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74.老公太凶猛872
    他老人家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答应下来。

    老叶主任只说是上级派来的,他的到来受到了全员医护人员的热烈欢迎。

    这是请都请不到的专家,人家是在全国巡诊的,这就好比一尊金菩萨,从此他们普罗县人民医院的名头就不一样喽。

    白迟迟也早听说过叶主任的名号,全国知名的眼科专家,他忽然到了这里,可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不管多难,她都要拜他为师。

    叶主任很和善,对谁都和善,只除了白迟迟一个人。

    什么原因呢?

    他来以后,才知道两路人马都是拜托他照顾这个姑娘的。

    他堂堂一个专家,为了一个女人跑这里来,只要一想,心里就很不乐意。

    无奈的是,年轻的时候费爷曾救过他一命,他得知恩图报。还有司徒清那边的关系,更是压死人,他想不来,子女都不肯。

    “叶主任,我想拜您为师,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成为眼科专家,给更多人医好眼疾。”白迟迟在叶主任的临时办公室里恳切地请求。

    叶主任不悦地打量她,微皱着眉。

    “我不想收弟子。”他凉凉地说。

    “叶主任,我是真心诚意的想要像您学习的。我看您对每个人都那么和善,对病人那么耐心,很敬佩您的为人。您能不能考虑一下?请您一定要考虑一下。”

    “诚心要拜师?”叶主任面无表情地问。

    “是!”白迟迟重重地点了点头。

    “您放心,我不是图名的,我不会跟别人说我是您的学生,不会借着您的名头招摇撞骗,我只是想好好学本领。”

    叶主任再次打量了一下白迟迟,她诚恳的态度让他多少还是有几分动容的,不过脸上的表情没变。

    “非要跟我学习也行,你必须听我的安排,叫你看哪个病人就要看哪个病人,不能有疑问。”

    白迟迟连连点头,他才缓缓说道:“行!今天开始跟着我学习吧。”

    “太好了!”白迟迟欢呼一声,高兴的都要流眼泪了。

    要是想当年,爸妈遇到像叶主任这样的好医生,他们的眼睛不会这样。

    她遇到了他,只要潜心学习,以后就可以帮助无数人重见光明。她怎能不高兴呢?

    感谢天!感谢地!让叶主任来了这个小小的穷县城,让她有这个机会。

    “别高兴的太早了,以后你的时间就不是你自己的了。晚上和周末,我有一个患者需要诊治,你必须要去随诊的。”

    “好好好!让我天天随诊都行!”她正巴不得有这个机会呢。

    白迟迟乐颠颠的跟着叶主任学习了一天,他的每一句话都用心记在心里,特别重点的就记在小本子上留待晚上闲下来时好好复习。

    叶主任也跟医院领导打好了招呼,下午五点就带白迟迟坐他的专车离开普罗县人民医院医院驶回市区。

    越走白迟迟越觉得这条路熟悉,直到在一栋欧式建筑面前停下来,她才确认了,她此行的终点站,竟然是———费宅!费世凡的家!

    ……

    白迟迟不可思议地看着叶主任,她有种被下了圈套的感觉。

    “叶老师,为什么要来这里?”

    老叶也不想带她来这儿,被她这么一问,他脸色一沉,沉声开口:“我说过,要跟着我学习就别有太多疑问。你现在要是不想跟我学了,也可以离开。”

    说完,他又吩咐司机:“小郑,靠边停车吧,停了车快点儿进去,费爷还等着我给他治眼睛。”

    司机答应了一声,在费宅的门口把车停了。

    原来他是给费爷治眼睛的,白迟迟心里很纠结,要说是巧合她是不信的。她还在奇怪为什么叶主任会去那么落后的普罗县人民医院,看来有可能是费家特意安排的。会是这样吗?为了她大费周章的做这么多?

    那为什么她要拜师的时候,叶主任又表现的不愿意呢?

    她是应该去费宅,还是应该走,错过跟叶主任学习的机会呢?

    “下去吧!”叶主任脸拉的老长,没有丝毫要留她的意思。

    这是她千求万求才得来的机会,不管怎样白天他还是带着她学习的。也不能因为他带着她来给费爷治眼睛,她就离开吧。何况费爷也是病人,她难道能因为他是费爷就忽略他是病人吗?

