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60.老公太凶猛858
    她妈妈肯定生气了,生气归生气,也还是会站在她这一边,她可是她的亲女儿。

    手术结束了,大人没事,孩子没保住,和所有人预料的一样。

    司徒百川很沉默,让司徒清看着暗暗心疼。

    蒋美莲从急诊室推出来的时候脸上完全没有血色,蒋婷婷仿佛没看到她母亲的虚弱,她最急切想要做的,还是第一时间把白迟迟击败,彻底赶出司徒家。

    见母亲醒了,她低头一边儿哭一边儿说:“妈妈,孩子没了,都是白迟迟害的。你跟爸爸说啊,孩子不能白没了,那孩子太可怜了。”

    司徒百川抓住她虚弱的手,温和地说道:“美莲,别太难受,孩子没了就没了,可能是缘分没到。至于孩子是怎么没的,你有力气说就说,没力气以后再说,身体要紧。”

    蒋美莲真没想到司徒百川竟没怪她,他真的很难得这么跟她说话,让她内心很感动。

    她看了看她的亲骨肉,不用想也知道那碗药就是她另一个孩子的断魂散。

    是她亲生女儿干的,她只要一想到就心痛难当。

    “妈,你快说啊,爸会给你做主的。”蒋婷婷再次催促道。

    “当时大家都看到你坐在地上,只有白迟迟在你身边,是她推倒你的,我们是有人证的呀,不会任她说什么是什么的。”

    蒋婷婷真是有些着急了,急的她恨不得摇摇她妈的头,让她快点把她想要听的话说出来。

    司徒百川也注视着她,他心里是想知道答案的。

    蒋美莲没说话,一直到回了病房在床上躺好,她才有了一些力气说话。

    “百川。”她呼唤了一声后,眼泪扑刷刷地往下落。

    “孩子没了,我对不起你。”司徒百川再次握住她的手,轻声安抚道:“没事儿,你想生的话养养身体还能再生的。我们还不算太老,你才四十刚过,以后多的是机会。”

    她又转过头看着白迟迟,这一眼让所有人的神经都蹦起来了。

    只要她亲口指控了白迟迟,司徒百川就会更加相信真是白迟迟干的,毕竟她可以有动机,立场也有。

    蒋婷婷终于盼到了母亲盯着白迟迟了,心内急切地期盼着,她一定要跟她说的一样。

    司徒清和白迟迟也看着她,他们都希望她还能有善良的一面,希望是冤枉了她,她没和蒋婷婷合伙陷害白迟迟。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了,室内的气氛很紧张。

    她叹了一口气,说道:“迟迟,谢谢你给我打。”

    这句话让蒋婷婷当时就差点崩溃了,她不管不顾地冲她叫道:“妈,你是流产流傻了吧?明明是她推倒你的,你还感谢她给你打急救电话?”

    蒋美莲摇摇头,轻声说:“你弄错了,你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我坐在地上以为是她特意推的。其实不是,她进来我们还没说上什么话呢,我就觉得肚子疼的厉害,从椅子上掉下来了。是她扶住我,帮我打电话的。”

    她的话和白迟迟的一模一样,她都说不关白迟迟的事了,司徒百川当然也不会怀疑了。

    蒋婷婷气的直跳脚,再次补充道:“妈,你想想,一个孩子要是轻轻摔到地上也不会流产啊,怎么不是她推的呢?你难道还怕爸不给你做主吗?”

    蒋美莲以前总认为女儿聪明,这时才发现她真是又傻又蠢,糊涂的厉害。

    轻轻摔一下当然不会流产,要不是她的药,她怎么可能流产?

    她倒敢提,也不怕司徒百川父子起疑心?要是让他们知道了孩子是她害没的,她还能在司徒家呆下去?

    她是保护她,再恨她也得保护她。

    “妈知道你是心疼妈没了孩子,也替你爸惋惜。可咱也不能冤枉迟迟,她是个好姑娘,主动扶着我,都没怕被连累,你要向她学习。”

    说完,她又看向司徒百川,解释道:“其实这孩子早有问题了,我有先兆流产,怕你担心没告诉你。谁知道这么保,还是没保住。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我有医院的就诊记录的。”

    司徒百川温和地笑了,说道:“说什么傻话呢,我为什么不相信你?你对这孩子多看重,我是看在眼里的。”

    蒋美莲放心地点了点头,又嘱咐司徒清:“清,晚上就让婷婷陪着我吧,医院里不好休息。百川你年纪大了,更不要在医院熬夜。”

