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27.老公太凶猛825
    在有人提起他前妻的时候,她也不敢贸然开口,否则说不定他会更看不上她,赶她走都有可能。

    “外公外公,我们喜欢白姐姐,她是最善良最单纯的好人。你不要赶她走好不好?”小樱小桃急坏了,大人们争的那么激烈,她们不敢插嘴。

    外公坐下来,不说话,她们才敢开口。

    司徒百川依然紧抿着嘴,不说一句话,蒋美莲看他还是在做着思想斗争。

    这可是最后的机会,就算他会生她的气,怪她多事,为了女儿,她也豁出去了。

    “单纯的人还会去酒吧卖酒吗?这样的人进了我们司徒家的门,让人说出去好说不好听,老谢,你说是不是啊?”她说着,求助地望着谢通。

    现在她的话显然是没什么分量了,要是谢通说一句,还能再扳回一局。

    谢通这人冲动,也易受感动,一听说白迟迟是为了父亲才去酒吧卖酒,对她的印象又不同了。

    此时,她身上的裙子不是艳俗的表示,他更关注的反而是裙子的廉价,说明她朴素。

    司徒百川的眉头皱了皱,审视的眼神再次看向白迟迟,眼看着就要开口。

    这一锤就要定音了,一直安安静静坐着的文若看得出清也着急了,所以抢在他开口前,轻轻开口:“爸爸,您不是一直都相信清的吗?我也相信清的眼光,这是一辈子的大事,他不是冲动的人,没有足够的了解不会轻易说出结婚两个字的。”

    该死该死该死,你这个臭女人真是疯了,她是你情敌,你帮情敌说话,你脑袋是让驴给踢了吧?蒋婷婷气恨恨地想着。

    活该清不跟你在一起,活该,像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孤孤单单一辈子,永远都尝不到做女人的滋味。

    文若总是那么沉默,今日破例为司徒清和白迟迟求情让司徒百川很意外,就连司徒清也为她站在他这一边感觉到无比的欣慰。

    “好了,都坐下吧。结婚这么大的事,还是得慎重,我再考虑考虑。”司徒百川对文若的愧疚已经十几年了,不给谁面子,也会给她一个面子。

    “百川说的没错,是要慎重,大家吃饭吧吃饭吧。”蒋美莲脸上堆着笑,张罗着让大家动筷子。

    司徒百川碍于面子不立即说同意,其实心里还是认可了,不过他没明确地说出同意二字,她就还有游说的机会。

    等晚上她再吹吹枕头风,好好跟他说一下卖酒的女孩子怎么样,说不定还有转圜的余地。

    经过这一番质疑,白迟迟的自尊心也受到了伤害。她是真的很想要大声说一句:“我没想嫁给司徒清,我走了。”

    想想李秀贤在为她说话,文若在替她说话,司徒清更是对她维护有加,她真是不忍心说走就走。

    司徒清拉着她的胳膊让她重新坐下,她心里还是翻江倒海的,哪里吃得进东西。

    出于礼貌,她象征性地夹菜,吃饭,慢吞吞的食不知味。

    除了她,其他人吃的也并不快活。

    谢通为自己的冲动有些后悔,要是人家真是个好女孩,差一点就被他弄的进不了司徒家的门。

    人说宁毁一座庙,不拆一桩婚,他这么做真是太不地道了。

    看刚刚的情形,蒋美莲故意顺着他说话,还有蒋婷婷,他觉得他从前对这母女二人的认识好像不够。

    “谢哥,你快吃菜啊。”蒋美莲殷勤地给他布菜,他只是哼了哼,脸拉的老长。

    蒋婷婷心如刀绞,原指望一举破坏掉他们,没成想白费了这许多力气。

    白迟迟,你怎么就这么幸运,难道我就对你没办法了吗?等着瞧,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总有一天我要跟你算总账!

    “婷婷,你多吃些,最近你都瘦了。”李秀贤知道她心情不好,他也知道她任性,有时候还会使坏。

    可他就是喜欢她,从第一次见到她,一直到现在。

    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假如可以选择,他真希望自己没喜欢上这个任性的丫头。

    他最近常常翻看金庸的《天龙八部》觉得他的小公主就像是阿紫,而他自己是可怜的庄聚贤,正好有个贤字,还真是巧的很。

    司徒清的脸色一直不太好看,埋头吃着菜,也不理白迟迟,不照顾她,还在为她那句“我先走了”生闷气。

    一顿饭在众人各怀心事的氛围中匆匆结束,谢通不好意思继续待下去,吃完饭就说有事先走了。

    文若依然回她自己的房间,司徒百川也沉着脸回了自己卧室,蒋美莲张罗着指挥张嫂把餐桌收拾干净。

    蒋婷婷和李秀贤回房后,对着他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你为什么要帮清哥哥说话?那种女人,到酒吧卖酒,你难道希望她嫁给清哥哥吗?我还以为你们是好朋友,没想到你从来不为他着想。我看你脑袋是坏了,有病!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有病的人?你父母也这样?”

