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46.老公太凶猛844
    到了司徒枫家停好车后,白迟迟也醒了。

    “我想回家。”她看到又来司徒枫家了,很沮丧地提出了要求。

    “回家?我陪你回去吧。”

    谁要他陪啊?还陪,说的真好听,像个体贴的丈夫似的。

    “不要,我自己回去。”

    “那不行,在结婚之前,我们必须得形影不离,当然,除了我上班的时候。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结婚是必须的。至于其他的事都可以商量,比如说生孩子,可以晚几个月。你照常读书,毕业后照常参加工作,我都能答应你。如果你要去见哪个男的,提前跟我打个招呼,时间地点去干什么,几个人在一起,你只要跟我交代一声就行。”

    他真是考虑的很清楚呀,那不还是换汤不换药吗?她的自由从本质上就没有,行动要打报告,她勒了个去呀。

    “假如我不答应你呢?”这才是她最关心的啊。

    “我把婚期往后推了两个月,到时候你会做我的新娘子。你如果不好好呆着我身边,跑了我会抓回来。要是我找不到你,就你身边的人倒霉。我不会伤害你爸妈,不过你同学,秦雪松什么的这些人,我就保证不了了。”

    司徒清也无奈啊,为了把这丫头栓住,连威胁她这样的手段都用出来了!

    卑鄙无耻混蛋啊!

    恨死他了,好在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她会好好努力,让他嫌弃她,他自己不愿意了,自然就放弃了。

    让一个人喜欢不容易,让一个人讨厌还会难吗?

    司徒清,你等着接招吧!

    白迟迟又开始幻想司徒清不想娶她时,会说什么样的话。

    “我受不了你了,婚约取消,你赶快消失!”

    多好啊,那时候就天空海阔,她想到哪儿就到哪儿。

    这么想着,她的嘴角不由得弯了弯。

    他明明是威胁她的话,谁想到她思绪信马由缰的,想到脱离苦海的美妙时光了,还给他笑了一个。

    是他把她给威胁傻了?

    “白痴,你笑什么呢?觉得我的话很让你高兴?”

    “高兴,嘿嘿,太高兴了。我终于发现你是真的想要娶我,不是逗我玩的。你想啊,我以后就要过上贵妇人的生活了。衣食无忧不说,还是首长夫人,只要想想这个头衔,我都能美死,做梦也要笑醒啊。”

    这是什么跟什么?司徒清眉头抽了抽,伸手探了探她额头,没发烧啊。

    明白了,小东西跟他演戏呢,想伪装成一个爱虚荣的女人,真是小学一年级的水平,太容易被识破了。

    他也不揭露她,她演戏也好,总比总是气呼呼地跟他理论好多了吧。

    他搂住她的小肩膀,让她头靠在他身上,笑呵呵地说道:“美吧?能找到这么一个玉树临风的男人,让你生活各方面都能获得满足,你是该高兴。”

    白迟迟又是一头黑线,这厮,他怎么这么的不谦虚。

    不过靠在他身上,闻着他特殊的味道,她竟很没出息的又觉得一阵温暖。

    白迟迟啊,你简直就是一只耗子,一点儿记性都没有。

    他给你个笑脸,你就不记得他那么粗暴对待你的时候了。

    司徒清也感觉到她身体不是紧绷绷的了,两人此时已经快走到司徒枫家楼下了。

    他停了脚步,把她转了个身面对他。

    “白痴,有没有想我?”

    他的眼神是那样专注,话语也极其温柔,白迟迟的心忍不住的悸动了一下。

    她傻傻的回看着他,发现即使是被他抓回来了,即使是他在审讯室对她那样,她对他竟然恨不起来。

    只要他轻轻的一句话,她就溃不成军了。

    她是爱他的吗?

    她痴迷的神情让司徒清也醉了,他看得出她跑了,可还是在想他,就像他一样。

    气她的不告而别,心里却放心不下这个白痴。

    就分开了一晚上,好像分开了很久很久。

    他想要温柔地说一声想她,到底说不出口,只是低下头,吻上她微微撅起的小嘴儿。

    白迟迟瞬间感觉到小鹿乱撞,本来是应该脱离开他的吻,讨厌他的,她却有点儿舍不得。

    这是在室外,否则他早把欺负她了。吻了很久很久,他才不舍地放开了她的小嘴儿,凑近她耳边,喷着热气悄悄地对她说道:“咱们回家亲热去!”

