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64.老公太凶猛862
    “那是你逼我说的,文若不嫁给我,我就退而求其次娶你。说实话,我对你身体比对你这个人感兴趣。不过这有个好处,好控制。所以……”

    “啪!”的一声,白迟迟扬手扇了司徒清一耳光。

    “你无耻!”她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无耻吗?我没觉得我无耻。其实那天你知道我喜欢的是文若,我就跟你说分开了。你表现的很舍不得,你知道男人……”他轻声咳嗽了一下,拳头抵在嘴边,眼睛中有一抹邪笑。

    “男人都喜欢胸大无脑的女人,能生孩子就好。不能娶文若,我娶谁都无所谓。你又主动,我就想还是将就着结婚吧。”

    他的话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她觉得现在她的心就像被他撕碎了,疼的几乎没法呼吸。

    “这不是真的,司徒清,你别故意说这种话让我难受,我不相信的。”

    他心里又何尝好受,真不想再继续跟她讨论下去了,可他必须得坚持,必须得让她对他死心。

    亲口伤害她,伤害他爱的女人,那种滋味是旁人理解不了的。他宁愿有人捅他一刀,置他于死地,都不愿意干这个。

    他煞有介事地抓住她的肩膀,对她说:“你先别激动,你没看我都没跟你说分手吗?你知道,文若身体不太好。我还是会担心她不能生育,你做我女人吧。以后我也会常常去看你,孩子大一点儿我把孩子领回来让文若养,你觉得好不好?”

    这是司徒清吗?是她太傻,看不出他是这种人?这只有最无耻的男人才说的出来的话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了?

    白迟迟皱着眉,不可思议地看他,连连摇头。

    “不可能!你不会是这样的人,这不是你说出来的话。”

    “你怎么那么傻?算了,你要是愿意就给我生孩子,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反正我是不会跟你结婚,你走吧!”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白迟迟依然站在那儿没动。

    “还不走?我才知道你是这么一个没脸没皮的女人,这种女人,你给我生孩子我也不要了。这几天也没避孕,说不定已经怀上了。要是怀上了你就给我打个电话,我出钱给你,你把孩子打掉吧。”

    如果说白迟迟的心还有一些疑虑,觉得他是有苦衷才不跟她结婚。在他说出这句话时,她彻底地绝望了。

    一个男人,他只要是有一点点地在乎一个女人,他也不会舍弃他们的孩子,无论他有什么理由,他的放弃都是不可原谅的。

    她多傻啊,他说的对,她太没脸没皮了。

    她挺了挺脊背,让自己骄傲起来。

    她转了个身,背对着他,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她没有擦,忍着心痛和绝望一步一步往大院门口挪动。

    他在身后补充了一句:“如果没怀孕,就别再来找我了,我不想再见到你。”

    白迟迟的背僵了一下,顿住了,肩膀耸动了两下以后,再次迈开脚步。

    他成功了,成功把她气走了,他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凝视着她一点点消失的落寞背影,仿佛站成了一尊雕像。

    ……

    不知道什么时候李秀贤来到了司徒清身后,他和他一起看着白迟迟的背影在转弯处消失,轻声问司徒清:“为什么不把实情告诉她?”

    司徒清转回头,茫然地看着李秀贤,眼神极其空洞。

    多少年了,李秀贤从没见过司徒清这样的眼神,可见离开白迟迟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我帮你把实情告诉她吧。”李秀贤又说,司徒清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无力地说道:“不用了!”

