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15.老公太凶猛813
    “你走不了,今晚必须在这里住。我可不想到你们家弄的动静太大吵到我岳父岳母大人休息,我看你那床也禁不住我折腾,万一断了,他们会被吓到的。”

    “你!”白迟迟气的直咬牙,却发现他已经猛然压上她的身。

    “你要是乖乖留在这里,我还不会动你。现在,你试图半夜抛弃丈夫回娘家,我必须得罚你。”说完,再次低下头亲吻上她的嘴唇。

    白迟迟害怕自己沉浸在他的吻里,害怕被他强行進入后那种无力感,会觉得自己不是生命的主宰,会没有安全感。

    她拼命地摇头抗拒他的吻,他却霸道地直接把龙舌探进她甜蜜的小口,让她连喘息的余地都没有。

    “唔……唔……”她还抗拒着,他按住她的手置于头顶,另一手灵活地钻进她的裙子。

    下 流!无耻!他简直是个混蛋,她恨死了,想要咬他,却总被他灵活地闪开。

    感觉到了她有反应,他更加热血澎湃,离开她的唇,深沉而温柔地看向她的眼。

    “我轻一点儿,我们再来一次吧,刚才在车上也放不开。”

    危险!太危险了!

    虽然他在征求她的意思,可她知道一旦她惹了他,他一定会强迫她的。

    这个时候保住自己才是上上策,幸好她还没有完全昏头,还能思考。

    “司徒清,我不走了,不走还不行吗?我留在这里过夜,你别这样了,我好累,好痛。”

    她眉头深锁,且今晚被他硬生生地给破了,痛也是在所难免的。

    以后日子还长着呢,他不能逞一时之快,让这么柔弱的她伤到了。

    “我可以忍,不过你必须答应我,明天跟我一起说服你父母同意我们的婚事。”

    “我答应你!”她咬了咬唇。

    不对吧,怎么转变这么快?

    “别跟我耍花招,否则你是要付出代价的。”他的窗帘子脸往下一撂,表情立即严肃起来。

    不耍花招,不耍花招就嫁给你了,一点自由都没有。

    我就是不要被你霸占,就不要,就不要。

    我答应你,这是被逼无奈,兵不厌诈,你不能说我不守信用。

    心里这么想着,白迟迟却尽量让自己笑。

    “我耍什么花招啊,你知道的,我一直都说我妈妈让我把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就是因为她思想保守。她总跟我说,女人要从一而终,你都把我……所以我虽然恨你,还是必须得嫁给你,不然我能嫁给谁啊,谁都会嫌弃我不纯洁的。”

    她盯着他的脸,不确定他到底相信了她的话没有,感觉说的也很情真意切的,他应该相信了吧。

    “你这么说我真的很高兴,既然你要嫁给我,那就知无不言,把这次你为什么去卖酒的事告诉我。”

    白迟迟小脑袋瓜转了转,要取得他的信任,不就得真真假假吗?反正秦雪松的事也不是什么秘密,他猜也猜得到,她还不如说了。

    “你答应我不为难他。”

    “说吧。”

    “他赌钱欠了高利贷,手指都被砍去了一根,如果我不帮他还赌债,他的手指会一根一根被砍没的,我没办法才去卖酒。”

    果然是那个不中用的东西,真是太不要脸了,为了自己的事让女人出去差点卖身了,像他这种人渣就不该活在世上,司徒清真恨不得把他给捏碎了。

    “你说了不为难他的。”他的表情有些阴狠,白迟迟不禁有点害怕。

    “我不为难他。他到底欠了多少钱,靠你卖酒就能还了?”

    “他欠了十万,上次你给我的家教钱,我本来要还给你的,就是因为他欠高利贷,我挪给他了。其实他还欠了九万,对方答应让他分月付款……”

    分月……哪有那么善心的高利贷,骗得了秦雪松和白迟迟却骗不了他。

    “把详细经过说给我听。”

    白迟迟把那天秦雪松如何到家里来找她要钱,包括是怎么输的钱一一都对司徒清讲了。

    “我知道了,他的欠我会替你帮他还清了。记着,你对他已经仁至义尽了,以后再不能跟他说一句话,也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接触。”

    “嗯。”她乖乖地答应下来。

    “你先睡,我去洗个澡,马上就好。”

    “嗯。”她又答应一声,司徒清淡淡地扬了扬嘴角,高深莫测的笑容是白迟迟看不懂的。

    离開房间,他给一个人打了个电话。

    “去查查一个叫秦雪松的,最近跟什么人有往来。还有,陷害他借高利贷的人是谁,又是谁砍了他的手指,尽快查明白。”

    他就是再有钱,这个钱他不会还,他会把幕后的人给揪出来。

    于此同时,蒋婷婷正在跟那几个没用的人发毛,阿彪被她骂的一塌糊涂。

    “谁让你们非要在六月雪里面闹事了?难道不能等她出来再下手吗?这可好,偷鸡不成蚀把米。知不知道到底是谁带走的她?”

