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71.老公太凶猛869
    说完,她在他错愕的表情中,轻盈地转身,还真的闪了。

    小样的,她就不信司徒远不把这事儿说给司徒清听,气炸他的肺。

    司徒远无奈地回了房间,给司徒清打电话,询问文若的病情是他每天必做的事。

    “文若怎么样?”他问。

    “下午我们就到绵山县,离县城不远的绵山有一个老中医,在附近打听到他擅长治各种疑难杂症,尤其是癌症,我打算带文若去看看。她已经知道了她得的是什么病,很配合,也很乐观,说能活下去很好,你不用担心。”

    司徒远想了想,还是把辛小紫找上门的事跟司徒清说了。

    电话那头司徒清沉默了很久,老邢还真对白迟迟有意思,他没猜错,这让他心里很乱。

    一方面觉得老邢是个踏实的人,能够照顾得了白迟迟,未必不是好事。

    另一方面呢,他有着本能的嫉妒。想到自己爱着的女人对另一个男人笑,陪在另一个男人身边,他就受不了。

    沉吟良久,他还是说了一句。

    “帮我去看看吧。”

    “放不下她?”司徒远问。

    他当然是希望他能对文若一心一意的,可他也明白司徒清大概是真爱上白迟迟了,心里必定是矛盾的。

    “也不是,能看到她找个踏实的人我也放心了。”

    “行!我晚上过去看看。”

    白迟迟班级全体学生在嫦娥饭庄的大厅请邢键吃饭,大厅没有占满,旁边还有几个散落的桌子,司徒远在偏一些的位置坐下来看白迟迟那边的动静。

    邢键他是认识的,邢键和他也算是朋友,只是没有司徒清跟邢键的关系更好。

    吃饭的时候,碍于有那么多学生在场,邢键和白迟迟并没有单独交流几句。

    吃的差不多了的时候,辛小紫撺掇班长,再搞个K歌狂欢,因为她还没机会下手。

    一大群人呼呼啦啦的又去了夜总会,包下两个最大的包厢,司徒远也在他们旁边包了一个包厢。

    他一个人坐在包厢里,无聊之极,就拿起啤酒慢悠悠的喝。

    想着文若,她是真的不喜欢他,喜欢清,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再想到她可能不久于世,更加重了他伤感的情绪,酒也喝的快了起来。

    辛小紫这晚又带了药来,她知道白迟迟这样的女孩子,不用这招是不会随便跟人在一起的。

    这回,她可要看好了她,不能再出现上次那样的纰漏了。

    见时间不早了,她趁白迟迟没注意,把药给放进去。等她把酒喝了,她就让邢键把她带走。

    这一晚上她留意过了,邢键的眼睛很少离开白迟迟的身上,那痴情的模样……真成了,他确定无疑的会负责。

    “白迟迟!”辛小紫刚要举杯,就有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过来了,一边儿叫着她名字一边来敬她的酒。

    “喝一个!”眼镜男说道。

    这时班长郝磊趁机凑过来,搂住辛小紫的肩膀,拉她走。

    “走走走,小紫,大家都认为咱们是那种关系,我到现在连你的手都没牵过,亏死我了。走,跟我唱一首情歌去!算做补偿!”

    辛小紫偷眼一瞄,白迟迟把酒端起来了,没事了,她去玩她的,还能洗脱嫌疑。

    等她跑到一边跟郝磊唱起情歌的时候,没想到白迟迟又把酒放下了。

    “我不想喝,头晕。”

    眼镜男今晚就想逮个机会对白迟迟说些深藏心里已久的话,看看趁实习前夕能不能有点儿追上她的希望。

    见她把酒放下,眼镜有点儿失落,随即又想到了一个办法。

    “白迟迟,咱们来打个赌吧。你看这里有两杯酒,这杯多一些,这杯少一些。我把这两杯酒藏在身后,你就说哪杯是你的,哪杯是辛小紫的,你猜对了我喝。你要是猜错了,就你喝,怎么样?”

    白迟迟一点都不想跟眼镜男玩这种无聊的游戏,太幼稚了。

    不过好歹是同学一场,心软的她总不想在分开之际连这点儿面子都不给。

    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也想着等跟他赌完了,他就能走开让她一个人清静一会儿了。

    眼镜把白迟迟和辛小紫的酒拿在手中,背转身去,把辛小紫杯中的酒倒到白迟迟的杯子中一些,然后故意卖了个破绽让白迟迟猜。

    白迟迟伸手一点,猜错了。

    眼镜于是把酒递给白迟迟,让她喝。

    愿赌服输,白迟迟也没犹豫,豪爽地接过酒一饮而尽。

    她的脸很快就红了,眼镜有几分得意,靠的她跟近一点儿,白迟迟躲开一些。

    辛小紫唱完一首歌正好看到眼镜往白迟迟身边靠,她对眼镜没什么好感,对所有的眼镜都没好感。她离开郝磊快步来到白迟迟身边,对眼镜说:“让让哥们儿,我要跟迟迟说些话。”