    说完,不由分说地把她扛上了肩头……

    这家伙现在又添了一个毛病,动不动就把她扛起来了,也不管别人拿什么眼光看他们,白迟迟都要窘迫死了,一个劲儿地小声求他:“放我下来呀,你这个混蛋变态。”

    “我变态了吗?”他好笑地问,白迟迟脑海中就闪现出言情小说里各种男主对女主的折磨。

    那个,好像他还是很正常的。

    不,他不正常,就审讯室里的那一次,他就神经了。

    不过她有些不敢讨论这个话题,生怕一激动声音大了让人听去。

    他动作很快,好像没几步,就上了楼,掏出钥匙扭开了门。

    “哇!舅妈!”小樱小桃齐声呼唤着,一齐扑了上来。

    司徒清还想上楼来就跟她关房间里好好身体交流一番的,两个丫头这么热情,看来他只有忍一会儿了。

    他把白迟迟放下来,若无其事地对她们说道:“你们舅妈很累,你们有什么话赶快说,说完我要带她回房去休息。”

    这家伙是怎么想的,一进门就要去休息,她才不要呢。

    白迟迟装作听不懂他的话,笑着搂住两个小丫头的肩膀,说道:“我其实一点儿都不累,还可以陪你们玩游戏呢。怎么样,有没有想我呀?”

    “有!”

    “舅妈,你去哪里了?说走就走,也不告诉我们一声,害的我们担心了很久。”小樱噘着嘴,不满地抗议。

    “我本来想去三亚的……”白迟迟话说到一半,小桃就打断了她,问道:“本来?就是没去成,为什么?”

    “因为……我路上遇到了一只狂犬,我害怕被咬,就折回来了。”白迟迟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司徒清,他眉头直抽抽。

    他成狂犬了,看待会儿他怎么收拾她。

    小桃倒是很天真,还真的上上下下的打量白迟迟。

    “我跟你说舅妈,我上次也差点被一只疯狗给咬到了,把我吓的呀。舅舅跟我们说过,要是被疯狗咬了,是要打狂犬疫苗的,要是不打,还会得狂犬病。我看看,你没被咬到吧?”

    白迟迟有些汗,随口扯了一句谎,只为了刺激一下司徒某人,却把小姑娘给吓这样,真不忍心了。

    小桃看舅舅的脸黑了,还有舅妈奇怪的神色,忽然笑了。

    “咬了咬了,舅妈是被舅舅咬了,哈哈。”

    两人你看了我一眼,我看了你一眼,又尴尬地避开。

    司徒清心想,让你胡说八道,这回知道不好意思了吧,这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们两个,总是瞎说,再这样我不跟你们玩了。哎呀,好饿啊,有吃的没呀?”白迟迟转移了话题,小樱小桃也不再盘问,说了句:“我们去给你找吃的”一起飞奔进厨房。

    待她们跑远,司徒清猛地搂住白迟迟的腰,小声在她耳边问道:“我是狗吗?”

    “你不是。”白迟迟立即回答,他正为她的妥协高兴呢,就听她小声嘟嚷了一句:“你不是一般的狗,你是疯狗。”

    “好大的胆子!”他轻哼一声,把她小腰一圈,低头就咬上她的小嘴。

    不说他是狗吗?还是疯狗,他就让她看看疯狗是什么样的。

    他这次亲吻不同以往,而是真成了狗狗。

    小樱捧着一碗凉粉,刚跑出来就看到这么热火朝天的一幕,她立即转了个身命令小桃:“快转过去,不准看!这太少儿不宜了,舅舅,你要注意保护我们的视力健康啊。”

    小樱的嚷嚷声终于解救白迟迟于水火之中了,司徒清万分不舍地放开了她。她通红着俏脸,垂下了头,几乎都不敢看她们了。

    “你回房休息去吧!我来对付她们。”司徒清在她耳边轻语了一句,推了她一下。

    白迟迟听话地蹭蹭蹭上楼了,没一会儿,司徒清也端着凉粉跟进来。

    算她识趣,直接进了他卧室,她要是敢进客房,他非打她一顿屁股不可。

    他把凉粉放到她手上,说了声:“吃吧,不是饿了吗?”

    语调还是很温柔的,让白迟迟又感觉回到了从前那段愉快相处的时光。

    要说这丫的也真是个怪人,好的时候让你觉得他是全天下最好的男人。不好的时候,恨的你想狠狠暴揍他一顿。

    他不是一般的人格分裂吧,她琢磨着,老实不客气地拿过他手中的凉粉和小勺子。

    不能被他的糖衣炮弹给蒙蔽了,上次他就是这样的,弄的她晕乎乎地答应了他的婚事。

    白迟迟,保持清醒!

    还是要让他讨厌,让他烦,在任何细节上都不让他喜欢。

    她瞄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凉粉,计上心头。

    不用勺子,她直接把头埋在凉粉上,往嘴里啃食,吃相极其的不雅观,还不断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

    是男人都会喜欢优雅的女人吧,她这么做,他肯定会嫌弃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