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28.老公太凶猛826
    “文若,你不该抱着侥幸的心理,清对你那么好,甚至说任何时候都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你怎么能那么自私呢?可是清,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该怎么办?有几次我也想要接受远,毕竟他和你长的一模一样,性情也相近。我也知道如果我跟他在一起,你会放心。可我真做不到……”她一边自言自语,一边默默地流泪。

    在这里,她永远都是悲伤的。

    也许只要活在这世上,她就注定了悲伤。

    世上有那么多人,她每天也在上班,也会在人群中穿梭,然而她就是觉得自己是孤身一人。

    没有一个能说话的人,没有一个她愿意看一眼的人,除了清。

    他们结婚以后,也许不会住在这里,她真的没有多少机会能看到他了。

    门上又响起轻微的叩击声,这声音她听得出,一定是清。

    在听到敲门声的刹那,她的心像平静的湖面瞬时荡起涟漪,顾不上穿鞋,她赤着脚很本能地往门口跑去。

    只跑到床边,她的步伐又慢了下来。

    不,她不能这么急切,她不该让清知道她时时刻刻都盼着他来看她。

    “谁?”她明知道他是清,每一次她还是故意地问一声谁,不过是不想让他知道她对他的特别在意。

    “我,清。”

    “等一下。”她擦了擦泪,在镜中整理了一下头发。

    镜中的女孩儿好像更显消瘦了,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

    会不会有一天,她就像刺槐的花一样随风飘零,落下,落下,落入尘埃,永远都回不来。

    那样的话,会是清期待的吗?

    她轻轻打开门,司徒清笔直地站在门外,耐心地等着她。

    “有事吗?”她问,脸上淡淡的笑掩饰不住泪痕。

    “怎么又哭了?”司徒清皱了皱眉,他总是弄不清她为什么要哭。

    “有事吗?”她重复问他,并不回答他的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是想来跟你说一声,你今天能帮我说句话,我真的很高兴。”

    原来是跟她道谢的,她还以为,他是特意抽出时间来单独看她,她真是自作多情了。

    其实在他心里,道谢是一方面,他始终还是放不下她,才以道谢为借口来看看,跟她说几句话。

    “你和她本来就相配,说句话也是应该的。如果没别的事,你还是早点回去陪白迟迟吧。”

    白迟迟吃完饭就被两个丫头拉去书房,很久没见到她,她们有好多好多话想跟她说。

    “白姐姐,我们走以后,你跟舅舅都发生了什么事?好像以前舅舅没有说非要娶你,你做了什么让他非要跟你结婚呀?”

    白迟迟汗啊汗,不是我做了什么,是你们舅舅做了什么好不好?

    还是做了一件非常混蛋,极其坏的事,真想把他干的坏事向两个丫头举报,可惜小孩子不能听,她这委屈只能放进肚子里,自行消化去了。

    “是啊是啊,我也好奇,白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嘛。你快说啊,你不说我们两个都要急死了。”

    “你们要问就问你们舅舅去,他会告诉你们的。”嘿嘿,有时候她也没那么傻吧,把问题丢给那个混蛋。

    反正是他做错事,由他来回答最好。

    想着他被她们问的张口结舌面红耳赤的狼狈相,她就觉得很开心,非常开心。

    “咦,舅舅呢?”小樱刚才只顾着拉白姐姐了,竟然忘记把舅舅也给拉来了。

    “是啊,我也没见到舅舅,我们去他房间把他抓来审问。白姐姐,你跟我们一起去!”小樱小桃咯咯笑着,拉白迟迟。

    她其实也想见司徒清,在饭桌上他一直沉默不语,好像她做错事了似的,弄的她的心惴惴不安。

    跟着小樱小桃一起从书房出来,没走几步就看到司徒清的身影,他正站在文若的门口说话。

    好熟悉的场景,上次她看到了这一幕,这次又是。

    有什么话他非要单独跟她说,都不能叫她跟着一起来啊?

    还说要跟她结婚的人,不知道从此以后除了她,跟任何女人单独在一起都叫授受不亲吗?她心里小心眼儿地想着,随即又想起在饭桌上文若帮他们说话的事。

    她这样算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要是她有那样的心思,人家怎么可能帮她说话呢,巴不得他们分开才好。

    “舅舅!你怎么丢下舅妈跑到姑姑这里来了?”小樱甩开白迟迟的手跑到司徒清身边,拉他。

    “人家舅妈好不容易来了,你要陪着她。”

    “别胡闹!”司徒清微皱着眉,斥责了一声小樱。

    虽然平时他和孩子说话很注意,那是因为孩子是很脆弱的,他怕伤了她们。

    然而在文若面前,他却会更小心,文若比孩子还容易受伤害。

    果然,她脸上有些微红,很尴尬很无措地看着他。

    “清,你快去陪白迟迟吧。”

    “嘿嘿,没事没事,我不用陪不用陪。”白迟迟拖着小桃也走到他们身边。

    “我还正不想跟他这种人说话呢,你们聊,你们聊,我去给孩子们讲故事。”

    他这种人!

