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56.老公太凶猛854
    没听到她的回答,司徒清放慢了步子,等她跟上来。

    “我的话你听到了吗?”

    “司徒清,我们去你房间谈谈吧。”她的话音很轻,不想让门内的文若听到。

    “行!”

    司徒清前面走,白迟迟后面跟着,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去了司徒清的房间。

    蒋婷婷在自己卧室的窗帘一角看到两个人比前几天疏远,心内暗喜。

    “你坐,怎么了?”他问,这两天为了照顾文若,他和白迟迟很少单独沟通,晚上也没睡在一起。

    他想,白迟迟可能是觉得自己忽略了她吧。

    “司徒清!”

    “你喜欢的人是文若,是吗?”她轻声问,司徒清怔了一怔,随即反问她:“怎么想起问这个?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我只想知道,是还是不是,希望你能正面回答我。”

    “是!”他沉声答道。

    她的心在听到“是”字那一刹那,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敲击,痛不可当。

    强压住流泪的冲动,她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静。

    “你是因为司徒远,才没有对她表白?”

    “嗯。”

    “你最喜欢的人是她,那我呢?”她的眼中终于克制不住地泛起泪光,她多希望他们是两情相悦,在她爱上他的时候,他也爱上了她。

    “我算什么?”她眉头皱的紧紧的,连心也揪的紧紧的。

    “我也喜欢你,你跟文若在我心里是不同的。”

    “是,是不同的,你跟她说话永远轻声细语,一句重话都没有。你对我呢?喜欢和喜欢的确是不同,我懂了。司徒清,爱情是不能勉强的。你不要因为跟我已经那样了,就对我负责任。既然你们两情相悦,我祝福你们,祝福你们!”艰难地说完这几个字,白迟迟泪如雨下。

    曾经那么多年没哭,不知道为什么,遇上了司徒清她的泪腺变的特别发达。

    她不舍得离开,即使知道他喜欢的是文若,她好像也舍不得离开他,她这是怎么了?

    “文若她不会喜欢我的,你别想那么多了。”

    “如果喜欢呢?”她执着地问:“如果喜欢,你是不是就要跟我分手了?”

    司徒清没说话,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也许这就表示她说的是对的,她为什么要等待着他去做选择。

    “我明白了,我不会等那一天。司徒清,我选择先跟你分手。”她说完,就转回身,不想让他看到她伤心绝望的模样。

    “你明白什么?站住!”他沉声喝住了她,走到她身边,很郑重地凝视着她的小脸,说道:“白迟迟,我已经说过了喜欢你,也说过要跟你结婚。就算此时此刻我知道文若也喜欢我,我也不会再动摇曾经做过的决定。我们走到今天,我不会辜负你。当然了,你也有选择的自由。当年一场大火,文若的父母为了救我和远葬身火海,我这辈子对她都有照顾的责任。你要是觉得实在没有办法接受,现在离开也行。我会给你补偿,会让你以后都过的无忧无虑。假如你还愿意留在我身边,我也要你明白,我跟文若不会有超出兄妹限度的事,这一点你尽可以放心。”

    这一刻白迟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对文若那么小心翼翼。

    她的事,他全都那么上心,原来他欠她的,欠她父母,欠她一个完整的家。

    傻司徒清,他背负着那么沉重的债,一定很累吧?

    此时此刻,她竟忘记了,他心里装着另一个女人对她是多么不公平。

    她的眼中只有他异常严肃的脸,她想起刚认识他的时候,看不到他有笑容。

    “清……”她轻柔地开口,伸出手摸上他的脸。

    “你很累吧?”她问。

    只轻轻的四个字,就让司徒清多年来隐忍着的内心最脆弱的角落暴露出来,他累,他的确是累的。

    不过他是男人,他总告诉自己,他再怎么样都没有文若的心十分之一的苦。

    他心里有些晦暗,随即又敞亮起来。

    他的女人到底不同于别人,这时还把注意力的焦点放在他身上,他怎么能不感动呢?

    司徒清摇了摇头。

    “我不累。”

    白迟迟双手捧住他的脸,有些伤感地问他:“如果我走了,你会忘记我吗?你……你会想我吗?”

