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21.老公太凶猛819
    不如麻痹他,等到适当的时机再出逃,这样可以准备好盘缠路费什么的,能多躲一段时间。

    司徒清也不管她在打什么鬼主意,反正她是孙猴子,他是如来佛,休想蹦出他的手掌心去。

    偶尔跟她这样斗斗智斗斗勇,也算是夫妻情趣吧,何乐不为呢?

    回到家,司徒清在小小的厨房里帮白迟迟的忙。

    “你出去!站这里块头太大,碍事。”白迟迟推他,总之就是看他不顺眼。

    更何况,他在她身边站着似有若无的气息总是弄的她心神巨乱,连菜都不会切了。

    “好,那我先出去,你慢慢做。”

    “叔叔阿姨,我再出去一下,想起有一样东西没买。”

    “去吧去吧!”

    “喂,司徒清,你要去买什么呀?需要很久回来吗?外面热,你可要小心别中暑啊。”白迟迟从厨房跑出来,追上了司徒清,假意地关心他,其实还是不死心地想开溜呢。

    “多久这个我不能确定,不过万一你想跑,我就会出现的。”他轻描淡写地说完,促狭地看了她一眼,蹬蹬蹬几步下了楼梯。

    这混蛋,她就不信,她会永远斗不过他。

    白迟迟一边做菜一边哼歌,悠扬的歌声很吸引父母的注意。

    “迟儿,要结婚了,高兴吧?”白母走到厨房门口问她。

    “不高兴。”

    “不高兴怎么哼歌呢?”

    “啊?这个……妈,今天牛肉要红烧还是小炒?”

    “这孩子,别傻乎乎的了,你到哪儿也找不着比他对你更好的。再说你清白都给了他,他没像有些男人说跑就跑,你就是天大的幸运了。”

    想到当时自己过的以泪洗面的日子,白母是有感而发,鼻子酸酸的难受。

    “妈,我知道了,我认真考虑还不行吗?我还需要一些时间,你们别急,我还小,还在读书。”

    “好了好了,你就别逼着她逼的太紧了,咱迟儿想的明白。”白父大声在里间叫道,白母叹息了一声,回去了。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司徒清才回来,手中提着一套全新的刀具和砧板,另外还有一卷保鲜膜,一卷保鲜袋。

    “你这是干什么?”

    “刀不快了,砧板也缺了边,换一套。”司徒清淡淡地说。

    白迟迟傻傻地看他,这人,你说奇怪不奇怪,她一直在拒绝,他还一直关心她。

    干什么呀,想让她感动啊。

    她是感动没错,总不能为了个砧板菜刀剪刀什么的就把理想丢在一边吧。

    又在做思想斗争了,这女人真是脑筋不清楚,懒得理她。

    司徒清进里间跟岳父岳母大人聊天,等待着丰盛的午餐。

    确实是很丰盛,白迟迟的厨艺不错,席间司徒清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爸爸,我是清,想请您和莲姨明天到白家提亲,今天我已经和岳父岳母大人谈好,他们都同意了。”

    白迟迟愤愤地看着他,他们都同意了没错啊,她还没同意呢,他就这么无视她啊?

    “我还……”司徒清警告性地扫了她一眼,目光的焦点在她胸脯处,她立即老实地闭了嘴。

    这边吃午饭的时候,司徒家也正在吃午饭,司徒百川一接到这个电话,立即爽朗地笑了。

    “好小子,还算你爹我的儿子,没当逃兵。好,我明天就跟你莲姨过去,保证达到你满意。”

    “谢谢爸爸!”

    蒋婷婷正在夹菜的筷子在菜上停了停,抖了好几下才艰难地夹起来。

    身边的李秀贤留意到了她的表情变化,婷婷啊婷婷,上次你要破坏他们两个,我已经暗中安排清的合作伙伴请他去酒吧喝酒,把白迟迟救走了。

    为什么你那次没得逞,还是没有吸取经验教训呢?

    都是我的人了,夜夜跟我那样,都没办法让你爱上我吗?

    蒋美莲热络地笑着,跟司徒百川说:“哎呀,咱们清就是厉害,这说提亲就提亲,不愧是你儿子,做事雷厉风行啊!”

    “那当然了,虎父无犬子。”老司徒被她这马屁拍的是相当受用的。

    “你说明天就要去提亲了,我们亲家情况又特殊。咱们也不知道人家的底,贸然前去的话是有些准备不充分的。百川,我的意思是,我们不如今晚叫清和迟迟一起回家来吃晚饭,好商量商量,你说怎么样?”

