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70.老公太凶猛868
    你听听,你听听这是好朋友该说的话吗?

    白迟迟翻了个白眼,抢白她:“看中什么看中?你看谁都看中我了,看谁都想把我囚禁起来,你纯属就是言情小说看多了,思想极度迂腐不健康。”

    辛小紫摇了摇头,说道:“你啊,没救了。要吃饭吗?那就去吃吧,我这就去找我的小磊子,顺便跟他亲热亲热。走了啊。”她走了没几步,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折回来问白迟迟。

    “我说,你跟你那个大首长怎么样了?成了没?”

    白迟迟脸一红,头垂下去,嘴里小声讷讷地说:“什么成没成的,你说话就不能淑女点儿?”

    “我靠!看来是成了!你说说,那家伙是不是在特别勇猛?”辛小紫唾沫横飞,只要一说起壮男她就无限神往。可惜的是她一直渴望着的壮男,她就没遇到过,真是遗憾中的最大遗憾。

    自从辛小紫去旅游以后,她们有太久没有联系。她曾经好多次尝试着找她,都没找到,所以很多事她都不知道。

    事过境迁,现在的白迟迟都不想提那些事了。

    她抬起了头,很无所谓地笑了笑,说道:“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也就是个普通人。”

    何必不承认呢,她认了,然后像辛小紫一样潇洒,不就是个男人么。

    “啊?”辛小紫不可置信地瞪着她,直咋舌,口中还说道:“不是吧?也是个绣花枕头?我看着那肌肉,那线条,还有那黑皮肤,他走起路来的力量感,哎呀,我觉得你还是有所保留。他那方面肯定超强,你就跟我说实话吧,是不是担心我看中他的能力,抢过来啊?”

    白迟迟汗!眉头抽了又抽!

    都说她脑子不太正常,依她看,这位辛小紫同学才是不正常中的战斗机好不好。

    “什么乱七八糟的,不是那个意思。”

    “那就对了,姐们儿我虽然对那种型男垂涎欲滴,不过我也是有所选择的。姐妹如手足,男人如衣服,我不会为了个臭男人,不顾姐妹之情的。说吧,他到底有多厉害,别怕吓着我。”说了一大通,她还是要她把那个说出来,汗死她了。

    白迟迟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小紫,你饶了我吧,别问了。我失恋了,我把那混蛋给甩了。”

    失恋了,又是甩了,明显的自相矛盾。

    这下辛小紫收起了嬉笑之色,仔细看白迟迟的小脸儿。真失恋了,她得好好安慰下。

    “怎么回事,跟我说说。”

    趁寝室没人,白迟迟就把两人之间的几个回合简单地说了一遍,最后说到他为了文若跟她分手。

    再次提起的时候心还是免不了痛,在登记处门口等待的苦涩记忆犹在眼前。

    辛小紫听她说完,“砰”的一脚踢中身边的铁床架,口中大骂一声:“***混账!他把你当什么了?想要就要,跟个强盗似的。不想要了,就甩啊?我靠!这种男人,别要了!”

    听她声讨一下司徒清,白迟迟心里有些解气。

    谁知道她这骂人的功夫一流,不一会儿就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

    白迟迟还是听不下去了,轻轻拉了拉她的裙摆小声说道:“别骂了,他这不是有苦衷吗?你说他欠了文若那么多,在她得绝症的时候肯定是……”

    “你啊你!我怎么说你才好!你就是个二百五!”辛小紫气的直点白迟迟的额头。

    没办法,只能轮到白迟迟回头哄她。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就是二百五,二百六。你赶紧去找你的小磊子亲热去吧,啊,我要准备实习的事了。”

    辛小紫也骂的差不多了,不过觉得骂也不解气,不行!她得好好给好姐妹出口气,亲自到姓司徒的家里找他算账!

    管她文若得什么病,关她什么事,她就知道她好朋友不能受这样的委屈!

    主意已定,她也就装作已经解气了,拍了拍白迟迟的肩膀,说:“好了,晚上我们集体到嫦娥饭庄去吃饭。治疗失恋最好的办法就是再恋一次,我建议你赶紧找一个代替的,把那混账气死。”

    哦,对了,就是老邢。

    他还是不错的,辛小紫敢担保,要是白迟迟上了他的床,他肯定会负责任。

    就算不负责任,让思想保守的白迟迟突破思想这一关,跟别人,觉得上个床没什么大不了的,那对她也是大有好处的,就这么定了!

    司徒家的门外,辛小紫把门敲的震天响,扯破了喉咙叫骂:“司徒清!你这个混蛋!司徒清!你出来!你这个忘恩负义,始乱终弃的人渣!你别当缩头乌龟!你出来给姑奶奶一个交代!”

