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17.老公太凶猛815
    “哎呦,怎么一着急墙就变位置了?”她鼻子被撞的生疼,很自然地抬头一看,正对上一双幽深又含着几分笑意的双眸。

    “白痴。”他宠溺地数落了一声。

    她因为着急,小脸红扑扑的,还有初为女人的媚 态,让他只看了一眼都无比宠爱,真想要搂住她脖子好好亲她一顿。

    一张俊脸刚凑过去,白迟迟飞速闪开。

    “你一大早怎么到这里来了?赶快走,我这里不欢迎犯罪分子。”一边说着,就伸手推他的胸膛。

    “迟儿,什么犯罪分子?”白母摸索着,跌跌撞撞地往门口走,声音里透着几分紧张。

    “没什么没什么,我瞎说的,瞎说的,在自言自语呢。”白迟迟一边应付母亲一句,一边压低声音对他说道:“你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我也认了,你别跑我家里来打扰我爸妈行不行?我都跟你说了不能结婚,你快走!快走!”

    讨厌死了,她今天早上就应该早早起来,然后收拾好行囊逃跑,怎么能蠢的等他找上门。

    后悔啊,后悔,后悔死她吧。

    “叔叔阿姨!司徒清来打扰了。”司徒清才不理她的话,把所有礼品放在一只手中,另一只手扯住白迟迟的手腕把她拉回门内。

    “快请进!”白母热情地招呼着,又往门口走了几步。

    白父的脸依然是沉沉的,在客厅里坐下来,一动没动。

    “进去可以,你不许瞎说。”白迟迟踮起脚尖,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道。

    他不会瞎说,他只会说正事,事关他们终身幸福的大正事。

    “阿姨,您坐!”司徒清把礼品放到桌子上,然后扶着白母在桌边也坐下来。

    “叔叔,阿姨,今天我正式来向您二老提亲。昨天,白迟迟已经成了我的人,我会为她负责,尽快跟她完婚。”他在两位老人面前站直,郑重其事的向两老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

    白迟迟使劲儿瞪他,一直在给他使眼色,示意他别说了,他仿佛没看见。

    “哪有的事,你别乱说。谁成了你的人了,你开这样的玩笑,我爸妈会当真的。”白迟迟急的赶忙辩白,白父一听这话,霍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表情阴沉沉的。

    “我开没开玩笑,你是明白的,别害羞了,做我女人没什么丢人的。”

    “姓司徒的,你再给我说一遍!你竟然敢欺负我闺女?”白父指着司徒清,声音都有些变了调。

    “是!我欺负了她!叔叔要是觉得我不对,打我骂我都行,请允许我把她娶回家,我一辈子都会对她好的。”司徒清谦恭而坚定的态度让白母倒是很认可。

    不过想着女儿失贞了,还是极其担忧。

    她第一次没了,万一他不要她,她就得退而求其次找一个差一些的人来婚配了。

    白父可是个男人,自己的女儿在婚前就被他给吃了,他只要想想就火冒三丈。

    “你给我过来!”他冲着司徒清的方向,严厉地喝令一声,他看到未来岳父身体都在颤抖。

    “是,我过来了。”他一步跨上前,站在他眼前。

    “啪!”白父毫不犹豫,一巴掌就扇上了他的脸,虽然是在漆黑的世界里,他打的却很精准。

    “爸,你干什么呢?”白迟迟吓了一跳,飞快上前想要拦自己的父亲。

    她是恨这个混蛋,也希望有人给自己出气,可是他是多骄傲的人,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啊,

    看着他的脸被打,她真是看不下去,比她自己挨打心里还难受呢。

    “老白,你这是干什么?人家司徒清不是说了吗?会给我们女儿负责,你打他有什么用?生米都煮成熟饭了,你还是赶紧同意了吧。”

    白母真是怕,现在的局势对女儿不利,他要再倔下去,女儿以后可怎么办?

    “您要是还不解气,就多打几下,不过我是认真的,也是坚持的,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也会是最后一个,我是非要娶她不可。”司徒清站在那儿,执着地说道。

    “你当你这么说我就不打了?”白父扬起手,照他另一边脸又扇了上去,啪的一声脆响,可当真是使了十成的力。

    他痛倒是不痛,脸却还是火辣辣的。

    要不是因为他吃她不对,他也不会甘心情愿地让他打的。

    “爸,别打他了,我不会嫁给他的,我不同意。这件事我自己也有错,我认了。你让他走,让他再也别到我们家里来了。”

