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62.老公太凶猛860
    蒋婷婷被李秀贤带走之前,司徒清跟他简单地谈了几句话。

    李秀贤对于蒋婷婷差点酿成悲剧的事心里也是有愧疚的,他觉得应该早点揭穿她,可能后果不会这么坏。

    他诚恳对司徒清说了一声对不起,司徒清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明白你的想法和处境,毕竟你喜欢她那么多年了。既然已经喜欢那么久,还有了那样的关系,我还是希望看到她回头是岸。你不要在这样的时候离弃她,她还小,别让她觉得所有人都是冷漠的,不能给她机会的。”

    “嗯!”李秀贤点了点头,就在蒋婷婷说要自杀的那一刻,他也意识到这一点。

    他的确舍不得她死,她好像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

    白迟迟几乎一夜没睡,她忍了好几次才没给司徒清打电话发短信。

    想到她明天在法律上就是已婚人士了,她是又惆怅,又兴奋,又幸福,各种复杂的滋味萦绕心头。

    她趴在床上,拿出小小的笔记本,郑重其事地写下了一行字:清,明天我要嫁给你了,我会好好做你的妻子。我会孝顺你的父母,跟你一起照顾好小樱小桃。当然,我也会给你生宝宝,我们一定会非常幸福的!我爱你!

    这一晚,司徒清也很兴奋。

    他很想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文若,因为他觉得文若会为他高兴的。

    文若这晚上夜班,要到天亮才下班,而且上班时间不准接听私人电话,他没有办法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

    她的工作是在高速路收费站,做收费员,当时所有人都反对她做这份工作。

    可她喜欢,她坚持,她就是要看着每天不同的车辆载着不同的人,向她驶来,又慢慢远去,她好像可以从中感受到一种悲凉的情绪。

    全家人的反对都没有改变她的决定,他们都知道她敏感脆弱,尽量顺着她的意思,就没再勉强她。

    司徒清私下里安排过她的领导吃饭,对方也知道她家里的关系,对她照顾有加。但她有自觉性,要求跟其他同事一样的上班,一样的下班,拒绝了特殊待遇。

    ……

    第二天早上,李秀贤送蒋婷婷出国。

    司徒清四点钟就起了床,唯一的一次没做晨练。

    他把所有的时间用在了镜子前,又是弄头发,又是整理他已经平整得不能再平整的军装。

    还有脚下的一双鞋,擦了又擦,好像总还有些不满意似的。

    他对自己像个初恋少年一样的行为心里是鄙视的,却还是忍不住要去做。

    白痴,今天站到你面前,把你迷晕死过去。

    想起她总是那样痴迷地看他欣赏他的样子,他满足而又骄傲。

    马上他司徒清也是有老婆的人了,很快也会有孩子。

    他站在镜子前,想着自己的母亲,默默地在心里说:妈,儿子今天就要结婚了。

    你放心吧,我结婚以后,远和文若也很快就会结婚的,到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安定了,您也放心吧。

    时间好像过的特别特别的慢,为什么登记部门不能早上五点就开门登记,不知道结婚的人多心急吗?司徒清这么想着,真想现在就开车过去。

    不过那样白痴肯定会笑话他的,说不定以后总是跟孩子们拿这说事,他一辈子的英明就都毁了。

    他忍着,再忍着,等到大概八点一刻才从家里慢悠悠的动身。

    走到客厅的时候还特意放慢脚步,不想让任何一个成员看到他心急如焚的模样。

    白迟迟和他一样的心思,生怕去早了被他笑,也在八点一刻上了公交车。

    再过两个路口司徒清就可以到了,在与一辆公交车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甚至看到了白痴身上红底绿碎花的土掉渣的裙子。

    “真白痴。”他宠溺地念叨了一声,连登记都要穿这么土,等着他以后在孩子们面前贬她吧。

    正想着,手机忽然响了,他接起来很沉稳地“喂”了一声。

    “司徒先生吗?文若忽然昏倒了,请您马上过来!我们已经打了急救电话!”

    司徒清的脑袋“轰”的一下,从来没有过的恐惧的预感汹涌而来,连平时最冷静自制的他都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文若一定只是累了,只是小问题才昏倒的。

    他答应了一声马上到,立即在行驶中打转方向盘,悍马疯狂地往高速路收费站飞奔。

    他到的时候正好到,看到文若被她的两个男同事抬出来,司徒清连手机都没拿,就从车上冲了下来。

    ……

    白迟迟到的时候,手里拿了一份她亲手做的早餐。

    她想司徒清应该快到了吧,伸长脖子一直往路口看。

    八点五十,他没来,很正常。

    九点,他还没来,她想,这家伙还真是欠扁,等她见面非要捶他两下,连登记都要迟到吗?不都该是男人先到的吗?

