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47.老公太凶猛845
    谁知道司徒清却劈手把那碗凉粉抢了过去,嘴里说着:“凉粉这么好吃吗?我基本没吃过,我尝尝。”说完,也学她的样子吸溜了两下。

    崩溃!

    白迟迟差点无力地昏死过去,再看他时,一碗凉粉就阵亡了,只剩下一点点的汤水在。

    “你过分啊,司徒清,知道不知道什么是风度?”她把碗抢回去,就连最后一点儿汤也没放过,全喝进口中。

    司徒清坏笑着,慢悠悠地说:“据我观察,你最后喝的这些汤里面,有半分之八十是我的口水。”

    “啊!司徒清你好恶心!”白迟迟惊呼一声,真后悔自己动作太快啊。

    一把把碗重重地放在床头柜上,握住拳头就要好好跟他算账。

    他大手一伸,搂住她纤细的腰身,紧接着她被面对面圈进了他厚实的怀抱中。

    “宝贝儿,吃我点儿口水有什么好恶心的?你吃的还少吗?”他低柔地说完情话,在她剧烈的心跳中,再次低下头紧紧吻住她的小嘴儿。

    终于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房门都被他锁死了,这回他们可以好好的了。

    风平浪静以后,司徒清翻了个身,怕累到了白迟迟。

    这一微小的动作让她感觉到了在乎,如果不是在乎,他会一直怕在她身上吧。

    “你这大混蛋,我应该拿你怎么办呢?”白迟迟小声对他说,像在自言自语似的。

    “你才是混蛋呢,你这小混蛋,这话应该我对你说。”他宠溺地吻了吻她的鼻尖。

    “我也不知道别人丈夫怎么对待老婆的,我会慢慢学的,你也要本分点儿。”他没有撤出自己的粗壮,还留在她身体里,就这么跟她聊天。

    “我怎么不本分了?我跟谁都没有什么,就只有你是特别的。”

    “当然只能我是特别的了,你还想跟谁特别啊?那个姓费的,不是什么好人,他对你有意思,你以后要注意防范,知道吗?”司徒清说着说着,面色又严肃起来。

    “我要起来了,讨厌你说我的朋友。人家可有风度了,昨晚我在费家住的,他连我房间来都没来过一次。”白迟迟解释到一半,看他还是不相信的样子,有点儿没耐心了,挥了挥手气呼呼地说道:“算了,不跟你说了,你这种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绅士。”

    “绅士就是有耐心的狼,一个男人没有理由平白无故对一个女人好。”这点他是坚持的,即使她不高兴,他也要说。

    “人家连一句喜欢我都没说过,只是因为跟我是朋友,才帮我的!”白迟迟据理力争的同时,还撑起手臂想从他身上起来。

    “他为什么不告诉你,他是费世凡,是费爷的孙子,你不觉得奇怪吗?”司徒清的问话让白迟迟沉默了一会儿,关于这点是有些奇怪。

    既然是朋友,没必要隐瞒他的身份吧,她又不是那种会戴着有色眼镜看人的人。

    “你就是太单纯了,不知道社会的险恶。我告诉你,很多世家子弟都有很奇怪的爱好,专门喜欢骗女孩子。这种事我听的多了,也见的多了。你听我的没错,你是我老婆,我总不会害你。凡是我让你做的事你就去做,不让你做的,肯定是有理由,我都是为你着想,知道吗?”司徒清语调放缓和了些,说教的本质却没变。

    什么呀,跟家长训诫孩子似的。

    他是比她老了不少,也不至于就把她当个孩子了吧,太瞧不起人了,她怎么可能连基本的辨识能力都没有呢。

    不想了,反正没有要嫁给这自大狂。

    真累,有宽阔的胸膛先趴一会儿吧,想那么多干什么,脑细胞白白浪费了。

    白迟迟又温顺地躺好,小脑袋服帖地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他伸出大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叹息道:“带你一个,比带一个团都累。”

    靠!这是她的感觉好不好?估计教幼儿园一大群孩子都比跟他交流要轻松些,仗着有点儿社会阅历老是瞧不起人,认为自己什么都是对的。

    她就是不想跟他一般见识,让他自己去说吧。

    “睡着了?”他轻拍了一下她的额头。

    “没有。”

    “那怎么不说话?”她这一不吱声,他还有点不习惯了。

    “你不嫌我说的多烦吗?”

    “现在允许你说,说吧,现在正在想什么,告诉我听一听。”

    她勒了个去,他这人就是分裂吧,她说话不对,不说话还是不对。

    “你允许我说,我还不想说了。好了,我要起来了,趴在你身上累死了,一点儿都不平坦,肉都咯得慌。”

    “我还没说压的累,你还嫌趴的累?这丫头怎么这么难伺候,小心我收拾你!”

