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57.老公太凶猛855
    还有她要实习的医院,他也派人接洽了,是本市最好的一家医院。尤其是眼科,有着全国著名的专家,她在那儿一定能学到很多。

    等他们真的分开了,她想要拒绝也拒绝不了。

    他能做的就是这么多,即使给她安排的再好,他还是心存愧疚。

    在他内心深处,始终觉得对她,他算是始乱终弃了。

    司徒清,你为什么不留我?她无声地问,是的,她很没出息的还在期待着。

    哪怕他不说会想她,他只要说一句:“白迟迟,别走,我们结婚。”她还是会答应的。

    她开始收拾自己的衣物,还有叮嘱司徒清:“我教小樱小桃教的不好,尤其是奥数,真是耽误了她们。我走以后,你给她们请一个优秀的老师,别忘了。这次我是真的不回来了,你别再去抓我回来。”

    他背对着她,眉头紧紧扭在一块儿。

    “嗯。”他又哼了一声。

    难道我要走了,你连句话都不跟我说吗?跟我没话说?

    随便说点儿什么吧,司徒清,让我多听听你的声音也好。

    他好像听不到她在心里的诉求,没吭一声,气氛重新凝重起来。

    僵持之际,听到蒋婷婷来敲门,她娇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清哥哥,清嫂子,吃晚饭了。”

    “知道了。”司徒清答应着,轻轻笑了下,说道:“白痴,走吧吃饭去。”

    这是他们两个人单独在,他没必要演给谁看。

    这一声白痴,叫的白迟迟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是喜还是忧。

    心好像有有些乱,她也学他的样子,轻轻笑。

    “好啊,清同学,去吃饭。”

    席间,司徒清坐在中间,文若坐他左边,白迟迟坐在他右边,小丫头们挨着白迟迟。

    众人都在静默的吃着,蒋美莲也在打他们的主意,在想到底怎样才能把他们拆开。

    “舅舅,我们有事问你。”在安静的只有咀嚼声的餐桌上,小樱小桃忽然异口同声的开口。

    “什么事?”司徒清温和地问。

    “你什么时候娶舅妈回家啊?上次就听说要娶了,我们还想着做花童呢。”

    这个问题让现场立即有些尴尬,白迟迟的脸很快红了,红的刺蒋美莲和蒋婷婷的眼。

    司徒百川沉声说道:“清,是要抓紧办了。你看半个月能不能办下来?”

    白迟迟偷偷瞄了一眼司徒清,见他脸色有些尴尬。

    这回分手是她提出来的,所以她不能让他为难,她也不舍得让他为难。

    她忙接口:“司徒伯伯,不行的,别说半个月了,一个月都不行。我们家有规矩,是从我爸爸乡下那边传过来的,谈了定日子至少要等半年才结婚。”

    乡下,她还在桌上提出这个,真不嫌寒颤,蒋美莲母女心中暗想。

    不过她这说法倒是帮了蒋美莲,她笑着说道:“哎呦,不是吧?还有这种规矩?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司徒家也不能不尊重人家的习俗,百川,你说呢?”

    司徒清瞥了一眼白迟迟,这丫头现在撒谎脸都不红了,他是不是要对她刮目相看了?

    自从她怀孕以后,司徒百川自觉不自觉地都会顺着她的意思说话。

    这么大年纪了,她要是能给他生个一儿半女,也算是司徒家的功臣了。

    从前她做什么,他都不计较了。

    他对她很温柔地笑了笑,赞同道:“我们是得尊重白家的规矩,要不显得我们太强硬不懂事了。既然要等那么久,就快点去提亲吧。需要我们去的,清安排好了,我最近没什么事,随时都行。”

    “谢谢爸,我抓紧吧。”

    这回找不到理由阻止他们了,蒋婷婷心急如焚,往她妈那儿看,她妈还是没办法。

    妈,是你太没用了,可别怪我了。

    她想了想,开口说道:“哎呀,你们都只关心清哥哥的婚事,怎么就没人关心我的啊?我都跟秀贤商量好了,现在大学可以结婚,我们也想订了。他家里没意见,不知道爸妈你们什么想法。”

    她这话让蒋美莲都有些意外,难道女儿忽然转性了?绝不可能,知女莫若母,她这么说说明她在使坏心眼儿了。

    是想的什么主意,连她都没商量呢?

