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50.老公太凶猛848
    一路往洛城食府走,她还在想,爸妈也够奇怪的了。

    他们向来都不肯去那么贵的地方吃饭,今天怎么会被司徒清轻易地带到那么高档的地方呢?

    即使他们知道司徒清有钱,这也不是他们的处事风格啊?

    一定是那厮使了什么诡计,他专门会使诡计。

    她要快一点儿到,不然还不知道他在她爸妈面前说什么呢,搞不好她的清白就全毁在他手里了。

    话说,她好像也没什么清白了,唉,这厮就是她冤家。

    她严重怀疑她前世造了很多孽,老天派他来奴役她,剥削她。

    她赶到牡丹厅的时候,额上已经满是汗了。

    “迟儿,你怎么这么久才到啊?清说你们讲好的你会马上到,我们让他打电话催催你,他还说不用,怕你赶的着急。你看他多为你着想,你也要为人家多想想啊。”

    啊?这是她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妈吗?怎么倒戈了?

    她恶狠狠地盯着司徒清,那厮的黑脸竟然挂着可恶的自认为温柔的笑意。

    姐以前迷恋你的笑,那是姐眼睛出现问题了,你以后就算给我笑的花枝乱颤,我也眼睛都不眨一下。

    “迟儿,你听到妈说话了吗?”

    “啊,听到了,妈。我这不是赶来了吗?你看我,还赶的满头是汗的。”白迟迟依旧瞪着司徒清,却用笑着的声音跟母亲说话。

    她觉得自己要被司徒清给折磨凌乱了。

    “过来,我给你擦擦汗。”司徒清淡淡地说。

    噗……

    你是猫给老鼠擦汗吧,鬼才让你擦。

    “不用了,我喜欢自然风干。”

    说完,她瞄了一眼座次顺序,想要溜到父母身边去坐。

    司徒清好像看穿了她的小心思,不着痕迹地把自己身边的椅子抽出来,轻声说:“来坐啊,椅子我都给你搬好了。”

    你看,他这又是要给擦汗,还很“绅士”地帮忙给她搬椅子,老白夫妇觉得女婿还是很体贴的。

    他毕竟在部队里是首长,走到哪儿不是被捧的高高的,能这样实属不错了。

    只有白迟迟知道这厮在演戏呢,他有个屁的风度,那次她买那么多衣服,他一件都没帮着拿,全让她自己提着。

    “快坐他身边去,出嫁了的闺女还想着要坐爸妈身边吗?”白父轻声责备道。

    逆天了,她亲爹啊,胳膊肘怎么拐他那边去了?

    爹啊爹,你不知道你闺女被他欺负的多惨吗?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再说啊,她什么时候成了出嫁了的闺女?她还没有嫁!她以后也不嫁!

    不过不想让爸妈伤心,她还是答应着,一边恶狠狠地仇视着司徒清一边往他身边走过去。

    她眼睛没往地上看,也根本就没想过脚下会有什么障碍物,带着气冲过去,被一个大粗木头一样的东西瞬间绊住了,直直地往前倒去。

    “哎呀!”她惊叫了一声,随即整个人就被司徒清给捞住胸部,结结实实抱回来。

    “小心点儿,还像个孩子似的。”他宠溺地说着,手臂圈紧了,把她紧紧箍住。

    有好几天没看到这个白痴了,终于被他又抱住了。

    白迟迟本能地往地上看,看是什么绊住了她,地上啥也木有啊。

    她那副白痴的样让司徒清真是又疼又爱,她竟不知道绊住她的,是他的腿。

    “你放开我啦。”她很小声地在他耳边说道,生怕被爸妈知道她被司徒清抱住了。

    实际上她爸妈只是装作不知道,人家小两口分开好几天了,想抱抱想亲亲那是正常的嘛。

    这白痴在誘惑他,在他耳边这一吹气,他立即就有反应了。

    不过岳父母看不见,他也不该在他们面前过分不尊重。

    很不舍地把她抱着安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他才温柔地说道:“菜我都点好了,按照你的口味点的。”

    呸,你哪里知道我的口味是什么?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觉得什么都好吃。

    看着这厮温柔的笑意,她发现自己心又在乱颤,回味刚刚被他结实的怀抱抱住的感觉,真是有够激动的。

    一激动就不想吃东西了,她在心里跟自己说:是看到这家伙想吐,才不想吃东西,跟心动神马的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等菜全上了,白迟迟惊讶地发现,确实是她平时爱吃的东西。

    是她刚才太笨了,这厮肯定是套了他爸妈的话。

    她回来不声不响的,爸妈也一定猜得到她是跟司徒清有矛盾了。

    为什么他们还不怪他呢?太奇怪,太不可思议了。

    司徒清给岳父大人倒上了一杯啤酒,给岳母大人倒了一杯红酒。

    “爸妈,我们要怀孕,所以就不陪二老喝酒了,我们喝牛奶代替,希望爸妈别怪罪。”

    白迟迟把眼睛瞪的铜铃似的,拳头都捏上了。

    只分开这几天,他又自说自话了,还比以前更厉害了。

    “这怪罪什么,我们都懂,现在讲究优生优育。你们喝奶吧,喝奶。”白母很善解人意。

    “妈,生什么……”她忍不下去了,再这样她爸妈还不联合起来把她推给这混蛋吗?

