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12.老公太凶猛810
    “要不这样,你喝一杯,我们买两瓶。”阿彪给小青年使了个眼色,他是真的不敢在劲哥眼皮子底下闹事。

    白迟迟听彩姐说过,有些客人就是喜欢看人喝酒,你喝的痛快,他们就买单。尤其是那个霸王花,就是靠豪爽的喝酒做成生意的。

    她心里其实明白,不是每一次都能那么运气好,碰上不需要她喝酒就买单的。

    既然来了,该做的还是得做。

    深呼吸了两口气,她像下定决心了似的,跟他们说道:“好,你们要说话算数,我就喝一杯,不过我只有一杯的酒量,不能让大家尽兴到底了。”

    “一杯就一杯,来吧。”阿彪把自己面前的酒杯递给她,里面的酒是早就下好药的。

    “您先稍等一下,行吗?我想用自己的杯子。”彩姐交代过,切不可以喝别人的酒,这一点白迟迟还是谨记的。

    “你是嫌我脏了?”阿彪眉头一皱,脸上尽现不悦之色。

    “不是不是,我们公司有规矩的,喝酒一定要用自己的杯子,希望您能理解。”白迟迟慌忙解释。

    “不是就喝了!”阿彪身边的小青年忽然站起身,来搂白迟迟的肩膀。

    阿彪说了,今晚把药下了,就找个地方把这妞儿给轮了。看她长的水水灵灵的模样,尤其是胸又大,他都有点儿忍不住了。

    他的手还没等碰到白迟迟的衣服边儿,就被一个巨大的力量拽离,然后被迅速地甩到地上。

    “哎呦,嘶!”那男人疼的叫了一声,白迟迟回头时才发现一脸铁青的司徒清正站在她的身后,一双喷出火的眼睛正看着她,脸上的青筋再一次鼓了起来。

    “白迟迟,你跟我走!”他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声,不由分说地拽住她手臂。

    “司徒……”陪同他一起来的某公司高管上前叫了一句。

    “你们请便,我有事先走了。”

    “清……你放开我。”

    “发生了什么事?”刚从卫生间回来的何劲快步走到他们面前,挡住了两个人的去路。

    地上那个人跌的很重,这才勉强爬了起来。

    何劲有些惊讶,只这一会儿的时间怎么就发生了变故,是他大意了。

    看到何劲出手,阿彪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像其他桌的客人一样老实坐在那儿关注着。

    “以后这个女人,不允许出现在这里。”司徒清黑着一张脸,对何劲命令一声。

    何劲在费爷身边跟随多年,也是历经无数大事,阅人无数的人。

    在司徒清的气势面前,他不禁觉得有些奇怪,竟觉得这人的命令很难拒绝一般。

    不过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和职责,这可是凡哥看中的女人,别管对方是什么来头,他都不能丢了凡哥的脸。

    他脸上堆起很礼貌的笑容:“先生,很抱歉,她在我们酒吧推销,我们就要保护她的安全。除非她本人愿意,否则我们不会让任何人带走她。”

    “那就看你能不能拦得住!”司徒清把白迟迟往身后一拉,就要出招。

    “清,别这样,我跟你走。阿劲,我愿意跟他走,他是我爱人,不会伤害我。谢谢你,谢谢你!走吧,清,我们走。”

    白迟迟拖着司徒清的胳膊,因为紧张,一直僵硬地笑着,对司徒清笑,对阿劲笑。

    爱人?她已经结婚了?阿劲怔了一怔,不管怎么说白迟迟认识对方,还说愿意跟着他走,他就没有理由强行拦着了,只好往旁边让了一步。

    “记住我的话,她要是再到这里卖酒,就准备关门吧!”司徒清冷冷地说了一声,使劲儿拉了白迟迟一下。

    白迟迟赶忙跟上他的脚步,和他一起匆匆出门。

    “放开我吧。”白迟迟一到了门外,就用力挣脱他的手。

    他不仅没放,所有的怒气好像都放在手腕上了,更紧地抓住她手腕,抓的死死的,一声不吭。

    “司徒清,你放开我。”

    依然不放,她妄图用力挣脱,却只能被迫着跟上他的脚步。

    无论她怎么说怎么做,他就是不放,她有些急了。

    “放开我啊,我跟你出来,是不想看到你在那里为了我跟人打起来,所以才说你是我爱人。其实你知道的,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关系。”

    他太生气了,想到他刚跨进酒吧里就看到这个女人站在几个色郎面前推销酒,那風骚的笑容,让他都要发疯了。

    他没有办法说话,否则会在这大街上劈头盖脸地骂她不知羞耻。

    “你这是要把我带到哪里去?我还要上班。”

    他沉着脸一言不发,酒吧的停车场就在酒吧后面,他只拉着她疾速往停车场里面走。

    他的悍马就停在那里,打开车门,他把她强行塞进了车后座,自己也跟着上去,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停车场没什么人,他要好好跟她谈谈,谈谈她怎么能这么不自重。

    “司徒清,我真的很感谢你帮了我那么多。而且你上次钱还多给了我很多,我都想好了,等我过了这段紧张的日子,我回报你的。但是现在我真的在工作,我想回去,你让我下车行吗?”

