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55.老公太凶猛853
    不,她不会让这一切发生的。

    她肚子里的孩子,白迟迟,文若,凡是阻挡她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他们不让她好过,她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

    心里恶狠狠地想着。她却明白,母亲是她此时唯一的筹码,她必须得取得她的信任,不能让她知道她的真实想法。

    她一边哭,一边低声给蒋美莲赔礼道歉。

    “是我不好,妈,我太着急了。我就是看不惯白迟迟那副样儿,就像她已经嫁给清哥哥了似的。”

    “好了好了,别哭了。乖,妈妈给你擦擦泪,这么大的孩子还哭,羞不羞?”蒋美莲伸手给女儿擦了擦眼泪,劝慰道:“让白迟迟离开,也不是非要用我肚子里的孩子。你看文若生病了,她还跟着照顾呢,一定是不知道清喜欢的是文若。她要是知道了,还不自己就滚蛋了?”

    “是啊是啊,我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真是难得的好时机,还是妈最厉害,最爱我。”

    蒋婷婷破涕为笑,脑海中想象着那个白痴知道清哥哥喜欢的是文若时的场景,一定会傻了眼。

    她是会哭呢,还是会闹呢?还是会默默地离开?

    不管是哪一种,最终胜利的,肯定是她蒋婷婷。

    ……

    蒋婷婷趁着司徒清去公司的空挡,特意去文若房间探视她。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她问,文若摇了摇头。

    “不用。”

    蒋婷婷在她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看白迟迟忙来忙去。

    坐了一会儿,文若和白迟迟都没跟她说什么,她也觉得无趣,就对文若说,要好好保养身体,注意休息,她先走了。

    “嗯,谢谢你来看我。”文若轻声对她说。

    蒋婷婷告别她出了门,就在走廊等着,没一会儿就等到了出来取热水的白迟迟。

    “白迟迟。”她轻唤了一声。

    “有事吗?”

    白迟迟没停步,而是冷淡地问了一句。

    她曾经认为她会变好的,可是上次的事,让她也看清楚了蒋婷婷的两面三刀。

    她现在身在司徒家,不好对蒋婷婷不理不睬,不过她心里对她是有所防范的。

    “看来你对我还是有意见啊,我已经知道错了……”

    “没事的话我去打热水了。”她实在是不想再看她表演了,这样的话她对她已经说过两三次了。

    她再单纯总不是傻子,可以任她总是骗来骗去的。

    白迟迟的冷淡让蒋婷婷恨的咬牙切齿,为了达成目的,她还得堆起笑脸。

    “我只是有些看不下去,清哥哥喜欢文若,文若也喜欢清哥哥,你还能这么全心全意地照顾文若,真让我是打心里佩服你。换成一般的女人,肯定没这种肚量。至少我每次看到他们两个人眉来眼去的,我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白迟迟身体一僵,终于站住了。

    她转回身,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蒋婷婷,问道:“你说什么?”

    哼哼,淡定不了了吧?

    蒋婷婷心里有几分得意,就喜欢看她惊讶到不知所措的样子。

    她的表情出卖了她的心思,在她又一次说道:“我是同情你,你懂吗?文若就是戏演的好,才会骗了你。她喜欢清哥哥都好多年了,清哥哥也喜欢她,只不过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挑明了说。要是挑明了……唉,你也可怜。跟清哥哥都这样了,我看文若这两次生病清哥哥都赶回来照顾,她是故意的,就你看不出来。”

    白迟迟从最初的错愕中回了神,她的脸色越来越冷,越来越寒。

    在蒋婷婷以为她会放下手中的暖水瓶跑到文若房间去质问她的时候,白迟迟却忽然冷笑了。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真是因为同情我,还是想要拆散我和清?我相信他们之间的清白,我也相信文若的为人。像这样挑拨离间的话,你以后就别跟我说了。我还要去帮文若打水,再见。”

    这回换成了蒋婷婷错愕了,在她心里,白迟迟一直都是个愣头青。

    她那么好骗,怎么这一次没着她的道儿呢?真是气死她了!

    白迟迟扭回头走了,蒋婷婷还在她身后不甘心地说了声:“活该被骗,被利用,傻的无可救药。”

    她加快了脚步,很快去了厨房。

    厨房里没有人,她把水壶放到灶台上,才发现自己全身都在发抖。

    是,她明白蒋婷婷是想要无事生非,可她说的未必不是真的。

    她的话让她忽然想起从前的很多她忽略了的细节:司徒清给文若买裙子时多小心翼翼,他跟她说话常常是那么强硬,对文若说话总是轻声细语。

    还有,他给她买熏香,让她喝玫瑰花。

    她是有多傻,才会从来没想过她只是一个代替品。

    为什么,他喜欢文若,文若也喜欢他,他不娶她,却要强行娶她白迟迟呢?