    “我怕你了,我不累,一点儿都不累。我感觉压在你身上就像睡在最柔軟舒服的床垫上,啊,不是是棉花糖上,从身到心都很喜乐啊。好吗?司徒清,我可以下去了吧?”趁他不注意,嗖的一下她就起床了。

    “忘记给你垫了,过来,再垫着躺一会儿。”他也坐起身,拿枕头放在她腰下面。

    她反正困了,垫就垫,垫起腰来睡觉还舒服呢。

    这晚两个人很平静,没斗嘴,也没吵架。

    司徒清让白迟迟给他读专业书籍,读完了和她讨论一些医学上的事。

    第二天早上,他照常锻炼身体,也拉着白迟迟。

    吃完早饭,他就去上班了,还是像以往一样交代白迟迟,别带孩子们出去。

    “不带她们出去,你放心上班吧。”

    上次带她们出去,遇到了费世凡惹出这么多事,白迟迟自然是不想带她们出去的。

    谁知道到了下午的时候,小樱忽然说肚子痛,白迟迟就问她有没有拉肚子什么的,她说没有,不一会儿小桃也嚷着肚子痛。

    她有些着急,给司徒清打电话,他一直没接。

    情急之下她只好带两个孩子出去,去了最近的医院。

    医生诊断的结果是,她们即将要月经初潮了,叫白迟迟回去给炖一些红糖。

    其实白迟迟也有这个猜测,问她们有没有流血,她们也说没有,就只好去医院做检查再下断论。

    离开医院,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白迟迟给她们上了一堂生理卫生。

    “别害怕,这些都是很正常的,知道吗?”她的闻言软语,以及从专业的人体解剖结构上的讲解很快说服了孩子们。

    “舅妈,这么说,我们是长大了对吗?”小樱惊喜地问。

    “对,这是长大成熟的表现,所以不必惊慌,每个女性都要面临的。”

    “太好了!我们长大了!”小桃也高兴地说,没多久,两人的肚子都没那么疼了。

    “我们回家吧舅妈!”

    “好,回去给你们炖红糖,先去超市买一包红糖。”白迟迟带领着两个人往最近的超市走过去,路上她们还是小孩子的心性,看什么都要流连一会儿。

    在她们站在一家店面外看一对玩具娃娃的时候,白迟迟忽然看到有个老太太在过马路。

    “危险!”不知道是那老太太视力不太好,还是听力不行,快开到她近前的一辆车一直在按喇叭,她置若罔闻。

    说时迟那时快,白迟迟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拉住了老人家。

    车呼啸着从她和老人家的身边擦过去了,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婆婆,你以后过马路要注意啊。”

    “我听不到!”老人家摆了摆手,白迟迟猜的果然没错,她真是听不见。

    她搀着老人等了一会儿红灯送过马路,才急忙回头找两个丫头。

    她们平时在某个地方都是会逗留很久的,她以为她们还在原地,谁知道她赶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孩子不见了。

    “小樱小桃!”她使劲儿叫,也没有人回答她。

    她吓坏了,连忙四处找,见人就问有没有看到一对双胞胎。

    “好像去了那边,有人追她们。”

    “什么?”白迟迟头皮一阵发麻,司徒清说过的,让她千万别带她们出来,怕有危险。

    她怎么办?

    再次拨打司徒清的电话,他终于接电话了。

    “小樱小桃在街上不见了,你快来帮我找!”她几乎是哭喊出声的。

    司徒家这么有钱有势,怕她们被绑架啊,要是真绑架了,再被撕票,她就算是死也偿还不起。

    “哪条街?”司徒清问。

    “就是家门口的翠花街。”

    “知道了!”他答道。

    “司徒清,我害怕,你说小樱小桃会不会被绑架啊。”白迟迟已经把附近都找遍了,也没她们的影子,还有人说她们在被追赶,她此时真是六神无主,脑袋完全乱了。

    “别急,不会有事的,我马上来!”

    司徒清低沉而短促的话成功起到了安抚的作用,尽管他心里也非常急,他却明白这样的时候越急就会越乱。

    白迟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继续四处寻找,刚放下电话没几分钟,就看到有两辆警车开过来,车上各下来好几名警察,协同她一起寻找。

    本来她们失踪不到小时,不够报警条件,就算是够了,也不可能有这么多警察来帮忙找。

    通过这件事白迟迟更确知了司徒清不是一般的人,不过她这时没心思去想呆在这种人身边有多大的压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