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44.老公太凶猛842
    “很抱歉,我航空公司向大家承诺会尽快安排另一架班机起飞,给大家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还好还好,她还有机会去三亚的,只是稍微等一些时间。

    白迟迟随着人群走到机场出口,刚一现身,立即有两个穿警服的年轻男子靠近了她。

    “白迟迟小姐,麻烦跟我们走一趟!”

    “我?”她惊讶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长这么大还没跟警察叔叔打过交道呢。

    “对!”警察叔叔异常严肃。

    “有什么事?该不会怀疑我携带什么危险品,恐怖袭击之类的吧?”

    她纯属调侃的话,两名小警察表情却更严肃了,如临大敌的模样。

    “这个,检查了才能下定论。”

    不由分说的,她被两人控制住,在众人的围观下拉进特别通道,拐了两道弯拖进机场审讯室。

    “咣当!”一声,机场审讯室的门被重重的关上,白迟迟被吓的一激灵,三魂七魄都移了位。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她被非法拘禁了?

    不知所措地站在洒满夏日阳光的审讯室,她惶恐不安地朝前看去。

    审讯桌前一个男人正襟危坐,身上周正的军服,肩膀上的两杠三星无声地诉说着威严。

    他的脸很刚毅,因为长年的训练脸呈古铜色,五官深刻,那厮不是司徒清又是谁?

    仪表堂堂,卓尔不群的男人,在她看来却面目可憎。

    她终于明白了,一定是他让飞机返航的!

    她真想冲上前使劲儿掐住他的脖子,狠狠揍他一顿。

    “你无耻!”在他冰冷的双瞳扫视过来的一刹那,她这话竟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所有的血液仿佛都冻结了。

    他的神情让她害怕,明明她有权利追求自由,为什么在他森冷的注视下,她会觉得压迫,心虚,好像她犯下了滔天大罪。

    不,白迟迟,你不要怕他,他不过是在虚张声势。

    骄傲地扬了扬脸,她把所有恐惧的情绪压回去,强自镇定地开口。

    “放我走!你没有权利禁锢我的自由!”

    背着他差点飞到了那个男人的怀抱里,她倒还有脸理直气壮,好个没心肝的女人!

    桌子后方,他的拳头捏了又捏,表情上却没有任何变化。

    他优雅地起身,踱着方步走到她面前,高大的身躯投下的阴影把她整个人罩在其中。

    “白小姐,有人举报你身上携带了危害公众安全的物质,所以我要对你搜身,请你配合!”

    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呸,谁举报她了?恐怕是他本人吧!

    她深吸了几口气,忍住对他咆哮的冲动,不卑不亢地抬头与他目光对峙。

    “搜身可以,叫一名女警来!”

    “为了谨慎起见,我要亲自搜!”司徒清的每个字都从牙缝里挤出来。

    语毕,他的大手猛的一伸,在她的惊慌之中,整个人像一只没有反抗能力的小鸡,瞬间到了苍鹰的怀抱之中。

    他一个大手直接罩上她的身体。

    “喂!你这个混蛋,你摸哪儿呢?”她不淡定了,也没法淡定。

    这是什么地方呀,审讯室啊,妈呀,应该有摄像头的吧?

    “怀疑有人体炸弹,很可能是体內携带的,为了国家安全我愿意牺牲自己,深入内部检查……”

    丫的,他这混蛋王八蛋杀千刀的,不会来真的吧?

    “司徒清你别胡闹,这里有摄像头,你别乱来,会被发现的。”

    “怕吗?”他贴在她耳边低语,用气息誘惑她,逗弄她。

    他这时恨不得把这女人给吞到肚子里面去才能解恨,背着他跑了,还是飞到海南,去找下三滥的秦雪松。

    不仅这样,她在出发前密切接触的人还是费爷的孙子费世凡。

    他昨晚就查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只是刻意没有打断她的行程。

    就等她上了飞机,他才下手,等她觉得自己完全达到目的了,才杀她个措手不及,让她从幻想中的天堂掉下来。

    “废话,当然怕了,你快点儿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

    “你喊吧!你现在喊话,更会被当成是恐怖分子。”他口中说着,手上的动作没有停。

    这会儿,她仰头看着黑漆漆的摄像头全都在对着她拍摄,在看不到的地方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们呢。

    想到这里,她就吓的几乎不能呼吸了。

    “司徒清,别这样,我知道错了。你放开我,有话好好说,我跟你回去还不行吗?”