    平时她对李秀贤说什么做什么,他都一笑置之。

    可她现在竟胆敢蹬鼻子上脸地数落起他的父母,是可忍孰不可忍。

    “婷婷,你说话别过分了。说我可以,不准说我父母!”

    “呦喝,你现在行了啊,还跟我这么大声说话!说你父母怎么了?本来就是有病才能生出……啊!”她没料想到李秀贤会忽然抓住她手腕,还用了很大的力。

    “我已经跟你说了,不准说他们!你再给我说一遍试试看!”他的眼神很吓人,蒋婷婷从认识他也没发现他还有这么血性的一面,顿时有些怕了,气焰也小了下来。

    “不说就不说,你放……放开我。”

    李秀贤没有放开她,继续逼视着她。

    “蒋婷婷,你以为我说这话完全是为了清,是为了白迟迟?我是为了你!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我不知道吗?你先派人给她前男友下套,才导致她去酒吧卖酒。不光如此,你甚至恶毒的想要找人欺负她,你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

    他的话和他的神情让蒋婷婷头皮直发麻,她是以为她做的天衣无缝来着。

    清哥哥查,那些人都跑了,他也查不到。

    怎么可能这个看着蠢的要死的人把她的事情掌握的那么清楚呢?太可怕了!

    “你在说什么,我都不听不懂。”她不敢回视他的双眼,低下头来。

    “懂不懂不重要,你只要记着,以后别再做坏事,我不会允许你那么做的。上次,要不是我找人带清去六月雪,白迟迟那么好的女孩子就被你给祸害了。你真的一点愧疚都没有吗?”

    假如他爱上的是一条毒蛇,他是不是能永远爱下去。

    他和她已经过了最初最激情和雾里看花的时期,李秀贤此时也开始思考,他到底要不要一直沉默下去。

    他一直想看她自己醒悟,不想把她做的那些事情说出来。

    从今晚的事情上看,指望她自己醒太难了,他必须得对她当头棒喝,才有可能把她拉回来。

    “你说什么?你这个混蛋,是你破坏了我的计划?我怎么这么蠢啊,就没想到清哥哥为什么会那么巧合地出现。我怎么就没想到我身边藏着个吃里扒外的叛徒呢?我还以为你多爱我,你爱我,为什么不帮我达成我的心愿?为什么不让我嫁给清哥哥?”蒋婷婷抬起头,愤怒地看着他,声音提高了几倍。

    她要疯了,她管不了这话有没有人能听见了。

    她就是爱清哥哥,怎么了?有什么错?文若也爱他,她也想得到他,她就是装的高贵,其实本质上跟她有什么区别。

    为什么老天对她那么不公平,让她喝了那种药,跟这么一个人有了关系?

    她想不通!她就是想不通!

    只要她有一口气,她就不会停止破坏他们,不会!

    “还想着嫁他!该死的女人!”李秀贤低吼一声,把她往床上一甩,整个人就压了上去。

    “你干什么?”蒋婷婷吓坏了,以前每次他们两个人这样,都是她提出来的。只要她说一句不愿意,他绝对没胆勉强,今天他这是怎么了?

    “我让你看看,你跟我在一起到底是什么样子,你竟然还想着别的男人,你该死!”李秀贤红着眼,不管她如何挣扎,都挣扎不过看似单薄的自己。

    她的拉链被他强行拉下,承受着李秀贤整个人。

    原来女人也是可以把感情与一切分开,她不喜欢他,不过现在他的表现还是让她很开心。

    她的一切,在李秀贤的掌握下燃烧。

    若不是这栋房子隔音好,恐怕司徒家的每个人都听到她的声音了。

    与她房间的热火朝天相比,斜对面的房间却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的清清楚楚。

    文若坐在飘窗的窗台上,依然望着窗外的刺槐花。

    她觉得自己不是完全伟大无私的,也有那么一刹那,她心里希望着白迟迟和清不能走进婚姻。

    如果他们不成,也许她还有个机会,不用夜夜坐在这里看着刺槐孤单单地想着他了。

    要不是看到清真的想要跟白迟迟结婚,她不会开口帮忙劝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