    说完这三个字,他就先一步往回走,他要去陪文若了。

    他的步伐很沉重,每走一步似乎都需要很多力气。

    他不是不想把真相告诉白迟迟,在刺槐树下他坐了那么久,反复地考量过。

    白迟迟是一个无私有爱心的人,她会同情文若。他跟她分开,她也会难过,最终她会觉得他是有苦衷,渐渐的在心里原谅他。

    他不想让她原谅,是他背弃了誓言,始乱终弃,他连自己都没有办法原谅。

    何况白迟迟一旦知道文若得了绝症,她就会做各种各样的心理斗争,她会觉得应该祝福文若跟司徒清。她那么傻,那么单纯,会希望自己做到最无私。

    可她毕竟爱他,在面对自己的爱人要娶别的女人时,她又会嫉妒痛苦。他没办法同时给两个女人幸福,不可能连文若唯一的愿望都不满足。

    与其让她在矛盾中挣扎,他宁愿让她觉得他是世上最无耻自私的男人。起码这样她能更快地走出去,面对新的生活。

    进门之前,他看了一眼西方的天空,夕阳快要下去了,漫天的血红色。

    在这样的时候他跟那个叫白痴的女人分开了,连夕阳看起来都是如此的凄凉,就像已经感知到了一切。

    如果白迟迟看到这样的晚霞,她会怎么说。她会说:清同学,你看,真漂亮啊!还会很激动地拉他的手,蹭上他手臂。

    白痴,真希望你还能像以前一样活泼开朗,一定要忘了我。

    他先回了自己房间,给司徒远打了个电话,把文若的情况说了。司徒远和他一样的沉痛,知道了文若的唯一心愿是要嫁给清,他虽然有些嫉妒,心里苦涩,可他还是愿意让清去做,好让文若了无遗憾。

    从电脑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他折叠了一下装进裤子口袋,才去了文若房间。

    以前他进她房间是一定要敲门的,这次他没有敲门,而是拧开门自己进去了。

    文若听到开门声,醒了,奇怪地看着他。

    “清,你没敲门?”

    “没有,我估计你还在睡,就没敲,想进来陪你一会儿。”司徒清一般不会这么说话,他到底是怎么了?

    文若坐起身,背靠着床,看他一脸的凝重。

    “清,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司徒清走到她床边,在床尾坐下,轻声说道:“我跟白迟迟分手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可能是性格不合吧,其实也无所谓,我本来也不怎么喜欢她。”

    文若的秀眉渐渐蹙起,她觉得自从医院回来,清就不对劲。难道是?

    “我生了很重的病?所以你要跟白迟迟分手照顾我?”

    她果然是敏感纤细的女人,又是一副玻璃心肝,水晶肚肠。

    “你想哪里去了?我跟她分手跟你没什么关系,不过也不能算完全没关系。文若,其实我喜欢的一直是你,因为远也喜欢你,我才没对你说。现在,我是单身了,也征求了远的同意,我终于能跟你表白了。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文若的梦里出现过很多司徒清向她表白的场景,他会在朝露洒满林间的清晨,手捧着清新脱俗的白色玫瑰,对她单膝跪地,说一声:“文若,我喜欢朝霞,喜欢夕阳,喜欢空气,却都不及喜欢你的十万分之一。”

    一定会是很浪漫的场景吧,不是这样的。

    她在听到他表白应该是应该会心跳加快,像书中写到的那样,狂喜溢满心间。

    为什么她一点儿这样的感觉都没有?

    司徒清抓住她的小手,被她轻轻抽离了。她依然皱着眉,说道:“不对,我感觉不对。是我生病了,否则你不会转变这么大。你那么喜欢白迟迟,不可能说分开就分开。”

    司徒清叹息了一声,从口袋中掏出那个信封。

    “本来我不想说的,这件事你要替我保密,我不想让人觉得她是脚踩两条船的人。”司徒清说着,把信封打开,从里面抽出几张照片。

    照片上是白迟迟和另一个男人,正是白迟迟想要到海南那一天,司徒清手下的人拍的,那男人是费世凡。

    “这件事我也是昨天才知道,本来我都打算跟她今天登记了。我才知道她一边跟我交往,还和另一个男人有联系。你说,我不应该分手吗?”

    有照片为证,文若终于有几分信了。

    看来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白迟迟看起来不像是朝三暮四的女人,可是世上最难懂的就是人心。

    “文若,我们结婚吧。”司徒清诚恳地说道。

    “不!”文若摇了摇头。

    “为什么?”他抓住她纤细的肩膀问她,目光直视着她,她的脸没有红,是她病的太厉害了吗?

    “我不喜欢你,司徒清。我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我,总之,我不喜欢你。”

    “你在骗我,你是喜欢我的,远说他早就看出来了。”

    文若又连连摇头,她不要嫁给清。她总觉得自己身体不好,很不好,她这样的人,恐怕连孩子都没办法生,她不要连累健康的清,成为他的负累。

    更何况,她总觉得清是故意说喜欢她的。假如他真的喜欢她,像爱情的那种喜欢,他会情不自禁地靠近她,想要跟她亲近。他没有这样的表现,所以他其实不喜欢她,他对她只有愧疚和怜悯。

    一定是他发现她不喜欢远,所以就想由他来照顾她。

    她不要这样的施舍,她宁愿他不喜欢她,宁愿他幸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