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14.老公太凶猛812
    不过他没有付诸行动,怕再有人经过看到她衣衫不整的样子。

    打开门一路把她抱到他的房间放到床上,她身上盖的裙子布片被他这一放,从她身上轻轻滑落下来,她完美的嬌躯再次呈现在他眼前,只看了一眼,他就有些热血沸腾了。

    白迟迟飞快地把布片拉回来,盖住胸口,胸是盖住了,臀瓣还在外面。

    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的慌乱,觉得她都是他的人了,还羞成这样,真是有趣的很。

    “你出去!你快出去!”她皱着眉,冲他喊着,手还紧紧地捂住走 光的臀 部。

    好吧,刚失贞了的女人真像个母狮子,他可不想引起她过分激动,还是给她一点时间。

    “我去给你拿一条睡裙。”他说完转了个身,出去了。

    他一出去,她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再次感觉到虚弱无比。以前身体一直都很好,没想到失去第一次会让身体这么虚。

    想要第一时间从他这里跑掉,抬了抬腿,才发现连挪一下腿都吃力。

    在明亮的白炽灯下,她看到自己大腿上还有丝丝的血迹,昭示着那混蛋对她做过的事情。

    没一会儿司徒清回来了,在外面敲门,她忙扯过他床上的空调被罩在身上,才哆嗦着声音让他进来。

    他很细心地给她了內衣内酷连同裙子一起放到床上,她把被子裹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脑袋,警惕的大眼睛从他进来开始就一直瞪视着他。

    司徒清没说话也没停留,转身就走。

    “换好了叫我一声。”

    待他出门把门关好,白迟迟才撤下被子,把裙子內衣什么的都拿过来。

    看这样换上裙子也没用,还是得先洗个澡。

    真不想跟恶魔在呆在同一个屋子,不过看他刚刚进来的时候都没看她,应该短时间内对她没有那种感觉,不会再逞兽

    欲了。

    白迟迟起身,发狠似的把他床单给掀了下来,裹在身上,才抱起那些衣物。

    司徒清抵在门口抽烟,她一开门,他第一时间把烟掐灭了。

    他已经在她身体里种下了种子,指不定就发芽开花了。

    想象着自己的孩子能在她小腹里面悄悄的孕育,他只要想想都觉得高兴,目光更不自觉地扫向平坦的温床。

    “不准看!”她闪身气呼呼地往前走,差点被大大的床单绊摔跤。

    “慢点儿,你现在身体还虚呢。”他又好气又好笑,又担心他的白痴,万一有孩子可别被她摔到了。

    “你还知道虚,都是被你害的。”她转回头,恶狠狠地说了一句,说完才后知后觉地觉得这话说的太曖昧了。

    明明恨死了他,说出的话却像是打情骂俏,她真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你难道不喜欢我害你吗?不是害的你哼哼唧唧地乱叫了?司徒清在心里说着,表情却还是严肃端正的。

    “好,我下次轻一点儿,去洗澡吧。其实我也想去洗,要不……”

    “不要跟我耍流氓!我都说过了,我会恨你的,你要记住了。”她的眉头又一次皱了起来,语气认真的让他想笑。

    这人就是这样,总是记性不好,以前她告诉他,她是秦雪松的女朋友,他就当耳边风。

    现在他对她做了这么大的坏事,还大言不惭地想继续干坏事,怎么就不把她的话当回事呢?气死她了!

    她的小脸不自禁地羞红了,她恨他,可他在她脸上并没有看到多浓烈的恨意。

    傻丫头,你是爱我的,知道吗?

    你要是不爱我,我怎么可能把你吃了。

    目送着白迟迟进了洗手间,司徒清才回到自己的房中,打开电脑,起草结婚申请报告。

    军官结婚应该至少提前一个月打结婚申请,再有组织审查,比普通婚姻要慎重得多。

    白迟迟把全身上下洗了好几遍,可再怎么洗,也回复不了清白了。

    洗完换好裙子,感觉又有了些力量,她关了水,侧耳听门外的动静。

    没有一点声音,想必司徒清没在门外,她必须要尽快离开。

    发生这么大的事,她需要早一点回到家冷静下来,想想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毫无疑问,她已经不应该跟秦雪松在一起了。还记得上次秦雪松以为她已经失贞了,他那么激动,可见他对女人的第一次是非常在意的。

    轻手轻脚的从门里出来,她往门左面看,没有人,再往门右面看——只见司徒清端端正正地站在那儿,眉眼间竟然有几分笑意。

    “如果你要回家的话,我可以送你。”他轻声说。

    “不用你送,我自己回去!我不是说过了……”

