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63.老公太凶猛861
    上了车,司徒清才留意到手机在驾驶座上,此时已经被白迟迟打的没电关机了。

    他想这么久他没去,白迟迟是会着急,多半会认为他失约,生气地跑了,这件事等他以后慢慢跟她解释吧。

    带着文若回了家,她说想一个人静静,不想说话。他也明白她需要多休息,看到她苍白的脸色,他的内心更加沉痛。

    出了她的房间,他脑海中还在回想着刘悦的话,看看她还有什么心愿吧。

    他问文若,她也不会说。司徒清想起了文若窗外的刺槐树,从小时候开始,每年文若的生日她都会许一个愿望。那个愿望她会写在字条上,放进埋在刺槐树下面的钢盒子里。

    他问过她好多次,她都有些什么愿望,她说保密。

    到了这样的时候,他必须要知道她都有些什么想法了。

    他悄悄来到树下,把那个写满文若秘密的盒子从松动的泥土中取出来,小心翼翼地拂去上面的土,把盒子打开。

    银色的盒子里面摆着很多张字条,他坐在树下,把字条拿出来从她小时候看起。

    十岁时,她写道:我长大了要嫁给清。

    他的面色越来越凝重,因为从十岁开始,她每一年的字条上都写着同一句话:我长大了要嫁给清。

    最后一张字条,是最近写的,她的生日还没到,不知道为什么她要提前写。

    这一次跟以往都不同,她在上面写道:我喜欢你,司徒清!爸让我在你和远之间选一个,我看到你并不喜欢我,我很难受。你喜欢白迟迟,我是不是应该祝福你?可我还是有些嫉妒,我是个坏女孩吧?

    这辈子,我只想一件事,就是嫁给你,看来我再没有这个机会了。

    不知不觉,司徒清的脸上淌下了温热的眼泪。

    如果在遇到白迟迟之前,他知道她喜欢的人是他,他该是怎样的狂喜。

    现在已经有了白迟迟,他只觉得感动,还有沉重。

    文若!世界上最无私而又可怜的文若!

    他难道连她这辈子唯一的愿望都不满足吗?

    他在刺槐树下坐了很久很久,看着文若拉着窗帘的窗子,暗暗下了决心。

    司徒清拿着秘密盒子去了司徒百川房间,轻声说:“爸爸,跟我去一下会客室好吗?”

    司徒百川从来没在儿子的脸上看到过这么颓败的神情,仿佛他的脸已经彻底失去了光彩。他是无往不胜的司徒清,是他最骄傲的儿子,到底是遇到什么事对他这么大的打击。

    他想起今天是他去登记的日子,难道是白迟迟悔婚了?他怎么是跟文若一起回来的?

    他的疑问很快得到了答案,司徒清到了会客室就开门见山地跟父亲把情况全说了。

    “文若得了白血病,已经是晚期了。这是我从刺槐树底下拿到的盒子,里面装着她的愿望,她想嫁给我。爸,我希望你能同意我们结婚。不要让白迟迟知道我今天早上还兴高采烈地出门,让她认为我是个绝情的人吧。”

    司徒百川接过司徒清手里的东西,面色凝重地看了一遍。

    他心里也有愧疚,没有早点发现文若是有这样的想法。

    实在是她掩盖的太好,即使是看司徒清的眼光都和司徒远一模一样,所以她的心思没有任何人猜得到。

    整个司徒家都欠文若的,对于司徒清的决定,司徒百川不反对。

    “文若还有多久?”司徒百川问。

    “没多久了,不过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不会放弃的。”司徒清目光坚定地说道。

    司徒百川点点头,从椅子上站起身的时候晃了两晃,又重新坐了回去。

    文若是他从小看到大的,跟自己女儿一样,忽然获知她这么年轻就生了这么重的病,他真有些接受不了。

    “爸,坚强些!文若不知道情况,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如果我现在说跟她结婚,她可能会猜到什么,我会先跟她说我跟白迟迟分手了。”

    “嗯!”司徒百川无力地点点头,说道:“你怎么安排都行,爸最近真是觉得老了。”

