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31.老公太凶猛829
    她四十出头,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为了跟司徒百川好好在一起,她时不时的会弄些有效果的香料往自己身上擦。

    当然,量也不大,不过效果还是不错的。

    “百川,陪陪我嘛。”她风情万种地说着,穿着薄薄的睡裙迈着小步朝司徒百川走过来。

    虽说司徒百川已经快六十了,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身体还是强壮的很,满足她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以往只要她热情主动,他都还是会配合,不想老夫少妻的让她失望生出外心来。

    蒋美莲往床上轻轻一坐,倾身靠到司徒百川怀里。

    “百川——”甜腻地呼唤一声。

    “别看书了,书哪儿有我好看啊。”阵阵香气沁人心脾,司徒百川也有些动容。

    看着小辈们谈婚论嫁了,他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在这个小妻子面前,他依然蠢蠢欲动,证明他还宝刀不老呢。

    他的这些心思,蒋美莲是摸的非常透的。

    “川哥,我觉得你还年轻……”一边说着,一边靠近司徒百川。

    你别管白天看着多正派的男人,他到底是原始动物,蒋美莲就是坚信这一点,才敢对他动心思下手。

    看老司徒呼吸有些急了,“哎呦……”蒋美莲脸色粉红,斜长的双眼仿佛是魅惑的狐狸。

    看着她醉眼朦胧的媚态,司徒百川忽然心生一丝疑惑,动作也停了下来。

    “我今晚没心情。”他一翻身,又重新躺回床上。

    这是怎么了呀?她以前都没失手过,毕竟她也是个女人,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热脸贴了个冷屁股,真要尴尬死了。

    媚态僵持在脸上,简直像被抽了耳光一样,脸顿时红的发紫,恨不得有个地缝钻下去。

    她深呼吸,为了女儿,她要再接再厉,再尴尬也得忍了,所有的委屈都要吞下去。

    “怎么了?百川,对我不满意?”她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问他。

    “美莲,这种事是夫妻之间的,你别掺进别的东西,那样就没意思了。”司徒百川脸拉的很长,说出的话也很严肃。

    他觉察到了,她是大意了,都是越急越坏事啊。

    司徒百川可不是个没脑子的人,他偶尔冲动兴许是有的,不过大部分时候是冷静的,明察秋毫的。

    在他面前,她早就总结出来了一套应对策略,他强,她则弱,装傻充愣。

    “你说什么呢?我就是看着年轻人都那样,所以我也……算了这种事男人不愿意,女人也不好……”

    “别岔开话题,我看得出来你今天还是极力想要劝他们分开。如果你还想着让婷婷嫁给清,我劝你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吧。婷婷跟秀贤都已经那样了,秀贤也相当于是我的儿子,从小是我看着长大的。他能力很强,家里实力也不错,配婷婷,不会差的。”

    一番话说的蒋美莲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红红白白了半天后才找到应对的话。

    “我没说秀贤差啊,要是他差,我怎么会同意他们这早就恋爱呢?我是真心诚意的怕清找个品行不好的媳妇,还不是怕给司徒家抹黑吗?我这么为你着想,为这个家着想,没想到你还是怀疑我。百川,是不是你根本就没把我当成过你的妻子?你这么猜疑我,知不知道我多伤心?我……呜……呜……”说着说着,蒋美莲竟然哭了起来。

    她很少在司徒百川用这招,偶尔用一下总是很奏效的。

    这次司徒百川很清醒,不过她到底是他的妻子,也没犯什么大错,话点到为止,他也不愿意伤了她的面子,伤了她的心。

    “这么大人了,还像孩子似的,哭什么?没有就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好了好了,睡吧。”

    司徒百川对她是没有太多柔情的,这么说一句,已经算他给她面子了。

    说完,他侧过身去,闭上眼。

    蒋美莲自己哭着没啥意思,还是把泪擦干了,心里闷闷的难受。

    看来这枕头风是吹不成了,他这么强硬的态度,也是很难接受婷婷跟司徒清,她还能想些什么办法达成女儿的心愿呢?

