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23.老公太凶猛821
    “阿凡?怎么这么巧?”

    “是啊,真巧。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啊,我在逃婚,是不是听着很怪啊,不过我没开玩笑,真的在逃婚。”

    这丫头,太单纯了些,不过能够信任别人的人往往是有福气的,因为没有心机就不会太累。

    “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住在这儿,还是来办事的?”白迟迟问他。

    “我没什么事,正要去前面那家小店吃点东西。”

    白迟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有一家酸辣粉店,这才想起还欠人家一顿酸辣粉呢。

    “我请你吃吧,感谢那天你帮了我,要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多久才能卖出第一瓶酒。”

    “既然是这样,我就不客气了,走吧,我帮你拿东西。”费世凡轻笑着,伸手来接她的东西。动作很自然,也很有绅士风度,并且他的语气语调是非常温和的。

    白迟迟想,也许任何人,别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没办法拒绝这样一个人的好意吧。

    在酸辣粉店坐下来,白迟迟因为吃完饭没多久,不饿,就点了一份凉粉。

    “给我也来一份凉粉吧。”

    “不行!我要请你吃酸辣粉,这里的酸辣粉可好吃了,你必须得吃一份!”阿劲说过了的,他最喜欢吃酸辣粉,还说这是个秘密。

    “今天就算了,我还是……”

    “哎呀既然都同意让我请你了,就别客气了嘛。麻烦你帮我上一份酸辣粉,辣椒多放些。”

    辣椒------

    “阿凡,你表情怎么那么奇怪?是因为充满期待吗?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吃的。”

    费世凡极其勉强地笑了笑:“是啊,我期待死了,真希望一分钟都不用等就能吃到。”

    “别着急,很快的。”

    没多久,酸辣粉就被服务员端了上来,还真是很快的,费世凡多希望没这么快啊。

    第一次跟白迟迟共餐,他又向来有绅士风度,对于她的好意,他是不会拒绝的。

    酸辣粉上浮着一层鲜红的辣椒油,还没等吃,他就感觉到胃里火辣辣的。

    “吃啊,真的好吃,我要不是因为中午吃太多,我都想吃一大碗了。你怎么还不动筷子,光看着干什么呀?”

    这人可真够慢条斯理的,可要把她给急坏了。

    “我先欣赏一下,现在开始吃了。”费世凡拿起筷子,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像是要干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狠了狠心,往口中送了几根。

    看他多欣赏啊,陶醉的都闭上眼了,白迟迟乐呵呵地看着他。

    “你要大口大口的吃,别在我面前不好意思。你看司徒清他吃东西总是很大一口,所以他身体多好啊。”

    “司徒清是谁?”费世凡明知故问,顺势停了吃粉的动作。

    咳,她怎么又提起他呢?逃跑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在别人面前提他,是应该忘记他的。

    不管是他的好处,还是他的霸道强蛮,她都应该忘了。

    “没谁没谁,嘿嘿,快吃吧。”

    “是你逃婚的对象吧?他不好?”费世凡慢悠悠地问道,白迟迟发现听他说话就像听男主播说话似的,非常的好听。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却语调温柔,让人觉得他是值得信赖的,可靠的。

    白迟迟自然而然地愿意把心里话对他倒出来。

    “不好。总是不听我说话,我都已经跟他说的很清楚了。我还在读书,根本不想结婚,他非要强行跟我结婚,连我爸妈都说服了。还说让我今晚去他家吃晚饭,我逃出来了。”她叹息了一声,眉头揪的紧紧的。

    费世凡觉得她应该是个很开朗的女孩,即使是到酒吧做她不愿意做的卖酒的事,也没看她惆怅成这样。

    看来是真的不想结婚,司徒清也太霸道了。你再有权有势的,也不该为难一个女孩子。

    人家不愿意,你勉强的有意思吗?

    如果是他,他会尊重她的意愿,绝对不强求半分。

    “你想逃到哪里去?”

    “我也不知道,我好朋友没在家。我就想,先到大街上转悠着吧,等天黑以后再回去,他不会半夜还守在我家门口的。”

    “大街上转悠多累啊?我有朋友在这附近开了一家茶餐厅,一会儿我们到那儿去坐坐,聊聊天,你看怎么样?”

    他的提议很好,白迟迟却不好意思耽误他的时间。

    “你晚上还要上班,我随便转转,不用管我。你吃粉啊!”

    费世凡不好再说什么,也不着急跟她怎么样,索性沉默下来低头吃粉。

    很辣,一直忍着才没咳嗽出来,白迟迟到底还是看出来了。

    “你眼泪都出来了,不是很喜欢吃这个吗?怎么看起来好像吃不了辣的呢?”