    “到底是为什么?”司徒清欺近她,眯着眼恶狠狠地盯着她看。

    “什……什么为什么?”他这样的眼神,真的让她发慌,一慌,脑筋就不好用了。

    “为什么要来卖酒?为什么这么不自重?就那么缺钱吗?”他气的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迫她仰视着他。

    这该死的女人,他以为她义无反顾地跟着那个人渣能过上多好的日子,看看,这都出来出卖尊严了。

    “我……”她一时语塞,按道理来说,她只是需要感激他,不需要怕他的,她又不是他什么人。

    可不知道为什么在他咄咄逼人的眼光注视下,她竟然觉得好像有些理亏似的,像她做了什么不应该的事。

    “你知道不知道卖酒意味着什么?这和卖身有什么区别?啊?”

    司徒清被她气的七窍生烟,真恨不得能揍她一顿才解恨。

    生意场上,他不是没有去应酬过,酒吧也好,夜总会也罢,那些卖酒的小姐,什么事干不出来?

    为了促成生意,让人随便摸,甚至喝些酒就跟人去開房了。

    白迟迟这么清纯的女人竟然来干这个,不知羞耻!这就是绝对的不知羞耻!

    “不像你想的那样,这里都很安全的。”她妄图解释,除了刚才那几个男人,从没有人对她怎么样过。

    就是刚才的情况,即使司徒清没出现,她只要跟那些人说她不想喝,大不了不卖了,也没有什么危险的。

    “很安全?那男的不是准备对你伸爪子了?”

    一想到她对别的男人笑,还要陪人家喝酒,他都要疯了。

    是他多少次都想要的女人,他一直都忍着,因为要尊重她,怕她伤心。

    他把她当成一个女神一般的不敢亵渎,她自己呢?她倒好,她可以陪酒,可以陪笑,她竟敢不要脸到这样的地步。

    “不是你像的那样,真的,你捏的我有些痛,放手行吗?”

    “那是哪样?你是想告诉我,你卖酒卖的很高贵?你没有对那些男人下贱的笑?你没有想要陪酒?”

    白迟迟的脸被他“下贱”两个字说的登时满脸通红,她已经向他解释过了呀,解释了两三遍了,他为什么不肯相信她?

    “我要把酒卖了,我……”

    “卖酒?”他冷哼了一声,充满怒气的双眸依然像刀子一般瞪视着她,极其嘲讽地开口。

    “我看你不是卖酒,你再这样下去,你都要卖身了。”

    在他心里,她就那么不自重吗?他冷漠的眼神,嘲讽的语气让白迟迟的脸更红了几分,心里也极其难受。

    他是她喜欢的人,刚才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心就砰砰乱跳。

    她喜欢他,又不能跟他在一起,那种感觉并不好受。

    谁能容忍自己在喜欢的人眼中变得全没有自尊,完全不值钱呢?

    “我不要你管我,司徒清,我早说过了,我们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就算我真的要去卖身,其实也和你没什么关系。你放开我行吗?”

    “真要去卖身?”他今晚已经要被她刺激疯了,甚至已经听不出这是她的气话。

    他的脑海中就是不断地闪现出她媚 笑的样子,娇憨中又带着几分性感,是个男人都会想把她扑倒的。

    至少他在那几个围着她的男人眼中看出了要把她占有的意思,这让他嫉妒,让他恨,让他疯狂。

    “对,我要去卖身,我要去卖身也跟你无关!”跟他一起关在后座里,闻着他的气息,即使是被他捏着她的下巴,有着丝丝痛楚,她依然享受着和他独处的感觉。

    如果她没感觉倒也罢了,越有感觉她越怕,秦雪松让她那样没有安全感,他只会给她闯祸,她是多想要扑倒在司徒清的怀抱里。

    她是多想念他结实的怀抱,多想念他狂 野的热吻,她不敢看他,不敢多跟他在一起呆一分钟。

    所以,她只能说最冷漠的话,她记得上次司徒清就是听了她这话才气的彻底放弃她的。

    他果然松开她的下巴,她心里虽有几分失落,目的总是达到了吧。

    “多少钱?”在她弯身打算开门的时候,他忽然冷漠地开口。

    “什么?什么多少钱?”她脑筋又短路了。

    “不是要卖身吗?开个价,多少钱都行,我买!”她都这么不自重了,就别怪他不尊重她。

    与其看她去卖笑,去陪酒,他宁愿买下她所有笑容,买下她的身体,买下她的一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