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79.老公太凶猛877
    此时她心里却充满了苦涩,又觉得自己说这话带着几分醋味,是不该的。

    白迟迟,你是在怪我吗?司徒清深沉的目光再次看向她的脸,她消瘦了一些。

    不是要做费家的少奶奶了吗?应该养的白白胖胖的才对,难道姓费的连照顾个女人都照顾不好?

    他充满敌意地扫了一眼费世凡的脸,费世凡只是平静地更紧地搂了一下白迟迟的肩膀。

    “迟迟,这没什么,如果是为了你,要我淋一辈子的雨也行。”费世凡明显宣战的话让司徒清暗暗攥起了拳头。

    他不是不知道白迟迟曾经是他的女人,他竟然这么说,是在暗示他对白迟迟不够好吗?

    趁他刚跟白迟迟分开,他就趁虚而入,想要把白迟迟据为己有,他是想找死吧!

    “迟迟,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这么快就……清他是……”文若急切地说道。这不是她想看到的,她希望看到清幸福的跟白迟迟在一起。而不是因为她,让他们两个人走到陌路。

    刚才他们胶着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他们是互相相爱的,他们应该在一起。

    “吃饭去吧!”司徒清拦着了文若的话,上前一步伸手抓住文若的胳膊,迫她跟白迟迟分开了攥在一起的手。

    他不能在文若面前为白迟迟吃醋,文若敏感,他不能伤害她的感情。

    司徒清攥着文若的小手在前面走,他心里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许大夫这里的房间不多,除了他自己住了一间,一间药房,就只有两间客房。

    他和文若来的时候只有一间客房,他不得不跟文若住一起。今天早上第二间房的病人走了,他还打算晚上跟文若分开住的。

    他们却来了,只有那一间,难道他们晚上要睡同一张床?

    该死的女人,她是不是已经跟混蛋费世凡搞到一起去了?

    她又没有病,跑到这里来干什么?难道为了跟费世凡约会,特意来的吗?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嫉妒和气愤的情绪让司徒清觉得五内俱焚。

    那个白痴,此时此刻就在他身后。假如这世上没有文若,没有费世凡,此时此刻,他应该是要和她紧紧拥抱,好好倾诉离情别恨的。

    到底是怎么了,全乱了。

    难道他就只能远远地看着她,看她成为费世凡的女人吗?

    不!绝不!

    白痴,你死了这条心。

    我早说过,你是我司徒清的女人,这辈子就只能是我司徒清的女人。

    餐桌是一张用木头条钉成的粗糙桌子,长方形,有点像西餐桌。

    吃饭时,许大夫坐在桌子的一头,白迟迟和费世凡坐在一边,司徒清和文若坐在他们对面。

    桌上摆着四菜一汤,一律是素菜。

    许大夫闷不作声,还是费世凡开口打破沉默。

    “许医生!”

    “别叫我许医生,我不爱听!”许大夫皱着眉轻斥道,费世凡的脸有些尴尬的红。

    长这么大,他可没受过这种骂,要不是为了给白迟迟争取一个学习的机会,他不会这么低三下四的。

    白迟迟知道费世凡的意思,她并不想让他为自己受许大夫的气。

    文若看着费世凡挨训竟有几分不忍心,心想,他肯定很难受吧,瞧瞧脸都红了。

    “我们都叫他老许,其实他人挺好的,就是看起来有点儿严肃。”文若轻柔的开口,老许倒神奇的把眉头舒展开了。

    费世凡感激地看了一眼文若,文若的脸又有点儿红了。

    这人也够奇怪了,本来许医生是敬称,他不接受,叫他老许他反而接受。

    白迟迟琢磨着,要怎么样才能说服他教自己呢?

    直说吧,说不定他喜欢直爽的人呢。

    “老许,我也这么叫你吧。我是叶主任的学生,叶主任说如果我能跟您学习一下如何用药是我一辈子的造化。所以我想冒昧地……”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老许粗暴地打断。

    “你死了这条心,我不教人的,我为什么要教你?”

    白迟迟有些尴尬,手下意识地抓着筷子,筷子轻轻抖动。

    她局促不安的模样全落入司徒清的眼底,这白痴,明知道老许是个怪人,还要开口。真的是很想要在他手下学东西吗?

