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40.老公太凶猛838
    这是怎么回事啊,白迟迟真不明白了,事情怎么就演变成这样了。

    她明明跟阿凡没什么,为什么什么事都能巧合到这样,越是不想他误会的时候,误会就这么来了。

    如果他肯信任她,也许就什么都没有了,说到底还是因为缺乏了信任吧。

    难道是因为他们真的不合适吗?

    “放开我的手,你捏疼我了。”她皱着眉,解释不清就别解释了。

    “我恨不得捏死你,反复无常的女人。我司徒清说要娶你,你就必须得嫁给我,我会尽快把婚礼办好,你就等着当新娘子吧。”

    “我不,我就不当,我看你能怎么样。没有我参与你就能登记?没有我参与,我看你怎么结的成这个婚!”

    他还逼婚了,她就不信,她斗不过他。

    他总需要她跟他合影才能办理结婚手续吧?她死活不去,他绑去,她也不配合照相,他就拿她没办法了吧?

    “简单的很,白迟迟。”他冷笑着,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按了几下,在白迟迟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忽然把她的头往他头边一靠,手机对着俩人快速按了一下。

    “我们的结婚登记照不错吧?”他挑着眉看她,恨的她想要冲上前抽他。

    “你这样做太无耻了,司徒清,你无耻混蛋!”白迟迟怒火中烧,把她能想到的最恶毒的字眼都用来形容他。

    可惜她最恶毒的字眼也不过是说他无耻混蛋,他对这两个词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他就要让她死了反抗的心,当着她的面拨通了政治部某领导的电话。

    “老孙,我的结婚申请已经打上去了,帮个忙尽快审一下。明天早上,我会把结婚报告一起交过去,半个月内我想要办登记。”

    “这么急?憋坏了?”那头老孙调侃的话被白迟迟听的清清楚楚。

    他还真是憋坏了,他是憋着坏,就没见过他这么混账的人。

    白迟迟的脑袋终于好用了一次,既然对方是负责审核结婚的,那么她的话应该起作用吧。

    于是趁着司徒清正在跟对方笑谈的时候,她扯开嗓子喊了一句。

    “喂,领导,首长,我不同意跟他结婚,我不同意!”

    喊完了,她一直憋闷的心情一下子敞亮了很多。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她这会儿把不同意的事直接跟他领导说了,他有通天的本事也没办法强迫她了吧。

    白迟迟有一种报仇后的畅快,斜睨着司徒清,扬着脖子,像一只胜利后骄傲的公鸡。

    司徒清本来是在生气,结果被她这可爱的蠢样弄的,一下子没那么生气了。

    “你小子是要抢亲吗?”老孙笑着问他。

    “哪儿那么多废话,让你办结婚就给我快点儿办。”

    “你这是跟领导说话的语气吗?”

    “就没把你当成个狗屁领导,快点儿办,不办小心我下次去你家……”

    “好了好了,没见你这么不仗义的,不就是半个月吗?保证给你办好。”

    “孙首长,你没听到我的话吗?我还不同意呢,我……唔……嗯……”白迟迟再次想要打小报告的时候,嘴忽然被司徒清给堵住,胸部也瞬间遭遇了袭击。

    老孙在那头很淡定地听着,本来遇到这种情况,出于礼貌他该挂电话的,不过他早为司徒清的个人事情着急了。能听到他跟女人恩爱的声音,他是很乐意的。

    于是两个人唔唔嗯嗯的声音就在那儿现场直播了很久,直到司徒清再次把她身上遮羞的裙子给扯掉,他才发现老孙那小子在偷听的事。

    “你听够了没?想听赶紧回家找你老婆去!”

    按断电话,他就把白迟迟扛了起来。

    他又不能打她,不能骂她,唯一能惩罚她,让她屈服的方式也就是这个了。

    又来了,这色晴狂,变態的,混蛋的,他怎么那么混,那么欠揍啊。

    白迟迟又羞又气又沮丧,可她能拿他怎么办?

    他那什么狗屁领导的,根本就没听到她的抗议,完全无视,她怎么办?

    他要是好好的,她嫁也就嫁了,现在他这么变態,简直是不许她跟男人说话,她不能就这么嫁给他啊。

    可他照片也照了,现在技术这么发达,她明白,有了那张照片,以他手眼通天的本事,肯定能把结婚证办下来。

    军婚啊军婚,她一想到这两个字头都是大的。

    到时候他给她随便弄个罪名,她就要上军事法庭,太可怕了。

    说什么也不能没有自由,她必须必须得把那张照片毁灭。

    要怎么做呢?

