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61.老公太凶猛859
    白迟迟真高兴,幸福的泪水再次蔓延,她忽然觉得有这一刻,她前半生受的所有的苦都值得了。

    要去登记的前夜,司徒清在房中,手中捏着一个牛皮纸的文件袋,另一只手捏着一支烟,面色凝重。

    “迟迟,这是我送给你的结婚登记礼物,我会让你在司徒家没有任何危险,每天都高高兴兴的。”

    他把烟蒂摁灭,拿起文件袋起身,轻轻敲蒋婷婷的门。

    “婷婷,你和秀贤到爸妈房间去一下,现在,有事。”

    说完,他也去了司徒百川和蒋美莲的卧室。

    对于蒋婷婷给蒋美莲下药的事,李秀贤一直是一无所知,他因为生意上的事正好出差。

    听说准岳母出了事,他才急匆匆地赶回来。

    司徒百川的房间里,众人在沙发上坐下,蒋美莲的气色好多了。

    她最近这些天每天都在琢磨着,到底要怎样把女儿引回正轨而又不让她狗急跳墙,这件事一直都没有一个好办法。她目前只能先什么都不做,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清,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你阿姨最近要静养,长话短说。”司徒百川坐在蒋美莲的床边说道。

    “爸,阿姨,有两件事。第一,我明天跟白迟迟去登记结婚。”他顿了顿,目光扫视了所有人,蒋婷婷的手微微颤抖。

    她千算万算,千防万防,到底还是听到这个消息了,这让她心如刀绞,要是白迟迟在她面前,她真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掐住她脖子。

    她眼神中流露出的凶光更加坚定了司徒清的想法,他从身后拿出牛皮纸袋打开,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才又一次开口:“第二件事,给大家看些东西。”

    他首先把材料交到司徒百川手里,他只扫了一眼,手就开始发抖,冰冷的目光带着愤怒和质疑射向蒋婷婷。

    蒋美莲一看司徒百川的神色,也猜到了大半。

    完了,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清根本就没等到她想出妥善的办法,就已经把事情给查了个水落石出。

    蒋婷婷似乎也意识到了发生什么事,她在老爷子的注视下,不由自主的心慌。

    她又不敢问,生怕是她想多了,万一问不管她的事,她反而出卖了自己。她强迫自己镇定,再镇定,勉强对司徒百川微笑。

    李秀贤和她一样看着司徒百川颤抖的手,在他和司徒清脸上他都看到了凝重,可见事情不一般。

    司徒百川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美莲,这件事你到底知情还是不知情。”

    一句话可真问住了蒋美莲,她怎么说才好?

    说知情,她会被认为蛇蝎心肠跟蒋婷婷一起被赶出司徒家门,说不知情好像有有些说不过去。

    她想了想,还是只能装傻。

    “百川,你说什么事?”

    要不是看到她是刚刚失去了孩子,还在病榻上,司徒百川非要对她咆哮一番。

    她现在毕竟脸色还那么差,他作为一个大男人,实在不忍心做的太过分了。

    他把资料叫给她,说道:“你自己看吧,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说法。”

    蒋美莲颤抖着手接过他给的材料,神色突然变了,她使出最大的力气扬手把那些东西往地上一扔,喝道:“蒋婷婷,你自己拿去看!我喝了那药就觉得不对劲儿,我就怀疑你。可我想你是我亲生女儿,总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来。我真没想到,真是你做的,你让我太失望了!”

    “什……什么事?”蒋婷婷哆嗦着站起身,几步走到材料前,蹲下身。

    上面她对白迟迟做过的每一件事都有记录,最让司徒百川生气的是最后一件,明确地记清楚她在谁的手上买的什么药,甚至连交易的照片上面都有。

    她傻眼了,这下子她所作所为全都瞒不住了。

    她该怎么办?是认错还是鱼死网破?

    蒋美莲现在顾不得她,只能自保,保住自己才能最终保住她。

    她挣扎着坐起来,情真意切地对司徒百川说道:“她做这些,我的确是不知情的。药的事我多少怀疑过,就因为我的胎也有问题,我不能确定。更不能把怀疑告诉你,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孩子出了这样的事,是我没教育好。现在我会离开司徒家,她也会离开。百川,我是爱你的,这么多年我对你的情分你应该知道。不管怎么说,你年纪大了,还是要保重身体,我走了。”