    司徒百川的话让司徒清鼻子直发酸,是的,父亲老了,最近打击太多了,他恐怕是很难接受。

    如果有办法不让他知道,他真是不想说的,可他没别的办法。他把父亲送回房,才回到自己卧室,给手机充上电,开了机。

    白迟迟的来电信息,还有她发过来的一条条担心他出事的信息不断地响起。

    每一条他都看过了,心内无比的难受,他却只能一狠心,把所有的信息一起删除。

    白痴,你会怪我吧,要怪就怪我吧,恨我吧,是我不对,是我没有遵守约定。我真希望能够分身,一半陪着文若,一半来照顾你。

    分身……他想起了司徒远,可不可以……不行!她会感觉到的,他也接受不了她跟司徒远像夫妻一样共处。

    白痴,能不能等着我?等到文若……这种想法实在是卑鄙,一出现司徒清就深深地自责。

    他不能做这样的指望,不能这么自私,他应该放白迟迟自由。

    说不定费世凡能给她幸福,或者别的男人。想到别的男人围绕在她身边,他嫉妒的紧紧捏住拳头,又慢慢的松开。

    正在他想着到底该拿白迟迟怎么办的时候,门铃响了,他听到张妈的声音。

    “白小姐!你来了?”

    “清在吗?清在家吗?”白迟迟很激动的声音,甚至他听到她的声音都在发颤。

    她在担心他,他必须要告诉她,他是安全的,要她别担心。

    他腾的一下站起来,冲到了卧室门口,脚步又慢了下来,转回头拿起床上的银色钢盒子,不疾不徐地出门。

    白迟迟看到了他,在看到他的一刻,她满心都是喜悦。

    她飞奔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他,看着看着眼泪就流出来了。

    “你没事,清,我还以为……你没事真好!你没事!”她一边念叨着,一边上前来抱他。

    司徒清真想要好好地抱抱她,假如他以前就能够知道他爱的是这个女人,他应该更好的对待她。

    是不是那样,他在要分开的时候就不会这么遗憾和心痛了?

    他没抱她,她却热情地紧紧搂住他的腰,好像他是她失而复得的宝贝。

    “清,你为什么没去呢?是不是有什么事耽误了?我在那儿等了你好几个小时,一直等,你这个混蛋竟然放我鸽子!”从头到尾,她是没有想过她男人会故意失约的。

    他这样的人,说了喜欢她,肯定就是真的喜欢她,还是他强烈要求要结婚的,他没有理由悔婚。

    司徒清抓住了她的肩膀,手在她肩上停留的刹那,他心如刀绞。

    深吸气,他才能强迫自己狠心地扯开她。

    “白迟迟,我有些事跟你谈,我们出去一下吧。”

    他竟然没有回答她的话,这让白迟迟相当意外,这么大的事,他失约了总该解释一下吧?

    她傻傻地看着他,不可置信地说道:“司徒清,你不会是忘记了我们今天约好了做什么吧?”

    “没忘,走吧,我们出去谈,我跟你解释。”他怕她情绪失控会在司徒家叫出声,文若听到。他要安抚她的情绪,其实内心里也渴望着能多跟她共处一会儿。

    白迟迟没再说什么,跟着司徒清的脚步出了门。

    司徒清带她走到大院里面一处僻静的地方停下来,轻声开口:“白迟迟,我可能要跟你说一声抱歉了。”

    “什么?”她仰着头看他,目光中充满了疑惑。

    其实这一刻,她心里也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是她特意在回避的一种预感。

    “我喜欢文若,你是知道的……”她不要他说,不要他说,她不想听。

    她捂住耳朵,对他说道:“我知道的,我不是说了不吃醋吗?所以,这件事已经不是我们之间的障碍了。司徒清,我不在乎,你可以照顾她的,我可以跟你一起照顾她。”

    司徒清的心再次痛了一下,他脸上的表情反而是很轻松的,甚至带着几分笑意,满不在乎地说道:“你先听我说完,我喜欢她,可我为什么没跟她在一起呢?因为她喜欢的不是我,至少我认为是这样。今天远告诉给我一个秘密,说文若喜欢我,我拿到了她写着心愿的盒子。就是这个。”他说着扬了扬他手中的盒子,其实他的手都在颤抖,只是白迟迟没有发现。

    “里面写着,文若喜欢司徒清,她想嫁给司徒清!我知道这个以后,多高兴你知道吗?这么多年了,我终于知道她是喜欢我的,我就像在阴雨天里待了上万年的人忽然看到了阳光,简直是欣喜若狂。”

    “不!”白迟迟猛烈的摇头。

    “我不相信,司徒清,我不相信,你一定有事瞒着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文若生病了?我可以……”

    “不准你乱说!文若好好的,你这是诅咒她吗?”司徒清眉头皱的死紧,语气冰凉。

    “你昨晚还说过爱我的!”白迟迟不甘心啊,她总觉得司徒清是在骗她,他不是出尔反尔的人,他不是。

    司徒清嘴角的弧度更弯的大了些,黝黑的脸上写满了不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