    “不错,到底是美莲想的周到,就这么办吧,我待会儿让张妈给他打电话,通知他们回来。”

    司徒百川最欣赏蒋美莲的就是懂得变通,懂事,虽然她原想着把婷婷配给清,没成,她还是能大度地为清设想,算是难得了。

    蒋婷婷情绪很低落,又怕被看出来,努力嚼着菜。

    文若一直默默的,心里也是百感交集,又为清开心,又为自己沮丧。

    吃过饭,蒋婷婷推说身体不舒服让李秀贤回去。

    他也明白她为什么不舒服,也不多说,转身走了。

    蒋美莲待司徒百川午睡了,才去了女儿房间,蒋婷婷都急的跳脚了。

    “妈妈,怎么办啊?白迟迟要真嫁过来,那是军婚,没那么容易拆散。您快帮我想想办法啊,一定要阻止啊。”她抓住母亲的手,眼神里都是惊慌和焦虑。

    “妈妈不是给你想办法了吗?你不是跟妈说过,白迟迟去过酒吧卖酒吗?一个卖酒妹,怎么能进司徒家这么干净的大门?”

    “是啊是啊,我怎么没想到?不行啊,妈,我要是说出白迟迟去酒吧卖酒,清哥哥会起疑的。到时候他就会知道是我设计害白迟迟的,这风险也太高了。”

    “说你聪明吧,你看你关键时刻就这么傻。谁让你自己说了?”

    “那谁说啊?妈妈你快告诉我吧,我要急死了,快点儿啊!”

    “好了好了好了,妈告诉你,你现在就去找你谢伯伯。别忘了,他的话老司徒可是百分百认可的。具体怎么说,妈知道你懂分寸的,快去吧。”

    蒋婷婷一刻都没敢停留,立即开着她那辆火红的跑车去了谢伯伯家里。

    谢伯伯因为他自己没有女儿,只有三个儿子,所以很喜欢女孩儿,尤其喜欢聪明伶俐的蒋婷婷。

    她到的时候,他正一个人坐在桌前喝功夫茶,样子逍遥自在。

    “这丫头是怎么了?什么事急成这样跑的一头的汗?坐下喝杯茶,有话慢慢说。”蒋婷婷坐下来,调整了半天情绪,喝了几杯茶以后才开始说话。

    “谢伯伯,我清哥哥今晚要带女朋友回家,明天还要我爸爸跟我妈妈去女方家里提亲呢。”

    “这不是很好吗?你有了秀贤,你清哥哥迟早也是要婚配的,他年纪也不小了。”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可惜他那个女朋友是个在酒吧卖酒的,正好我一个朋友在那边喝酒撞见了她跟男人……哎呀,我都不好意思说。谢伯伯,您知道那种地方的女人品行都不可靠的。我清哥哥还被她蒙在鼓里,因为我以前喜欢过清哥哥,这件事就不好我说。我说了,我爸爸和清哥哥会认为我冤枉了她。唉,我现在都把清哥哥当成我的亲哥,我怎么能看他娶个风尘女子不管呢?”

    “真是卖酒的?”老谢还是有几分不信,司徒清是个沉稳的孩子,不管是在部队还是在公司,都是管理层面的人,不可能没有识人的本事。

    “是啊,真的是,我骗谢伯伯干什么。我跟贤都说好了,一毕业就要结婚,我也犯不着故意破坏他的婚事啊。”

    “我总觉得清看人不会差。”老谢沉吟半天,摇了摇头,觉得蒋婷婷可能把事情夸大了。

    “唉!算了,要是谢伯伯不相信我就当我没说吧。其实这事本来也简单,我是想请谢伯伯问问她,看她会不会认。就算她不认,她表情也骗不了人。清哥哥现在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三十岁了也没接触什么女人,何况白迟迟是个大学生看起来那么清纯,他被骗也属于正常的。”

    老谢想了想,他和司徒那可是过命的交情。万一蒋婷婷说的是真的,这种媳妇娶进门,可是家门不幸。

    别管是真是假,他还是应该走这一趟。

    “走吧丫头,我去看看那个女孩子再说。”

    “多谢谢伯伯了,不过您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这些,也不能说是我找的您。我上次跟清哥哥说了想嫁给他,他到现在都不大理我。他现在完全被那女人给迷住了,准会怪我多事的。”

    蒋婷婷娇俏俏的样子楚楚动人,老英雄谢通怎么忍心不答应她的请求。

    “知道了,谢伯伯不会说的。你先回去吧,我晚些到你们家去蹭饭。”

    ……

    司徒清吃过中午饭就接到了张妈的电话,让他和白迟迟回家吃晚饭。

    “叔叔阿姨,我晚上带迟迟到我家里去吃饭,如果晚了就不回来住了。”

    白天这死丫头把他的火全勾起来了,他要是不在晚上把火灭了,非要憋出毛病来。

    “是啊太晚就在你家住吧。”白母痛快地说。

    “不行,晚也得回来。”白父倔强地表态,虽说女婿他是认可了。他们也生米煮成了熟饭,那也不能让他小子屡屡得逞。

    该让他憋着的时候就得让他憋着,这样他才能珍惜他闺女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