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78.老公太凶猛876
    一直到进了第二间房,白迟迟的心思还在那件衬衫上。

    “迟迟,你先别急,跟许大夫学习的事,我会跟他说的。”费世凡温柔地说。

    白迟迟有些惭愧,已经答应了费世凡,她不该触景生情,想些不该想的人和事。

    “不用,我自己跟他说可以的。”

    “跟我还客气?”费世凡把他们的东西放在桌上,抓住白迟迟的肩膀,很柔情地问。

    专注的眼神中染着淡淡的笑意,把她看着,春风化雨般的温柔。

    他的样子让她觉得很舒服,很放松。

    “好啊,那就不跟你客气。不过他好像真的有些古怪啊,你说他为什么医术高超却又不给人看病呢?要是我们知道了这个,就有办法说服他了。”

    “总会知道的,你休息一会儿,我出去走走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

    他倒不想看什么环境,只是忽然跟她单独在这么一间小房子里相处,怕她不适应,觉得尴尬。

    “那你别走远了,会迷路的。”白迟迟认真的语气让费世凡轻笑了一下,不过这也算她的关心,他很高兴。

    趁费世凡走了,白迟迟忙从随身携带的旅行包里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换。

    这里条件简陋,也不知道能不能洗澡。

    她累的厉害,看着干净的床铺就想爬上去好好睡一会儿。

    费世凡去跟老许打了一句招呼,说他去周围转转,老许没理他。

    他信步走出去,顺着山路往上行,不远处有一片青翠的竹林,有风吹过,竹叶沙沙作响。

    这样雅致的风景让他忍不住更亲近一些,走着走着,山路一转,他看到在被竹子围绕着的一片小小的空地上站着一个人。

    他站在那儿,只能看到对方的侧面,一袭白色的长裙,垂顺的长直发及腰,看侧脸精致的很。

    很优雅的一个女人,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身材有些消瘦,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

    她默默地站在那儿,目光忧郁地看着前方,若有所思。

    微风吹过,她洁白的长裙和墨黑的秀发随风轻舞,犹如仙女下凡一样唯美。

    像是被一股巨大的魔力吸引,费世凡下意识地往前走去,连他自己也弄不清是不是要求证一下这女人是不是传说中的狐仙。

    文若听到了身侧的脚步声,惊的一回头之际,头一阵眩晕,不自觉地往后倒去。

    费世凡正走到她身边,一把搂住了她柔軟的腰身。

    他俯身查看她有没有伤到的时候,文若在惊恐中看向他的脸。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冒犯的!我……”费世凡温和而局促地解释着,文若在瞥见他绝美的长相时不由得一愣,她是在哪里见过他吗?

    随即他“冒犯”这两个字让她发现她正在一个陌生男子的怀抱之中,他搂着她的腰,正在看她。

    文若脸腾的一下红了,虽然不会红的特别厉害,平时苍白无比的脸上还是有了淡淡的红晕。

    “没事,你,你放开我吧。”

    她看起来真的很虚弱,就连说话也是莺莺细语,他甚至怀疑他一放手,她能不能有站直的力量。

    费世凡放手了,手却还是不放心地停留在她身体不远的地方,万一她再倒,他能很快接住她。

    文若想着刚才跟他的接触,好像自己的心有些慌。

    是在荒郊野外的,害怕才会这样吗?

    他看起来不像坏人,相反,他给人一种很可靠很有风度的感觉。

    她尤其是被他异于常人的眼睛吸引,忍不住的总想要多看两眼,这是怎么了?

    “你一个人在这里不太安全,天都要黑了。你是迷路了,还是?需要我帮忙吗?”费世凡轻声问道。

    文若摇了摇头,说:“我就住在前方几十米的地方,没事,谢谢你了。”

    她说话真客气,费世凡微微笑了一下,打算继续他的黄昏之旅。

    他刚走了几步,就听到文若在他身后问道:“我们以前见过吗?”

    嗯?

    费世凡遇到无数个用这句话跟他搭讪的女人,唯独这个女孩儿,他不会觉得她是在搭讪,可她为什么要这样问呢?