    反复纠结了一会儿,白迟迟还是决定既来之则安之。

    “对不起叶老师,我不该提那么多问题,我还想继续跟叶老师学习。”

    “真想跟我学习,你以后就什么都别问,我安排你去哪儿就去哪儿,总之都跟你的专业有关,你能学到你想要学的。”

    白迟迟重重地点头,保证会听叶主任的安排。

    进了费宅,一路花香,一路清新,费爷和费世凡在会客室里见他们师徒二人。

    “叶主任,辛苦你了!”费爷客气道。

    白迟迟上前见过费爷,像叶主任一样,称呼他费爷。

    时隔一段时间费世凡又见到了白迟迟,虽然拐了一个大弯,最终总是达到目的了。不知道白迟迟是太累,还是因为失恋,没有以前看着丰满,消瘦了几分。眉眼之间不再有从前那么明媚的神采,平添了几分忧郁。

    他没急着跟白迟迟说话,而是询问叶主任:“叶老师,从您上次给我爷爷看完眼睛也有半年了,这半年他的眼疾有点儿加重。他说看东西模糊,还有看某个地方久了,会胀痛,麻烦您帮他检查一下?”

    叶主任点点头,站起身让费爷抬起头,他仔细地观察了一下他的眼睛,并且示意白迟迟也跟在他身边。

    “你过来看,费老的眼病很典型,是他这个年纪的老人常患的一种病。他与旁人不同的是,年轻时候他曾经做过很伤眼睛的工作,导致比一般人症状要重。你看他的瞳仁……”叶主任很详细地跟白迟迟讲了费爷的情况,白迟迟忙从随身的包里拿出小本子记录。

    费世凡也很认真听爷爷的状况,不是为了白迟迟的事最近他也正打算请叶主任来,费爷的眼病千真万确有加重的趋势。

    叶主任讲了很多老爷子的病况,白迟迟觉得自己是不是小人之心了。

    人家费老总不至于为了让她来特意生个眼病吧,那也得生得出来啊。

    “像他这个年纪的人,在临床上大多不会考虑手术,风险太高。保守治疗的最好办法就是用中医中药,另外我也会采用针灸治疗。你的任务是每天下班后都要来,把他用药以后每天的情况详细记录,做成笔记。我可以保证你把费老的整个诊治过程全部记录好,对你这一辈子的行医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还有,费老的眼病我已经治疗了二十多年了,从我最开始诊治到现在我都有详细的记录,明天我会把这些记录借给你,你可以复印一份好好研究。”

    太难得了!白迟迟打心眼儿里感激叶主任,同时也感激费世凡的安排。

    “谢谢叶老师!谢谢叶老师!我一定好好学,绝不让您失望。”

    叶主任摆了摆手,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本子,把这次所要用的中药开了一个方子。

    费老长期要吃中药调理,他是有专门的中医师在家里,并且家里还有一间很大的中药房。方子开出来,家里的中药师会安排下人配药熬药。

    “熬药的时候你最好在旁边,有几味药对时间和火候要求很高。”叶主任又叮嘱白迟迟,他指着单子告诉白迟迟:“比如这味药……”他不停地讲解,白迟迟不断地点头。

    “你晚上就在这里住,每过两个小时要问问费老的情况,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我的车会过来接你,我们一起到普罗县人民医院去,我还要在那边儿坐诊。你要是怕辛苦……”

    “我不怕辛苦叶老师,我一定跟在您身边认真学习。”

    “嗯。”叶主任点了点头。

    本以为两股这么大的势力关注着的女孩子会是很骄纵的,没想到她这么踏实好学。作为老师,谁不喜欢这样听话又肯吃苦的学生呢。

    叶主任走后,白迟迟完全按照他的医嘱很认真地做好每一项工作。

    她手机设了闹钟,固定的时间给费爷看眼睛,询问他的情况。

    费世凡只默默地关注着她,看她忙来忙去,并没有打扰她的工作。

    全忙完了,白迟迟才有空和费世凡单独说几句话。

    “阿凡,是你安排叶主任去普罗县人民医院的,对吗?”她仰头注视着他,那张绝美的脸波澜不惊,只是微笑了一下。

    “如果我说是,你会生气吗?会不会觉得我不尊重你了?”他反问。

    白迟迟摇了摇头,在大门口时她是有种掉进陷阱的感觉。可后来想想,人家也都是为她好,他又没有硬要对她怎么样。

    “我非常感谢你,要不是你我这辈子恐怕连见到叶老师的机会都没有。”

    费世凡依然淡笑了一下,轻声说:“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只要你有心,总会有机会。如果你是不爱学习的人,就算有再多的人给你安排再多的老师也没意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