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48.老公太凶猛846
    很快司徒清也赶到了,条理清晰地把所有人明确地分好工,见白迟迟已经吓的腿发软了,他就叫她在原地等。

    最终是在隔了两条街的地方找到小樱小桃的,她们躲在两栋楼之间隐蔽的地方。

    她们被警察带到白迟迟面前时哭的泣不成声,一直抱着她的腰不放。

    “舅妈,舅妈,我们被追杀了,吓死了。”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没看住你们。”白迟迟紧紧搂住她们,她比她们吓的还更厉害呢。

    司徒清终于看到两个心爱的外甥女了,那一刻他的眼睛也有些濕润,鼻子很酸。

    他走过来,摸了摸两个小丫头的头,安抚道:“没事的,别怕,舅舅不会让你们有危险的。”

    “因为惊动了警察,所以我们要去录一下口供,只是做个记录,你们别怕。”司徒清提醒两个小丫头,连同白迟迟一起去了附近的派出所,各自单独做了笔录。

    “没事了,我们回家吧。”司徒清表情很轻松,把白迟迟和小樱小桃一起带回家,他才又回头到了派出所。

    把附近主要街道的录像全调出来看,他要确定孩子们说的有人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在她们跑的过程中的确是有个形迹可疑的男人在她们后面追,很奇怪的是,他其实看到她们藏在那里了,却没上前对她们怎样。

    该男人穿着正常,神态也正常,不像精神病,司徒清眉头紧锁,仔细看了很久后,把录像复制了一份打算带回去让手下的好好查一查。

    再次回到家的时候,受了惊的小樱小桃还第一次来了大姨妈,白迟迟跑前跑后地照顾着她们。

    在白迟迟温柔的安抚下,她们总算平静下来。

    一见到司徒清,她们神经又紧张起来了。

    “舅舅!是不是有人要绑架我们?”小樱回忆起被追赶的经历,还是心有余悸。

    “是吗?”白迟迟也很紧张地问。

    “不是的,那男的只是刚好有急事,我看了录像的,是你们两个丫头想太多了。”司徒清摸了摸她们的头,又嘱咐了一声:“以后要少看电视剧,省的想象力过于丰富。”

    她们这才安心了,孩子就是孩子,不一会儿就把这事情给忘了。

    中午吃过饭,孩子们都困倦的睡了,司徒清才示意白迟迟跟他回房。

    “出发前我特意交代过你了不让带她们出门的,你是怎么搞的?”司徒清忍了很久的气了,他从接到电话那一刻起就想要狠狠批她一顿。

    “我……”白迟迟刚想解释,又被他打断。

    “你做任何事都不加思考,怎么就这么蠢?即使是带出去,你也不能撒手不管,让她们陷入危险之中啊!”司徒清眉头皱的紧紧的,只要一想到孩子们差点被绑走了,他的气就压不住。

    白迟迟也后悔,后怕,可当时事情是那么紧急,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车往老人家身上撞。

    “我也不想的,清,我当时只是去……”

    “不用说了!你肯定是看什么东西看入迷了,我在身边你这样还没什么要紧。我不在,你还这样,真是让我失望透顶!”司徒清恨铁不成钢啊,这女人善良是善良,样样都不错,就是神经太大条了,任何事都分不清孰轻孰重。

    遇到了这样的事还不反悔,竟然试图跟他解释。

    她越解释,他就越想对她发火。

    原来在他心里她就是个会看东西看的孩子都不管的女人,白迟迟忽然觉得很悲哀。

    他从来就没有瞧得起她,从来都是,他对她,是居高临下的。

    在这样的人面前,她甚至连解释都不想解释了。

    即使她明白,他发火是在乎孩子,她也还是难受。

    她忽然轻轻地笑了,轻声开口,语气淡淡的:“很失望吧,我也对自己很失望。我做她们的老师都已经不够格了,做她们舅妈,更是力不从心。既然这么失望,就没有必要将就我了。”

    她的态度和她的话让司徒清更加的火冒三丈,他恼恨地盯着她,劈头盖脸地问她:“本来就是你错了,还不行我说一句?你还觉得委屈了?”

    “不,我没觉得委屈。司徒清,这次带孩子出去,还差点弄丢了,确实是我不对。你生气都正常,我能理解。”我能理解你,你却不会理解我。

    刚发现她们丢了的时候,你态度那么好,让我别担心,我还以为你不会怪我。

    没想到,你只是在等着秋后算账。

    你对我失望,我对你更失望。

    这些,她都没有说出来,留在了心里。

    “我是从心里觉得配不上你,真的。你看你家庭条件这么好,你应该找一个漂亮聪明,甚至是完美的女人。我配不上,我也不想高攀!”