    他转过身,很淡地笑笑。

    “没有,我们没见过。”

    文若这才觉得自己问的有些唐突了,脸上又有些尴尬的红晕,轻声说:“哦,不好意思,打扰了。”

    说完,她迈步往下坡走了,费世凡则看了她的背影出神了一下,往她相反的方向而去。

    文若一直回到她住的那间客房还在想着,她一定是见过那个男人……想了很久,终于有些线索了。好像是在照片上看到的,是司徒清说的跟白迟迟有私情的那个人。

    照片上他的面目并不明显,今天看到他本人,她更觉得他和白迟迟不会像清说的那样。

    这样对一个陌生男人关注对她来说,是很奇怪的事。一想起她被他接住时的惊鸿一瞥,她平静无波的心湖就像被投进了一颗小小的石头,荡着微微的涟漪。

    她是喜欢司徒清的啊,她是不能对另一个人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触动吧。

    没多久,费世凡把附近的风景看遍了,也回到了住处。

    他路过第一间客房的时候看到一身白裙的文若静静地坐在床上,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他猜想,这就是叶主任说的那对情侣中的女人吧,来看病的。

    文若没看到他,他轻手轻脚地回到他和白迟迟的那间客房,白迟迟还是被他的开门声吵醒了。

    “吃饭了!”他们同时听到了一道沉稳而磁性的男音,中气十足,白迟迟的心不由得一颤。

    这声音,再熟悉不过,是司徒清?

    不!不可能是他的声音,她怎么老是该死的想起他,这对费世凡不公平呀。

    连费世凡都觉得这声音有几分熟悉,跟白迟迟疑惑地对视了一下,正好这时,听到有人敲门。

    “许大夫让我叫你们吃饭!”

    “知道了,谢谢。”隔着门,白迟迟回答的声音让司徒清也不由得一颤。

    这世上会有两个人有这样相同的声音吗?这是白痴的声音,他确定是白痴的声音。

    他愣了一下,摇摇头,心想一定是最近常常梦见她,有点儿神经错乱了。

    进了他和文若的房间,他轻声对她说:“文若,吃饭了,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啊,没什么,吃饭吧。”

    文若理了理头发,把一些碎发顺到耳后,才跟上司徒清的脚步。

    狭小的走廊,只能容两个人并排走过。

    费世凡搂着白迟迟肩膀,走到司徒清他们房间门口时,差点跟他和文若撞上。

    当他们看到彼此的时候,,四个人都愣住了。

    白迟迟和司徒清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好像这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存在似的。相对的视线中有着无数的内容,复杂极了。

    最初是相思过后忽然相见的惊喜和惊讶,让他们都不由自主地感觉到震撼。

    这是传说中的缘分吗?没有约见,却在几千里之外,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相会。白迟迟!我终于见到了你!

    司徒清!怎么会是你?

    看错了吗?不,没有看错,他们真真正正的在此处相逢了。

    惊喜过后,司徒清的目光移到了费世凡那只放在她肩膀上碍眼的手上,眉头微微皱紧,她真的跟他关系这么亲密,让他的心如同被一记重拳击中了一般,疼痛难当。

    白迟迟反应总是没有那么快,她的目光在他黝黑的脸上多停留了几秒,心在扑腾腾乱跳。

    哪怕她不想那么心动,她就是做不到。

    随后,她也看到了司徒清黝黑的大手很自然地搭在文若的肩膀上。

    “迟迟!”文若小脸上有些激动,她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有意跟司徒清离开一段距离。

    她在这里即使是跟司徒清在同一间房里也从没有过任何逾越的事,他们还是那样清清白白的,从未亲吻过。

    在她心里,清是白迟迟的,不是她的。

    她很配合许大夫的治疗,就是希望自己能早点儿稳定些,可以离开这儿,把清还给白迟迟。

    可她为什么跟那个绝美的男人在一起呢?

    她是伤心了,不想要清了?

    清是想她的呀。

    白迟迟的心里忽然响起王菲的那首“流年。”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再相见,她是费世凡的女朋友,他是文若的男朋友。她应该自然,应该忘却,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留恋。

    “原来你在这里,我还想着……”她还想着许大夫医术高超,她要通知司徒清呢。

    她怎么就忽略了,他那么在乎文若,那么爱文若,他当然比她更用心啊,哪儿犯得着她多此一举呢?

    “你想着什么了?”文若问,她说的半截话也让司徒清若有所思,她想说什么?

    “没什么。出发前叶主任说,有个年轻人为了给他未婚妻治病,在雨里淋了三天,估计说的是你们吧。这么深的感情,真是谁都会感动的。”白迟迟淡淡地说。

    想着司徒清在雨中那样淋,她忍不住的还是会有几分痛惜。

    他为着别的女人,可以做到这样,假如他和她不曾有任何瓜葛,她只会佩服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