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54.老公太凶猛852
    “不准四处乱看,要记住了,跟其他女人都要保持距离,听到了没?”她伸出小手捧住她黝黑的脸,让他正视她。

    “听到了,不过你得让我吃饱了,不然我保证不了。”

    白迟迟轻捶着大灰狼的胸膛,做了几下无谓的抗争后,又一次屈服于他强势的进攻。

    “啊,别,别来了。”她站立在木桶中,终于让她受不了地求饶了。

    司徒清正在清理身体,忽然听到手机在卧室里响了铃。

    “我去接个电话,你在水里休息一会儿。”他叮嘱一声,几步从洗澡间奔出去,这铃声是司徒家的,他每当听到这种铃声,心里都会很急,怕是文若有什么事。

    接起来,是张妈打来的,她的声音很急切。

    “我是张妈,文若小姐又发烧了。您上次不是跟我说,要是她……”

    “我立即回来!”

    他一边说着,跑到洗澡间跟白迟迟交代一声:“文若病了,我们必须得立即赶回去。你现在起来把衣服穿好到酒店门口等我,我去拿车。”

    急促地是说完,没等白迟迟说一句好,他就已经以闪电般的速度穿戴好飞奔出门了。

    白迟迟看的出他的焦急和担心,若不是他刚对她说过喜欢她,她肯定会认为他喜欢的是文若了。

    她是他妹妹吧,他着急也是应该的。

    白迟迟,你不该小心眼儿,你要跟他站在一块儿,为他身边的人做些什么。

    这么想着,她也快速擦干身体。

    她动作也算快了,等她下了楼走到酒店外面,惊讶地看到司徒清的车已经开过来了,他的速度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白迟迟自己动手打开副驾驶的门跳上去,还没等她坐稳,司徒清一脚油门踩上去。

    他的眉始终皱着,恨不得车能飞起来。

    行进过程中,白迟迟被他一个急刹弄的往前倒去,被他伸手按住了。

    “系上安全带。”他沉声命令道,眉头皱的更紧了。

    此时此刻,他完全不是那个跟她在水桶里面嬉戏的男人了,他变成了一个让她畏惧的人。

    知道他是太急了,她没说什么,默默地把安全带系好。

    司徒家,司徒百川亲自去文若房间,把她抱出来带她去医院。

    蒋美莲也在一边假装关切地嘘寒问暖,文若被高烧烧的已经没力气跟她客套了。

    文若刚被抱出来,司徒清他们就赶到了。

    二话不说,他把她接过来,往她小脸儿上一看,烧的真是厉害,好像比上次还厉害了些。

    白迟迟跟司徒百川蒋美莲夫妇以及张妈打了招呼,就跟在司徒清身后,准备着随时帮忙照顾文若。

    到了军区医院,先量了体温后就做降温处理。

    “你们怎么来了?真是不好意思。”温度退了一些,文若从混混沌沌的状态中清醒了一点儿,虚弱地跟司徒清和白迟迟说道。

    他的眉皱的更紧了,低声说了句:“你是在跟我客气吗?”

    她又看到他了,能看到他,哪怕让她生病她也高兴。

    这一次他的身边还有白迟迟,此时她正坐在她床边,给她做物理降温,表情认真极了。

    “清嫂子,辛苦你了。”她轻扯嘴角,客气了一句。

    这一声清嫂子叫的司徒清心里很不是滋味,说不出来的难过,好像在这一瞬间,他感觉到了她的一丝嫉妒,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多了。

    “别傻了,好好养着。听说你发烧了,清急的,一路狂奔回来的,我们都希望你早点儿好起来。”

    “嗯!”文若轻轻应了一声。

    清他是飞奔回来的,多危险,还是她不好,即使她不是故意的。

    “文若,这次发烧有点儿奇怪。我跟医生商量过了,想要给你做一次全身检查。尤其是磁共振……”她总是这么弱,司徒清是真担心她生了什么重病,否则也不该发烧发这么勤啊。

    “不要!”她断然拒绝了。

    他在她床畔坐下来,靠近她,温和地说服她。

    “别小孩子脾气,检查了才知道有没有问题。有问题早些治疗就能彻底解决了,拖下去,结果往往是不好的。”

    “我不。”她的态度很坚决。

    “听话。”

    “文若,你就听清的吧,检查了我们也放心。”白迟迟也帮忙劝道。

    “是啊,文若,医生的意思是要排除大病的可能。”

    文若轻轻摇了摇头,坚持自己的看法。

    “假如真有大病,检查出来了也未必能治。人各有命,我不想受那么多的苦。顺其自然吧,不要勉强我,即使是要走,我也只想安安静静的来,安安静静的走。”她低低地说完,闭上眼,不看白迟迟也不看司徒清了。

