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68.老公太凶猛866
    白迟迟沉默了,他的话太有说服力,让她一时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最后,她把目光放到了宝马车的钥匙上。

    “为什么要买一辆宝马送我?”她问。

    “我给你安排一辆车,一个司机,只是想让你无论走到哪里都不敢有人小看。”

    司徒清是真的希望她接受他的安排,只有她有人保护,有栖身之地,有保险在关键时刻能帮她一把,他才能放心。

    他是爱她的吧,否则为什么要为她想的这样周全?

    假如真的只是良心上过不去,想要善后,甩一些钱给她就行了。

    她不要他真的爱她,爱她却要残忍的离开,这让她更难受。

    她会想等他,想守着他,可他连个真相都不主动告诉她。

    白迟迟把要涌上来的眼泪全部吞回肚子里,平静地说:“谢谢你的安排。我想,一个正直的人走到哪儿都不会有人小看,自己看得起自己就好。把你的东西收回去,我不要。假如我没遇到你,我要脚踏实地地奋斗,用我自己的劳动换取我爸妈晚年的幸福。即使是慢,他们也会高兴的。这样得来的东西,他们不稀罕,我也不稀罕。你要是非要坚持给我,我会把你的东西折价卖了,捐出去,我当是劫富济贫。”

    “你!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司徒清被她气的舌头都打结了,合着他说了一大车的话都无济于事,真没见过这么死硬的女人。

    这话,还是情侣的味道,不管他如何掩饰,喜欢她就是喜欢她,不知不觉总会流露出来。

    白迟迟扬了扬脖子,说道:“就是想气死你!我恨你!我这辈子都恨你!你为了文若说放弃我就放弃我,我们都约好了要结婚了。你怎么能说变就变?难道我们之间的爱情就那么容易让你抛下?你知不知道,我们分开了就是分开了,一辈子都不能在一起了?不能了!一辈子都不能了!”

    她的眼中还是聚起了眼泪,晶莹的盛在双眸之中,闪动着,将落未落。

    这副凄凉的模样把司徒清的心拧的疼了又疼。

    他有多想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跟她说:“宝贝儿,文若没得白血病,是上天跟我们开了玩笑,我们在一起,我们永远在一起。”

    他能说吗?他不能!

    他死死地握住拳,克制着抱她的冲动,咬紧的牙关都要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了。

    司徒清把视线稍微挪了一下,越过她身子看门外,轻声说:“什么为了文若?”

    “你还瞒我!我知道是因为文若她得了不治之症,你才要跟我分手。我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的?”他皱着眉问。

    “你不要管我怎么知道的,总之我知道了!要是我不知道,你是想瞒我一辈子吗?你这个混蛋,就算是分手,我连一个知道真相的权利都没有吗?”

    司徒清再次沉默下来,他知道她心里难受,她要说,他让她说就是了。

    待她说完了,他才低声说道:“既然你都知道了,也就明白我不管怎么样都会跟文若在一起。今天下午我们就要去旅行了,接受我给你的安排吧。”

    他最后这句话几乎是在请求她了,他好像就没有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过话,同时他无奈的表情又深深地刺到了她的心,让她又些心软。

    司徒清从桌上拿起车钥匙以及文件夹递给她,她直直地看了看他的眼睛,问他:“司徒清,你告诉我,失去我,你会难过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听他一句真话,即使她也知道是没有意义的,他们之间终究是要陌路的。

    “别问了!”

    他把文件夹和钥匙往她怀里一塞,转身就想出门,白迟迟把两样东西回手放到会议桌上脚了一句:“司徒清!我不要!不要就是不要!我不会再找你,这是我们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再见!”

    说完,她从他身边擦身而过,先一步出了会议室的门。

    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司徒清的血液仿佛都冻结了,他完全是出于本能地抓住了她的手臂,差一点点就把她搂进怀中。

    他手劲终是松了,白迟迟甩动了一下,轻声说:“再见!不对,是永远都别再见!”

    他在她双眼中看到了决绝,是永不原谅的意思吧?