    白迟迟拉住父亲的手,再不肯让他对司徒清下手。

    她特分不清是要帮他,还是她真的希望他立即滚蛋。

    “你真是认真的?”白父气也出了,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我是认真的,叔叔,您看,我连打给部队的结婚申请都带来了。您摸,就在这里,我读给你们听。”

    “洛城军区政治部:我与白迟迟,性别女,年龄,某年某月生人,在洛城医大就读本科临床医学专业,经介绍相识,恋爱,感情真挚,申请结婚,请予以批准。

    申请人:司徒清

    某年某月某日”

    ……

    “喂,司徒清,你能不能不这么奇怪。什么结婚申请,我不同意,你申请什么呀?爸,妈,你们别听他胡说八道……”

    “你别说话。”白父皱着眉低吼一声,颤抖着手,仔仔细细地去摸司徒清手中的纸。

    只是摸的再仔细,也只是知道那是一张纸,上面具体写了什么,不是盲文,他是摸不出来的。

    “迟儿,你给我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不是和他读的一样,有没有签名。”

    这年头,外面养个女人,家里有个女人的男人太多了,他作为父亲必须得让女儿成为别人名正言顺的妻子,可不能被骗了。

    “是一样的呀,爸。”昨晚她就看见这个报告了,肯定不会有假。

    “好吧,既然是这样,你必须给我保证,要一辈子好好对她,我就同意你们结婚。”白父威严地说道。

    “对对对,这才对呢,你看司徒清这孩子多好,对咱们迟迟好,为人好,家世也好,咱们迟迟找了他……”

    “妈!我不想嫁给他,我还小。”白迟迟急的直摆手,可惜除了司徒清,她父母根本就看不见她的动作。

    “司徒清,你过来,让我摸看,你长的好不好看。”白母不理会女儿的反对,慈爱地对司徒清说着,他顺从地走到她面前站好,抓住未来岳母的手放在他脸上。

    “好,好,长的真好,咱们迟儿啊是好人有好报,傻人有傻福,真好。”她从他的两颊摸到鼻子,再摸到眼睛,眉毛,额头,再从额头摸到嘴,摸的异常仔细。

    脑海中勾勒出司徒清的样貌,这小子一定长的不赖,五官非常好。

    “谁说他长的好?你摸不出来,他长的可黑了,比煤炭都黑。”白迟迟抢白着,使劲儿瞪司徒清。

    他却直想笑,也不知道是谁,动不动看他都看痴了。现在倒嫌他黑了,可惜已经晚了。

    “你这孩子,黑一点儿怕什么,男人黑好,健康。”白母乐呵呵地说。

    “什么健康,将来要是生个女儿像他,跟个黑煤球似的,别提得多难看。”白迟迟这话可是脱口而出,一说完立即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登时羞的满脸通红。

    “老婆别担心,那咱们就生儿子,长的像你,白净。”司徒清伸手来搂白迟迟的肩膀,满脸满眼的笑意。

    白迟迟趁机一把揪住他胳膊,想要拧他一下,谁知道他的肉太紧,她根本就拧不动。

    混蛋啊,她怎么就被他给绕进去了呢,什么生孩子。

    她都没同意跟他结婚,哪里来的孩子?

    白母一听两个人都在讨论下一代了,看来司徒清是真的要打算给她的女儿负责任,顿时高兴的合不拢嘴。

    白父虽然是沉着脸,心里其实也为女儿找到个踏实的男人感到欣慰,不过他没有妻子那么乐观,还是会担心女儿将来得不到司徒清的重视。

    毕竟他们的家庭跟司徒家是属于门不当户不对,他喜欢白迟迟,不代表全家都喜欢。万一她不讨公婆的喜爱,性子又执拗倔强,不懂转弯,前景也不是太乐观啊。

    “叔叔阿姨,我的结婚申请报告递交到上级政治部,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能批下来,我们大概在九月份就能完婚。为避免婚礼过于仓促,现在就请二老把你们的要求告诉我。比如说,需要多少彩礼,需要买多大的房子,是要市中心的还是郊区的别墅。另外,需要什么车。总之不管是任何要求,只要二老能想到的,我司徒清一定会竭尽全力地满足二老。”

    这是什么情况啊?白迟迟简直都要被他的话弄晕了,他这是在唱独角戏,她没同意啊没同意,他是怎么做到说这些脸不红气不喘的。

    “只要你对我们女儿好,彩礼什么的,我们无所谓。我听迟儿说了,你家里条件很不错,不过我把女儿嫁给你,是完全没有考虑过外在条件的。说什么房子,别墅,再大的屋子也就是睡个觉,房子大了,我们还睡不安生。车就更不用说了,我们两个瞎眼的也开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