    “不行!你必须受到惩罚。”司徒清冷冷的说道。

    “好像没感觉到什么,让我想想,还能怎么样检查。”

    白迟迟被他弄的脸涨的通红,脑袋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怎样才能躲避开那些摄像头,才拍不到这样刺激的画面。

    “怦怦!”忽然有人敲门,白迟迟如遇大赦,心想这下子会有人打断了,她就能幸免被真正的侵犯了吧。

    “报告首长,替换的飞往三亚的班机已经准备妥当,是否还要着重安检?”

    “不必了!直接起飞吧!”司徒清交代了一声,那人的脚步声很快消失。

    在他报告的时候,司徒清已经把军服脱了。

    他要惩罚白迟迟,不会穿着军装。

    白迟迟想趁着有人打断跑出去,刚跑到门口又被已经光溜溜的司徒清给抓了回来。

    当她撞到他身体时,她吓的差点背过气去。

    他得是多大的胆子敢在审讯室里把自己变成条大白鱼。

    “你疯了,我会恨你的。”白迟迟连连摇头,却被他狠狠欺负。

    白迟迟到这时还没反应过来他早就命令下面的人把摄像设备全关了,她最担心的就是被看见,一辈子都完了。

    司徒清怎么都不解气,让你跑。

    “我会恨你。”她在颠簸中断断续续地说着这样的话。

    “我也恨你!”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白迟迟知道逃不了了,索性闭上眼,不再看他。

    司徒清并不是为了逞怒火,实在是气不过她逃跑,又没别的办法罚她才这么对待她。

    看她吓的这副模样,他停了下来。

    “晚上到家再好好收拾你。”他冷冷说了一声又重新穿戴好衣裤。

    “快点把衣裙整理好,现在开始别说话!”司徒清沉声命令了她一句,见她颤抖着手整理好自己,才按下审讯桌上的一个按键,说了一声:“我已经亲自检查过了,没有任何问题,人可以释放了。”

    “是,首长!”对方毕恭毕敬地答道,没一会儿就有人来敲门,引领白迟迟出去。

    白迟迟走后,司徒清跟司徒远在审讯室里把军服换过来,一身便装的司徒清出了门,直奔机场大门口。

    被欺负了的白迟迟出了审讯室之后就觉得全身虚软,那两个小警察在代表机场安全部门给她道歉,她就像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似的。

    “我可以走了吗?”她只关心这个结果,至于她被冤枉什么的,那不是这些小警察的错,是那个混蛋压下来的,他们有什么办法?

    “可以!您可以走了!非常抱歉!”

    “由于你们的原因延误了我的航班,是不是要负责我坐最近的一次班机飞走?”

    她知道十有**这个要求是会被无视的,果然不出所料,对方还是说抱歉:“没接到上级的命令,您的问题可能需要联系航空公司去解决。不过,最近的一班飞机刚刚已经飞走了。”

    混蛋司徒清,太无耻了!

    她要赶快跑,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

    其实她加快脚步的时候心里也明白,上了飞机都能返航,她再跑也是徒劳的。

    离开了小警察还没走上十步,就看到司徒清沉着一张脸站在她面前不远处。

    刚才离开审讯室她也想明白了,他就算能允许她曝光,也不舍得他自己名誉受损的,所以审讯室里的摄像头应该是没有拍到他们的。

    躲不掉了,她索性迎着他走过去,在他面前站住,冷漠地开口:“司徒清,你已经那样对我了,难道还不解气吗?我走,也是因为你不信任我,你那样对我,我觉得我们不合适。结婚是自由的,我有权力不跟你结婚。希望你别再这样执着,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不会跟你回去的,再见!”

    她直视着他,尝试着与他理性地谈判,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看她,待她说完了,他只轻声说一句:“跟我回家!”

    白迟迟再次感觉到无力,为什么她遇到他,就觉得自己的命运都不由自己主宰了?

    她要怎么说怎么做,才能让他打消跟她结婚的念头?

    见她仍然不动,司徒清凉凉地问她:“你是不是想要在众人的围观下,被我扛着回去?”

    他真会这么做的,会有很多人看她,太丢脸了。

    可要她跟他走,她又不甘心,正在两个人对峙之际,从不远处走过来一个人。

    那人穿一身白色休闲装,走的很快,一直注视着白迟迟,终于看到她了,他几步跑上前。

    “白迟迟!”

    “阿凡?”白迟迟有点不可思议,这阿凡真是神通广大啊,难道未卜先知地知道她没有上飞机,还在机场吗?

    他身后还跟着几名黑壮的保镖,看样子就很能打,不知道要真跟司徒清交手,会是谁胜谁负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