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76.老公太凶猛874
    费世凡搂着白迟迟的肩,去跟别的人打招呼。

    这时,司徒百川的手机响了,是司徒清给他报平安的电话。

    “清,什么事?”

    司徒百川的声音虽然不大,倒也让白迟迟听的清清楚楚,她下意识地顿住了脚步,手紧紧地攥住杯子。

    “爸,文若这一个月以来在绵山这里的老中医的调理下,有些起色了,您不用担心。我们一切都好,家里都好吗?”

    司徒百川扫了一眼白迟迟那边沉声说道:“都很好,不用挂念。对了,我和你蒋阿姨今晚到费宅来参加费老的生日宴。费老的独孙费世凡找女朋友了,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姓白。”

    司徒清的心一震,手机被钢铁般的大手捏紧,再捏紧。

    白迟迟,好你个白迟迟!真逍遥,一会儿是邢键,一会儿是费世凡。

    你当我死了吗?

    你等着!我会回来的……

    白迟迟能听得出司徒百川是有意把遇到自己的事说给司徒清听的,她停了一下脚步,在费世凡再次搂紧她肩膀时,她勉强挤出一丝笑,跟他一起朝下一个客人举杯。

    司徒清,我不欠你的。

    分手是你提的,就算我真的有了新的男朋友,也与你无关。

    她忽然发现,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久没有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让她无比熟悉的黝黑的脸。

    人生有多奇怪,你可能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能爱上一个人,却要用一生去遗忘。甚至有些人,你用一生都忘不了。看起来已经忘记了的人,也许会在雪花飘落的那一刻,他的影像再次深深刺痛你的心,让你不由自主的泪流满面。

    白迟迟觉得心里闷的厉害,隐隐作痛。

    在陪客人喝酒的时候,她比开始要爽快。

    费世凡有些担心她,在去下一桌之前,他在她耳边轻声提醒。

    “想喝就喝,不想喝,沾一点儿酒就行,来这里的人谁都不会为难你。”

    “没事,我可以的。”白迟迟弯弯嘴角,给他比划了一个OK的姿势。

    宴席结束时,白迟迟已经喝的面红耳赤。

    她以为喝多了酒就能再不去想那个男人,想不到喝多了,她还是会想起他。

    费世凡为照顾白迟迟,自己喝的不多,只微醺。

    这晚算是两个人最为接近的时候了,他一直搂着她的肩膀,她后来有些虚弱地靠在他身上。

    “迟迟,你还好吗?”费爷关切地问。

    她的小脸儿整个都红透了,眼神有几分迷離,这个模样是男人看了也会有冲动。

    费世凡定力再好,在自己喜欢的女人看起来如此誘人的时候,怕也再淡定不了了吧。

    “没事,费爷,我没事。”白迟迟傻傻地微笑了一下。

    “还叫什么费爷,都叫了一个晚上的爷爷了,以后就叫爷爷好了。”老爷子这晚精神特别好,说话声音比平时大。

    “是啊,叫费爷显得太见外了。”费世凡在白迟迟耳边云淡风轻地说。

    他的话一般白迟迟是不太拒绝的。

    “爷爷,那我以后就叫你爷爷了。”

    “好!去吧,回房休息去吧。”费爷拍了拍白迟迟的肩膀。

    “阿凡,人家是因为要扮演好费家女主人才喝了这么多,你可要好好照顾。”费爷回房之前叮咛道,在看到费世凡点头以后才放了心。

    费世凡把白迟迟扶回费家的客房,让她躺。

    “要喝点水吗?”他轻声问。

    “不用,我,我只是有些热。”白迟迟嘟嚷着,红唇微启,优美的字符从小嘴儿中飘出来。

    费世凡知道爷爷的意思,以往他是真的没有对白迟迟有过非分之想。

    这晚却不同,也许是他本身就喝了酒,还有爷爷的暗示是那么明显,此时此刻他们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白迟迟迷糊的小模样让他的心狠狠一动。

    平时看白迟迟并不觉得是绝色,她吸引他的是纯真,善良还有质朴。

    当她穿上他特意准备的浅绿色晚礼服,摇曳着身姿出现在他面前时,费世凡是真的为她感到惊艳了。

    白迟迟躺在床上,穿着的本来就是低胸晚礼服,被她身体一压,饱满好像被挤的要跳出来了一般。

    “好热,有冰水吗?”白迟迟问。

    “不能喝冰水,对身体不好。你能撑着洗个澡吗?”