    “好像姓什么司徒。”阿彪小声说道。

    “司徒?”

    该死的,这该死的女人到底把清哥哥给弄去了。

    狐狸精!贱货!她死死捏住自己的拳头,看着阿彪,恶狠狠地说道。

    “以后只要看到她单独出现,就给我抓起来轮了!我就不信她永远都有人保护!”

    “是是是,是是是!”阿彪一连声地应承道。

    刚说完阿彪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蒋婷婷,她不耐烦地挥挥手。

    “接!”

    “彪哥,有人在查是谁害的秦雪松。您看这个……”

    阿彪捂住话筒,连忙向蒋婷婷请示。

    蒋婷婷心里暗叫一声,糟了,这肯定是清哥哥起了疑心。

    不行!秦雪松留不得了。

    “把秦雪松给我……”

    “明白了,我做了他。”

    “不行!”蒋婷婷想了想,人命案的话清哥哥说不定更会彻查,不是上上策。

    “这样,你今晚出面找到秦雪松,跟他说,老大被抓了,让他趁这个时候赶快逃命吧。不然老大怀疑是他举报的,出来会弄死他,他那么怕死,一定会立即逃走的。你再给他一点钱做路费,要是他问起你为什么这么好,你就说老大抢过你女人,你心里恨他,懂了吗?”

    “您真聪明啊,想的真周到。懂了懂了,我马上去办。”阿彪的夸奖让蒋婷婷一直沉郁的脸总算有了点自豪的笑,傲慢地扬了扬唇角。

    她当然聪明了,那白痴女人怎么斗得过她,算她十个也不是她对手。

    “等等,把姓秦的送走后,你们也都出去避一避。注意,谁要是走漏了风声,我会要了他的命!”

    清哥哥,但愿他只是猜疑秦雪松,还没想到她头上,她是绝对不会让他查到事情都是她指使的。

    ……

    白迟迟趁着司徒清洗澡这个大好时机,悄悄出了他的房间,步履很轻地走到卫生间门口。

    她得听听他是不是真的在洗澡,在他刺身裸體的时候她最容易逃脱了,到时候他光着身子总不敢追到外面去。

    一步步靠近洗澡间的门,听着里面果然有水声,她暗暗庆幸。

    好在今晚够机智,骗到了他,等回到家就好了。

    她本能地知道他不会在她父母面前乱来的,所以一到家就等于是安全了。

    转回身轻轻抬起脚,还没等落下,突然听到卫生间的门开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只强壮的手臂已经把她拦腰抱了进去。

    “我说过了,耍花招要付出代价,我在这里等着你呢。”她一看,这丫的全身上下半丝也没挂,但是身上一滴水都没有。

    腹黑啊,阴险啊,她是哪辈子没有敬神才遇上了他啊。

    可是真奇怪,他既然不洗澡为什么要把衣服裤子全脱了呢。

    瞄了一眼他的身材,她的脸迅速的红透,太壮硕了,是女人看了也得……

    虽说是食 色 性也,她现在可不能想些乱七八糟的事。

    必须得说服他,放了她才行。

    心里再恨他,还是得笑,微笑的像蒙娜丽莎似的看着他。

    “清同学,你说什么耍花招啊?我都听不懂,我就是来看看你,可别洗澡洗的晕倒什么的。”

    小样的,还想跟他玩什么阴谋阳谋啊,她要玩,他奉陪呗。

    “这么关心我啊?”

    “当然,当然,嘿嘿,我都要嫁给你了,能不关心你吗?”白迟迟假笑着,哈着一张脸。

    “真要嫁给我了?我怎么总觉得你还不太情愿呢?”

    “哪有的事啊?你这么好的男人,又是军官,知道是多少女孩子的梦想吗?我要是不抓紧了,别人可就要捷足先登了。所以,我必须得尽快嫁给你。”

    “哦,那我就不客气了。”他话音未落,她身上的裙子“撕拉”一声,再次从领口被扯开。

    “你……你干什么?”白迟迟吓的花容失色,她都是骗他的呀,没想来真的啊。

    要是用失贞作为代价让他相信她不会跑,那也太吃亏了。

    “你说呢?亲爱的,不觉得老公对老婆干这种事天经地义吗?”他邪 笑了一下,邪恶的大手探向她的内酷。

    她双手本能地去拦,根本没他速度快,内酷飘飘悠悠很快落了地。

    “你……你别过来,别过来!”

    白迟迟往后退,再往后退,“噗通”一声把门给撞的关上了,于此同时他正好逼近她,

    “原来你喜欢这样。”他邪恶一笑,把她紧紧地压在门上。

    “不要!”

    “我说过你要是耍花招就要付出代价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