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72.老公太凶猛870
    听他说他是司徒远,她那根防范的神经就彻底废除了。

    她现在只知道他是型男,是有力的男人,她需要一个强壮的男人来帮她灭火。

    司徒清欺负她姐妹,她就要欺负他兄弟,这算不算是给好姐妹报仇啊?

    她本来就感觉很无力,有了这个想法以后更无力了,像没骨头似的靠到司徒远身上,嘴里嘟嚷着:“我喝多了,好晕好晕。”

    她脸色潮紅,额头上有大滴大滴的汗,说喝多了也不算撒谎,司徒远对这么弱女子也没什么防范,就任由她靠着。

    “你家住在哪儿?我打个车让师傅送你回家。”

    “我家住在桃花路,你……能送我一下吗?现在有很多的士司机特禽獸,我怕被欺负。”

    司徒远汗滴滴,嘴里冷冷地说了句:“你不欺负人家司机他都要烧香拜佛了,你这样的哪个正常的男人有兴趣啊?”

    嗷嗷!真够刺激人的。

    我就要看看你是不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底是我欺负你,还是你欺负我,你这个混蛋!落在姐手里,把你这头狼揉躏成小绵羊!哼!

    在司徒远和辛小紫一同坐上出租车的时候,司徒清到底忍不住给白迟迟打了个电话。

    白迟迟坐在邢键那辆比亚迪的副驾驶上,问他:“邢副院长,您找我有什么事啊?”

    我喜欢你!你有男朋友吗?我想跟你谈恋爱!这几句话在邢键脑袋里面绕了半天,他说出来的却是一句:“啊,我是想说……”白迟迟扭过头,看邢键的脸有些红,她心里暗暗打鼓,糟了,不会真让辛小紫给猜对了,他对她有意思吧?

    千万别说,千万别说,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拒绝人太伤人了。

    她正想着呢,手机响了,她连忙微笑着说道:“不好意思,邢副院长,我接个电话啊。”

    邢键手心都出汗了,他下定决心,等她接完电话他保证要一口气把想说的都说出来。

    这电话可是来救命的,白迟迟想都没想,先按了接听键。

    那头是司徒清沉稳的声音,只说了一个“喂”字就让她心一窒。

    她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很平静地说:“司徒先生,什么事啊?”

    司徒先生,又是司徒先生,真***刺耳。

    司徒清也让自己尽量平静,像个大哥哥一般语重心长又言不由衷地跟白迟迟说:“我就是听说邢键跟你表白了,他喜欢你。其实邢键这个人吧,还是不错的。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还没有谈过恋爱,家庭环境也单纯。像你这种没有什么大脑的女人,就是适合简单一些的家庭环境。所以我想跟你说,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

    “我正考虑呢!”白迟迟冰凉地截断他的话,一句话把司徒清呛的差点噎死了。

    ……

    司徒清忽然觉得闷的厉害,他半晌说不出一句话,话筒里只能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

    那个白痴真的一跟他分开就要找别人了?他还以为跟了他以后,她再也不会对别的男人动心。真想不到,她这么快就可以忘记他,开始考虑跟别的男人。

    白迟迟没说话,她还在为他刚才对她说的那些话难受着。

    不知道他是在哪里听说邢副院长要跟她表白的事,他还来劝说她答应邢副院长。他是怕她忘不了他,缠着他吗?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让她早点找个人嫁了。

    她没想赖着他呀,也没想要一个跟别的女人好过的男人,她才不稀罕呢。

    这两个人真奇怪啊,邢键悄悄扫了一眼,看白迟迟把手机紧紧的贴在耳边,不说话,司徒清也不说话。

    他们还是有些什么吧,不会像司徒清说的只是家教老师和雇主的关系,否则不会打这么曖昧的电话的。

    沉默了一会儿,白迟迟刚要问,你还有事吗?

    司徒清又沉着声音开口了:“真的在考虑吗?”

    白迟迟听到他的声音,心都在颤抖,就是没出息的颤抖。

    可她不想让他知道她有多没出息,所以说话时口气更硬。

    “是在考虑。”

    “也对,这是人生大事,慎重考虑是应该的。”司徒清强压住嫉妒的情绪,云淡风轻的说道。

    随即又补充一句:“你主要是考虑他哪些方面啊?觉得他哪方面比较符合你的要求?”

    明知道他不该再过多的关注她,他为什么还是忍不住要问,不问好像他会疯了似的。

    白迟迟扫了一眼窗外的风景,漫不经心地回答他:“他哪点都很好啊,其中最主要的一点是,他不像是个会始乱终弃的人。司徒先生,你应该明白,这一点对女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吧?”