    她说完,挪动雙腿,下床找拖鞋。

    “你先别急着走,让我再想想。”司徒百川沉声说道,在他看来这件事的确应该蒋美莲提前不知情。

    她对孩子看重不会有假,她是被自己亲生女儿给算计了,心里肯定是难受的。

    再说蒋婷婷指责白迟迟的时候,她并没有同流合污,而是说明了白迟迟的好处,避免她受冤枉。

    她从前对蒋婷婷做的所有事不可能一无所知,只要回想一下就能想起来,老谢那次恐怕就是她们故意安排的。

    想起那些事,司徒百川有些寒心。

    再气,面对还流产没满月的女人,他总做不到把她轰出家门。

    她表面上做的不算差,在司徒家也算尽心竭力地照顾了他的家人。当年他是上有老,下有小,他自己又忙,都是她一手操持的,没有功劳总有苦劳。

    对于蒋美莲的去留,司徒清不便做安排,还是得听父亲的意思。

    司徒清恭敬地叫了一声司徒百川和蒋美莲:“爸,莲姨,我给婷婷在加拿大安排了一所医学院,也是全世界知名的医学院。出去几年她兴许能更成熟些,不知道爸和莲姨意下如何。”

    他态度虽然谦恭,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蒋婷婷这下是真的怕了,相当于她被她最喜欢的清哥哥驱逐出去。

    几年时间,等她回来了,恐怕清哥哥和那贱人的孩子都满地跑了。

    不能走!一定不能走!

    她“懊悔”的眼泪很快夺眶而出,可怜巴巴地对司徒清说道:“清哥哥,我知道错了,你就让我在国内吧,我不想出去。”

    司徒清的脸上早没了曾经疼爱她时的表情,他眉头微微皱着,目光带着几分冷漠地看着她。

    “婷婷,你一直都是个聪明的女孩儿,你应该明白,如果是换成了别的人对白迟迟做下这么多,我会怎么做。莲姨在司徒家做的贡献我们都看在眼里,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念在你是因为喜欢我才做下糊涂事既往不咎。出国是必须的!”

    后面几个字充满了威严,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

    不发一言的李秀贤起身走到蒋婷婷身边,看着她手里的那些资料。

    前面的事他是知道的,这一次她把罪恶的手都伸向了自己的母亲,实在是太过分了,真让他失望透顶。

    蒋婷婷一看司徒清态度这么坚决,司徒百川和蒋美莲根本没有给她求情的意思,只得把希望放在李秀贤身上。

    她扔下那些罪证,拉住李秀贤的手,请求道:“贤,我以前是太糊涂了,其实我爱的是你呀。你帮我跟清哥哥说说,我不出国,我嫁给你,我们马上结婚,好吗?”

    假如她有一丝悔改和愧疚之意,喜欢她这么多年的李秀贤还可能会原谅她。

    可她此时此刻最想做的,不是去反思,而是极力要留下。

    通过以前的几件事,李秀贤已经看清了,原谅她,她会继续犯,所以,这一次他不准备再顺着她。

    “贤,连你也认为我无可救药吗?你不能原谅我?”

    “不能!”李秀贤从未有过的坚决和斩钉截铁让蒋婷婷失去了所有的依靠,她深吸了几口气,擦干眼泪。

    “好,都不能原谅,都是我的错,没有人爱我了,我活着也没意思!我现在就死给你们看!”说完,她血红着眼疯了似的往墙上冲过去。

    司徒清比她速度更快,挡住了她的脚步。

    “你别胡闹!你才岁,现在悔改还来得及。出去几年吧,我已经把机票给你买好了,明早九点的班机。秀贤,你去送她吧。”

    蒋美莲只能先顺着司徒清的意了,孩子忽然被送走,她心里是极其难过的。

    但她明白,司徒清是强势的,现在的情况他真是给面子手下留情了,她们没法儿得寸进尺。

    她也极其严肃地看着蒋婷婷,叮嘱道:“今晚跟秀贤去吧,好好谈谈。妈妈希望你去了加拿大以后能真正的想通所有事,改邪归正。”

    蒋婷婷看着母亲那么冷漠的脸,完全没有要救她的意思,她此时是众叛亲离,觉得她就像是砧板上的一块肉,任人宰割。

    她要不是为了复仇,她真就去死了,可她现在死,他们指不定得多高兴呢。

    演戏是她擅长的,心里像刀割似的难受,她都忍了。

    “好吧,我出国,清哥哥你放心我会好好改错的。我祝福你和清嫂子白头到老,早生贵子!”最好都早点死了!

    我再也不要喜欢你,爱你了!

    你对我这么无情无义,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

    还有那个我叫做妈的女人,她每到关键时刻就不保护我,还有司徒百川,还有李秀贤,还有文若,你们所有人我都不会放过!一个都不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