    医院里静下来,只剩下母女二人的时候,蒋美莲的眼神冷冷地盯着蒋婷婷看。

    她到现在都没法儿相信,是她女儿把孩子给弄没了。

    “妈,你这么看我干什么?”蒋婷婷明知故问。

    “都是我的错,是我惯坏了你。你也别留在我身边了,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蒋美莲的话说的很重,她一向是夸女儿聪明懂事,从小用鼓励式教育。

    但凡她要做的事,哪怕是坏事,她也顺着她。她自己年轻时不是没干过坏事的,所以在女儿身上,她也没能把握好。

    这次的事让她忽然顿悟到什么叫上梁不正下梁歪,与其说是对女儿失望,不如说对自己以往行为的后悔。

    蒋婷婷自尊心也是极强的,被母亲这样骂,再加上她今天不肯帮她,这让她实在是接受不了了。

    她也拉长了一张脸,质问蒋美莲:“为什么不帮我?你这孩子就那么重要吗?是,是我给你喝的打胎药,我就看不得那孩子出生,怎么了?你都多大岁数了你还生孩子,你也不嫌丢人?”

    蒋美莲扬起手,皱着眉,脸色都变了,她想要狠狠扇她一耳光,可她身上的力气根本就不够。

    她要打她,蒋婷婷更生气了。

    她瞪视着她,冲她吼道:“怎么着?还想打我?以为我自私了?是你教给我,对付情敌就要不留余地。你以为你对清哥哥的妈妈做过什么我不知道吗?”

    蒋美莲一听脸色顿时变了,脸色铁青,她是真的不知道她当年做的那么隐秘的事会被蒋婷婷知道了。

    她装作无力地闭上眼,深呼吸,力图让自己镇定。

    待到气息平了,才再次开口说道:“你胡说什么呢,我对她做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做过!”

    蒋婷婷冷冷一笑。

    “没做吗?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要是不帮我赶走白迟迟,还像今天这样拆我的台,你就等着坐牢!”

    蒋美莲怒火中烧,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厉声喝道:“我是你亲妈,你竟然让我坐牢?”

    “对!让你坐牢!是我亲妈又怎么样?你什么时候管过我要什么?小时候我就求你别跟爸爸离婚,你肯吗?你为了荣华富贵,为了一己私欲抛弃我爸爸。你知道不知道他多可怜?我恨你!其实我一直都恨你,你那么自私,现在我怎么对你,都是你自作自受!”

    蒋婷婷的叫嚣和指控让蒋美莲再次闭上了双眼,眼泪顺着脸颊缓缓地流淌。

    为了她最爱的男人司徒百川,她做了坏事,她是不后悔的。

    也许真是要付出代价的时候了吧,只是没想到,威胁她的会是她的亲生女儿。

    她那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到底让蒋婷婷有些怕了,要真是她豁出去了,她自己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她想了想,还是蹲在母亲床头,轻声说:“妈你别生气,我这么说也是气过了头。您犯不着为了白迟迟那个小贱人跟自己和自己女儿过不去。孩子的事是我不好,我也知道错了。妈,我们还是联手把她赶出去吧。”

    如果真的把当年的事情抖出来,蒋美莲最怕的就是司徒百川会恨她……

    蒋美莲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为了她的事,白迟迟和司徒清两个人又留在司徒家。

    结婚登记的事也耽搁下来,直到蒋美莲出院,情况稳定了,他们才约好去登记。

    “清,我想要回家去拿一下证件,也跟我爸妈说一声。”

    “我开车送你去吧。”

    “不用,我老家的规矩,这也相当于是我们结婚前夜,是不能碰面的,我们明天早上九点到婚姻登记处。”

    “行!白痴别迟到了。”他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自从知道两个人是互相相爱的,他们的感情在与日俱增,连凝视对方的眼神都变得如胶似漆。

    他们都觉得寻找到了终身的依靠,踏实而又幸福。

    “清,我爱你!”出发前,白迟迟主动抱住司徒清的脖子,深情地看着他,说道。

    “嗯,知道!”他很拽地回答。

    “你好过分啊,你要说我爱你!明天就登记了,你不说我可不嫁。”白迟迟噘着小嘴,不依不饶地要求他。

    他搂住白迟迟,虽然觉得说这种话很别扭,还是决定为了他的白痴,面子神马的都别要了。

    不过他还是板着脸,语气很生硬,生怕谁会笑话他似的说道:“我只说一次啊,以后不准让我说这么肉麻的话!”

    他终于肯说了,她相信这个男人,只要他说一句爱她,他就会爱她到底的。

    她弯起嘴角,哄道:“行,就说一次,你说吧,我听着呢。”

    “我爱你!”司徒清把三个字都咬的很重,说的很诚恳,他的眼神执着而深情地看着她,里面写满了爱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