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32.老公太凶猛830
    “哎呦,这是,混蛋。”刚叫出一声混蛋,就被司徒清重新攻占。

    这会儿夜深人静的,就算是司徒家房子隔音效果好,恐怕也会让别的房间的人听到他们在干什么好事。

    白迟迟不想沉淪的,可此时,显然她的大脑已经不受她思想的控制。

    这一刻,是无尽的喜悦,是他的,也是她的。

    当一切恢复平静,白迟迟才红着脸瞪向一脸满足的司徒清:“压死了,你快下去啊。”

    “你刚刚怎么不说压?”他坏笑着,审视着她血红的小脸。

    满额头都是汗水啊,没想到这么小的人还有那么大的力气。

    “你讨厌!”白迟迟伸出小拳头捶了他一下,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

    她娇俏害羞的模样让他打心眼儿里喜欢,伸手抓住她的小拳头。

    “你高考的时候,仰卧起坐考了满分吧?”他忽然一本正经地问她。

    “是啊。你怎么知道?”说起这个,她还是很自豪的。

    “腰力不错!”

    “你!你不会是又,又来吧?”

    司徒清刚想继续,白迟迟的肚子咕噜噜地发出一连串的抗议声。

    想起她晚上没怎么吃饭,菜吃的也很有限,他没有依着自己的想法。

    “我去厨房给你热一些吃的,你先休息一下。”他动作迅速地起身,一边穿衣裤,一边跟她说话。

    “不用,忍忍就好了,也不怎么饿。”

    她倒不是真的不饿,只是在他家里,不想给人留下她很麻烦的印象。

    尤其是在他爸爸还不认可她,蒋美莲和蒋婷婷又对她带有敌意的情况下,她更要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

    她即使现在不想立即嫁给他,也不想自己得不到大家的尊重和认可。

    好歹她也是清同学相中和喜欢的人,不能给他丢脸不是。

    “等着。”他只甩出两个字,很快打开门,声音在走廊上消失。

    客房里有独立的洗浴室,白迟迟从床上爬起来,快速冲了个澡。

    等她冲好澡,爬回床上的时候,司徒清已经端着饭菜进来了。

    “太晚了,吃些清淡的才能消化。”白迟迟一看,果然是很清淡,一份清粥配了两样小菜。

    在刚大战一场有轻微恶心的情况下,这份吃食还是让她很有胃口的。

    他都这么体贴周到地关怀她了,她不接受好像是不对吧,何况辘辘饥肠也不会同意的。

    她端起碗来,很给他面子地把三样东西都席卷一空。

    司徒清默默地看着她吃,发现她吃起东西来真是比文若要狼吞虎咽多了,难怪亲热时能用那么大的力气迎合他。

    白迟迟吃完,习惯性地端起托盘,想要拿进厨房。

    “我来。”他和白迟迟一样的心思,他在家随便怎么吃,什么时间吃,都不会有人找他的茬,白迟迟作为未来媳妇,还有很长的考验期。

    当然,他不会一直让她这么累的,他会带她去清静些的二人世界。

    白迟迟大大咧咧的性格,不适合在复杂的家庭环境里应付,她应该简单快乐地生活。

    司徒清端着空盘子空碗出了门,白迟迟坐在床边忍不住地发了一阵呆。

    要说这家伙,还真是体贴温柔又霸气的好男人。他这么固执地要娶她这个没钱没地位,没有漂亮外表的女人,也算是她巨大的幸福吧。

    假如她现在已经嫁给他了,她就不用这么纠结,可以痛快地答应他了。

    清同学,你别对我太好啊,这样简直是在动摇我的意志力,害的我幸福的连原则都想要放弃了。

    没出息,真没出息呀。

    不能再想下去了,得找些事情做,等司徒清送了托盘回来的时候,白迟迟已经打开电脑在搜索奥数题。

    孩子们喜欢她,她只要有机会跟她们在一起,就要多给她们讲一些课,这样她就算不能跟他成婚也算对他有了一定的回报吧。

    “吃饱了吗?”他坐在床边问她。

    “嗯。”

    “谈谈。”

    “谈什么?不是又说结婚的事吧?”