    他就知道她不愿意跟他结婚,刚才都差点走掉了。

    后来没有坚持走,那已经是个奇迹了。

    正常女人要是真的很爱他,看到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不该生气,不该嫉妒吗?

    她倒是够大方的,还主动要求他跟别人聊天,真有她的。

    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你不喜欢跟我这种人说话,我还不喜欢和你这种人说话呢。

    “快去啊!”文若伸手推了司徒清一下,转身就想关门了。

    “我不在家,也没人陪你聊天,赶我走干什么?进去说一会儿话,你没听说吗?她不需要我陪着,她跟孩子都比跟我关系好。”司徒清说这话时没有皱眉,表情平淡,可是文若却分明听到了他对白迟迟的不满。

    他不满,说明他在乎,她心里一痛,什么时候司徒清估计也不会这么在乎她吧。

    司徒清说完,一脚踏入文若的房间,门砰的一声被他关了个严实。

    门外,白迟迟傻傻地站在那儿,好像这堵门隔绝了什么,压的她的心闷的透不过气。

    “走啦,白姐姐,你还是给我们去讲故事吧。舅舅和姑姑聊一会儿肯定就会来找你的,到时候我们想听故事也听不了了。”

    “哦。”她下意识地答应着,被两个孩子一边拖着一个手臂重新往书房的方向走。

    委屈,她心里竟有些委屈。

    孩子都知道舅舅是应该陪舅妈的嘛,他这个混蛋不知道?

    还跑去跟女人关着门聊天,他们会在里面谈什么呢?她纠结地想着。

    “你们说,他们会谈什么呢?”她问小樱小桃,甚至还不死心地回头看那扇关紧了的门。

    “舅妈,你是不是吃醋了?”这脆生生的舅妈好像从前听起来很别扭,这时却神奇地起到了安抚的作用。

    不过她们的问题怎么那么怪啊?是真的吃醋了吗?

    她又没想嫁给他,又不愿意跟他纠缠不清——唉,看来她还是被他祸害的不清,好像她心里还是愿意跟他接近的。

    她还很没出息地怕看到他生气,她就喜欢看到他笑,他笑起来的样子真是又帅,又有男人味。

    他就在不远处的那扇门里,她随时都可以去叫他的,可她为什么会觉得好像有很久没见到他了呢?

    “舅妈,你傻了?”真受不了啊!

    “你们两个小家伙才傻了呢,我这是在思考问题。要不要听故事?”

    “要!”

    “我们讲故事。”她什么都不想,他爱在那儿谈什么谈什么,爱谈多久谈多久。

    她又没说要嫁给他,他爸爸还说要好好考虑一下,说不定他一个不同意,他也放弃跟她结婚了呢。

    说来说去,他们还没有什么确定的关系呢。

    司徒清跟文若一起坐在她的飘窗上,一起看外面的刺槐。

    他小时候常常这么干,有时候是在看刺槐,有时是在悄悄地看她,琢磨着她在想什么。

    今晚很奇怪,他同样坐在这个位置,陪在这个人身边,心里想的却是那个蠢丫头。

    她会不会吃醋?就是要她吃醋,看她以后还懂不懂得珍惜。

    “清,你还是快去陪她吧。”她不要他坐在她身边,心里还想着别的女人,她真的没有伟大到成神的地步,她受不了。

    “我和远不在家的时候,你就这么坐在这里发呆吗?”他显然不想接她的话,也为自己在她面前想白迟迟感到惭愧。

    在她面前,他真是不该想着儿女情长的,她还没有高兴起来,她的情感还没有寄托,他该想着她的。

    “是啊,除了这我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真的不喜欢远?如果实在不喜欢,试着出去走走也好,说不定能遇到……”

    “不喜欢,我不喜欢远,也不会喜欢外面的其他人。清,我真的喜欢一个人,这样很好。你没看那些情侣吗?恩爱的时候亲密无间,吵起架来就是歇斯底里地要置对方于死地,那样太累了。还是一个人好,一个人自在。你别管我,还是把婚事早点办下来,也能安心工作。”

    其实文若什么都懂,她纤细敏感,对待世情洞若观火。

    这样一个女孩儿,也许注定会孤单,有时候真是糊涂点儿好。

    司徒清心内感慨,知道自己劝她也没用,还是站起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