    屈服!对了,就是屈服他,麻痹他的神经,让他放松警惕,她就可以跑了。

    当她再次被他扔到床上,虽然她还是被咯的很疼,却没有像上次那样呲牙咧嘴了。

    她脸上讨好地笑着,嘴上软软地祈求。

    “清同学,我算是服了你,怕了你了,咱不这样成吗?”

    这话说的,她在心里疯狂地鄙视自己,狂呕。全是为了自由,为了自由,才这么没出息啊。

    “不成!”

    你怎么不成太监?白迟迟在心里拼命骂了他一顿,还是阻挡不了他邪恶的脚步。

    她就转了几个念头,那厮已经脱的一丝也不剩了。

    她勒了个去啊,他不是要惩罚她吗?还要搞的这么一本正经按部就班的惩罚,为嘛不象征性的搞两下算了?

    司徒清跳到地上把门栓好,避免两个丫头来打断他们的大事。

    “清同学,你别生气了,我跟阿凡真的没什么,你要相信我。”他已经架起了她的身体,她心里要气死了,还在拼命地跟他说话,让他心软。

    “如果你让我感觉到你是喜欢我的,无论什么时候都愿意跟我亲热,绝不拒绝和勉强,我就相信你了。”

    我呸呸呸,谁像你体力那么充沛。

    我就算喜欢你,我也不可能无论任何时候都愿意吧?你不肾虚我还会肾虚呢。

    “我当然愿意啊,你应该能感觉得到的嘛。”含着小羞涩,她红着俏脸说道.

    即使明知道她说的有九分是假的,司徒清听了,还是受用的。

    他信了!看来她的演技还是不错地,他那自豪的神情让她多少是有些动容的。

    假如两个人能一直这么和諧多好,可惜这是假的。

    “我好好感觉感觉看。”他邪笑着。

    混账啊混账,这么欺负人。

    她的小脸渐渐潮紅,体温也在不断的升高,司徒清其实知道她并没有实质性的背叛他。要是一个女人真的跟了别的男人,不会在身体上还对他有那么大的感觉的。

    但对他来说,即使是身体上没背叛,心里背叛了或者行动背叛了也不行。

    “白迟迟,如果你现在说喜欢我,我会相信你的。”他停下来,凝视着她的小脸。

    王八蛋,可我不相信你了,完全不给我人權。

    她很想冲动地把这句话说出来,那她就是自己找死。

    她学乖了,学聪明了,知道逆着他不会有好果子吃,更跑不了。

    睁开眼,她痴痴地回视着他,说出言不由衷的甜蜜话。

    “我不喜欢你,我能有那种反应吗?你这笨蛋,自大的笨蛋。”她的语气含娇带羞,说的恰到好处。

    英雄难过美人关就是这个道理,司徒清在她这样甜蜜的诱哄下,也难免的降低了一丝防备。

    “小东西!”他低叹一声。

    “爱我吗?”又一问,很认真地看她。

    “嗯。”她迷乱地点头。很快结束这一场,看似虚假,又很认真的纠缠。

    她不能贪恋一时的欢愉而忘记自己是要离开他的,虽然想着他好的时候,她也有些不舍。

    为了能够继续取得他的信任,白迟迟软绵绵地靠着他。

    “别再跟其他男人有联系了,听到了吗?”这已经是他对她最温柔的方式了,他的风格根本不是这样。

    “嗯。”她轻声答应。

    “好好睡,今天被摧殘了两三次了,累坏了吧?”

    他混蛋,他为什么又温柔起来,是想要让她松懈吗?

    她不要心软!她要自由。

    “累,你太讨厌了。”

    “傻丫头。”他叹息了一声,在她脸颊上吻了吻。

    她已经被汗水弄湿,头发粘在白皙的小脸上,他温柔地伸手把那些头发理顺。

    “陪我早点睡好吗?”她轻声问,温柔地对他笑,还勾起头吻了吻他黝黑的脸。

    她必须得承认,即使他那样对待她,其实她内心还是喜欢他的。

    因为喜欢,所以不舍,吻他,是出于不舍的表示。

    她温柔的态度化解了他心中的嫉妒和对她的恨意,他温柔地点头,翻了个身,把她搂好。

    司徒清,为什么你这么两极呢。你可以让我不由自主地喜欢你,爱你,也能做出让我恨你恨到骨头里的事,到底哪一个是你?

    白迟迟默默地靠在他胸膛前,直到司徒清睡着了,她还没有睡。

    半个月,只有半个月的时间,她就会被他娶进门。

    他们现在是最甜蜜的时候,他都能那么狠狠的对待她,以后激情淡去,她真的怕他变本加厉。

    这是她唯一能够逃脱的机会了,她不该迟疑,不能再做一次愚蠢的农夫。

    他的裤子就在床下,里面有他的手机,也有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