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65.老公太凶猛863
    她这样激烈的反对也在司徒清的意料之中,他看文若拼命的摇头,知道是忽然的表白让她很难接受,她的想法本来就多。

    他微微笑了笑,轻声安抚道:“没事,你不想结婚,我们就先不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去旅行吧。”

    司徒清想带她去找一些知名的老中医,尽力去医她的病。

    他坚信,奇迹是给善良的人准备的。

    不到最后一刻,他不会放弃努力。

    文若在这一刻完全明白了,她的确是病了,还一定是不治之症,时间可能不多了。

    司徒清是为了她才跟白迟迟分手的,他所说的全都是借口。她从他掩饰不住的痛苦中能看出来,他对白迟迟的不舍。

    此时此刻,她是多么矛盾。

    她想挑明自己生病了的事,让司徒清重新跟白迟迟和好结婚。可她又是了解司徒清的,他和司徒远对她有那么深的愧疚,在这种时候他是不会只顾自己去结婚寻找幸福的。

    假如到了生命的最后,她都不接受他的好意,她死后,他会带着愧疚一辈子。

    所以,他的用心良苦,她只能默默接受。

    她微微笑了一下,半开玩笑似的说道:“旅行还可以,你说要跟我结婚真要把我吓死了。我也想四处走走,正好缺个保镖的,你这身强体壮的,很合适。你现在就去安排吧,正好我忽然很想吃城东的大伟绿豆糕。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最近一想起来吃什么,就非要马上吃到嘴,像小孩子似的。你愿意跑那么远去买吗?”

    “想吃东西是好事,我现在就去给你买。还想吃什么?”司徒清轻声问。

    “就这个。”

    “我走了,旅行的行程我也会安排好,你到时候跟着我就行。”

    “嗯!”文若微笑着点头,司徒清也笑了笑,才站起身出门。

    待他走了十分钟以后,文若才下了床,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清,你为了我做这么多,我也要为你做些什么吧。

    白迟迟走在路上有些精神恍惚,她从没像今天这样走路都觉得累。

    手机响了又响,她好像听不见,对方却很执着地在打。她下意识地从包里把手机掏出来,只见号码显示的是文若,是有一次她们两个人聊天的时候,白迟迟主动要跟文若互换号码,存下的。

    这时候她不知道文若为什么要打电话给她,她喜欢清,清说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嫁给他,现在她如愿了。

    她不是那种会去打击敌人,还是落败的敌人的那种人啊。

    她还是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文若的声音很急促,很激动。

    “白迟迟!清要跟你分手,说娶我,是因为我得了绝症,我不知道是什么病,但我可以肯定我是得了病,他才这么做的。我想见你,我一定要见到你,拜托你,就看在我是一个将死的人的面子上给我这个机会。”

    绝症?白迟迟的头轰的一下,眼前出现的是文若莫名其妙的高热,还有她的无力。

    她真的得了绝症吗?恐怕是的。

    来不及多想,她立即答应了她的请求。

    “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她急切地说。

    “我们在林荫路的黑暮咖啡见面,我十五分钟到。”

    白迟迟也拦了一辆的士,很快到了黑暮咖啡,文若已经先到了,坐在靠窗的位置等她。

    文若的脸色比前几天更显苍白了,她坐在那儿看起来很瘦弱的模样。

    白迟迟在她对面坐下来,看着她。她不是没怀疑过司徒清是因为她病了才要跟她说分手,可是他后面说的那些话还是让她动摇了。

    她离开的这一路,思绪翻滚,一会儿觉得司徒清肯定是在骗她,一会儿又觉得他没骗她。

    文若早已经点好了两杯咖啡,她没有那么多时间跟白迟迟在外面交流,她必须直入主题。

    “迟迟,清是什么时候跟你说分手的?”