    假如他说一声,失去她,他会难过,她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绝望。

    他要她这么绝望,他什么都不想说。

    罗会安看着白迟迟跑了,轻声问还傻站着的司徒清:“司徒总裁,她的那些东西……”

    “保险照常交,你每天开着车跟着她,总有一天她有急事会用的。我要走了,拜托你帮我照顾一下她和她的父母。”

    用拜托这么重的字眼,罗会安明白了这女人在他心中的分量。

    他点了点头,说道:“司徒总裁放心,我会尽力的。”

    ……

    下午,司徒清和文若按计划出发。

    白迟迟开始了失恋后最痛苦最没有着落的一段时光。

    好在不久就开学了,这一学年开始实习。

    实习生安排的实习医院一般按照成绩和平时的表现来分,当然也不排除一些有门路的人自己找了好地方。

    另白迟迟和很多同学都意外的是,白迟迟的实习医院是坐落在洛城的某军区医院,此医院的眼科在全国都指名。

    因白迟迟上学期传出过被包養,她分的医院一出来,整个医学院都沸腾了,毕竟她成绩只属于中等,分到这样的医院实属不正常。

    她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单纯的觉得是自己幸运,不用想也知道是司徒清干预的。

    她敲响了邢副院长的门,要求把实习的地方换了,改成郊区的普罗县人民医院。

    邢副院长的眼睛都瞪直了,只听过削尖了脑袋往好医院钻的,没见过自己往差医院跑的学生。

    他先让白迟迟坐下,再慢慢了解情况,试图说服她改变初衷。

    白迟迟没有坐,她站着对邢副院长说道:“我要学医是想要救死扶伤,这是我的初衷。无论在哪里实习,在哪里工作,只要能看病救人就行。好的医院配备了那么多好医生,不差我这样一个半桶子水的。差的医院就不一样了,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去。可是那里的病人也多,他们没有钱,更需要负责任的医生让他们用最少的钱得到最理想的治疗。希望您能答应我的请求,让我去那里接触更多的病人,也去好好的磨练自己。”

    邢副院长想起当初自己也是有这样的志向,对白迟迟是赞成的。

    他语重心长地说道:“我很敬佩你,可你也要想想,这是军区医院指定要你的。一般指定要过去的人,实习以后只要成绩不特别差都会留院,你真要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不后悔吗?”

    她坚定地看着邢副院长,坚定地说:“不后悔!”

    “好吧,这事不能勉强,那你就去普罗县人民医院吧,最穷的县,没人争,我就能给你定了。”

    “谢谢邢副院长,什么时候可以上班啊?”白迟迟话音刚落,邢副院长的手机正好响了。

    看到来电,他微微笑了笑又露出一副无奈的神情,叹息了一声:“你等我两分钟,我接个私人电话,我得罪不起这位爷。”

    白迟迟自然不知道“这位爷”就是她晚上夜夜梦见,一梦见就给她个背影的混蛋黑脸清,她在他办公桌前的座位上坐下来,耐心等待。

    司徒清开门见山,直接问:“邢副院长,你们院的白迟迟分到了X军区医院了吧?”

    呃?他怎么会关心白迟迟呢?邢键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往白迟迟脸上一扫,这时她也在话筒里听到了某人熟悉的声音,顿时僵化了……

    邢键自然不知道两个人的渊源,就实话实说。

    “军区医院那边要了她。”司徒清听到这句话略放了心,他知道他安排的事军区医院那边会办,不过涉及到白迟迟,他还是要亲自确认一下才能放心。

    还没等他把心放完,就听到邢键又说了一句:“不过她不去。”

    “为什么?”电话那头,他眉头皱紧。

    白痴应该想得到是他帮她安排那么好的医院吧,又要故意跟作对,他要她往东,她就要往西吗?

    司徒首长的语气好像很生气,邢键不禁奇怪,也没见他为谁的事这么认真过啊。

    还没等邢键解释呢,司徒清沉声说道:“我也不想听理由了,总之你小子要给我想办法把她塞过去。你一个堂堂的副院长,不会连这点小事也办不了吧?”

    邢副院长翻了个白眼,他这家伙什么事都压给他办。他是副院长,可不是院长,一个副字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再说了,人家当事人不愿意,你还真能押过去啊?

    他清了清嗓子,做好了被司徒清炮轰一顿的准备,不怕死地说道:“可是我刚才已经按照她本人的意思,把她分到了普罗县人民医院。”

    “什么?”司徒清质问了一声后,才让自己沉住气。

    “你是怎么搞的,这不是胡闹吗?作为你院里的学生,有更好的前途,你不想方设法劝服他们选择更好的,还跟他们一起胡闹!普罗县是个什么地方?那是全省最穷的一个县,把她放在那儿那不等于是发配边疆吗?再好好跟她谈谈!”

    司徒清果然拿出训小兵的气势来,一阵电闪雷鸣。邢键把话筒拿开一些,故意往白迟迟那边探了探,让她听到首长大人对他工作是有多不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