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39.老公太凶猛837
    几次三番,每次她跑他都不拦着,跑到门口就又被他抓回来。

    白迟迟越战越勇,每次被他丢到床上,她就立即跳起来,再次跑出门。

    在他又一次毫不费力地把她扛回来以后,他重新压上了她的身。

    “体力不错,这么好的体力不干点儿什么浪费了。”他慢条斯理地说完,她身上的连衣裙撕拉一声就被他扯碎。

    “司徒清,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

    “你的威胁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作用。”他轻笑,笑容极冷,笑完了,两只黑手一身,她的衣服被扯下。

    白迟迟躺在他身底下,感觉羞辱而无助。

    如果说下午的亲热是两情相悦,他这时对她就是彻彻底底的勉强,甚至是欺负。

    “司徒清,你这样我会讨厌你,会恨你的!”白迟迟气的直咬牙,也还是阻挡不了他邪恶的手指入侵她的私處。

    “我最近对你可够温柔的了吧?你还不是背着我去私会男人,既然这样,我也犯不着非要对你多好,你说是不是?”她咬牙,他心里也恨的咬牙呢,只要想象一下她对着别的男人曖昧的笑,他就受不了。

    别说他自私霸道,就是换做任何男人,自己一出门,老婆就跑去和别的男人见面,他也受不了。

    手一边在她内里晃动,挑逗她,惩罚她,他一边看她生气的样子。

    “我没有,都是碰巧的。你不要以为你这么做就能让我屈服,你要强暴我,我反抗不了你,我答应过你求婚,算是你未婚妻,我告不了你,我也不会去告。司徒清,不过你做的这些我都会记在心里,只要我有机会跑了,我会让你再找不到我!”

    白迟迟这会儿终于明白了什么叫“至亲至疏夫妻。”

    上午她答应嫁给他的那一刹那,她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她感激他,信任他,欣赏他,甚至是崇拜他。

    可仅仅过了大半天的时间,她对他的感觉就有了天壤之别,现在在她面前的就是一个混蛋,一个恶魔。

    她没办法容忍没有爱的关系,更没办法忍受他是为了惩罚她才要跟她亲热。

    这不是爱,这是侮辱,是对她人格的侮辱。

    “那你就别想出这个门。”司徒清极冷酷地说道,手伸向了自己的皮带。

    她怪他也好,恨他也罢,他是个男人,尊严胜于生命。

    他的那根手指还在她身体里,白迟迟趁他注意力没全在她身上,努力挣扎挣脱了他的手指。

    也是他本来就想用别的东西来替代,才让她给得逞了。

    皮带解了一半的时候,司徒清西装裤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他皱了皱眉,还是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远总,您要我查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近一两年来,蒋女士没有接触过密的男人,一些生意往来的客户也没有多大问题。另外,秦雪松是去了海南,在那边依然混迹在各大賭場。对于上次的事,他说他是碰到给他下套的人。说了几个混混,那几个混混我也在着手查。”

    “知道了,都继续留意就行了。”

    他说话这会儿,白迟迟迅速扯了自己的裙子围在身上就跑向门口。

    刚碰到门把手,又别司徒清拦腰抱住。

    “没怀上孩子,哪儿都不准去!”他冷冷地说,重新把她甩到床上。

    他的床可不像一般女孩子喜欢睡的柔軟的席梦思,他床很硬,白迟迟被扔上去,被咯的生疼。

    她怒目瞪视着他,除了瞪他,她真的不知道到底能做些什么才阻止得了他欺负。

    后悔,一百二十万分的后悔。

    他一直黑着脸,不再跟她说话,几下除去自己的遮挡,扯过面无表情的白迟迟,毫不留情地占有。

    她不像前几次,完全是抗拒的。

    “我不会生的,你就算是让我怀孕了,我也会流掉。你可以欺负我,但你永远都没有办法让我屈服。”她说完这句话就闭上眼睛,他要揉躏吗?让他揉躏,她所有的痛,所有的难受都是她自找的。

    她就对他这么没有感情,既然这样为什么要说要嫁给他?

