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29.老公太凶猛827
    “你早点休息,没事就给我发发信息,打打电话,别把自己闷坏了。”他交代道,离开时还扫了一眼她房间的熏香,没有断,远都记得很清楚。

    “去吧去吧。”文若把他推出门,这一下轻轻的接触,对她来说也是弥足珍贵的。

    待他出了门,她返回身把门关上,靠在门背上泪如雨下。

    司徒清几步走到书房门口,听到白迟迟正在给两个丫头讲故事。

    “卖冰棍的大爷一看,我没钱,你们猜怎么着?”她语调很夸张,一边讲还一边在笑。

    她真是一点儿都不吃醋啊,想进门看看她的,手都停在门把上了,硬是没进去。

    她都不在乎他,他屁颠屁颠地进去,不是太下贱了吗?

    他停留了一会儿,还是上楼回了自己房间,拿出一本书看。

    白迟迟明明听到了脚步声,还以为是司徒清那厮,竖着耳朵听了半天,好像来人又走了。

    喜悦转成了失望,白迟迟啊白迟迟,你就犯傻吧,你想他干什么?

    他是强占你的人啊,你就算不恨他,难道还真想这么早就嫁给他?

    嫁他你就没自由了,完全没自由了,你要想清楚啊。这是一辈子的大事,你要清醒清醒再清醒。

    “不行!我讲不下去了,我要去跟他好好谈谈。”她狠了狠心,咬咬牙,霍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对于她的神经,小樱小桃早就习惯了,这会儿她神经,两个小丫头还偷着乐呢。

    她是被嫉妒给弄疯了,嘿嘿,舅舅,你等着舅妈找你算账吧。

    “舅妈,我们送你去找舅舅,万一你们两个开火了,我们好帮你!”她们两个,好想看到舅舅被舅妈训斥的场面啊,要期待死了。

    要是她们不带她去,她还真不知道司徒清的房间在哪儿,她上次是在客房住的,没进过他房间。

    小丫头们带着她走到司徒清门外,咚咚敲门。

    白痴来了?司徒清把书放在床上,差点就站起来急切地去给她开门了。

    想了一想,还是又淡定地坐回床上,装模作样地继续看书。

    “进!”他低沉地说了声,听起来很严肃。

    “舅舅,舅妈要找你。她说要跟你谈谈,你不许欺负舅妈啊。”小樱扭开门,把白迟迟推进门。

    “谈什么?没时间,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司徒清臭着一张脸,很不耐烦地挥挥手。

    好家伙,他竟然跟她说没时间,他刚才跟文若说话怎么就有时间呢?歧视她呀!

    明摆着不把她放在眼里,却又每天吵着要跟她结婚结婚,结个屁的婚,谁跟你结婚!

    她生气,她真的生气了。

    “你们回房间去吧,我有非常严肃的事情要跟你们舅舅单独交流,交流完我还要回家呢。”

    她要回家,该死的,她还敢说回家,他是不是收拾她收拾的不够狠啊?

    “舅妈,你别走好不好?”

    “你们先回去,回不回家不是她说的算!”司徒清把书往自己床头柜上一放,皱着眉看白迟迟。

    哇,舅舅这样说话真的好帅啊。

    只要他说不准她回家,她肯定回不去。

    看样子,她们最最可怜的舅妈要被舅舅欺负喽。

    她们是不是有点儿没良心,应该祈祷他别欺负舅妈的嘛。可是大人们又说打是亲骂是爱,爱的不够用脚踹,这条原则是不是也适用于舅舅舅妈呢?

    “还不快走?”司徒清没耐心了,他甚至恨不得立即扑上去,把该死的女人给收拾老实了。

    “走了走了。”小樱小桃吐了吐舌头,心里还在纳闷,舅舅到底是什么事非要把她们赶出去呢?难道有她们在,他就不能跟她说话吗?有猫腻,一定有猫腻!

    孩子们走后,司徒清反而一言不发,只是拉长着脸看她,目光中含着怀疑,含着气愤,含着责怪。

    他凭什么要这么看她啊,做错事的又不是她,而是他。

    “司徒清,你是什么意思?”

    “你问我什么意思?我还想问你是什么意思?就那么想走吗?”司徒清站起身,一步步往她身边靠近。

    他身上的气势好吓人,又高又大,背着灯光,像一座黑塔向她压过来。

    她是没错的没错的,她为什么要怕他,难道他还能把她给压死吗?

