿,你有什么事也不跟我们说,但是我们也知道你一定是碰上什么大事了。爸这里还存了两千块,你拿去用。”白父把一摞零钱放到饭桌上,推到白迟迟面前。

    这一刻,她真的无比惭愧,如果想要对雪松不离不弃,那就是对父母的不孝。

    她怎么可以为了一个不务正业的男人,让父母永远活在不安之中。

    “爸妈,你们的钱留着,我没有碰到多大的事。就是雪松输了一点钱,现在要每个月还个三千,他自己赚一些,我赚一些帮他就够了。你们的钱我不会要,我保证这是他最后一次。如果他以后再犯,我会跟他分手,我不会让你们为我担心的。”

    “唉!不是妈说你,那个司徒先生多好……”

    “妈,我知道,我知道他好,他对我确实是好。可我有雪松,我不能脚踩两只船。再说,他家真不是普通家庭,爸妈是了解我的,我不想高攀谁。”

    “咱迟儿都说了,以后秦雪松还这样她会分手,这就很好了,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吃饭吧。”白父拿起女儿递过来的筷子,埋头先吃起来。

    “我晚上还是要出去一趟,你们早点睡。”

    “到底是去干什么啊?”

    “我找了一份新的家教,还在试用,因为不知道能不能被录用,所以就没跟你们说。你们别担心我,那家雇主也很好,我争取早点回来。”

    “是做家教我们就放心了,咱们可不能去做些不该做的事。你要记着,女孩子的名节最重要。”白母嘱咐道,女儿大了,她总是担心她不小心弄没了自己的第一次,重蹈她的覆辙。

    “我知道,妈,您放心。”

    白迟迟在衣橱里翻出一条高领棉质的裙子穿上,梳了一个马尾,看起来干净利落。

    晚上七点多她就到了六月雪酒吧,在一个灯光黯淡的地方坐下,静静地观察着来往的客人。

    “嗨,白迟迟。”何劲走到她身边,微笑着打了个招呼,她看着他有些眼熟。

    “我们认识?”

    “见过一次,我是这里的服务生,叫阿劲,和阿凡是好朋友。”

    “啊!我想起来了,昨天阿凡要下班的时候,就是你去叫他。”

    “是啊,是我。”

    “他呢?他不是说今天要来吗?我还要跟他分享好消息,昨天他走以后没多久,我就卖了一瓶酒,要不是他,我不会那么快成功的。”

    要不是他,你的确不会那么快成功的。

    要不是他,我不会跑到这里委屈的当个服务生。那些服务生以为他忽然神经了,老用猜疑的眼光偷偷瞟他,真丢脸啊。

    他从前可是费爷的贴身保镖,下面的人谁不得叫他一声劲哥。

    可惜跟了凡哥以后,他这劲哥的风光日子就不在了,而且凡哥低调的厉害,弄的他连施展身手的机会都没有。

    “他晚一点来,今天他晚九点的班。”

    “谢谢你,阿劲。对了,我想向你请教一下,你说什么样的客人比较容易成交?”她往他身边靠近了些,小声地问。

    虽然对这个阿凡阿劲不太了解,不过她能感觉出这两个人都是好人,对她有善意。

    “这个嘛,我看那个客人,应该就可以,不信你试试看。”阿劲往坐在远处的一个客人处指了指,白迟迟开始也注意到了,那男的一个人坐在那儿浅酌,看起来很有风度的样子。

    “我去试试看,太感谢你了,你和阿凡一样都是好人。”

    好人,土死他吧。

    我说凡哥,你相中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不好,怎么就好上这口了,这样的,老爷子能喜欢吗?

    白迟迟拿了一瓶酒走到阿劲指点的客人身边,微笑着跟他打招呼,说了几句经典的台词,他真的就买下来了。

    “看起来不错,我正好想要尝试一下新酒,就买一瓶吧。”

    欧耶!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这才七点半啊,就卖掉了第一瓶酒。

    卖完了酒,她赶忙去吧台找阿劲,他却没在吧台里。

    “您找劲哥吧?”一个服务生问道。

    “劲哥?他是你们的头儿?”