    这世上司徒清最没办法对付的就是文若,她是那么纤细,仿佛他一句重话她都承受不了。

    她反对的事,就一定是反对的,即使他想要跟医生串通好,勉强她检查也不行。

    司徒清在病房坐了一会儿,往司徒枫家打了个电话,叫刘嫂把小樱小桃送到司徒家。

    “白迟迟,小樱小桃马上就到,你也过去吧。”

    白迟迟轻轻摇了摇头,在木桶中他对她说出喜欢两个字的时候,她就已经认准了他。

    她要跟他结婚,她要跟他夫唱妇随,他留在这里照顾病人,她也要留下。

    “我陪你在这里照顾她,我是女人要方便些,再说我还是未来医生呢。”

    司徒清点了点头,说了声:“也好。”

    这一夜,他叫了白迟迟无数次让她去睡,她都不肯,一直守在文若的身边,随时给她量体温降温。

    看她那样细心地照顾文若,司徒清不禁为她的无私感动。

    难道她看不出来他喜欢的是文若吗?还是她单纯了,根本没往这上面想呢?

    她吃路边小女孩儿的醋,却不吃文若的醋,这丫头也是真奇怪和难得。

    天快亮的时候,文若的烧全退了。

    她睁开眼,对司徒清说:“我想回家。”

    “你病还没好,等好了再回,好不好?”司徒清像哄孩子似的哄她。

    她则努力撑起身子坐直,对他说道:“我想回去,看不到院子里的刺槐,我睡不着觉,让我回去吧。”

    “好,回去。”

    他说着,弯身把文若抱起来,叮嘱白迟迟把她的东西收拾好。

    “不行啊,清,她还没好呢,发烧会反复的。”

    白迟迟劝道,却见司徒清已经抱着她往病房外面走了。

    “你带着东西跟上,我们回去治疗。”

    还是他忽视了,她一直闭着眼,他以为她睡的好呢。

    他是不该让她在医院这样一个冷冰冰的地方的,她完全可以在家里治疗。

    天还未全亮,一行人就回了司徒家。

    文若总算在自己床上躺下了,她望着窗外的刺槐,微微地笑了,闭上眼睡觉。

    天亮以后司徒清安排的几个医护人员就来了家里给文若看诊,她由于不肯做检查,不肯抽血化验,医护人员也没有其他办法。

    “司徒先生,我们只能按照普通的感冒来治疗。也希望您能随时观察,她最近是不是还会有反复发烧,我还是那句话,建议去医院做全面检查。”

    他点点头,轻声说:“知道了。”

    “文若,这次就顺着你的意思,下次再发烧,你一定要听我的。”他语气依然温和,态度极其坚决。

    “嗯。”她点了点头。

    司徒清让白迟迟安心在这里住下,继续辅导小樱小桃的功课,他要随时关注着文若的身体。

    蒋美莲和蒋婷婷最近没有惹事,是她们有些怕了。

    司徒清在背后查她们的事,她们多少还是知道的。

    近期蒋美莲出现了流产先兆,不过她没有跟司徒百川说,都是自己悄悄去外面打保胎针的。

    医生说,这一胎可能保不住,这对她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对蒋婷婷来说,却反而是一件好事。

    她悄悄地跟母亲说:“妈,您想啊,这孩子生下来还未必有多健康呢,毕竟你们两个人年纪都这么大了。如果是保不住了,那不是谁撞掉了,谁倒霉吗?”

    蒋美莲这些年做梦都想要给司徒百川生个孩子,让她在这个家彻底地翻身,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是坚决不想放弃的。

    “先别打这个主意,医生还没说就一定留不住呢。”

    蒋婷婷拉住母亲的胳膊撒娇道:“妈,您想什么呢?我这一辈子的幸福最重要了,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哪天您自己摔一跤,就说是白迟迟推的。你这么宝贝这孩子,司徒爸爸不会认为是你故意要嫁祸给她的。您就为了我,牺牲一下嘛。”

    蒋婷婷的话让蒋美莲有几分不悦,她皱了皱眉,反问她:“你一辈子的幸福重要,妈的老年幸福就不重要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自私?”

    她没用过这么重的语气跟蒋婷婷说话,她顿时有些受不住了,眼泪扑刷刷地往下落。

    她没想到,母亲为了肚子里还没出世的孩子都舍得责备她了。

    要是孩子出来了,还是个男孩儿的话,以后还指望妈妈帮她?她就不值钱了,不是她唯一的孩子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