    眼镜这个气啊,有什么办法呢,他还没表白,总不能得罪了她的好朋友吧,只得讪讪地离开了。

    辛小紫见白迟迟脸红扑扑的,再看她面前的酒,全喝的干干净净,就先在她耳边小声铺垫一下。

    “白迟,我跟你说,这男人吧,就那么回事。你跟第一个好的的时候,肯定是认真的,觉得他就该是你的唯一,这辈子都没办法跟别人了。等你跟了第二个,第三个,你就会发现,男的有什么啊。到时候你的第一个男人……第一个男人……”

    说起这个,辛小紫还是不能完全释怀。

    哪个女孩从一开始就想过要跟不同的男人发生纠葛的,还不是被伤了,被伤透了,才变成这样。

    辛小紫一想起她的第一个男人,那个长相斯文带着一副金边儿眼镜的男人,她心里又难受起来。

    顺手把她自己面前的酒杯拿起来,一仰头喝进去了。

    算了,她也不劝了,白迟迟很快就会懂的。

    “白迟,我看你喝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我找个人送你。”她说着,快速起身在白迟迟提出反对之前就去找邢键了。

    邢键一直留意着白迟迟呢,看她跟男生喝了酒,他还有点儿嫉妒。

    到底是二十岁好,三十岁的他就是不好意思太直接地表白。

    辛小紫过来拉住他,说道:“邢大院长,麻烦你送白迟迟回家行吗?她喝多了。”

    他连连点头,这机会是多么难得啊。充满感激地看了一眼辛小紫,他几步来到白迟迟身边,低头对她说:“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邢副院长,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不用麻烦你。”白迟迟摆了摆手。

    “我有事跟你说,很重要的事。”

    辛小紫也过来了,劝道:“邢副院长是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说,明天你就要去实习了,这时候不说,以后找你不容易,你就让他送你回去吧。”

    白迟迟也不知道他说什么,以为是关于学费什么的,她也不能逃避啊,只好说:“那就麻烦邢副院长了。”

    看着白迟迟和邢副院长离开,辛小紫才发现自己有些不对,怎么头这么晕,还觉得特别特别热。

    难道是今天的酒劲很大?

    还是……糟了!完蛋了!喝错酒了。

    她扫视了一眼包厢,就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男人,可不能把自己给这帮家伙,她得趁意识清醒赶紧走。

    跌跌撞撞地出了KT,她一头撞到司徒远身上。

    司徒远真没少喝,不过还是没忘记司徒清交代的事,他跟出KT,见白迟迟上了邢键的车。

    没错,看来真是表白了,他都送她回家了。

    剩下的事,是白迟迟自己的事了,他不是司徒清本人,只能把情况给他说一说,却不能做什么。

    他掏出手机给司徒清发了一条信息:白迟迟在KT喝完酒唱完歌,上了邢键的车,跟他走了。

    司徒清看着那短短的一行字,手渐渐收紧,收紧,差点把手机给捏碎了。那个口口声声说着爱他的女人,她怎么这么轻易就上别的男人的车?还是在喝完酒的情况下走的。

    他没忘记上次她喝多酒的那副德行,缠在他身上,誘惑他。

    要是她这么誘惑邢键,那小子能有那定力不上她?

    真是个混蛋女人!他恨自己没有在洛城,否则他一定要……

    在洛城又怎么样?他说了要娶文若,难道还能霸着白迟迟,不让她找别人吗?他成了什么人了?

    司徒远刚发完信息就被辛小紫撞上来了,他定睛一看,又是那个狮子头。

    “你是谁?司徒清还是司徒远?”辛小紫抬起头,看到比他高一个头的司徒远,皱着眉问他。

    “司徒远!”他也皱着眉回答道,心想这女人作风肯定不好,喝成这样了。

    虽然看起来打扮奇奇怪怪的,其实长的不差,穿着又暴露,走到街上还不得被坏人趁机劫色啊。

    别说她是清前女友的好朋友,就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一个女人,他好像也不应该视而不见,任由她发生不好的事吧。

    那药劲儿上来的还真快,辛小紫觉得呼吸更困难了,身上燥热的厉害,像有无数的小虫子在啃她咬她。

    太空虚了,太难耐了!

    在撞上司徒远刚硬的胸膛时,她忍不住的吞咽了一下。

    型男啊!她唯一要清醒地问的就是他到底是谁,要是好朋友的男人,她是死都不会打他的主意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