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19.老公太凶猛817
    “怎么样?同意嫁给我吗?”

    呸,还有这么求婚的,这能算数吗?

    白迟迟咬着唇,使劲儿摇头。

    “不同意,不同意,就是不同意,你再怎么说怎么做,我都……嗯……”她到底还是轻叫了一声。

    这一声很轻微,门外的白父白母根本听不到。

    白迟迟却以为父母能够听得到,他们的听力本身就异于常人。想到他们会把这种不知羞耻的声音都给听了去,她都要紧张死了,更羞死了,她可怎么面对父母。

    司徒清,她真恨不得狠狠咬他一口。

    “再不说同意,我就要真枪实弹地上了。”白迟迟兴奋羞愧中,瞪圆了杏眼。

    “你敢!”她就不相信,门都没栓,她父母随时可能进来的情况下,这混蛋敢对她做什么。

    “你看我敢不敢。”他说着,手指勾着她的内酷往下一扯,她顿觉下半身一阵清凉。

    ……

    她的妈呀,吓死她了。

    “司徒清,你别胡闹,别胡闹!”眼看着他把手搭上了西裤上的皮带,白迟迟想死的心都有了。

    慌乱的她有些不知所措,门外,父母的低语声轻轻传来。

    他们那么轻微的说话她都听得到,要是这混蛋真……

    不行啊,无论如何,她都不可以让他得逞的。

    “答应吗?”他依然斜睨着她,脸上的表情是笃定的。

    “我不……嗯哼……”

    “答应吗?”他抬起头,望着她的眉眼,再问。

    再不答应,他真的要把她给上了。

    “你!你无耻!我不会……我就不答应。”她压低声音说道,就算他要耍流氓,她也不能答应。

    这可是原则问题,答应了一辈子都完了。

    “那就别怪我了。”

    “啊———”

    白迟迟太意外他真的这么胆大,他这一下,弄的她尖叫了一声。

    “迟儿,你怎么了?”白母坐在门口不远处,连忙起身,往门口奔。

    司徒清没动,仔细听门外的动静。

    “快点答应。”他急促地命令道。

    她要是还敢不答应,他就要狂风骤雨一般猛烈地揉躏她了。

    “妈,没怎么,我听到了老鼠的声音,没事。”

    “还没谈好吗?”母亲在门外问。

    “阿姨,还没呢,还在沟通,她还在跟我说理想的事。”司徒清镇静地说完,低头吻住她的小嘴,这下她尖叫不出来了。

    这个小东西,还真的是倔强,竟然有本事不答应。

    不答应,他也不会放弃,就看他俩谁有耐力,谁能斗得过谁。

    待会儿岳父岳母大人等不及了,她保证得先答应,他的体力就算是持续到天黑也没问题,就怕她……

    斜睨着被他弄的衣衫凌乱的她,他的嘴角始终噙着一丝邪 笑,慢慢的还加大了力度。

    这混蛋,他怎么不陽痿早 泄呢,那样他就没法折磨她了。

    “我要是陽痿了,你就要哭了。”他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我也没说出来啊。

    “你不说,是想要我一直跟你这么干下去?我无所谓,不过我怕我丈人丈母娘等的着急。”他小声地再次威胁她,白迟迟死死地咬着唇,不敢说话,也不敢看他。

    “迟儿,爸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要问你,你给我打开门。”是白父的声音。

    啊,天呐,她该怎么办。

    “你快让开啊,快点!”白迟迟急的,使劲儿推他,他脸上还是很执着的样子,且看起来非常的不着急。

    “答应吗?”还是那三个字。

    父亲已经到了门边,这一推门,白迟迟要是真被撞上了,那还不得羞死啊。

    “答应!”她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两个字,身子忽然一轻,他瞬间撤了身。

    “这才乖。”他志得意满地轻笑了一下,手上动作极其利落地整理好自己的衣裤。

    “叔叔我来开门。”

    门打开了,司徒清扶着白父进门,让他在床上坐下来。

    “叔叔,我刚才已经和迟迟谈过了。她就是害羞,其实心里是喜欢我的,她已经被我成功说服,答应要嫁给我了。”

    白迟迟慌乱地整理好衣服,根本就没有勇气看父亲的脸,总觉得他会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那就好,迟儿这孩子,是很固执的,能这么快答应你,我都有点儿意外。”白父轻声说,脸还冲着司徒清的方向“看了看”对他的说服力很是认可。

    “叔叔,我接触的人不算少,谈判技巧还是有的。再说我也是为她好,她明白,她也很接受我的沟通方式,我们的交流还算是非常愉悦的。”

