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77.老公太凶猛875
    “爷爷,是我不好,我错了。我保证,尽快还不行吗?”

    其实昨晚,他能感觉到白迟迟是有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的。要是她对他半点儿感觉也没有,她不会愣着等到他嘴巴贴上她的,才把他推开。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不是吗?

    费爷扬起拐棍朝他腿上敲了两下子,嘴里还在说:“你呀你呀,真不像我孙子。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你不抓住,以后就是你同意,我还不同意了呢。”

    费世凡不想再让爷爷为了这种事操心了,他连连点头许下他的承诺。

    “去吧,她估计醒了。”费爷说。

    待费世凡离开了,费爷才给叶主任打了一个电话。

    叶主任的车像往常一样来到费宅,白迟迟已经做好了跟他出发去上班的准备。

    “叶老师,这是最近我整理好的费爷爷的病况记录。”

    “嗯!”叶主任认真地看了看,又对她说:“费爷这眼病没有特别大的起色,是缺了一位非常重要的药材。这味药材不太常见,不过我知道有一个人那里有。他的脾气很古怪,未必肯给。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跟费世凡两个人去试试看,他是费爷的孙子,可能孝顺能感动他。你作为我的学生,我会告诉你这味药对费爷的眼病起什么作用。其实这个人,是一个避世的高人,擅长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即使是检查出来的癌症晚期患者,甚至只有一两个月生命的人在他手下都有本事给治好。他用药,每一味都用的很神奇,如果你能够在他手下学习一段时间,绝对是你的造化。虽然他是我的好友,我也没那么大面子让他收你当徒弟。我听说前段时间一个年轻人带着她未婚妻去看病,在他门外跪着淋了三天的大雨,他才同意给看看。就这么一个倔强的人,他能不能教你,就看你的本事了。”

    艾玛,这不是传说中的世外高人吗?

    现代社会还有这个?白迟迟听的如痴如醉,恨不得立即见到那个倔强的人,说服他教自己。

    只是有一点她不明白。

    “叶老师,他既然有那么好的医术,医者父母心,他为什么不愿意给人看病呢?如果我有本事能帮助人,我会尽我所能去帮助每一个人的。”

    叶主任目光没有焦距地看着远方,若有所思。

    随即他说了一句:“别和他说这样的话,他忌讳听到这些,有些事你也不会懂。去吧,费老这里有我,人民医院那边我给你请假。”

    费世凡目光复杂地看了看自己爷爷,又感激地看看叶主任,他明白这样的安排都是这些人想要他跟白迟迟独处。

    “他在绵山,姓许。对了,你把我给费老记的这么多年的档案全带着,没事的时候好好研读。”叶主任说完,把让助理复制的厚厚一大摞资料交给白迟迟。

    她千恩万谢以后,在费家的安排下,跟费世凡出发。

    “这次不给你们派车,你们也不要坐飞机。坐火车过去,能徒步走的地方就徒步走,不要让那位许大夫觉得你们多有钱。这种人傲气,也瞧不起满身铜臭味的人。”出发前费爷对两个人嘱咐道。