    “啊,不是不是不是,他比我们年龄都大,所以我们跟他叫劲哥。”那服务生一头的汗啊,差一点暴露他的身份,劲哥说了,谁也不能说漏嘴,否则就给他滚蛋。

    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他们都要被这个忽然来场子里卖酒的女人给弄晕了。

    “这么说我才想起来,他好像是不太年轻了。”

    正好走到她身后的何劲,脸色有些尴尬。

    “我很老?”他在她背后问了一声,吓了白迟迟一跳,连忙回过头,这回换成她尴尬了。

    真糟糕,人家刚才还帮了她,她说他老,估计要生气了吧。

    “不老不老,我比较老,呵呵。我是想来感谢你的,你眼光可真好啊,我跟那个人一说,他就买了酒。你这叫慧眼识珠!”

    能不好吗?他安排了的人,也不知道这种事还要安排多少次,更不知道凡哥泡个妞为什么要搞的这么委婉。

    就凭凡哥的样貌家世,别说是个小小的洛城,就是放眼天下,有几个女人能够抗拒的?

    “你人真好啊,我们还刚认识就这样帮我的忙。我该怎么感谢你呢?要不然我请你喝酒吧,这瓶酒我买单。”说着,把她手里的酒瓶往他面前伸去。

    “不用不用。”这丫头,还怪客气的。

    “要不我请你出去吃麻辣烫?贵的我也请不起。”

    麻辣烫,他要是敢去吃,还不得被凡哥给烫死,辣死,酸死。

    “我对你的事可不太感兴趣,都是阿凡跟我说,你是个不错的女孩,让我帮帮你。你要谢就谢凡哥吧,他最喜欢吃麻辣烫。”

    凡哥,让你折腾我,哈哈,到时候你又不能吃辣椒,我看你在美人面前怎么流鼻涕丢人。

    “真的吗?我也喜欢吃,我一定请凡哥还有你去吃。”

    “我下班下的早,你请他吃就行了。对了,别说是我告诉你他喜欢吃麻辣烫的,这是他的秘密。”

    “吃麻辣烫都是秘密?”白迟迟不可思议地笑了一下,想那凡哥看起来长的高大英俊也不像是神经兮兮的人啊。

    “你就当是吧,反正别说是我说的,我要去忙了,你看看,再搜寻一下有没有会买酒的顾客。”

    “哎呀,你提醒了我,我要赶紧去了,今天的目标是卖出五瓶酒!加油!”

    五瓶……你想害死我啊,大姐。

    经过刚刚的成功白迟迟信心大增,她眼睛一直盯着门口,寻找新的目标。

    “您看怎么办?她虽然在这里卖酒,也不往我们这里看,刚才还看她跟劲哥说话,看起来很熟,我们不太敢动。”阿彪偷偷给蒋婷婷打了个电话,小声说道。

    他发现白迟迟根本就不像其他的卖酒小妹,看到客人就上去推销,也不管是什么客人。

    她好像很谨慎很胆小,只挑看起来很绅士一样的那种人。

    他们几个虽然今天也算穿戴完整,估计痞子气掩饰不住,她不上前,他们怎么动手。

    总不敢在劲哥眼皮子底下放肆地把她硬扯过来吧。

    “你们是死的?她不来你们不会叫她过来吗?就说要买酒不就完了?快点!别磨蹭!”

    “是是是。”

    “那个小妹妹,你卖酒吗?给我们上一瓶!”阿彪扬了扬手,白迟迟开始就注意到这几个人了,她总觉得他们很怪,还偷偷看她。

    有点不想上前,不过想想彩姐说过的,在这里,如果你不愿意,没有人能勉强你什么。

    再说,总不能你是卖东西的,人家主动要买,你还不卖吧。

    这么想着,她就拿着一瓶酒走到他们面前。

    “大家好,谢谢大家选择米朗斯,你们一定会满意的。”她对着每个人都笑了笑,然后把酒放到了桌面上。

    “坐下来一起喝一杯吧,你喝一杯,我们就买一瓶,怎么样?”阿彪说道,把自己身边的椅子抽出来,示意白迟迟坐下。

    “我酒量不好……”白迟迟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个小青年打断。

    “开什么玩笑?还有卖酒的不会喝酒的?我们又不让你干什么,就喝杯酒,助助兴,这不过分吧?”

    “来,一起喝两杯。”说着,那小青年就伸手拉白迟迟。

    “我真不会喝,要是你们不买,也没关系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