    司徒清,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

    她忽然发现,心前所谓有的痛。

    她多希望蒋婷婷是在以前就提醒了她,那时候她没有喜欢司徒清那么深,也没打算过嫁给他,好好做他的妻子。

    那时候她会无所谓,不会像现在这么伤心。

    我该怎么办?

    质问司徒清吗?他只有昨天,再她执着的询问下,他才承认了一个喜欢。

    其实不用问他,她也已经知道答案了。

    毫无疑问,在他心中,她没有文若那么有分量。

    也许她才是他们之间的第三者,假如那次在司徒家吃饭,她没有傻乎乎的为了帮司徒清而说出他喜欢的是自己,是不是当时他们两个人就互相表白了?

    司徒清说过,司徒远喜欢文若,他是碍于他弟弟才没有跟文若在一起吧。

    白迟迟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等到她再次来到文若面前的时候,她脸上还是保持着微笑。

    她很想问文若一句,她是不是喜欢清,话到嘴边还是吞回去。

    既然他们都没有点破,她觉得自己不该点破,文若那么脆弱,她不想伤害。

    她想清楚了,即使文若真的喜欢司徒清,她从不说,也没有表现出嫉妒她,可见她心是善良的,不像蒋婷婷一样,总想着破坏他们。

    对善良的人,最应该回报的就是善良。

    不管将来怎样,她现在承诺了要帮司徒清照顾好文若,她就必须要做好,不能给生病的她增加心理负担。

    “来,多喝些水。”她细心地帮文若把水调成温温的,不凉也不烫,送到她手上。

    文若接过水,喝了一口,轻声说:“蒋婷婷跟你说什么了吧?不管她说什么,你都不要信她的话,她对不能嫁给清哥哥始终是耿耿于怀。”

    “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有些事我怕你不知道。比如清真的很喜欢你,他把你看的很重,希望你也能珍惜他。我想看到你们早一些结婚,生宝宝,等孩子叫我一声姑姑。”

    她声音一如既往的轻轻软软,白迟迟在她黑白分明的眼眸中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嫉妒,有的,只有纯真。

    白迟迟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这么好的女孩儿,她心里只为别人着想,是否也该有人为她想一想?

    她寄居在司徒家,就像林黛玉寄居在贾府一样,这或许是她忧郁性格的成因。

    在这么一个“情敌”面前,白迟迟做不到你抢我夺。

    思想斗争了很久,她才接了文若的话。

    “清把你也看的很重,我看得出来。”

    文若的小脸儿从松弛的状态一下子变的紧张了,她审视着白迟迟的脸,异常认真地问她:“我不是他的亲妹妹,他这么对我,你会生气吗?如果你会吃醋,我告诉他,让他以后别对我那么好。我也可以打电话让远回来,主要是我怕远回来,清就要回部队,你们相处的时间就少了。唉!”

    这声叹息让心软的白迟迟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她连忙冲她笑了笑。

    “你这个傻丫头,说什么呢?你身体不好,不管是要谁来照顾你,大家都义不容辞。我很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喜欢你。”

    “真的吗?”文若抓住她的手,小脸上有几分激动。

    “我希望你说的是真的,我真的很怕你会误会我和清。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感情上形同兄妹,但毕竟不是兄妹。只要你不生气就好,我就放心了。”

    “不会,放心吧。要是累的话,就躺一会儿。”白迟迟轻柔地说完,扶她躺回床上。

    她自己心里也奇怪,文若身体就算是差了一点儿,也不至于感个冒,发个烧就虚弱的这么厉害。

    她不是装的,她是真的很没力气。

    有时候她说话的气力好像都不够,清说的对,她真应该做个全身检查。

    文若是觉得很疲劳,躺回床上,很快就睡了。

    没多久司徒清也回来了,见文若睡了,便让白迟迟跟他出来。

    “她怎么样?今天发烧了吗?”在走廊上他问白迟迟。

    “没有。”

    “她要是说了哪里不舒服,你一定要随时给我打电话,发信息,知道吗?”他走在前面,自顾自地说着,白迟迟忽然有些心酸。

    随时能够跟他联系,她好像也没有这样的权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