    于是这一路两个人很辛苦,不过白迟迟不觉得累,费世凡更不觉得。

    旅途中,他们彼此照顾,感情上也似乎更近了一步。

    费世凡是个细心的人,对白迟迟照顾的非常好。

    白迟迟发现,费世凡还是一个很诗意的人,她在看资料,他就默默地坐在她旁边,看火车外流动的风景,时而还会吟诵一两句很应景的诗。

    每当那个时候他的表情会很忧郁,她想要帮帮他,却发现根本走入不了他那个幽静而又忧郁的世界。

    路途过了大半,费世凡看白迟迟实在辛苦,坚决不再坐硬座,而是补了两张软卧的票。

    软卧车厢里就只剩下白迟迟和费世凡两个人,他们都睡在上铺。

    夜很安静,除了车厢和轨道之间铿锵铿锵的摩擦声,再听不到别的。

    白迟迟趴在铺位上,撩开窗帘看外面,漆黑一片。那种黑暗让她想起了父母的世界,黑的漫无边际,又想起她曾经跟司徒清说过的话。

    他答应过会和她永远在一起,她曾以为她不用再一个人面对黑暗了。

    这会儿,她凝视着那片黑,觉得自己还是一个人,空落落的。

    “迟迟。”费世凡的声音轻柔的像微风,却恰如其分地提醒了她,她身边还有另一个人在陪伴着她。

    “嗯?”她没回头,轻轻应了一声。

    “我陪着你吧,忘了过去,我们就像现在这样,做人生的伴侣。”他的提议没有火熱的温度,却犹如细水滋润万物,像是悄无声息,实则饱含着不容抗拒的力量。

    失恋的女人最渴望一副温暖的胸膛,温柔的陪伴,白迟迟也渴望。

    她甚至觉得只要能走出来,不管是跟任何人在一起,只要让她不再想起那个混蛋就好。

    她转过头看向费世凡,他平静无波的眸子也在深情的凝视她。

    他是一尘不染的男人,他那么高贵,他应该跟一个同样一尘不染的纯洁无比的女人结成良缘,而不是她这个被混蛋染指过的普通女人。

    费世凡明显看懂了她的心思,他淡淡地微笑了一下,说道:“有的女人身体也许很干净,灵魂却被各种邪恶腐蚀了。我接触过太多那样的女人,看的麻木了。我喜欢你,觉得你很好,即使你有过感情经历,我根本不在乎。我不要求你现在就答应嫁给我,我只是希望我们的关系能更近一步。你尝试着接受我试试,如果你还是不愿意,我不会勉强,你还是自由的。”

    “可我……”

    “你还要拒绝的话,我真的会很失望。”费世凡强势地说,他坚持的目光让白迟迟动容。

    试试吧,试试,别让他失望,也别让自己为错过这样一个执着的男人而后悔。

    费世凡朝着白迟迟的铺位伸出一只手,久久地停留,他相信,白迟迟会肯的。

    白迟迟的手带着几分犹疑,缓慢地朝他的手移动过去,最终放到了他温热的掌心,被他轻轻握住。

    “谢谢你!迟迟。”

    “是我谢谢你,阿凡,谢谢你。”

    从第一次接触开始,阿凡就在帮她,每当她需要的时候,他会出现。

    他从没有勉强过她什么,她明白如果他要勉强,他想要把她怎么样,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没那么做,他比司徒清尊重她,比司徒清有风度。

    其实此行,她还有一个没跟任何人说的想法。不是说那位许大夫专门治疗疑难杂症吗?等她实际考察了,他真有那么神奇,一定要告诉司徒清,他希望能治好文若,这也算是她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

    后面的旅程费世凡很谨慎地跟白迟迟接触,在她需要的时候,会牵牵她的手。

    两人的感觉比朋友近一些,比亲密的恋人又疏远一些。

    黄昏时分他们在绵山山腰的一栋低矮的建筑前找到了那位古怪的许医生,他们到时,花白头发的许医生正在低头配药。

    “您好!您是许医生吗?”白迟迟微笑着礼貌地问,他头也没抬,继续忙他的。

    他们只好等,等他忙完了,瞟了他们一眼。

    “你们有什么事?别跟我说要看病!我不给人看病!”很冷淡的语气,果然像叶主任说的一样。

    “许医生,我们不是来看病的,我是叶主任的学生,是来特意拜会您的。”

    “他呢?”老许扫了一眼费世凡。

    费世凡好不容易荣升为白迟迟的男朋友,这是很自豪的身份,所以他抢着回答:“是她男朋友。我们来是想向许医生求一味药,我爷爷患眼疾很多年了,这几年情况不太好,叶主任说是缺了一味药。”

    “专会给我添麻烦。”老许嘟嚷一句,颇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住下吧,还剩下一间房了,你们是情侣,就住一起。”

    白迟迟还想说他们还没有发展到那种程度,费世凡轻轻摇头,示意她不要得罪了老许,她只好不说了。

    其实他们还想再问问,药他倒是给还是不给,没等开口,老许又皱着眉嚷着:“不是让你们住下吗?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进去左边儿第二间房!”

    他们不敢再说什么了,拿着简单的行李灰溜溜地进了门,左边第二间房的房门敞开着。

    很简单的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木头椅子,其他摆设再没有了。

    床大概有一米二宽,睡一个人还差不多,睡两个人会有些挤。

    他们刚才路过第一间房的时候看到第一间房的门也开着,布局是同样的。

    白迟迟目光扫过去的时候注意到那间房的椅子上挂着一件军人穿的浅绿色衬衫,忽然有一股亲切和凄凉的感觉涌上心头。

    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件这样的衬衫?也有一个军人呆在这里吗?

    当然,怎么也不会是那个人。

    费世凡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轻揽住她的腰,无言提醒她:你需要把那些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