    压死——他把床都压断了,要是真往死里压,估计真能把她压死吧。

    白迟迟,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呢?你正在生气,生这个混蛋的气,你要全力以赴地争取属于你的自由啊。

    “我想走,的确是很想走。你的家人不认可我,今天在饭桌上我只是不想太伤了你的面子,才没有说出我不想结婚的事。正好你爸爸也还说要考虑一下,我估计考虑的结果也是不让我进门。正好,我也没想进。好了,我话说完了,我回家了。”

    一鼓作气地说完,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他的眼神更冷,她甚至没有直视的勇气。

    说完话,她转过身就想溜了。

    “给我站住!”他低喝一声,她的脚步自动停了下来。

    “干什么?还有事?”她不敢回头,深吸了一口气,才能问出这句话。

    “司徒家是你说想来就来,说想走就想走的地方?”

    “本来也不是我想来的,是你强拉着我来的。”她小声嘟囔道,怎么什么都是他对啊?他强行要她来,现在还变成了她要来,且还不准她走。

    他们司徒家有钱有权有势,难道他们的话就都变成真理了?

    她卖酒了没错,可她没有出卖尊严。今天在饭桌上他们那样说她,说她低下,说她不值钱,她心里有多痛啊。她是忍了多少次都没有说出她不想结婚,还不是为了这个混蛋。

    他倒好,她要跟他谈谈,他弄个没时间,大晚上的跑去别的女孩子房间谈个昏天黑地的。

    就算她没想立即嫁给他,她跟他总是有了那么亲密的接触了,难道她吃个醋不正常吗?

    他生气,她还委屈呢,她只不过不想把自己的委屈说出来。

    “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司徒清一步上前,拉她转过身。

    他怒了,像个狮子似的,一看就很有攻击性。

    她才没那么傻,还要再给他说一遍呢。

    “你耳朵又没出问题,我为什么要重复?”她低下头很小声地说,看自己的脚尖,看他的脚尖,就是不看他的脸。

    他天生有压迫性,她不看他,不代表是懦夫啊,苍天作证,她只是不想硬碰硬,怕碰不过他,被咯着了。

    “白迟迟,我问你,是不是真的完全不想嫁给我?一点儿都不想?我本着为你负责任的态度,占有了你就要跟你在一起。如果你对这种事无所谓的话,我也会考虑给你自由。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是从来都不喜欢我,现在也不喜欢我,对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今晚就可以回去了。”

    真是气死他了,下午她还跟他那么水乳胶融的,一转眼她就翻脸不认人,她就那么随便吗?

    她既然那么珍惜自己的第一次,就应该是从一而终,应该拼死拼活的要嫁给他才对。

    别人都是女人失了身想方设法缠住男人,要男人负责。他们是反过来了,他执着地要给她负责,她反而急着要跑,这不是有些可笑吗?

    “我……我……”白迟迟依然低垂着头,咬着自己的唇。

    真说一句她不想嫁给他,她就可以离开了。可是为什么今晚要让她认识到她不是真的一点都不想嫁给他,她还是喜欢他的。

    要是不喜欢,他占有了她,她会恨他一辈子。这才一两天,她就已经不恨他了,下午还跟他那样……

    可这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要是她不说对他没感觉,万一他爸爸答应了,他们就马上要办婚礼。

    喜欢和立即结婚真的是两回事,她多想可以缓冲一下,让他们再相处着看看,她不想草率啊。

    “抬起头来!”他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微微用力,她被迫仰视他。

    他幽深的双眸还是那样有吸引力,只要她认真看,就会被他巨大的吸引力给吸引住。

    “是真的不想跟我在一起吗?”他再次问。

    “我……”她深吸气,深吸气,冷静冷静。

    “我不……”

    “不准说!”她真的开口了,他才发现他一点儿都不想听她的答案,他知道她会给出什么答案。

    凝视着她的小脸,他发现自己真舍不得这蠢货。

    舍不得他就不放手,等她说出来了,他就要守信用放了她。

    “啊?”有没有搞错,这人,既然不让她说,干嘛还把局面搞的这么紧张嘛。

    他不让说,她还不想说呢。

    “那什么,不说就不说,你放开我行不行?你捏的人家很痛啊。”

    “不放!”他还气着呢,都不知道要怎么冲她发泄一下才好。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你生什么气啊,我还没生气呢。”白迟迟气鼓鼓的看着他,发现他也正气呼呼地看着自己。

    两双都带着气的眼你瞪着我,我瞪着你,谁都不肯屈服。

    “你这蠢货!你有什么理由生气?”

    “我当然有理由。你莫名其妙非要跟我结婚,我不想这么快结婚,说做你女朋友你还不答应。你又说要跟我结婚,有什么事都不跟我商量。大晚上的还跑到别人女孩子的房间里去,谁知道你聊什么去了?门关的那么紧!你怎么那么混蛋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