    电话那头传来“砰!”的一声闷响,是司徒清的拳头沉重地砸到墙面传过来的。

    白迟迟不知道他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心都提起来了。

    很快,她又听到了司徒清压抑着的极其平静的声音。

    “你好好考虑吧,要是决定结婚了,别忘了给我发个喜帖,我和文若会去参加你的婚礼。”

    白迟迟凄凉一笑,回道:“那是必须的,相信你不会等的太久。”

    嘟嘟的忙音提示她,他按断了电话。他生气了?

    是他主动来找茬,要把她安给别的男人,她不过是顺着他的意思说,他生什么气?莫名其妙。

    她惆怅地轻叹了一声,邢键把她这副怅然若失的表情看的很仔细。

    “司徒打来的?”他轻声问。

    “嗯!”白迟迟点了点头。

    “他是你……你们在谈恋爱?”邢键直接问了出来,白迟迟摇头。

    “他肯定喜欢你,我觉得他这么关心你,就是喜欢你的表现。”邢键肯定地说。

    白迟迟没正面的回答他的话而是微笑着说:“你想错了,他喜欢的是文若,他们要结婚了,我真的只是他家的家教老师而已。”

    “那你有男朋友吗?我上次在电话里好像听到一个叫雪松的。”

    “我没有男朋友,邢副院长。不过我也不想有男朋友,我还小呢,想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

    “哦。明白了。”

    邢键说完,两个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这尴尬维持的没有几分钟,邢键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一看,又是司徒清。

    电话追的这么频繁,要说他们没关系,谁能信呢?

    “不会是司徒清吧?”白迟迟脱口问道,又觉得自己有点儿神经了,谁知邢副院长表情奇怪地说道:“是,你们还真是心有灵犀。”

    他按下接听键。

    “老邢,在忙什么啊?”司徒清聊家常似的跟他说话,还真让他很是不习惯。

    这人也奇怪吧,要是喜欢白迟迟,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追呢,这么绕来绕去的有意思吗?

    邢副院长等于是碰了白迟迟的软钉子,正不乐意呢,破天荒的对司徒清语气也有些不善。

    “忙着送白迟迟回家。”他火药味十足,挑战意味十足地说道,司徒清又捏了捏拳头,眉头收紧,却语气平常地调侃邢键。

    “听说你跟白迟迟表白了?”

    “你在哪儿听说的?”他还没表白呢,还没跟任何人说过呢,他怎么就听说了他表白呢,匪夷所思吧。

    邢键的话再次噎住了司徒清,眉头抽了抽,沉声说道:“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说话吞吞吐吐地干什么,管我在哪儿听说的,你就说是还是不是吧。”

    “你很关心这件事?”邢键问。

    “关心,你是我朋友,正好白迟迟我也认识。我就是想跟你说,你要好好考虑一下,她这个丫头样样都好,就是有点儿笨。你要做好思想准备,怕她神经大条的让你吃不消……”

    “你这担心太多余了,没其他事再见!”邢键黑着脸,使劲儿按住了挂机键,还直接关机。

    郁闷死他了,好不容易看中一个女人,还跟司徒清有瓜葛。

    司徒清再打他电话,关机了。你个死老邢,你为了一个女人,你这样,你也太重色轻友了吧。小人!纯属是小人!不过这两个人到底是谈的怎样啊?

    白痴,真不让人省心!

    ……

    司徒远拦了一辆的士,把辛小紫塞进车里,对司机说道:“师傅,麻烦你把她送回家,桃花路。”

    辛小紫还有些意识,嘿嘿傻笑着对司机说:“师傅,我跟你回家吧,我喝醉了,一个人回家不安全。”

    她这么说是故意的,极其狡猾。

    司机一看,这姐们儿喝这样,还要跟他回家,真带回去,他老婆还不得一平底锅拍死他?

    他求神拜佛地对司徒远说:“先生,麻烦你送她回去吧,要是您不送,真是抱歉了她喝这么醉,我不敢拉的。”

    司徒远自己也没少喝,头晕的厉害呢,不耐烦地瞥了一眼辛小紫,无奈地坐上车。

    “走吧!”他对师傅说道,这两个字说的很有气势,师傅一脚油门,辛小紫就倒到司徒远身上去了。

    “我热……”她舔着嘴唇,嘴里嘟囔着。

    “热还要往身上靠,热你应该离远些!”司徒远把她扯开些,她重新又栽回他身上。

    她是真的热,她身上就像有火似的,贴在他光着的手臂上,让他心有些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