    不是很喜欢吃吗?她怎么知道的?

    好个何劲,小子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我是很喜欢的,有段时间没吃了,还真有点不习惯,慢慢就好了。”他温和地解释道。

    司徒清的温和是难得一见的,得看他心情。

    阿凡的常态却是温和的,很无害的样子。只是他沉默下来的时候,好像有几分忧郁和疏离,让他看起来很神秘。

    白迟迟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看到谁都会在心里跟司徒清比较一番,这有什么好比较的啊。

    “你今晚要去他家吃饭吗?”费世凡问她。

    “不去,当然不能去。”

    “嗯,做人还是按照自己的心意来,强迫自己的后果一定是以后都不开心。”他淡淡地说道。

    “是啊是啊,我就是这么想的。我们简直是知己,呵呵,真难得有人了解我的想法。连我爸爸妈妈都觉得我不嫁给他不对,其实我真的真的不想这么早结婚。”

    “我看出来了。”他淡笑,经过的女服务生为他这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呆了呆,白迟迟却并没有被他电到。

    他是长的不错,不过她看他的脸就像是欣赏一幅画,不会像看司徒清那厮那张黑不溜秋的脸一样不平静。

    完蛋了,又想起他来了。

    “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随时跟我联系,我虽然没什么钱,不过我朋友多,我把手机号告诉你。++++++”费世凡从口袋里掏出自己刚让何劲从旧货市场花一百块买来的老掉牙的手机。

    白迟迟忙把自己手机拿出来,记他的号码。

    记完后回拨给他,他手机的铃声破锣似的。

    “不好意思,我手机有点儿旧。”费世凡特意强调了一句,白迟迟这才看他的手机。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原来的比你这个还旧呢。这个是当时搞活动,存话费送的。存五百送五百话费,我们家门前的移动经常搞这个活动,我帮你留意着。”

    他果然没看错,她不会看不起没钱的人,这是现在浮华的社会最难得的品质了。

    “行啊,你帮我留意着吧,我也想换个手机了。这个,实在是站在风雨中,左手换右手,右手还是接不通。”

    白迟迟想起自己以前用小灵通的经历,不自觉地笑了。

    “是啊,我以前也这样,有一次,我去家教……”白迟迟讲起了她从前的囧事,小脸上渐渐地散发着光彩,费世凡认真地听着。

    单纯的女孩儿就该这样无忧无虑,那小子不该让她皱着眉头。

    她才多少岁,上大学的女孩子结婚的确是早了,最美好的时光被他强行锁进婚姻里,对她是不公平的。

    别担心,我会帮你的,你只要能保持这么开心就好。

    ……

    此时,司徒清开完了会,接到报告说秦雪松没在家里了,打听他赌钱借高利贷的事,那家賭場也没有人知道。

    “查查看他去了哪里。”

    “是。”

    司徒清看了看表,差不多该去接白迟迟了。

    “这里的空调温度有点儿低。”白迟迟和费世凡正说着话,坐不远处的一个女人缩了缩肩膀,说了这么一句。

    空调两个字立即触动了白迟迟的思维,司徒清一腔热血的给她家置办了所有电器。

    待会儿他要是去她家看到她没在,不得气死啊?

    好歹他以前也是她的恩人,就算他现在做的很过分,老是耍流氓,她是不是也不应该让他太生气。

    还有,他都答应了父母要带她去他家吃饭,她不去,他一定没面子。

    “不行,我还是得回家。如果你吃饱了,我就买单了。没吃饱的话,我坐在这里陪你,你再吃些别的。”

    “饱了。”他真是饱的不能再饱了,说不定都要消化不良了。

    白迟迟微笑了一下,叫来服务员买了单。

    费世凡也不争,见她结了帐,他才微笑着开口。

    “下次我请你。”

    “好啊。我走了,我家就在不远处,你郁闷的时候可以来找我聊天。”

    “我会的,再见!”

    司徒清到白家的时候,敲了好久的门没人应。

    白迟迟父母坐在家里闲的慌,她走后不久,两老还是去了地下道,他们知道他碰不到白迟迟会去那里找他们的,所以也不担心司徒清扑空。

    司徒清打白迟迟的手机,她没接。

    死丫头,不会真跑了吧?

    她要是敢跑,他绝对不会轻饶她。

    再打,她还是没接电话,刚要转身去找她父母,听到楼上哎呦一声,他几步跨上去,见一个大爷摔了跤。

    “别着急,我送您去医院。”把大爷抱起来,司徒清健步如飞地一路狂奔,送到附近的医院,大爷的儿子也到了。

    司徒清放心的把老人交给他家人,回想起好像在出巷口时看到了白迟迟的花裙子闪了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