    司徒百川一向是视蒋婷婷如己出,这时正宠爱她母亲,对她自然更好。

    他哈哈一笑,沉声道:“你和秀贤能结成连理,我们当然高兴。说吧,想要什么嫁妆,只要我老头子出的起的,我一定达到你满意。”

    蒋婷婷乐的合不拢嘴的,说话又甜了几分。

    “爸,那我不客气了,您知道我喜欢跑车的,我就想要一辆兰博基尼。”

    “胡闹!”蒋美莲轻斥道。

    司徒百川伸手示意蒋美莲别说了,他点头答应她。

    “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这不算什么,就交给清去办吧。”

    “谢谢爸!”

    在桌面上,司徒清不好质疑她,他心里却在想,她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可能这么快就爱上了秀贤,还要急着结婚吗?

    文若始终不发一言,默默吃完饭,先离席了。

    大家吃完,各自回房,小樱小桃要拉白迟迟去她们房间讲故事,司徒清轻描淡写地拒绝了。

    “舅妈这几天照顾姑姑太累,你们自己玩儿,过两天我单独给你们请一个奥数老师。”

    他做好打算了,果然这世界是离开任何人都能转。

    她的位置很快就会有另一个人代替,他会跟别人比跟她还要亲近。

    她伤感,她嫉妒,她沮丧,可她必须得走,别无选择。

    “早点睡,你最近确实累了。”他轻声说,自己拿了换洗的衣裤先去洗澡了。

    他身上清新的味道让白迟迟迷醉,她想起在总统套房里看到他半丝不挂的震撼,现在想起也还是心肝俱颤的。

    她不敢多做停留,赶紧也拿上睡衣去洗澡。

    她回来的时候,司徒清只扫了她一眼,就转过身不再看她了。

    她头发未干,滴着水珠,一张引人亲吻的小脸儿越发的白皙可爱。

    睡衣里,她玲珑有致的身子对他有着致命的誘惑。

    一连好几天没有碰她了,总是在半夜醒来,紧紧搂着她的司徒清做梦都想把她压倒。

    可他答应过她,不碰她。都要分开了,她肯定是不希望他对她耍流氓的。

    白迟迟心里更加苦涩,他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了。

    为什么,我还没走,就对你失去吸引力了?

    你不是粗野吗?你不是男人吗?你总是那么邪恶,再对我邪恶一次不好吗?

    至少日后我还可以安慰自己说,你是爱我的,你是因为要还债是愧疚才不得不跟她在一起。

    她难受极了,轻轻上了床,在他身边躺下。

    司徒清上身穿了一件白色背心,黝黑的皮肤只有有限的地方被遮住了。

    她面对着他的后背,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无比吸引女人的背。

    真想贴上去好好抱抱他,贴在他后背上,感受他还跟她在一起。

    不知不觉的,她就慢慢向他移动。

    他是干什么的?还能感觉不到她的靠近吗?

    他身体绷的死紧,就怕自己一个克制不住。

    白迟迟离他越来越近,她微弱的气息已经吹拂上他的身体,让他的血液一瞬间沸腾起来。

    “你在干什么?”他皱着眉问她。

    “我,我……”她有点儿说不出来,她想跟他亲热,哪怕是最后一次,她要留下最美好的记忆。

    “别再靠近了,转过身去好好睡觉!”他命令道,声音很冷硬。

    他的冷淡终于让白迟迟控制不住了,他要她睡觉别碰他,她偏要碰。

    凭什么他强她就可以?

    反正要离开了,这回她要反强他。

    姓司徒的,我要你记住,白迟迟也不是吃素的!

    白迟迟很冲动,坐起身,毫不犹豫地把睡衣睡裤连同里面的小件一起脱掉。

    脱的时候她的手臂碰上了司徒清后背,他也弄不清她在干什么,转过身一看,只见白迟迟身体已经全部呈现在自己眼前了。

    他们之间也不止是一次两次了,还没有哪次是白迟迟主动的。

    真想不到她忽然会变得这么奔放,还是在即将分开的时候。

    他克制着玉望,忍着扑倒她的冲动,皱着眉再次沉声问她:“你这是干什么?找死啊?”

    白迟迟仰着脖子,一副雄赳赳气昂昂慷慨赴死的模样,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几分颤音。

    “司徒清!凭什么每次都是你欺负我?今晚我要欺负你!”

    他眉头抽了抽,不知道该觉得好笑,还是生气。

    “别胡闹了,快点儿穿上,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倒是不客气呀,我就想看到你能多不客气,哼。

    “我来了!”她娇吼一声,真朝他扑过来。

    这估计只有白老师才能做出的举动彻底震住了司徒清,他还没从惊愕中回过味儿来,她已经扑到他身上了。

    她的目标是亲他,谁知道没扑准,倒是曖昧的部位一下子压到他脸上了。

    是个男人在被这么大誘惑给压住,也不可能淡定的了吧。

    甜美就在嘴边儿,司徒清只要顺从就可以得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