    那架势活像是一个骂街的泼妇,她反正不怕人听见,她就是要闹的他们家左邻右舍都知道他是个坏蛋。

    “司徒清!”她一边拍门一边大声叫,门忽然被从里面大力推开,差点把她撞了一个趔趄。

    这天也巧,司徒远休假,一个人躲在姐姐家里享清静,治疗他“失恋”以后的暗殇。

    辛小紫哪儿知道他是司徒远啊,站稳了身形以后,叉着腰继续骂:“你个混蛋王八蛋你还有种出来啊!你睡了女人穿上裤子就跑,亏你好意思,还是个部队领导干部,我真为部队有你这样的垃圾感到悲哀!”

    什么叫睡了女人穿上裤子就跑?清把她给睡了?

    不至于吧,你看她的头发跟个鸡窝似的,乱蓬蓬的,穿的衣服也有几分暴露。

    那白迟迟就够让人头疼的了,这位姑娘,要是谁跟她,好像就不是头疼的事了,得神经疼,全身疼。

    司徒远把眉一皱,脸一沉,不悦地说:“你走错地方了吧?精神病院的大门小时都开着呢,别到这里胡闹!要不是看你是个女人,我直接把你扔出去。”

    哦?他还跟她整这一套,以为她是个良民啊。

    她把脖子一扬,挑高了眉,问他:“怎么着?还想装失忆?不记得我是谁了?”

    “不管你是谁!我不是司徒清,他上了你也好没上你也好,跟我没关系。走!”

    现在的女孩子,讹人的多了,保不准司徒清没上她,她硬说上了,还赖上门要钱。他们家钱是有,可不能没原则的用来打发这种妄想一夜暴富的女人。

    “我靠!你有种,装不认识我!有种你说你连白迟迟也不认识!你个始乱终弃的混蛋,人家迟迟那么传统的小女人被你说睡就睡,睡完了就不要了。两个人都说好了去登记结婚了,你就这么说话不算数把她甩了,你让她以后怎么办?”

    听到白迟迟的名字,司徒远才知道这姑娘不是来闹事的,原来是来替人鸣不平的。

    还真看不出这么一个神经兮兮的女人,还有几分义气。

    他不知道清是怎么安排白迟迟的,以他对清的了解,他肯定也不会亏待她。

    当然了,不管他做什么,司徒清确实还是亏欠白迟迟的。

    清的事就是他的事,他代替他挨一顿骂也不冤枉。

    想到这儿,他就做好她再骂他一顿的准备,沉声说道:“你觉得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补偿你的朋友,你尽管提,司徒家会尽量满足她的要求。”

    这么说还算是一句人话,不过还是没办法让她辛小紫消气。

    她轻挑地扬了扬眉稍说道:“会满足吗?很简单,她就是要睡你一辈子,你满足她吧,这是她唯一的要求。”

    司徒远差点儿被她的话给呛死,这什么人啊,左一个睡,右一个睡。

    看他那一副吃了死苍蝇的糗样,她总算出了一点气,不过还不够。

    “你那什么表情,你睡人家白迟的时候不是睡的挺爽的吗?你看她胸部又大,腰又细,哪个男人不喜欢睡这样的,你还吃亏了?”

    不堪了不堪了,他听不下去了!受不了了!

    他皱了皱眉,冲她低吼了声:“别说了,我不是司徒清,我是司徒远!”

    啊?辛小紫这才想起他是有个混蛋弟弟来着,想当年她还梦想着见到他双胞胎,她要扑倒呢。

    还是别扑了,估计都是一个德行。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这黑脸的家伙,还别说从哪个角度看都一模一样。

    她眼珠子转了几转,计上心来,上前一把拉住司徒远的胳膊,口中说道:“我看你跟司徒清一样,要不你让她睡吧,估计她也认不出来。”

    他刚才以为她那些话都够脱俗的了,没想到她还有更脱俗的,他嘴张了半天,硬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她的话。

    “同意了?走吧!今晚有男人要跟她表白,我们要到嫦娥饭庄吃饭,你跟我一起去。”

    什么乱七八糟的,是白迟迟失恋,她怎么像被刺激的不正常了?

    司徒远黑着脸甩开了她,沉声说道:“别胡闹了!快回去吧!她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跟我说,把我手机号记一下。”

    辛小紫不理他的话,问他:“你真不要替你哥哥好好善后吗?我跟你说,今晚我们風流倜傥玉树临风的邢副院长可要跟她表白了,到时候我天上地下最可爱的迟迟同学就飞了,不睡算了,我闪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