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69.老公太凶猛867
    白迟迟已从最初的错愕中回过神来了,她的表情变的平静,即使能把他的声音听的更清楚了,她也强迫自己不再心动。

    待司徒清说完了,邢键才发表自己的观点。

    “我说司徒大首长,你说的那些我也知道。可我也得尊重学生本人的意愿吧,她觉得医疗条件差的医院更需要好的医生,我觉得她想法也没错。我相信您也会赞成把优秀的人才放到艰苦的地方吧?”

    没错,这个观点放别人身上他认可赞成,放到他女人身上,他就没办法那么大公无私了。

    毕竟她只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没那么激灵的女人,放在那么穷的地方,接触病人机会是多,何时能出头?

    再说那里医疗条件差,凭你医术再高,该有的设备都没有,能发挥多大的潜力出来?

    白痴就是白痴!真不知道他的用心良苦,以为他安排她进军区医院真的像让她进他家那么容易吗?

    他也要欠人家一个人情,寻机会回报的。

    “司徒,我想我的意思你不反对吧,我还要跟白迟迟同学谈话,要不然先这样?”

    “谁说我不反对了?艰苦的地方你换个身强体壮的男学生去,她家里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她爸妈也需要她照应,她走了,两个老人怎么办?”

    这下邢键彻底的脑抽了,啧啧啧,不光是干涉她的事,连她父母的事都管?

    好像他和白迟迟也不认识吧,嗨,这么干预怎么可能不认识。

    难道他们是那种关系?

    白迟迟也听到了司徒清的话,这个问题她早就想过,也跟父母商量过了。

    他们家在这里也没有根,在哪儿生活都一样,他们是打算她到那边上班以后,就近在那里租房子,生活成本还低。

    虽然罗会安还是每天开宝马跟着白迟迟,还时不时的来劝说她搬家到司徒清买的房子里,她从来都没觉得那些是她的。

    城市里污染这么重,父母真到郊县去,空气还要好些,利于养老。

    她白天去医院上班,晚上再找几个学生上上课,养活自己和父母肯定没问题。

    邢键作为司徒清的朋友,心里有疑问当然还是要光明正大的问出来。

    他嘿嘿笑着问道:“司徒,我说你怎么这么关心白迟迟同学?你们是什么关系啊?”

    一句话噎住了司徒清,他哽了有一两秒钟才沉声说道:“什么什么关系?没什么关系!”

    清清冷冷的话从话筒那边传过来,白迟迟的心再次一痛,随即又释然,他说的对,本来就没关系。就是他想有什么关系,她也不要。

    “没什么关系你这么关心人家,不正常啊。”邢键再次八卦地问,其实他本不是八卦的人,问的这么详细还不是因为他自己对白迟迟有意。

    要不是上次在电话里听到她好像有男朋友,他早就想放胆去追了。

    她要去实习了,离开学院,他也计划着跟她表白,万一她没有男朋友呢,他不想错过。

    “她在我们家做过一段时间家教,给我的两个外甥女补习功课,我觉得她这人很踏实,品德好,对她的事情就多关心一点儿,这就叫有关系了?”

    邢键呵呵地笑,说道:“只是你家里的家教老师啊?我还以为是你的情感老师呢。要是你女人我就算是死也得压下去,让她到军区医院,不是的话,我还是按照人家自己的意思来吧。”

    司徒清气的眉头直抽抽,他冷着声音甩出一句:“你就当她是我女人,把这件事给办了!”

    邢键正色道:“这个可是当不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让白迟迟本人接电话!”司徒清打断了他的话,邢键反正早习惯了他的没耐性,无奈地摇摇头,把手机递给白迟迟。

    “白迟迟同学,司徒清首长让你接电话,你接一下吧。”

    也好,让他们自己说去吧,他才懒得夹在中间解释呢。

    白迟迟本不想接的,不接好像她真的跟司徒清有什么扯不清的关系似的。

    她拿过电话,轻声“喂”了一句。

    真的在给邢键打电话的时候白迟迟在他办公室,你说一个学生,有事没事老往院长办公室跑什么?

    这白痴,也不怕别人好说不好听吗?

    “你在他办公室干什么?”他皱着眉,酸意十足地问了一声。

    爱干什么干什么,关你什么事?

    我还没问你跟文若去旅游都干了什么呢。

    唉!想这些做什么,他们本来就没有关系,他刚刚不还说她只是他们家的家教老师吗?

    白迟迟努力让自己挤出一丝微笑,对着话筒平静地说:“司徒先生啊?有什么事吗?”