    “老许!她态度这么诚恳,要不你就给她一个机会?”司徒清沉声问道。

    谁要你替我说话?白迟迟扭头看他,脸上并没有感激之情。

    她看到他和文若坐的靠那么近,她心里就很不舒服。

    “这又跟你有什么关系?”老许重新皱起了眉。

    “我跟她也认识,觉得她人品什么的都很好。”司徒清淡然解释着,她在他的口中,变成了只是认识,连前女友都不能说啊。

    “你跟她认识我就要卖你的面子吗?你不要以为天天在这里帮我种种菜,帮我做饭,我答应给你未婚妻看病,你就跟我关系好了。我不想教就是不想教!学生都是白眼狼!”

    司徒清除了淋雨,原来还为了文若帮忙种菜做饭,白迟迟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滋味。

    原来她正吃着的就是司徒清做的饭菜,顿时觉得饭菜也没味了。

    说完学生都是白眼狼以后,老许好像更生气了,还瞪着白迟迟,好像她跟他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似的。

    四个年轻人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一时间谁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不会的,她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女孩儿。”司徒清明知道会被老许炮轰,他还是忍不住为白迟迟说了一句。

    白迟迟不要听他帮她说话,她不需要。

    她宁愿不学,她相信要成为一个好医生不一定非要跟老许学,只要她刻苦钻研,她自己也可以的。

    “算了,您既然这样不想教,我就不勉强了。”白迟迟倔强的模样倒是让老许一愣。

    “老许,我的女朋友她真的很想跟您学习,她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想济世救人。只要您愿意教她,不管是提出任何条件,我都愿意接受。”费世凡诚挚地说道。

    老许花白的眉毛挑了挑,嘴角很讽刺地弯起来,凉凉地问:“你以为我能提出什么条件?你看我需要钱吗?需要地位吗?我什么都不需要,所以我想教就教,不想教就不教。”

    白迟迟轻轻拉了一下费世凡的手臂,说道:“阿凡,他不愿意教,背后一定是有原因的,我们不要为难。我可以通过别的途径学习,天亮以后我们就离开吧。至于那味药,叶老师已经把图样给我了,我们明天到山上去找找看。”

    费世凡心里有点儿难受,这样一件事,他都没办法让她如愿。

    其实难受的何止是他,只要是能够办到的,司徒清也愿意为她做。

    她永远都不会懂,他有多想为她做些什么,保护她,让她能够活在无忧无虑之中。

    听着费世凡一口一个女朋友,他真恨不得跟他干一架。

    “山上有蛇。”司徒清皱眉对白迟迟冷着声音说道。

    “我不怕,蛇算什么呀,有些人比蛇可怕多了。”白迟迟仰着脸,顶了他一句。

    其实说这话她特心虚,蛇啊,虫子神马的,她最怕了。

    只要看到那种爬行的动物,她就有尖叫的冲动。

    但她就是要跟他作对,非要呛着他说话,她心里才能好受些,尽管她也不想这样。

    老许清了清嗓子,说道:“今天先住下,晚上我想想再说。”

    提到了住的问题,司徒清正好借题发挥。

    他看了一眼白迟迟,又看了一眼文若,沉声说道:“你们两个女孩子住一间房吧,方便。”

    这一顿饭,可谓剑拔弩张。费世凡和司徒清暗暗叫着劲呢,他说让她们住一起,他偏就不同意。

    以往费世凡不是一个强势的人,那是白迟迟并非他的女朋友。

    现在他们的关系已经得到了白迟迟的认可,他不会退让了。

    他搂住白迟迟的肩膀,温和地说:“我觉得我们两个人住,也没什么不方便的,你说呢迟迟?”

    白迟迟是十万个不想跟费世凡一个房间的,假如是文若提出她们俩住一起,她会举双手赞成。

    可是想想,他们这么些天好像都住一起。她难道横插一脚拆散人家一对鸳鸯吗?

    何况她此时是费世凡的女朋友,理应跟他站在一边。

    她也相信,假如她不愿意,他一定不会勉强她。

    她侧过头微笑着回视费世凡,那模样无比的甜蜜,司徒清的拳再次握紧。

    白迟迟!你绝对不能答应跟他睡一间房!绝对不可以!

    “当然了,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方便的。”白迟迟轻声说,脸不自觉的有些微红,却成功激起了司徒清的怒火。

    文若知道清生气了,小声对白迟迟说:“要不还是我们住一起吧。”

    “文若,司徒先生他应该是想多跟你接近的。而我,其实我想跟阿凡多些独处的时间,你明白的。”

    又是司徒先生!司徒清的心啊,就像被拳打,被刀割,被火烫。

    他差点点就冲动的站起身,把白迟迟扯出去质问一番。

    她到底是真的跟费世凡不清不楚了,还是故意气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