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42.老公太凶猛840
    白迟迟果断按掉了电话,心还因为刚才跟他的激辩砰砰乱跳着。

    其实她很怕他,比她自己想象中要怕。即使相信他不会伤害她的父母,她还是怕。

    司徒清铁青着脸,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气的甚至想把话机给摔了。

    不过他这人越是愤怒就越是冷静,她再跑,也跑不出他的掌心。

    她越是怕,他就越要把她控制住,要是搞不定一个女人,他还能叫司徒清?

    再打过去,对方的手机已经关机,和他预料中的一样。

    白迟迟,以为这样我就找不到你了?

    司徒清这家伙不知道认不认识警局的人,万一给她电话追踪什么的,可就惨了。

    白迟迟想了想,去酒吧服务台借了一支笔一张纸,把重要的手机号码抄下来,然后把两个手机都关了。

    “阿凡,你在这里上班,我先把这两个手机放你这儿。那家伙太可怕了,我怕他会找到我。”

    费世凡看她的表情很是紧张,微微笑了一下,轻声说道:“放松点儿,他找到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有再大的权力也勉强不了你结婚,放心好了。”

    “真的吗?哎呀,我真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不过你不了解那家伙,他简直就是一个恶魔。我亲耳听到他跟部队里的首长打电话,还强迫我照了一张照片,差点就直接去办了手续。军婚啊,我想离婚都离不了。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要找个地方睡觉,养足精神明天好去三亚。”

    白迟迟决定了虽然她钱不多,她还是要住旅店,这样比较安全,不容易被司徒清找到。

    费世凡猜也猜得到她的处境,而且司徒清的确不是一般人,她要是脱离了他的保护,恐怕一下子就要被他给抓回去。

    “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假如你能够信任我的话,其实我早想开口了,就是不太好意思。”他对着白迟迟突兀地说道。

    “我当然信你了,你是我朋友啊。有什么忙你说吧,我能帮你的话一定不会推辞。”

    “我听你说过你是学医的,我一个朋友的爷爷身体不大好,其实也没什么大病,他的各项检查结果都正常。可是就是会担心这担心那的,晚上总睡不着觉。要是你能帮我跟他爷爷聊聊天,用你的专业……你不是学过病患心理学吗?不知道这会不会让你为难。”

    “不为难啊,一点儿都不为难。就是我明天要去三亚了,等我回来就去帮你这个忙吧。”能够帮他的忙,白迟迟是高兴的,她本身也不愿意欠别人太多。

    “就今晚吧,你不知道,他爷爷已经连续好几天靠药物入睡了。我跟他说了,要是能请到你帮忙,今晚就和你一起过去他家里住。他家里也就是有两个保姆和他爷爷,他本人出差了,你不用担心不方便。当然了,前提是你能相信我不会对你……”费世凡说到对她怎么样时,脸不自觉的有些红。

    “不会不会不会,你一看就是那种很值得信任的很有风度的男人。才不会像司徒清那个混蛋……哈哈,扯远了。你朋友的爷爷既然那么急,那我们现在过去吧。你上班能请假吗?”

    “能,这里的老板对我很照顾,你到那边去坐一会儿,等等我。”

    费世凡待白迟迟走远了,才给爷爷打了个电话。

    “爷爷,今晚我带个女孩子给你看,大概二十分钟到家。”

    “你还真是你爷爷的孙子,什么时候都不按套路出牌,带女孩来见家长都选在半夜。”费爷都已经要睡下了,一听到有女孩子上门,立即来了精神。

    他在外面做的事,他多少是有些耳闻的。

    他要是不往家里带,就说明不够认真,要是带回家了,就说明他认定了。

    “我要是按套路出牌不就给费爷您丢脸了吗?”他轻笑,心里知道爷爷爱自己,宠着自己,觉得很温暖。

    “哈哈,你小子。爷爷给你准备好房间,你晚上就跟女孩子一起睡吧,看看早点给我生个重孙子出来。”

    “别急,爷爷你太急了,我还没跟她表白呢。我们现在是普通朋友,她遇到了一点儿小麻烦,我是说你晚上睡眠不好,她是医生,我要她来帮你的。”

    这小子平时就慢悠悠的,这种事竟然也慢悠悠的,这点看,可真不像他的孙子。

    别管怎么说,女孩子上门还是好事,至少说明这小子的取向还是没问题的。

    “行,你就带她来吧。”

    “还有一句话,爷爷,你不是我的爷爷,你是别人的爷爷,我只是个酒吧的服务生,您可是大名鼎鼎的费爷。”

    “你这死小子,你就气我吧!”