    “洗个澡!”白迟迟吃力地撑着双臂爬起来,雙腿搭在床沿上,站起来的时候一摇晃差点摔倒。

    好在费世凡眼疾手快揽住了她的腰,她才勉强站住,不过香喷喷的身子却完全贴在了他欣长挺拔的身体上。

    费世凡收紧了双臂,这似乎是两个人的第一次拥抱。

    拥抱的感觉让白迟迟再次想起那个混蛋,她趴伏在他胸前,克制不住地哭了出来。

    为什么,她总觉得心底是空的。不管她怎么伪装笑容,她都忘不了,忽略不了心底里淡淡的忧伤。

    深不见底的迷茫让她一哭出来就不可收拾,费世凡轻抚她的后背,极温柔地安慰她。

    “难受就哭吧,我陪着你呢,哭吧。”他的哄慰,就像是一个大哥哥在哄伤心的小妹妹,让白迟迟倍感亲切。

    费世凡又紧了紧手臂,给她更多的安全感。他轻轻吻了吻她头顶的秀发,吻的很温柔,没给她冒犯的感觉。

    不知道抱了有多久,她身上的香气以及沸腾的体温撩拨的费世凡呼吸越来越急促。

    他双手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拉开了一点距离。

    他火熱的双眸直勾勾地看着她的小脸儿,白迟迟还是第一次在他眼中看到这种光芒,顿时有些慌。

    “天不早了,你回去睡吧。”白迟迟虽然喝多了,却还没有到神志不清楚的地步,她知道在她面前的是费世凡不是司徒清。

    她跟司徒清有过关系,女人不应该随随便便上别人的床,这是她的原则。

    “白迟迟!不要回避!”费世凡的声音很坚定,白迟迟不由自主的把目光的焦点重新放到他的脸上。

    “我知道你还忘不了他,让我帮你忘了他吧。我喜欢你!我想……今晚让我做你的男人。”

    从未如此强势的费世凡,突然这么火辣辣的,是谁都没有办法忽视。

    而且他长的是那么妖孽,哪怕是他不说话,只坐在那儿,一般的女人都没办法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

    他滚烫的气息荡漾在空气中,白迟迟的心也因着他这句突如其来的话颤了一下。

    她好像没有拒绝,费世凡头一低,闭目来寻找她的唇瓣。

    白迟迟,他对你的情愫是如此难得,他是认真的,他喜欢你。接受他吧,接受他做你的男朋友,忘了那个人。有这么优秀的人在身边,当然可以忘记那个人。

    白迟迟一遍遍地给自己催眠,可当他温柔的唇瓣沾上她嘴唇的一刹那,她还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把他推开。

    “对不起!我做不到!”

    假如他能够再强势些,更快地封住她,热吻她,不知道她会不会就做到了。

    但他是费世凡,他自己也做不到太勉强她。

    费世凡这时已经是热血沸腾,多年没有女人的他也是很想要好好的一逞雄風。

    怕自己犯浑,他轻声说了一句:“没事,慢慢来,日子还长着呢。我去叫李嫂给你找一套睡衣换,你早点睡吧。”就逃也似的离开了她房间。

    白迟迟坐在床上,晕乎乎的大脑好像清醒了一些。

    你这个傻瓜,为什么不答应他呢?

    辛小紫说过,忘记一个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跟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如果没有突破,就永远不能忘记。

    司徒清,你这个坏蛋,既然都放手了,为什么还要占据在我心里不出去。我不要记得你!我要把你忘了,彻底忘了!

    没多久李嫂拿了一套睡衣过来,白迟迟待酒再醒了些,去洗了个澡,换上睡衣,重新躺在床上。

    这晚,她梦见了她最恨最怨的那个男人,梦见他抱着她,亲吻她。

    她不知道就在她梦见他亲吻她的同一时刻,山上的司徒清也做了同一个梦。

    他紧拥着她的白痴温柔的低语,不停地互相亲吻,啃咬厮磨。

    梦的最后,同样是分开,白迟迟醒时发现自己的脸颊都是湿的。那个梦中的背影让她心太痛,也太无助了。

    早上,费爷比平常起的还早,悄悄到每个房间都走了一圈。

    他以为他能看见孙子睡在白迟迟的房间,让他大失所望的是,费世凡一个人睡在他自己的房间。

    他拿着拐棍使劲儿在他门上敲了几下,费世凡被他吓的一激灵,腾的从床上跳起来。

    “爷爷,怎么了?”他揉着惺忪的睡眼问他。

    “怎么了?爷爷特意让白迟迟喝了那么多酒,就是让你把她给我办了!你倒好!你说你是不是不正常?我马上叫徐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一下,看看你的功能。”费世凡的脸被他说的涨的紫红。

    他肯定不会不正常,昨晚他还在梦里……总之,他是正常,他只不过没去做而已。

    “爷爷,我是正常的,以前我也有过。”

    “正常为什么要这么让我失望!”费爷是真的动了气,近些年他鲜少动气了,这让费世凡很惭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