    “刚刚,没多久。”白迟迟也很想知道真相,所以文若的话她如实作答。

    “那就对了,今天早上我在上班的地方晕倒了,清带我去了医院。后来他跟我说我什么事都没有,再后来,也就是半个小时前,他又跟我说,他喜欢我。他还说要跟我结婚,我问他是不是我生了重病,他说不是。”

    白迟迟沉默了,这个结果她并不意外。

    她应该要祝福他跟文若,可是话到嘴边,她硬是说不出来。大概她还没有无私到那种境界,可以笑着看自己爱的男人娶别的女人,还鼓掌欢呼。

    司徒清的做法她能理解,在面对一个得绝症女孩的最后心愿,还是他最愧对的人,他能如此选择实属正常,换做她,她也许也会这样做。

    这也许就是造化弄人,命运丝毫不由人控制。

    她咬了咬嘴唇,轻声说:“文若,你别胡思乱想了,他说不是什么重病,大概真不是什么重病吧。至于我们分手,大概是他觉得我实在是太蠢,配不上他。”

    文若忽然激动地抓住她的手,说道:“你别这么说,不是的,清他真的很喜欢你。我求你,别放弃你们之间的感情,不要放弃。他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他是因为觉得欠了我的才会这样。”

    她太激动了,说了几句话以后,开始剧烈地喘气。白迟迟连忙站起身,走到她面前轻拍她的后背。

    “慢慢说,没事,你别这样,我听你说呢。”她安抚道,文若才喘匀了这口气继续说道:“你可能理解不了清对我的愧疚有多深,这真的跟男女之情没有半点儿关系。我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就是我爸妈为了救他和远过世以后,他常常坐在我床边,整夜都不合眼,就是怕我做噩梦。有一次我听他一个人在刺槐树底下轻声说,文若,我这辈子都欠你的,我就算是死也没办法还给你完整的家。我真希望在那场大火里死的是我,而不是他们。”

    白迟迟的泪,顺着脸颊恣意地淌下来,她顾不得擦自己的,而是弯身给文若擦拭她脸上的泪。

    文若趁势攥住她的手,满脸的祈求之色。

    “白迟迟,我求你,别放弃他。他现在是最难的时候,我知道他根本不想放弃你。可是他要是不放弃,他不能为我做什么,他会愧疚一辈子的。我答应你,我永远不会跟他结婚,不会和他有男女之间的那种……那种接触。你可以等他一阵子吗?我活不了多久了,真的,我估计最多一年,我就……我死以后,假如你们不能在一起,我在地下也不安心的。”

    可怜的文若,她从小就是个孤儿,现在上天还跟她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让她这么年轻就要面对死亡。

    白迟迟的心完全被对文若的同情占满了,她此时没有多余的心力去考虑司徒清对她的无情和冰冷,她只知道不能让文若带着遗憾离开。

    她郑重地点了点头,温柔的撫摸她的手,说道:“我答应你,我不会放弃他的,他是个好男人。”

    她这一句话让文若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她不停地道谢:“白迟迟,谢谢你!谢谢你,上天一定会保佑你的,因为你是这世上最善良的女孩子。”

    在白迟迟心中,文若才是最善良无私的女人,跟她比起来,她是惭愧的。

    她为了安慰她,答应了会跟司徒清在一起,都是骗她的。

    实际上她对司徒清还是有怨的,她理解他的选择,知道他有苦衷,可是理解不等同于认可和原谅。

    他在选择跟文若的同时就已经选择了放弃和她之间的爱情,他低估了她对他的爱,也低估了她的耐心。他的放弃让她从心里发凉,失望,甚至是绝望。

    他们的缘分到了今天,是尽了。

    哪怕真有一天文若走了,他要回头寻找她,她也不会接受他了。她不是他说想要就要,说想丢就丢的一块抹布,她有尊严!

    文若依然抓着她的手,轻声细语地说话。

    “迟迟,我跟清这段时间可能会去旅行,我实在是想四处看看风景,如果我一个人走,不会有人同意的。你能理解吗?我真的不会跟他发生什么,你放心。”

    白迟迟又一次点点头,轻声说:“我理解,你想做些什么就做什么,不用考虑我。”

    她把文若送上车,自己才慢慢地往回走。

    脚步依然有些沉,看到身边一对一对热恋的情侣走过,她的泪毫无征兆地再次流了出来。

    白迟迟,不就是失恋吗?

    你是个坚强的人,你要坚强!没有人疼惜你,你不能不疼惜自己。你还有爸爸妈妈,他们永远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她擦干了泪,上了公交车,在车上看着流动的风景。

    流灯溢彩第一次不让她那么沉迷,到底是不一样了,心境变了,不再是单纯的女孩儿。

    费宅里,费世凡临窗而立,还在回想着刚刚接到的电话。

    “凡哥,白迟迟今天在婚姻登记处门口等了好几个小时,司徒清没有出现。她后来去了司徒家,走的时候又是一个人。”

    这是不是说明她单身了?

    ……

    白迟迟回到家时,父母已经吃完饭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