    她只说了半句话,就见司徒清站起身轻咳一声打断她的话,随即很正式地说道:“爸妈,我是来接迟迟回家的,希望您二老能同意。”

    “司徒清!”白迟迟低喝一声,演戏也要有个限度好不好,搞的像模像样的,气死她了。

    “别闹了,回家吧。”司徒清安抚性地对她说道。

    她闹?她闹什么了,还不是他对她那样她才走的,想想就委屈。

    白父虽然看不见,也能听出来司徒清是站着的,他先说句:“清,你坐下吧,我来说两句。”

    她爸爸很少这么正式说话的,司徒清听他的话坐了下来,白迟迟也调整好坐姿做出倾听的样子。

    “迟儿,这次你做的的确是很过分,别怪他没有哄你劝你,要是换成你爸,也不会低头的。做妻子就要有做妻子的样子,不能动不动就想着回娘家。今天你就跟他回去,以后不准有事没事往回跑了!”

    她什么也没说啊,爸爸为什么要说都是她做的过分了,她做什么了?

    肯定是他干的好事!

    她斜睨了他一眼,咬牙切齿的。

    “听到了没有?”白父问了一声。

    “爸,其实……”她想说其实不是她的错啊,都是司徒清的错。

    话说了一半又觉得争的没有意义,反正他总比她腹黑,比她有手段的。

    “其实,我想还在家住,在那儿我很闷,会想你们的。你就让我在家住吧,好不好嘛?”她撒娇,以往一撒娇爸爸就拿她没办法了。

    谁知白父一点儿都没动容,脸色照常,硬着心肠甩出一句:“不行!必须跟他回家去!”

    “别闹了,跟我回去吧。你做什么事我都不计较了,毕竟你年纪小,容易冲动,我能理解。”

    司徒清猫哭耗子似的说这么一句,让白迟迟心都抽抽了。

    他也不看她,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了两个手机出来,起身递到岳父母面前。

    “爸妈,这两个手机您二老一定要带在身上,这是我跑遍了大小商场找到的功能最简单,最适合你们操作的手机。以后每天晚上我和迟迟都会定时给二老打电话,报平安。联系不上二老,我们会担心的。我也知道你们不能天天跟迟迟通话,也会担心的。”

    “我现在就来教你们,要还是用不惯的话,我就安排装一个固定电话。”

    白迟迟傻看着他,被他这举动弄的一愣一愣的,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他这么做背后的意义。

    他确实也担心她的父母,不过这么做还有一个好处。

    每晚他们一起打电话,白迟迟自然就不能逃跑了。

    若是换成其他东西,老白夫妇可能会拒绝。但是这两个手机,他们心里是明白司徒清的用意的。

    为了倔强的白迟迟安安分分地做司徒家的媳妇儿,他们决定收下了。

    “爸妈,需要手机,我会给你们买的啦,别要他的呀。”

    “你别吵,我们女婿给买的,我们高兴。”

    她悲催的认识到,她父母已经把她买给这世上最腹黑,最混蛋,最变态的男人了。

    以后难道她要再次被他俘虏回去,被他惨无人道地揉躏身心?

    她不!

    她要想个办法,斗败他,让他灰溜溜地夹着尾巴滚蛋!

    白迟迟浪费了一大车的脑细胞加口水,自以为狡猾的说法能让司徒清知难而退,却都被他轻松地一一化解。

    说到后来老白脸一沉,极严肃地对她说:“给我赶紧跟他回去!每天晚上小两口要一起打电话过来报平安!你要是不听话,就是不孝!”

    不孝的大帽子一扣下来,白迟迟彻底无语了。

    “爸,我听您的还不行吗?其实我是在跟他开玩笑的,我可喜欢跟他在一起了。你都不知道他多照顾我,处处对我好,让我感觉每天生活在蜜罐里,做梦都在笑。”

    白迟迟想着从小到大父母的不容易,她哪里能让他们跟她操心婚事。

    就算这厮狡猾混蛋,但他已经取得了父母的信任,她暂时也只能依着他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