    九点二十,他还没到,她有些急了。司徒清不是那种会迟到的人吧?他有事耽误了?

    不,不可能的,他说了会推掉所有的事登记都要准时到的。

    难道是出事?开快车?

    呸呸呸,你这是什么古怪想法,不准胡思乱想。

    她又怕自己猜测的成了真,又怕他真出事没人知道没人管,只好拿出手机给他打电话。

    一遍两遍没人接,她还会认为是他没听见。她不停的打,打了无数次,电话都没人接听,她越来越怕,一听到那句:“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她都急的恨不得把手机摔了。

    她打司徒家的电话,是张妈接听的,说司徒先生早上就出去了,她也不知道是什么事。

    她悬着一颗心,不知道该怎么办,又不敢离开,生怕下一分钟司徒清就会出现。

    中午大太阳火辣辣地烤着,她也没有躲避,不停的往路口张望。

    没有,始终见不到他的身影,司徒清,你在哪里,你到底在哪里?求你,不要吓我,不要出事……

    从早上九点等到下午三点,几个小时的漫长等待,白迟迟白嫩的肌肤已经被晒红。

    她不相信司徒清会失约,但她宁愿他是失约,而不是出了别的事。

    这几个小时,对白迟迟来说是巨大的煎熬,对司徒清同样是。

    在司徒清的安排下,文若的检查结果只经过几个小时就出来了,是一个晴天霹雳:白血病!还是晚期的白血病。

    司徒清的一个在军区医院工作的好友是这方面的专家,他知道情况后第一时间跟司徒清会合。

    在综合了文若的情况后,专家给出了结论:像她这样的状况所能做的治疗无非是放疗化疗。

    司徒清早知道放化疗意味着什么,很多时候根本没有办法治愈,只能是把生命再延长一点点。

    他不用问都知道,文若不会喜欢那样,她宁愿活短一点儿,也要活的高高兴兴,不折腾。

    司徒清坐在椅子上,从来感觉世界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男人,第一次发现对某些事是无能为力的。他双手深深插进自己的头发,不知道无意识地坐了多久。

    朋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我理解你的心情,我真***希望我能帮你把她治好。”

    司徒清抬起头,眼睛已经血红,眼泪被他强行逼了回去,他声音低沉地问:“刘悦,她还能活多久?”

    “放化疗可以维持一年,什么都不做,可以维持半年。”他的回答很简洁,司徒清知道他的结论一般不会有错。

    “难道就没别的方法吗?西医不行?中医呢?”他抓住他的肩膀问。

    “我不能排除有奇迹,中医或许也有些帮助。不过我还是要劝你,趁她还在,看看还能为她做点儿什么,她还有什么心愿吧。”

    “我明白了!”司徒清说道。

    “谢谢你过来,我去看看文若。”

    司徒清看了看文若,并且去嘱咐了医护人员,不要告诉她她得了什么病。

    文若已经醒了,坐在病床边安静地看窗外,听到司徒清的脚步声才回过头。

    “清,我怎么了?”她轻声问。

    “叫你别上夜班,你还不听话,营养不良了吧?以后这个工作就别做了!在家休息一段时间。”司徒清很少在不征求她意见的情况下做任何决定,文若有点儿奇怪。

    不过他不容置疑的态度还是让她没提出反对意见,最近她是很累,很累,有时候全身都觉得酸痛,甚至不想去上班。

    “那我休息一段时间,我还有事吗?没事我想回家,在这里看不到院子里的刺槐。”

    司徒清知道院子里的刺槐寄托着她对父母的思念,他只是不知道刺槐还有另一层的意义,那就是文若对他的爱恋。

    想到她的父母,司徒清的心就像被钝器击中了,痛的没有办法喘气。

    都是他不好,是他忽略了文若。如果他始终能像今天这么强势,文若的身体怎么会这样?

    他欠了她父母,又欠了她,这样的自责恐怕一辈子都无法消失。

    此时此刻他已经顾不上白迟迟了,他的心思全放在了文若身上。

    他扶着文若出了医院,之所以没抱她,是怕她多心怀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