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18.老公太凶猛816
    “叔叔,我会给二老请司机,这样去哪里有人给你们提东西,也方便,我也放心。”这些事,司徒清都已经提前想好了。

    不仅如此,他还要请人给二老培训盲文,以后就可以独立阅读书报。如果他们闲不住,他也会请朋友给岳父介绍调音师的工作,他听过他们拉二胡,岳父岳母的乐感是非常好的。

    不过这些,他暂时还是放在心里,怕说多了,他们会觉得他夸夸其谈不值得信任。

    咦?司徒清这主意倒真是好,给爸妈买一辆车,配个司机,这样他们想到哪里就到哪里。

    不对啊,这件事应该是由她来做,也轮不到司徒清啊。

    多亏他的启发,以后这就是她的另一个奋斗目标了。

    “什么都不用。”白父倔强地坚持道。

    他心里有数,绝对不能在钱财上让人家看不起,觉得他们是在卖女求荣。

    他们要的也就是一餐饱饭,晚上有个睡觉的地方就够了。

    “那什么,老头子,这样把闺女嫁出去,人家会说咱闺女不值钱的。”

    白父沉吟了一下,觉得白母说的也是有点道理。

    “那你说,应该要多少。”他反问白母。

    白迟迟狂汗啊,她是要被当成大白菜给卖了吗?还在这里商量定价的问题。

    “打住打住!爸,妈,昨晚我不是跟你们说好了,暂时不想交男朋友,更不想结婚。我要单身,我要自由,我还有我自己的理想,我必须得奋斗啊。你们不是都同意了吗?好了,今天的玩笑就到这里吧,别再说了。司徒清,你走吧,我不同意结婚,这个年代又不能包办,就算我爸妈愿意也没用,要么你娶他们。”

    女儿还在反对,怎么这么傻,白母心内暗想:你奋斗个什么呀?就凭你家里一没钱,二没关系,毕业后想进个好一点儿的医院根本就不可能。进个不好的医院得熬多少年才能出头,到时候都人老珠黄了,又不是黄花大闺女,谁要你呀。

    司徒清根本就没把她的反对放在眼里,只要她父母同意,她又喜欢他,他坚决把婚礼办下来就可以了。

    “叔叔,彩礼的事,要不您二老再商量一下,我明天来听回话。还有其他要准备什么,明天也一起告诉我,我明天会让我的父亲过来提亲,我们吃一顿会亲饭。”

    司徒清完全无视白迟迟的态度,终于把她给惹毛了。

    她叉着腰,怒气冲冲地看着他。

    “司徒清,你耳朵被堵到了?我说的很清楚了,我不……”

    “叔叔阿姨,我看迟迟还害羞的厉害,我想跟她到里间谈一谈,可以吗?”

    “可以可以,你们进去谈吧,我和她爸爸去买点儿菜,你中午就在这里吃饭。”白母热情地张罗着,白父也没提反对意见。

    “叔叔阿姨,你们眼睛不方便,就在这里等我们一会儿,我尽快跟她谈完,然后我跟她一起去买菜。”

    “那你可一定要在这里吃饭啊。”

    “一定,你们不留我,我也要在这里蹭饭了。”

    “吃什么饭啊?要吃你们陪他吃,我还……司徒清,你这混蛋,你放开我的手,你弄痛我啦。”

    白迟迟的话只被父母当做是两个人打情骂俏,她也许是没想那么快结婚,不过她已经是人家的人了,做父母的是必须帮着司徒清把她给娶到手的。

    她本来就喜欢他,相信结了婚以后她会感激他们现在的决定。

    司徒清把白迟迟扯进里间,她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拒绝他,让他赶紧离开的话。

    看着她粉嘟嘟的小嘴一张一合的,他完全没有心思理会她在说什么。

    上前一步,立即把她顶在门上,吻就狂风暴雨一般地压向她。

    “唔……”白迟迟叫了一声,又赶忙收住了声音。

    要是让她父母知道他们在里面干什么,还不更要急着把她给嫁出去吗?