    “谈吃饭。”

    唉,还以为又要逼婚呢,谈吃饭好,虽然这个话题有点儿无聊。

    “谈吧谈吧。”她继续看着屏幕上的奥数题,应付地说。

    “放下手中的事,认真的谈!”不容置疑地说完,司徒清伸手直接按住关机键,屏幕瞬间黑了。

    好强势啊,她收回刚刚在心里夸奖他的话。这家伙是个自大狂,从来不顾虑女人的感受,谈个吃饭都这么严肃认真,而且都不管她新建的文件夹没保存,害她白做工了。

    “司徒清,你下次不许这样,东西都没保存。”要不是他刚才对她那么好,她真要生气了。

    “这是要你记住,以后我要跟你谈事情的时候,你必须停下手中的事情认真跟我谈话,这是规矩。”

    “你……”她再次再次收回刚才在心里夸奖他的话,瞧瞧他现在严肃的一张脸,还有他字里行间的霸道,不还是那个坏蛋资本家吗?

    “这话我不重复第二遍,否则,你一定要是要付出代价的。”

    妈呀,她好像还没成为他的太太吧,就开始这么管教了。万一真嫁给他了,她还能自由呼吸吗?

    想起他当时给她军事化管理,做任何事都给限制时间,她心里就打鼓。

    算了吧,趁还没有彻底沉进去,还没定亲,她还是跑了吧,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司徒清,你爸爸还不同意呢,是不是?现在定规矩还早,嘿嘿,这些唾沫星子你还是留着,喷你真正的定亲对象去吧,我要睡了睡了。”

    想回避,小东西,刚才的亲热劲儿哪去了?

    以为能躲掉吗?早就脱不了身了!

    他不怀好意地瞄了一眼她吃的饱饱的胃部,淡淡地说:“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是给我好好交流,第二呢,就是继续刚才干的事。我是无所谓,你是医生,应该知道刚吃过饭就来,对身体不好。”

    又是这样的话,他能不能不用这么直白,自己不觉得奇怪吗?

    “我选睡觉。”谁说二选一,她就必须得选一个啊。

    “那就是接着来?”司徒清作势又要扑过来。

    “好吧好吧,谈吃饭,谈吃饭。”

    “这就对了。”他志得意满地扫了她一眼,小样的,她要跟他斗,他有的是手段对付她。

    “严肃一些,不要百无聊赖的神情,身子坐正,坐有坐相……”

    “好好好。”白迟迟按照他说的,调整好坐姿,心里却想着:你丫的你说什么都行,老娘快点儿谈完立马睡觉,明天天一亮就卷铺盖跑路,谁在这儿听你上课啊。

    “民以食为天,关于吃饭,你作为医生应该明白,这是最最重要的事情。我只有一个宗旨,以后你每一顿吃饭,都必须按时按量完成。像今天这样,为了一点儿小委屈就气的不吃饭,这样的行为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白迟迟不可思议地盯着他的黑脸看,他这哪儿是在跟刚才还滚床单的甜蜜恋人说话啊,他这是在给他的小兵开会呢。

    人格分裂,你这丫的纯纯的人格分裂,邪恶和正经完全两个极端就被你这分裂的家伙给和諧的统一了。

    “记住了吗?”

    她真想狠拍一下他的脑袋,不过她不想再惨遭揉躏,最好的办法就是硬着头皮应了。

    她权当是在演戏,这可是在被威逼下的明哲保身之策,不算她失信哈。

    “记住了,首长。”白迟迟堆起笑,扬扬手,敬了个并不标准的军礼。

    “我可以睡觉了吗?请问?您看哈,您吃饭都给规划的这么好,好像睡觉也应该按时睡,睡足量吧。”

    应付他,没关系,反正你是答应了,我就照这个给你执行,还收拾不了你个小丫头片子?

    “睡吧,还有其他方面的事,后期我会一一告诉你,你只要记住就行了。”

    他疼她是没问题的,不过生活中由大到小的事必须还是得他来把控,她这个迷糊的个性,没人管着不行。

    就说多亏她没答应吧,他只会告诉她,连个商量的想法都没有,啧啧啧,自大到这种地步了。

    他也不做停留,没打算留在客房搂着她睡觉什么的,规矩还是要有的,别管自己多想要一遍又一遍的亲热,她也会想,但他首先得自律,给他这个小不点儿老婆树立榜样。

    “我走了。”

    “晚安。”她甜甜地笑,慢走不送啊,自大的大坏蛋,明天这个时候你就训空气去吧,哈哈。

    司徒清大步往门口去,走了两步还是觉得不对,他是要自律没错,她作为一个女人总应该粘着他,缠着他吧。

    即使是他给她立了两个规矩,她也不该太生气,一丝留恋都没有啊。

    走到门口,白迟迟跟在他身后,打算锁门。

    谁知他人到了门口,没拧门,停住了,害的她又一次撞上他堅硬的后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