    混蛋啊混蛋!你那也叫沟通吗?竟然还好意思厚着脸皮说他们交流很愉悦。只有你这种色晴狂会觉得愉悦,我呸呸呸呸。白迟迟死死瞪着他,真恨不得能上前一口把他给咬死。

    “是啊,夫妻相处还是要有技巧,你们这才刚刚开始,以后也会有闹矛盾的时候。只要记着每个人都忍让几分,就不会有大问题了。”

    白父感慨道,司徒清的表情严肃下来,毕恭毕敬地说道:“叔叔的话我记住了,迟迟这么好的性格,肯定是因为家庭关系和睦,对她的影响和教育都好。我是很佩服叔叔的,以后也要向岳父岳母好好学习。”

    他态度诚恳而谦逊,白迟迟却恨的牙痒痒。

    这会儿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她就是讨厌,讨厌,讨厌死他了。

    心里想着讨厌,瞥了一眼他黝黑的俊脸,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心竟然扑腾乱跳了两下。

    脑海中竟想起了刚才的亲热,甚至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虽说是恐慌,其实刚刚的经历还是很让人有些兴奋的。

    妈呀,这是什么想法,要吓死她了,都是被他给祸害的!

    “爸,你不是说有很重要的事要问我吗?”她怕自己的想法被那混蛋看破,赶忙开口说话。

    “是啊,爸就是想问一下司徒清,你是属什么的?属相相配的人,结婚以后才能不吵架,日子越过越红火,这个你们小辈的人都不信了。其实属相是很准的,我们迟儿是属虎的。”

    司徒清微微一笑,他比较爱读书,什么书都看,属相理论也略懂一二,他是属马的,跟白迟迟的属相属于三合。

    再没有哪个属相,比他的属相跟她更相配了。

    “我属……”司徒清刚要说他属虎,白迟迟就接了话。

    她从小听爸爸唠叨,早把什么乌龟配蛤蟆之类的背个滚瓜烂熟。混蛋司徒清跟她的确是属相相配,但她不能让爸爸知道,否则更要把她往外面推了。

    “爸,他是属狗……”不对啊,属狗跟属虎的也相配,天呐,她这说话不经过大脑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下啊?

    “很配啊。”白父咂摸着嘴说道。

    “我话还没说完呢,他是属狗熊的。”

    “这孩子,哪儿有这种属相,快点儿跟爸说,是属什么的。”

    “叔叔,我属马。”

    “哎呀,属马好,真是好。你们两个结婚,感情能好,性格也相配。”白父连连点头,面现笑意,白迟迟却沮丧地咬住了下嘴唇。

    “叔叔,我带迟迟买菜去吧?你们二老喜欢吃什么?”

    “随便吧。”

    “爸,你不知道司徒清可忙了。我们还是别留他吃饭了,省的耽误他的正事。”说着,白迟迟就把他往外推,司徒清趁势把她细腰一搂。

    “陪岳父岳母大人吃饭那才是真正的正事,走了,亲爱的。”亲爱的三个字,他咬的很重,威胁的眼光往她高耸的胸部流连。

    下 流吧!你就下 流吧!

    白迟迟恶狠狠地咬牙,等她逮着机会的,她必须跑,必须让他找不着。

    这么亲密的称呼让白父的脸抽搐了一下,显然他不大能接受年轻人过于亲热了。

    “阿姨,我跟迟迟去买菜。”司徒清向岳母大人说了一声,她呵呵笑着说好,他依然搂着她的腰出门。

    他不是多想要跟她这么腻歪的,主要这小丫头片子不老实,他得抓着点儿。

    出了她家门,司徒清放开了她,前脚下了楼梯。

    有人看见的地方,他还是很注意形象的,不想让人说他们不检点。

    他一个大男人倒没什么,别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他的未婚妻。

    “我说,司徒清,你刚才使用威胁的手段逼我就范,不算数。我没答应你就是没答应你,你赶紧回去。我待会儿就跟我父母说我们已经谈清楚了,不能跟你结婚。”跟在他的身后,白迟迟很严肃地说道。

    这种事真不是开玩笑的,她是失贞了不假,她自己也有错,不能因为这就绑住自己一辈子。

    至于以后她不是處女能不能找到如意郎君,那都是以后的事。

    如果司徒清能等待,能够让她有自己的事业,未来她也不排除会嫁给他。

    现在却没有这种心情,也没有这种可能。

    “我刚刚用了什么手段啊?”司徒清停了步,一本正经地看着她,仿佛他根本没对她怎么样过。

    “你还好意思说,你那样……”白迟迟气的嚷嚷了一声,忽然有个邻居从她身边走过去,好奇地打量她和司徒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