    问出这句话,她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几乎不哭的白迟迟,她的眼泪是让司徒清震撼的。

    她一定是伤心了,换成任何一个女人也接受不了她喜欢的男人心里装着别的女人。

    她会走吧,她一直吵着要离开,现在更不会留下来了……

    清,请你一定要说会想我,只要你说一句,我就不顾一切飞蛾扑火地跟你在一起。

    哪怕他心里有文若,她也认了。

    司徒清凝视着她的脸,很想说会想她,当然会想。

    最终,他没有说出来。

    他相信,是他的就是他的,不是他的,再勉强也是没意思了。

    文若这么虚弱,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什么重病。

    说不准他要照顾她一生一世,他怎么能奢求一个女人有那么博大的胸怀呢?

    他没说话,他的静默再次让白迟迟心痛不已。

    “这次我是真的明白了,没关系的,想不想都没关系。我反正对你也没什么感觉,一直都不想嫁给你。正好,等文若好了,我就离开。我要事先声明啊,不是我还想赖在你身边呆几天,而是文若跟我说了。她说希望我们两个人好好的,结婚生孩子,让孩子跟她叫姑妈呢。我估计这个时候走,她怕要多心。所以……”

    “她真这么说吗?”司徒清问。

    他的问话让白迟迟的心又是一窒,但这一次她掩盖住了自己的真实情绪。

    “是,我骗你干什么?你应该比我更了解她的性格,知道她会说什么的。”

    “我怕文若已经醒了,我去看看她吧。”白迟迟轻声说完,抬手抹干了泪。

    她走到门口,听到司徒清沉声说了句:“等等。”

    “还有事?”她没回头。

    她甚至不敢看他,她怕自己很没气节,很没出息地扑进他的怀抱里,求他留下自己。

    “你每天还是跟我住在一起,在离开之前。如果你不想我碰你,我不会碰。”

    为什么?为什么都要分开了,还要我跟你住在一起?也是为了让文若别那么担心吧,她苦涩的想。

    她怎么猜得到司徒清真是舍不得她,哪怕搂着她,不亲热对他会是一种煎熬,他也愿意煎熬着。

    至少那样他还能就近看着她,闻她的气息,听她的声音。

    从前不觉得,这次他真感觉到她要走了,他不能再霸着她了,他才发觉比他自己想象中更离不开她。

    “好。”她轻应了一声,扭开门出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司徒清和白迟迟在人前还是恩爱如常的模样。

    她对文若的照顾,司徒家上上下下都看在眼里,司徒百川对她的看法更是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从心里认可了白迟迟,也私下里嘱咐司徒清赶快把事情办了。

    组织上面对他要结婚的申请已经批了,他随时可以跟她结婚。

    审批下来的事,司徒清没有跟白迟迟提起。他也想提,又怕她拒绝,他作为一个大男人,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蒋婷婷有些奇怪,明明都已经挑拨离间,上次也看到效果了,怎么好像又没影响他们的感情呢?

    她暗暗地在琢磨新的策略,不想再指望母亲了。

    几天后,文若烧退了,好像身体也恢复了很多。

    除了虚弱,没什么问题了。

    她把司徒清和白迟迟叫到身边,感谢他们的悉心照顾。

    “没事你们就回姐姐家吧,那边清静。”她说。

    司徒清还想坚持留在司徒家照顾,她坚持不肯,语气还很强硬,他也就没有勉强她了。

    “好吧,我们明晚回去。”他答应道,她轻轻点头。

    白迟迟想,这就意味着,这是她在他身边的最后两天了,不禁生出了几分伤感。

    他也是这样的想法,不自觉地看向白迟迟,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纠缠,而又匆匆的避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们两个人这两天是怎么了?”文若不放心地问白迟迟。

    “没怎么啊,很好。”她笑着说。

    “清?”她转头问司徒清,他则上前搂住了白迟迟的肩膀。

    在他接近她的一刹那,她就觉得有股说不出的喜悦,她多希望,这副有力的臂膀能永远这么环着她。

    他曾经是那么强势,非要把她抓回来不可,她真想他永远那么强势。

    “都是她说的,让我别在你面前表现的太亲热了。其实我们很好,你别担心。我们先回房了,这白痴好像有些累,让她回去睡会儿。”

    他还叫她白痴,应该没什么事吧,文若想。

    两人默默地回房,谁都没说话。

    “我明天就走。”白迟迟打破了让人压抑的静默。

    “嗯。”他轻哼了一声。

    这两天他已经派助理在办她离开的事了,包括给她的房产,给她父母名下的房产,车,配备的照顾他们的司机保姆,他其实早已经在着手安排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