    不能叫啊,咬他,对,咬他。

    怎么咬,怎么都咬不着,却只换来两个舌头的缠缠绕绕。

    司徒清有力地允吸着她,她的唇瓣,她香喷喷嫩滑滑的小舌头,满口的甜蜜津

    液让他流连忘返,

    只一个晚上而已,他都想死她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做了男人,两次的结合实在太少,他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想要占

    有她,跟她昏天黑地做,不停的做。

    这混蛋小丫头,看她还敢不敢说不嫁给他。

    他谈什么?他才没打算跟她谈什么,要谈也是用身体来谈。

    他要让她明白,她的身子是喜欢他欺负的,他要弄的她没有力气,只能答应。

    混蛋司徒清,他怎么那么下 流?她爸妈还在客厅呢,他的手就从她裙子领口探进她胸衣里面去了。

    白迟迟气的,抬起一只脚就踩他的脚,被他利落地躲开。

    脑海里忽然想起大一体育课上学过的女子防身术,她想也没想,腿往上一抬,就往他裤裆撞去。

    让这混蛋欺负她,她要让他再也欺负不了她。

    想是这么恶狠狠的想着,他是她的恩人啊,她怎么也下不了太大的狠心,腿抬到他膝盖处就已经卸掉了八分力。

    司徒清雙腿轻轻一并,把她腿紧紧地夹在了大腿之间。

    “你这死丫头,你想害死我啊?踢坏了,你要后悔死,守一辈子活寡。”司徒清松开了她的小嘴,喘着粗气在她耳边轻语。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少胡说八道!”白迟迟气的直咬牙,叫了一声,叫完后又怕父母担心,只能又把声音降下来。

    “你放开我的腿,放开我,别这样。我爸妈在门外呢,别让他们听到了。”

    “怕吗?怕就别发出声音。”他邪邪地一笑,手上的动作继续。 “嗯……”她不由自主地轻哼了一声,连忙咬住唇。

    “你混蛋,你敢乱来,我……”

    “我就乱来,你怎么样?”司徒清不以为然地睨着她,另一只手往她裙摆下方探去。

    白迟迟都要被他欺负的抓狂了,反抗又反抗不过,说又说不过他,就连大声喊叫都不行。

    “同意嫁给我吗?”他在她耳边轻问,滚烫的气息撩拨着她耳边脆弱的神经,她激灵灵一颤,身体的语言说明了一切。

    “不同意!”她咬牙倔强地说道。

    “这样呢?”

    “你下 流!无耻!你这样我也不会……”她把声音压到最低,话说到一半,他,他,他,这个混蛋在干什么。

    ……

    费世凡的公寓里,他端着一杯咖啡,靠在太师椅上静静品着,何劲站在他面前向他报告今天他调查的结果。

    昨晚,费世凡像个初恋的少年一般兴冲冲地赶到六月雪的时候,何劲告诉他,白迟迟走了。

    更让他觉得意外的是,他说白迟迟说对方是她的爱人。

    “结婚了?”费世凡皱着眉喃喃自语,虽然跟白迟迟只有过两面之缘,他总觉得她不像是已婚的女人。

    她样子清纯不说,看起来真的很幼稚,若是为人妇了,总会成熟些,不然怎么在公婆面前立足呢?

    “你说那个人看起来很有气势?”他再问何劲。

    “是,我觉得比费爷还……看起来的确不是一般人。”

    “查查看,是什么人。要是有点头脸的,你也应该认识,而且一般人也不敢到六月雪来闹事。”费世凡淡淡地说。

    他希望白迟迟没有婚配,这么多年以来,他还没有见过哪个女人让他如此的过目不忘。

    等来感觉不容易,尤其是像他这样追求完美第一印象的人,他是明白错过这个,再寻觅这样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

    何况费老爷子的身体也大不如前了,他最大的牵挂就是他能找个好女人赶快把婚结了,孩子生了。

    “凡哥,查到了,带走她的男人,是司徒清。”他很谨慎地说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常。

    “司徒家的?呵呵,有点儿意思。”

    “有什么意思啊,她好像是他爱人呢。”何劲说道,从内心来说,他是不愿意惹司徒家的人。

    整个洛城,费爷的光环能罩住一切,独独是司徒家,那可不是地方正府和地方恶势力能够动得了的。

    就算拼尽全力打个平手,为了个女人,也不值当。

    “阿劲,你不太用好像这个词的。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以为司徒家的人,我就不敢动吗?再说,她还不是司徒家的人。”他笃定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她还的确不是,他何劲也不是吃素的,岂会连这个也查不到?

    虽然不是,人家司徒清那吃醋的架势,对这个女人也是势在必得的。

    “你是真把我当成傻子了?司徒清的女人会跑到酒吧卖酒?”费世凡淡淡地扬了扬嘴角。

    “凡哥,阿劲不敢。费爷救过阿劲的命,他交代我,以后为了你命都要舍得出去。我不全说,只是觉得那女人的姿色也一般,而且还不太伶俐,是不是有必要为了她……”

    费世凡摆了摆手。

    “不用说了,我在做什么,心里有数。你只要告诉我,她家在哪里,她通常在哪些地方活动就行了。”

    “是!”何劲只好把他查到的情况事无巨细地告诉费世凡。

    如果凡哥非要那个女人,他拼尽全力,总要达到他满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