    司徒清看到她失望甚至绝望的闭着眼睛的模样,这和总是像阳光一样温暖的女孩形象已经大相径庭。

    然而被嫉妒折磨着的他只有短暂的失神,随后他控制一切的想法就占了上风。

    她不生,他就非要强迫她生。

    她是他的女人,就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女人,任何人都不可以沾染,甚至都不可以看她一眼。

    房间里很静,只有诡异的声音,那声音也在变化,从开始的抗拒到后来渐渐的配合。

    即使她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身体是不懂的,照样对他臣服。

    你所做的都是徒劳的,司徒清,我要把你从我心里赶出去。

    我不要一个动不动就怀疑我,还粗暴对待我的男人。

    司徒清看着她一直闭目不语,很是烦躁。

    只是这一切,都是她亲手破坏掉的,怪不得他粗暴无情了。

    “你自己好好反省一下,如果认错了,并且保证下次不再犯,就恢复行动自由。”

    他丢下这一句,关上门出去了。

    白迟迟被他折腾的已经是精疲力竭,无力思考。

    就算有力思考,也不可能是什么反省。应该反省的是他这个自大猪。

    等她恢复一点体力,她还是要走,她要逃离他,让他永远都找不到她。

    想起上次她出走的场景,她真后悔自己一时心软回来了。

    她和司徒清这混蛋,是农夫与蛇,她考虑他的感受,他却不考虑她的。

    躺了一会儿,听到防盗门的响声,她猜想司徒清可能出去了,便裹上她已经不完整的裙子悄悄起身打开门四处看了下。

    整间房子都很安静,可能他是跟孩子们一起出去了,这正是离开的好机会。

    该去哪里呢?回家还是会被那混蛋轻易地抓住,辛小紫那丫头还没回来。

    “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找我,我朋友多,一定可以帮到你的。”阿凡这句话神奇地在脑海中响起,忙打开手机,翻到他的号码。

    ……

    白迟迟没有迟疑地打过去,具体想求他帮什么忙,她自己都没有想清楚。

    只想着要快点离开这混蛋,去哪里都行。

    费世凡没想到白迟迟真会给他打电话,尤其在她看起来已经获得了幸福的情况下。

    “白迟迟?”费世凡温和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听着这样的声音,白迟迟心里好受了些。

    “阿凡,真不好意思,冒昧地打扰你。我是想……”

    “好你个白迟迟!”她忽然听到门外一声怒吼,紧接着门被大力地打开又响亮地甩上。

    司徒清像一阵风从门外卷了进来,脸色黑的吓人,白迟迟被他突如其来的闯入吓了一跳,差点攥不住手机。

    “我只是试验了一下,你就真的迫不及待地要走,还背着我跟其他男人联系!”司徒清咬着牙,伸手夺过她手中的手机,对着话筒居高临下地说道:“我是她丈夫,你再敢和她纠缠不清,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说完,他狠狠按断了电话,直接关机。

    费世凡还没从白迟迟给他打电话的惊喜中回过神来,就听到她这边的大动静,接着收到司徒清的警告。

    本来他还在猜测她是怎么想起他来了,这回不用猜了,她日子并不好过。

    司徒清对她的朋友能够这样,可见他对白迟迟是管的非常严,而且极度霸道的。

    此时没有完全弄清楚情况,他也不好贸然干涉他们之间的事,只能耐着性子等待白迟迟的后话。

    “你干什么?你神经病!”白迟迟冲他吼道。

    他也太不尊重人了,他怎么能这么粗暴地打断她和别人的通话,且不管三七二十一地骂人家,他凭什么。

    司徒清紧抿着嘴,把她的手机顺手塞进自己口袋里。

    “你拿我手机干什么?”

    “不干什么,我只是想看看这个阿凡到底是谁,能把你誘惑的这么忘我。”

    “你还给我!”白迟迟冲上来,试图从他口袋中掏出手机,却被他一把抓住手,紧紧地扣在他的大掌中。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一次次地在我面前挑战我的极限,我恨不得捏碎你。”司徒清的眼血红,他刚刚就是趁小樱小桃在做作业,特意把防盗门开了又关上,看看她会不会跑。

    她悄悄地头从门里探出来时,他就在暗处注意到了。

    如果她只是单纯的跑他还不会这么气,谁想到她退回房间后就给那个跟她私会的男人打电话。

    她要是个男人,他非要狠狠暴揍她一顿。

    偏她是个柔弱的女人,还是他喜欢的女人。

    他恨,他气,却又拿她没办法。

    嫉妒像是疯狂的火焰,拼命地烧着他,让他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的大手用了些力,即使只一点点,也捏的白迟迟生疼。

    “你疯了吧?司徒清,你怎么是这样的人。我跟阿凡什么事都没有,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白迟迟,你别自己白痴也把我当白痴!一个普通朋友,需要你大费周章地偷偷去见他?刚才你是想从这里离开吧,你想离开第一时间就给他打电话,跟一个普通朋友,你会联系的这么紧密?就是当时跟秦雪松,也没看你这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