    难道真要像当年对司徒百川那样?现在时机也不成熟啊,不行,还是得先把白迟迟这个贱丫头给打发了。

    司徒百川哪里睡得着,他把白迟迟从出现到今天所有的事情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从第一印象来说,他对她是满意的,不过她去卖酒,他始终还是很难接受。

    她又是出于孝道,有情可原,就不知道她人品究竟怎样。

    清看人一般也不会差,可男人最怕的就是陷入情网,会失去判断力,他这个做父亲的在这么关键的问题是也不能完全由着他。

    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也就是按兵不动,先观察。

    假如她的品行没问题,让他们成婚也更放心,她品行要是有问题的话,也不算是他们司徒家始乱终弃。

    司徒清忍了很久终于盼到了十点半,这个时候两个丫头就支撑不住要睡了,按照惯例,他是要跟她们打个招呼的。

    路过蒋婷婷的房门口,里面有细细碎碎的声音传出来。

    司徒清内心冷哼,既然她跟李秀贤这么要好,又是为什么还想着跟他在一起,还要来破坏他和白迟迟的关系呢?难道是因为不甘心吗?

    这两母女的心思,真是越来越难猜了。不过,不管她们怎么对付自己跟迟迟,他都会将这一切扼杀在摇篮中,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没做停留,他几步走到小樱小桃的房门口,扭开门,还以为会看到白迟迟兴高采烈地给她们讲故事。没想到她跟两个丫头一样,睡着了,且姿势非常的不雅观。

    身体敞开着,是男人最喜欢看到的,也最怕看到的睡姿了,忍不住多瞄了两眼,火就又蹭蹭地冒上来。

    好家伙,他盼着跟恩爱,她却呼呼大睡。

    也不知道是白天被他折腾的太累了,还是他不行让她上瘾。

    轻手轻脚地把她抱起来,抱出门,走到走廊的时候,不放心蒋婷婷的蒋美莲正迎面走出来。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一下,他没有像每次一样叫她莲姨,只当没看见。

    蒋美莲在没有司徒百川在面前的时候,也懒得伪装出一个和善后妈的样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又扫视了一眼他怀中的白迟迟。

    这女人真是够了,故意装睡让男人抱她,真是看着老实,骨子里就是个有计谋的,以为她这招,没人能识破吗?

    司徒清明白她不愿意看到他们在一起,可惜她一点资格都没有。

    这个后娘,向来是个做戏的高手,即使不敢真给他们气受,也不是从心里关切他们。他们的生活,一直由张妈细心照料着,他心里其实更把张妈当成是他们的另一个母亲。

    他轻轻低头,极温柔地在白迟迟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始终没看她,不过他知道,这个心冷面热的继母一定看到了。

    莲姨,你可要记住了,这是我认定的女人,以后就别想着拆散我们了,你不会得逞的。

    抱着白迟迟没再做停留,径直把她抱进客房,放到床上。

    小东西睡的还真香,一到床上,就伸展开四肢,嘴里还咕囔着:“酸,好酸啊,讨厌死了。”

    估计是被他折腾的腰酸背痛了,腿奇怪地四处伸,一会儿又缩回来。

    这副可怜而单纯的模样让司徒清心里泛起了温柔的暖流,微笑着把她腿给拿起来,轻轻揉着。

    要是她醒着,他肯定不会这么做,太矫情了。

    她睡着了,他就能放下面子,很认真地揉她的腿,听到她舒服地哼着,很享受的样子。

    这蠢丫头,怎么哼哼的声音跟那什么的声音一模一样呢?

    “我没想啊,你要是再勾搭我,我可就不客气了。”

    她像能听懂似的,还真老实了。

    他就低着头继续给她揉,但是手掌总是不受控制的向上……

    她累的衣服未脱,就这样睡着,舒服才怪。

    或许是卸下防备,睡梦中的白迟迟感觉到一阵轻松,整个人都松软下来,好像是一块方糕,让一直隐忍的司徒清,渐渐无法控制。

    就在司徒清准备行动的时候,白迟迟似不舒服的踢了一脚,这一脚如果不是司徒清躲避的及时,恐怕未来许久都不能再好好欺负她了。

    嗷……他再刚强,这种地方也是脆弱的,好在他反应快,没被她伤到。

    是可忍孰不可忍,蠢货,这回我可不客气了。

    温柔的羊立时变成了邪恶凶猛的狼,对着白迟迟就狠狠的扑了上去……

    可怜的白迟迟犹在睡梦中,睡的正香甜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身上一重,仿佛一座大山压的她透不过起来。

    张开小嘴想要透透气,被某男逮着机会。

    她张开迷蒙的大眼睛,落入眼中首先是陌生的天花板。

    这是哪里,她在干什么?迷迷糊糊中,身体的感触,使得她不由自主地激灵灵一颤。

    这是又回原来的房间了吧?这司徒清,哼,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