    只有天知道,白迟迟说出这些的时候心里是有多痛。

    她很心酸,也觉得自己真的不够聪明,很沮丧。

    这种不安,他感觉不到。

    司徒清冷冷地盯着她,他对她已经失望了,她这样的话让他更失望。

    “白迟迟,你是不是故意找机会想要脱离我?我强迫的你很难受吧?这么想走你就走吧!”他指了指门口,白迟迟心更痛了几分。

    她挺直了脊背,告诉自己别哭,不合适的缘分迟早都要停止。

    再没看他一眼,她快步离开了他的房间,去小樱小桃房间拿了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司徒枫的家。

    听到白迟迟关门的声音,司徒清的眉头还在紧紧皱着。

    “白痴,蠢货,你要走就走,别后悔回来求我。”他对着空气说道,其实还是有点儿想去把她扯回来,不过他不想没面子,硬坐在床上没动。

    白迟迟走出司徒家,抬头看了看天,天不错。

    “什么都别想,白迟迟,这一刻就是新的开始,没有那个混蛋大混蛋你就能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的了。”

    算算离开家也没几天,她却觉得特别想念父母。

    她去超市给父母买了些他们爱吃的东西,提着那些吃的回到家。

    一进门,母亲就问她:“怎么只听到你一个人的脚步声,司徒清呢?”

    “他有事,我自己回来的。我给你们买了吃的,妈,是绿豆糕。”

    白迟迟不知道为什么没把跟司徒清彻底分开了的事告诉父母,也许只是不想让他们担心太多吧。

    父母也没追问,欣然接受了她给买的吃的。

    白迟迟给发传单的地方打了电话,告诉对方明天继续去上班。

    这份工作本来也是自由的,想去就去,想走就走。听说白迟迟要回来,对方很高兴,还主动给她加了一点儿工资。

    第二天,白迟迟又恢复了简单的生活。

    和以前不一样的是,她站在大街上,还是会时不时地想起司徒清。

    甚至有时候看到有某个男人的背影像他,她都不由自主的要多看两眼。

    “你这没出息的,人家嫌弃你看不起你,你还想人家。”她在心里狠狠批了自己很多遍,然而却像是对想起他形成习惯了似的,过路人的一句话都能勾起她的相思。

    “你好!欢迎光临……阿凡?”她手拿着一张传单,正要递给面前的男人,却发现对方是费世凡,手僵在了半空中。

    “是我,你怎么跑这儿来发传单了?这工作太辛苦了。”他的声音一如往常般的和煦,听着很舒服。

    “我不觉得辛苦,我觉得很踏实。正好我要发完了,前面有个小公园,我们去坐一会儿,聊聊天吧。”

    “嗯。”

    两个人在小公园里面的木椅子上坐下来,白迟迟问他:“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吗?”

    如果他再说是巧合她是不会相信了,后来想想,他前面两次出现也许都不是巧合。

    司徒清有句话是对的,她有时候是单纯的过头了。

    为了让他瞧得起,不,她为什么要专门为了让他瞧得起去做什么事,她是为了更好的生存,所以要变的更加成熟。

    “是,我是特意来找你的。白迟迟,我是来向你道歉的。”费世凡很平静地说。

    “道歉?你一直在帮我啊,怎么会存在道歉这一说法,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

    “我骗了你,所以我要道歉。”费世凡直视着白迟迟,目光诚恳而又带着几分热度,看的白迟迟有点不好意思。

    “其实我在酒吧看到你,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你。我对你的印象很好,甚至可以说很有好感。所以我接近你,是处心积虑的,有意骗你的。”

    他的坦白让白迟迟感觉很意外,她怎么也想不出他处心积虑骗她的动机来。

    司徒清说他喜欢她,她真是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

    她对他,也全是朋友之意,没有丝毫的男女之情。

    看白迟迟不发一言,费世凡以为她还是执拗地生气呢。

    “白迟迟,真不能原谅我的欺骗吗?”

    “没有啦,我根本就没生你的气,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算了,都过去了,我也不想知道为什么。”白迟迟忽然有点儿后悔,要是他真说出喜欢她,她就得拒绝他。

    她最不愿意做的就是拒绝人,何况还是看起来如此无害的费世凡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