    “要么我送你,要么你留在这里住,只有这两个选择。”他的表情很坚定,她看着他的眼神,觉得自己很难改变他的想法。

    “如果你非要这样,我希望是我们两个人最后的接触,那你就送我好了。”她不想在细枝末节上跟他纠结太多了,只要让她离开就好。

    “请吧。”

    白迟迟昂首挺胸,走在前面,他步履沉稳跟在后面。

    见白迟迟的手已经伸到门把上了,司徒清忽然开口提醒道:“我忘了告诉你,我送你回去,会在岳父岳母家过夜。我看你们家就两张床,你那张床还有点小,不知道我们两个人……”

    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这是要霸占她呀。

    “你无耻!”白迟迟忽然转回身,使劲儿瞪他,这世界上还能找出比他更无耻的人吗?

    “跟自己老婆一起睡觉有什么无耻的?”她恶劣的态度他不以为然,眼角眉梢还微微上扬,看着他志在必得的骄傲模样,白迟迟咬着牙恨不得揍他一顿。

    “谁是你老婆了?谁是了?你这是强 暴,没经过我允许,就叫强

    暴!”

    “那你打电话报警吧。”他从口袋里慢悠悠地掏出手机,抓起她白嫩的小手。

    “你!”

    “你就欺负我心软是不是?你以为我真不会报警啊?我跟你说,你再这么纠缠,我就报警,我马上打,我要打了啊。”白迟迟拿起他手机,在上面乱按几下,试图吓唬住他,好让他放她离开。

    “好心提醒你一下,键盘锁还没解呢,这么拨有点儿难度。”

    “司徒……”她连他的名字都没叫完,就被他忽然紧紧地抱在怀里。

    “傻白痴,我知道你舍不得。”他把头搁在她头顶上,轻声说着,闻着她好闻的发香。

    他想念她有好几天了,终于真真实实地把她抱在怀里,这感觉让人很心安。

    他的强调真温柔,她差一点点就要对他屈服了。可是眼前还是浮现出他不顾虑她的想法强行拉开她腿刺入的场景,对于强占她的人,她是不该说原谅就原谅的。

    “放开我!”她使劲儿推他。

    “放开我!”她的声音高了八度。

    “放开我!你不要以为我不打电话报警是因为我舍不得,根本不是!是因为我从前欠了你的,你救过我和秦雪松,所以我要报恩。现在好了,我不欠你的了。司徒清,你记住了,我不欠你的,也不想跟你有任何瓜葛。”

    又提那个该死的名字,司徒清脸一沉,双手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拉开了一点距离。

    “白迟迟,你也记住了。我想跟你有瓜葛,就必须有瓜葛。跟我来!”放开她的肩抓住她的小手,扯着她往他房间去。

    那张打好了已经签好字的结婚申请报告放在电脑旁边,他顺手拿起来。

    “你看看!我是认真的,结婚申请我已经打了,再一个月我们就可以正式登记结婚。”

    “我不会跟你结的。你单方面打报告,有什么用?我不结,我看你能不能强迫我结!”她仰起头,倔强地看着他。

    “咱们试试看,看看没有你的参与,你能不能成为我法律上的妻子。”他笃定的态度让白迟迟有些发慌,难道他真的有办法在她不同意的情况下娶她?

    司徒清不是随便吹牛的人啊,怎么办,她上次听辛小紫说了,军婚可不是说离就能离的。

    除非军人有家庭暴力或者是有外遇,否则其他理由都不会判离。

    失去第一次已经够她沮丧的了,再被强迫完婚,她这辈子不就绑在他身上了?

    她还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呢,他这么大男子主义的人,肯定是一结婚就让她生孩子,说不定永远都不允许她上班。

    她的理想,她的报复,全没有了。

    不,她不要,她不要岁就把自己的一生定下来,即使是为了她内心喜欢的司徒清也不行。

    哦,不,其实她现在已经不喜欢他了,随着他的强迫,喜欢什么的,都没有了。

    看着她的纠结表情,司徒清发现她是发自内心的不想跟他结婚。

    她就算一时不愿意,以后总会愿意的,在原则面前,他是绝对不会轻易改变主意的。

    “先不谈这件事了,现在你来跟我说一说到底那混蛋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跑去卖酒。”

    “我要回家!”白迟迟不接他的话,转回身就要走,被他一把扯住。

    “这就是你的家!”

    他不讲道理,她也不再跟他争论,反正她非走不可。

    白迟迟攥紧拳头,做出一副要冲刺的姿势,还没等迈步,就被司徒清拦腰给抱住,紧接着,她被丢上了他的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