    爷爷这语气就是同意帮他了,费世凡弯了弯嘴角,挂断电话,跟白迟迟一起出了六月雪,打了一辆车直奔费宅。

    费爷住的地方算是一个城中城,坐拥城市里最繁华的地段,因为只是商人,没有政治头衔,不必低调,所以他的吃穿住行都是奢华的。

    费世凡带白迟迟来的时候,所有下人早被打过招呼了,一路上所有想要称呼凡哥的人都默不作声,只把他当个客人一般对待。

    “你朋友家好大呀,看起来很有来头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谁的住宅有这么大呢。”

    白迟迟一进住宅就被费宅恢弘的气势震慑住了,她眨了眨眼,甚至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

    整栋大宅都是欧式建筑,是当年费世凡父亲给他母亲的献礼。

    此时是深夜,灯火辉煌,整个建筑看起来如梦似幻,就像传说中的王子城堡。

    “再大也没什么意思,人丁稀少。”费世凡感慨道。

    假如这里能有一个像白迟迟这样活泼的女主人,就热闹了。

    那时的他根本没有意识到,他自己缺少热情,未必他就适合热情的人,就像飘里面的艾希礼,他总以为他爱上的是火一样的斯嘉丽。

    其实他的优雅,他的思想深度,不是单纯的女人能够理解得了的。

    “阿凡,每件事都要两面性的呀,你要看好的一面。”白迟迟看他一脸的忧伤,连忙劝道。

    在她的印象中,费世凡总是温和有礼的,让人信任,让人心安。

    像此刻这样忧郁的样子,看着还真让人心疼。

    “我会的,主宅到了,我们下车吧。”费世凡携白迟迟下了车,老头子好奇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早等在门口了。

    “爷爷,我是阿凡,这是我的朋友白迟迟,她是一位医生,她会给你专业的建议。”

    白迟迟上前,主动对精神矍铄的老者伸出手。

    “爷爷你好,我叫白迟迟。我还只是医学院的大三学生,不是什么专家啊。不过我的确学过病患心理学,希望能帮到爷爷。”

    老头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几眼白迟迟,总体印象还算不错。

    她朴实而不夸张,真诚不造作,不会自我吹嘘,看来费世凡的眼光还不算差,这一点也像他。

    “好,进来吧。”费爷说了一声,让费世凡带白迟迟一起进了客厅,早有下人端了几杯饮料过来。

    鲜榨的橙汁,鲜榨的猕猴桃汁,还有一杯柠檬水。

    “随便喝吧,到这里就像到家里一样,费爷爷很喜欢我的。”费世凡一句费爷爷,说的费爷眼角直抽抽。

    这小子,竟然连自己姓费都没告诉人家,难道姓费让他很丢脸吗?

    白迟迟的确有些渴,天太热了,也就没客气,随手拿了一杯柠檬水喝了。

    “费爷爷,您老人家每次睡不着觉的时候,都想些什么?我看您生活肯定没什么操心的,难道是为儿孙烦恼吗?”白迟迟喝了水,调整了一下语气,开始她今晚的“工作”。

    费爷瞟了一眼自己的孙子,暗说,你找这丫头可真好骗,你就喜欢这样的呀?

    也是,他自小不喜欢太有心计的人。

    费爷长叹一声,极其烦恼地开口:“你这丫头一下子就说到了点子上,不瞒你说,我最操心的就是我那个小孙子。”

    这回换成费世凡眼角直抽抽了,爷爷,犯不着这么有仇必报的吧,我可是你亲孙子啊。

    “哦,他哪方面让您操心?您跟我说一说,说不定我能帮到您呢?”白迟迟被他夸了一句说到点子上,就更有信心帮到他了。

    “费爷爷,其实你孙子人也不错,你为他操心就属于有点杞人忧天了。”费世凡果断拦住爷爷数落他的罪行,却被费爷打太极似的回击过来。

    “他人是不错,就是你们现在年轻人说的慢热,太慢热了。你就说他找了一个喜欢的女孩,到现在都不跟人表白。我这急着抱重孙,他呢,慢悠悠的,是想急死我呀。”费爷说的捶胸顿足的,白迟迟也是个急性子,当然也跟着急。

    她本来就比较多的理解老人的想法,这会儿自然要跟着费爷一起声讨他孙子的不是了。

    “那是他不对了,爱要说,爱要做,男人就应该勇敢一些的。我跟您说,爷爷,你就告诉您孙子,说女孩子不喜欢吞吞吐吐的男人,都喜欢强势的。你没看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吗?有句话,叫小姐爱流氓……咳咳。好像有点辞不达意,爷爷,你明白我的意思了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