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49.老公太凶猛847
    “好,那就不说为什么。说说你吧,跟他吵架了吗?你如果真不想跟他在一起,我还是那句话,我有办法让你离开他。司徒家在洛城的地位你肯定知道,也会怕他。其实也不是所有人都不能跟他抗衡的,我可以帮你。”

    白迟迟想到费爷在市中心拥有那么独立的一个王国,也明白他们费家的势力是不一般的。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她不想看到两只虎为了她斗起来。

    白迟迟微笑着看向费世凡,轻声说道:“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好吗?我跟他分开了,他没有强迫我。只要相处久了,就会知道我是一个笨人。他开始对我很强硬,可能是觉得我有意思,时间长了就知道我是什么人了,所以就不会勉强我。我自由了,哎,自由真的比任何东西都可贵啊。”

    那你为什么还看起来有点儿忧伤呢,是在自欺欺人吧。

    费世凡也没点破,而是转移了一个话题。

    “你不是答应过我爷爷,要去给他做家庭医生吗?他晚上真的会失眠的,所以你一定要帮这个忙。”

    她的确答应过他,现在想想,也觉得当时答应下来的确是想法太单纯了。

    他那么有钱有势的,怎么可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家庭医生呢?

    她什么都不懂,就算去做,也未必适合。

    现在费世凡提出这个,恐怕也是看她发传单辛苦吧,他确实是对她很好,很善良的。

    还没等白迟迟开口拒绝,费世凡就看出了她的想法,不慌不忙地又补充了一句。

    “是,你的资质和经验的确都不是最好的,那我为什么还要找你呢?实话告诉你吧,我爷爷在逼着我结婚呢。至今为止,我都没看上哪个女孩儿,又不想我爷爷为了我的事一直操心。上次我就跟他说,我看上你了,所以带你去见他。他很喜欢你,是你给了他一个希望,我希望你别带走他这份希望。他毕竟年纪这么大了,身体也不好。”

    费世凡态度很诚恳,诚挚的眼神中盛满了对爷爷的心疼。

    白迟迟一瞬间真的想答应下来,话到了嘴边,她转念一想,还是不可以答应。

    如果她真的住进了费家,司徒清肯定会知道的。

    她走了,他也许不会找,可她要是去了他家,他估计就不能淡定了。

    他骄傲啊,自尊心强啊,怎么能容忍自己曾经拥有过的女人去别人那儿呢,势必要争一争的。

    那样一来,她还是给两家都带来了麻烦。

    “阿凡,我还是不能去。要不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吧,要是司徒清他彻底放弃了,我们完全没有瓜葛了,能帮你去骗一下爷爷开心,我也是愿意的。当然了,我还是不赞成你骗他,你要努力去发现周围女孩子身上的优点。有个名人,我也不记得是谁了,她曾经说过,每个女孩都是一个天使。你这么善良,一定会发现天使的,加油!”

    她单纯的模样,和纯真的笑容让费世凡心再次一动。

    他不是没试过啊,就是没有感觉,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情况还这么复杂。

    也是他天生不强势,做不到像个登徒子一样抱住她亲啊啃啊,强迫她做他的女人什么的。

    他唯有慢悠悠的等待,顺应缘分。

    他很无所谓似的笑了笑说道:“好啊,那我就不为难你了。一起吃一顿饭吧,上次你请了我,我还没请你呢。”

    “嗯!等我回家去跟我爸妈说一声就出来。”她已经拒绝他了,就不好意思再多拒绝一次,吃一顿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几天来司徒清同样想起白迟迟无数次,只是每一次他又强迫自己想她最让他生气的事。

    那天的监控录像他给手下的人拿去了,录像里面的男人被找到,他也问了话。

    虽然那人的谎说的很圆,他从他闪烁的眼神中还是看出了端倪。

    不是偶然的,他这么做一定是有人指使。

    为了不打草惊蛇,司徒清假装没看出来他在撒谎,让人把他放了。

    他在想,指使人的目的,一定不是真的要对小樱小桃下手,否则就直接抓走了。

    这么轻微的动作,似乎也只是想制造一个误会什么的。

    看来蒋婷婷是最可能做这件事的,碍于没有证据,她也没做出什么过火的事,司徒清不好对她发作。

    他只是叮嘱手下,以后要留意蒋婷婷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她有没有派人接近白迟迟或者司徒枫家里。

    这天他坐在办公室里,有人打他的手机,是翠花街派出所的所长。

    “司徒先生,上次您来的时候有一台电脑坏了,所以有一部分录像没有截取给您。今天电脑修好了,您看我派个警员给您送过去好吗?”