    司徒先生……他竟然成了司徒先生,她就非要跟他那么疏远吗?这一声司徒先生让他心里真是疼痛难当,她故意的吧?

    “刚才您和邢副院长的谈话我不小心也听到了一些,是不是关于我去哪里实习的事啊?能安排到那么好的医院真出乎我的意料,军区医院啊,我知道就算是本市有头有脸的公子小姐想进都不是那么容易的。真麻烦您费心了,对一个家教老师能做到这么仁至义尽,恐怕也就只有您会这么做了。不管怎么说,白迟迟万分感激。不过我有我自己的想法,而且邢副院长已经答应了我的请求。没什么其他事的话,再见吧!”

    说完,她根本就不给司徒清说话的机会,直接把电话给他挂了。

    司徒清气的拳头攥的死紧,不停的往旁边的墙上敲。该死的丫头,跟他说话为什么要阴阳怪气的。

    他什么时候只把她当家教老师了?谁给家教老师安排这么多?故意的!她都是故意的,她就想气死他!

    平时看着笨吧,怎么气他的时候这么伶牙俐齿的。

    还有她左一声邢副院长,右一声邢副院长,叫的真叫一个嗲,比叫她亲哥还叫的亲热。

    他看老邢也是活腻歪了,整天跟女学生不清不楚的,等他回去的,看他怎么收拾他!

    他把自己的气压了又压,要是他直接找到医学院的一把手,是可以把白迟迟弄进军区医院,可那样她这头倔强的蠢驴也不会感激,还得生气。

    她不要去普罗县人民医院吗?让她去!把她累死,她就知道他的用心良苦了。

    无论什么时候,她要想到军区医院也还是他一句话的事,不急在这一时。

    目前最重要的事还是文若,寻了几个名医,对她的病都大摇其头,这让他实在是很着急,很难过。

    邢键拿回自己的手机,再次劝白迟迟。

    “其实司徒的话说的没错,你在那儿恐怕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我对你这种精神是敬佩的,可我还是希望你能有更好的前途。”

    白迟迟微笑了一下,说道:“多谢邢副院长,我已经决定了,还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

    “好吧!”邢键点了点头。

    “你明天就去普罗县人民医院报道,我今天会跟那边打招呼。像你这样的大学生他们肯定是欢迎的,你在那边倒也不会像军区医院一样压力大。”

    “谢谢邢副院长!”白迟迟站起身,准备告辞了。

    “白迟迟,你好像还欠我一顿饭吧?马上要去实习了,我还真对你们这一批学生很舍不得,晚上我请你吃饭。”

    白迟迟从来就没想过邢副院长对她有男女之情,听他说舍不得这一批学生,她还真的有些惆怅。

    她也舍不得校园,舍不得像辛小紫这样的好朋友。

    “好啊好啊,邢副院长,今晚我尽量多组织些同学一起请您吃饭!您对我们这些人很照顾,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您的。”

    老邢的心都在滴血了,他为什么要说舍不得一批学生嘛?看来跟有些人说话你就不能太委婉了,一委婉就容易被会错意,唉!

    不过话都说出去了,也不好收回来,只得答应她,让她安排去了。

    白迟迟离开邢副院长的办公室,回到自己寝室,就觉得肚子一阵闷痛,原来是大姨妈来了。

    看着纸巾上的血迹,她的心再次感到错综复杂。没有,她没有怀孕,爸妈和她本人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了。

    她应该庆幸的,庆幸没有孩子,不用再跟那人有任何瓜葛。

    可心里为什么却还是有个小小的声音在跟她说,她有些失望。

    在那几个忘我的夜晚,她是渴望着能一举怀上他的孩子的。那时那刻,她把他当成是她最心爱的男人,她觉得和他是灵肉结合,是永生不会变的爱情。

    “喂,白迟,出来啊。我回来以后还没跟你好好说说话呢,你躲厕所里这么长时间干什么?”辛小紫的嗓门真大,把厕所的门敲的震天响。

    她也没时间想那个冷酷无情的人了,把自己整理好,她扭开门出来。

    “小紫,刚才我去找邢副院长,他想要跟我们班同学一起吃一顿饭。班长不是你那个什么嘛,你去跟他说,让他张罗吧。”

    辛小紫一听邢副院长要吃饭,捂着嘴吃吃地笑,还撞了一下白迟迟。

    “我说老邢那人到底是想跟全班同学一起吃,还是单独跟你吃啊,你别是会错了意吧?他可是看中你很久了,唉,还不下手,都要急死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