    “多谢了!送到***大厦,室来吧。”

    司徒清记得,当时缺失的录像应该是白迟迟和小樱小桃分开的过程。

    虽说已经对他查明真相没什么价值了,他还是想看看那蠢货到底是去干什么了,连孩子都不管。

    录像很快送到了,他复制了一份,把U盘交给那名警员,并安排助理给了他一些辛苦费。

    待他走了,他才把录像打开。

    拍的很清楚,两个丫头站在一家店门口的玻璃窗前看,白迟迟背对着她们,发现一个老人家过马路……她冲了上去,还差点被车撞到,老人家却转危为安。

    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白迟迟和费世凡吃了一顿晚餐后,他并没再来打扰她的生活。

    分开时,他还是像前几次那样叮嘱她:“有需要帮助的时候随时跟我联系,不管是什么事,我都帮得了你。”

    他的诚挚很让白迟迟感动,也只是感动而已。

    她微笑着感谢他,并且承诺真有需要的时候不会跟他客气的。

    从那晚以后白迟迟的生活很简单,除了发传单就是做家务,陪父母。

    这天中午,她像往常一样买好菜,回家做饭。

    父母都没在家,她打算炒好了菜再去地下通道里找他们,刚把米洗好,忽然听到手机响了一声。

    到餐桌上拿起手机一看,是一条信息。

    竟然是司徒清那个大混蛋发来的,那天晚上她回到家,越想越觉得他混蛋,就把手机里他的名字改成了“大混蛋”。

    白迟迟盯着大混蛋三个字发了一会儿呆,尽管她不想承认自己想人家,可是看到那三个字,她就是不受控制的小鹿乱撞,还撞的厉害。

    她以为一辈子都没有交集的,他骂她的时候,丝毫都不客气,她是多伤心啊。

    她走的时候,也以为他会挽留,他们会像很多小情侣一样床头吵架床尾和。

    再怎么样,他都该追出来让她别走。

    他呢?没有。

    没有任何音信,一过就是几天,开始的时候她总以为他会出现的。

    其实她是有所期盼的,只是期盼的时间越长,热度就越小了。

    慢慢的,对大混蛋的情绪好像演变成了怨。

    她早说过不跟他在一起的,是他强行的,然后又来嫌弃她,怎么那么欠抽呢。

    她每次想起他时就像个小怨妇似的,恨恨地在心里想,你最好别来找我,你找我我一定会狠狠骂你一顿。

    “不看不看不看,我坚决不会看你信息的。”嘴上这么念叨着,白迟迟还是犯贱欠抽地把那条信息给按开了。

    “我不是真的想看你信息的,我是手上有习惯动作,司徒清你别得意。”她对着空气再数落了一句才定睛看他的信息:“我和爸妈在马路对面的洛城食府吃饭,你自己过来,还是要我去接你?”

    她混乱了,脑袋短路了,是这厮神经太大条了,还是他失忆了?

    他们是吵架了分手了有木有?

    他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道歉神马的都没有,就像没事人似的给她来这么一句。

    勒了个去啊,勒一千二百个去。

    真丫的想狠狠抽他一顿。不过那可恶的混蛋没在对面,她抽空气也没啥意思。

    坚决不去,让他在她爸妈那儿唱独角戏好了,她恶狠狠地想。

    要是不去吧,爸妈会担心的,他们还以为两个人好着呢。

    不行!还是得去,哪怕当着爸妈面把事情说开了也是好的。

    我绝对绝对不是想见那个大混蛋啊。

    “哪楼哪桌?”她回了一条信息。

    司徒清收到信息后不着痕迹地弯了弯嘴角,就知道她会来的,不过回信息的表情一定是气呼呼的。

    他之所以不直接去找她,就是知道去找她她肯定不会配合他跟他走。

    强行把她抓走好几次了,这回换个花样。

    “三楼,牡丹厅。”他的回复也很简单,让白迟迟不禁猜测,这混蛋真是来跟她和好的吗?

    还这么正式的去洛城食府吃饭,是分手饭?

    假如不是分手饭的话,他为什么连哄她一句也不哄呢?

    她看以前辛小紫跟人热恋的时候,对方来信息,都要加个亲爱的什么,看起来多温柔体贴啊。

    不管了,管他吃什么饭,反正她是铁了心跟他断绝男女关系。

    他再也别想吓唬她了,她要昂首挺胸,不怕他吓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